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五十二章 精血魂誓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eyingwujia、eso5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云翠坪。

    早有五人站立等候。

    除了阿威、阿雅,以及泰信与冯宗之外,居中的老者,则是看着陌生。其胡须斑白,长发披肩,高鼻褐目,身着玄色袍子,个头很粗壮,却抄着双袖,脸色淡漠,耷拉眼角,显得颇为阴沉而又威势莫测。

    一行六人,跑到了云翠坪上,来不及缓口气,纷纷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冯田则是带头称呼老祖,又分别拜见两位师祖与两位师叔。他言行举止落落大方,且礼数周到,气度沉稳,使得在场的几位前辈纷纷点头赞许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上前见礼,而眼光却在悄悄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云翠坪,乃十多日前失足坠落的地方。不远处的流水飞瀑,恍然如昨。而此情此景,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那个褐眼白发的老者,便是所谓的老祖,元天门唯一的地仙高手?而他依然耷拉着眼皮,无动于衷的样子,一旁的泰信则是摆了摆手,出声道:“尔等小辈,乃我元天门菁英,即将远赴星海宗之际,瑞祥师叔特来送行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直起身子,看向几位同伴。

    冯田、阿金与阿离倒也罢了,阿述与阿三委实不堪。而他无咎没有修为,就是一个浑水摸鱼的。如此六人,竟然成了元天门新晋弟子中的菁英之辈?而元天门的老祖现身相送,阵势不小,莫非仙门的前途,寄托在几个小辈的身上?

    还有,那位老祖,叫作瑞祥,名字不错,不知为人怎样。

    泰信分说几句,转而拱手致意:“师叔,请您训话!”

    瑞祥耷拉着的眼皮,终于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无咎与阿三、阿述等人站在几丈开外,静候训话,忽而一道寒意突如其来,竟彻骨难耐,又仿佛大山当头罩下,而令人无从面对,只想着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阿三、阿述,以及冯田与阿金、阿离,皆始料不及,霍然变色,“扑通、扑通”,相继双膝跪地而惶恐莫名。

    无咎也是双股战战,连退几步,却死撑着不跪,又暗暗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那是地仙高手的威势,绝非小可。而一位老祖,竟然与几位刚入门的小辈过不去。他要干什么,有意思吗?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正自脚下踉跄,惶惶然不明所以,突然一声冷哼响起,随之更为强横的威势轰然而至。他顿时浑身颤抖,四肢百骸“噼啪”欲碎,牙关咬得“咯吱”响,便是额头上也冒出颗颗冷汗,禁不住歪歪斜斜瘫倒下去,而剑眉下的双眸却闪动着不屈的火焰。

    而四、五丈外,几位元天门的前辈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阿雅与阿威,一个美貌,一个丑陋;一个好像在似笑非笑,一个很是意外而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,相互换了个眼色,转而注视,各自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而那个瑞祥老祖,似有愕然,耷拉着的眼皮倏然一抬,旋即两道眼光如电。

    无咎即将倒地,忽而如同风吹,衣衫、长发“扑”的飘起,整个人瞬间离地三尺。而不待诧异,又狠狠落下。“砰”的双膝跪地,便是坚硬的岩石都被砸出两个浅坑。他禁不住惨哼一声,深深埋下头去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万钧重负突然消散。一如天威,来而无影、去而无踪。

    冯田五人如蒙大赦,伏地拜谢,又慌忙起身,一个个劫后余生般的模样。唯独无咎,依然趴在地上,好似惊吓所致,再也不敢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辈,经脉闭锁,气海全无,识海初启,而筋骨之强,堪比筑基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,此子自幼炼体,凶狠好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他一人族,却擅长妖族炼体,假以时日,或也造就不凡。且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还不谢恩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听到呼唤,这才慢慢挣扎起身。双膝的疼痛传来,使他禁不住又是呲牙咧嘴。然后甩动长发,缓缓举着双手。而他并未致谢,又放下双手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谢恩?一个地仙的修士,也敢让我跪拜谢恩?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分说求情的乃是冯宗,俨然一位关爱小辈的长者。

    而老祖瑞祥,应该无暇深究,只见他手扶长须,阴沉的话语声继续响起:“尔等今日离去,并非改换门庭,而是修炼深造,只为来日报效师门。且生为元天的人,死是元天的鬼,留下精血魂誓,天地神明可鉴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与阿金、阿离,以及阿述、阿三,皆拱手称是,一个个神情庄重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是双膝疼痛恶而难以忍受,举了举手敷衍了事,却又低着头两眼乱转,心头疑惑重重。

    什么叫生为元天的人,死是元天的鬼?

    元天门既然选送弟子拜入星海宗,想必有投诚效忠之意。又留下魂誓,要做那样?

    哦,卖身契!

    本人只为寻找灵石而来,又非卖身至此。如今倒好,却要留下精血魂誓。记得神洲万灵山的驱灵炼魂之术,相当的可怕。浅而易见,留下魂誓,同样的不简单,应该比起当年如意坊的卖身契更为恶毒。

    冯宗走了过来,翻手拿出六块玉牌,不容置疑道:“此乃元天命牌,各自滴下精血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、阿金、阿离、阿述、阿三逐一上前,伸出手指,在各自的命牌上滴下精血。阿三不懂施法,干脆在手指上咬了一口,却被冯宗挥袖拂去,顺势在他的眉心间召出一滴鲜红的精血打入玉牌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轮到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很想躲开,却又无处可去,抛开瑞祥与两位人仙高手不说,便是阿雅与阿威都能轻易要了他的性命。于是他在回想着万灵山的法门,指望着有所借助。奈何没有修为,即使懂得炼魂之术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“留下魂誓,方显赤诚,焉敢躲闪,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无咎苦于无计,禁不住左右张望,而一只手掌抓来,他的眉心中倏然飞出一滴精血。眼看着精血滴入玉牌,有光芒微微闪动。他突然心头一紧,平添几分焦虑与担忧。

    冯宗转过身去,恭恭敬敬道:“弟子们魂誓已罢,请师叔吩咐!”

    瑞祥拂袖一甩,六块玉牌入手不见,旋即又耷拉着眼皮,漠然出声道:“启程吧——”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拱手称是,山坪上顿时云雾横生。

    那是云舟,专门用来长途跋涉的法宝。

    无咎随着众人踏上云舟,兀自惴惴不安。而他回头张望之际,人已到了半空,冯宗与瑞祥的身影,随着天莲洞、百济峰一同消失在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得妄动,坐下!”

    云舟施法之后,化作一团五六丈方圆的白云。阿威与阿雅并肩坐在前方,冯田等人坐在当间,无咎却是愣怔站立,尤其患得患失而左右张望。随着阿威的一声叱呵,他好像是回过神来,这才察觉身子并无异状,终于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精血魂誓而已,料也无妨。况且冯田等人也未幸免,或许只是防范弟子背叛的一个手段而已。而遭人强迫,我很不喜欢。却没有修为,又徒呼奈何!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放下心事,恢复常态,他走到冯田等人的身旁盘膝而坐,冲着几位同伴咧嘴微笑,扬声又道:“既为元天门弟子,当有灵石法器用来修炼防身。还请两位前辈赐下,这边谢过了!”

    他记得阿金与阿离,均有灵石。即使阿三那个家伙,也有一把短剑。如今他却是两手空空,便是防身的小刀子也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并肩坐在一起,驱使云舟之余,窃窃私语,显得很是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忽被打扰,阿威顿作不快。

    阿雅则是头也不回,随声道:“天莲洞弟子,每年该有一块灵石用来修炼。而你打伤阿金、阿离,并抢走他二人的灵石,只得剥夺你的灵石、法宝,而以示惩戒!”

    先前抢了两块灵石,眼下遭了报应。

    无咎不甘作罢:“我……我的刀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打伤仲子,那把法器且当补偿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鞭子,嗯,又称如意索,还请阿雅前辈奉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救你一命,互不相欠!”

    元天门真是公道,却又叫人无从指责。

    阿威已是不耐烦了,扬手抛出一物,叱道:“送你乾坤戒一枚,休得啰嗦!”他又看向身旁,暧昧一笑:“师妹,且说说星海宗,今后你我相伴,还须相互关照,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辩驳,顿时闭上嘴巴,伸手一抓,一个小巧的戒子落入掌心。

    神识查看,其中只有丈余方圆。戒子虽小,留作存储纳物足矣。

    嗯,聊以安慰吧!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戒子,顺手套入右手的中指,又不禁看向左手的拇指,暗暗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修为没了,自己的夔骨指环也没了。而所珍藏的无数的功法典籍,以及丹药、灵石,也跟着消失无踪。否则的话,又何必如此的大费周折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一闪,看向几位同伴。

    冯田与阿金、阿离、阿述的手指上,都套着一枚戒子。而阿三则是将抄起袖子,竭力掩盖。

    无咎咧着嘴角,和颜悦色道:“嘿,诸位应该领取了灵石法宝,能否拿出来让我开开眼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众人纷纷转身回避。

    无咎一把抓住阿三的胳膊,亲热道:“阿三师弟,你的灵石法宝呢?”

    阿三绝望喊道:“师叔,有人抢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怒道:“放肆!想要灵石,尽管去星海宗抢夺,再敢欺辱同门,我将你扔下云舟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