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六十一章 寻找灵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喔呐呐、小猪乖乖猫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武崖,冥风口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青石上,搓揉着僵硬的手腕脚腕,尚自有些莫名其妙。而回想着方才的情形,看着青石上四周脱落的铁链,直待片刻之后,这才相信自己已经摆脱了束缚与惩罚。

    明日清晨,才是惩戒期满的日子。而戊名长老,却突然现身。他打出法诀,解开铁链,然后丢下一断话,转眼消失在山崖之下。

    他说,“冥风催命断魂,凄苦难耐,而只要不死,却也淬炼筋骨而机缘莫测。滚吧!”

    滚吧?

    罪责已免,能够返回玄武谷了!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禁不住脚下踉跄,打量着自身的情形,又呲牙咧嘴而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淬炼筋骨,倒没觉着,反而四肢僵硬,遍体的寒霜,透心的冰凉,再加上披头散发而边幅不整,简直就是一个劫后余生的落魄模样。不过,或许是上回吸纳灵石的缘故,神识已达五六丈之远。而闭锁的经脉,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无咎呼出一口寒气,扭动脖子,舒展双臂,两脚原地踏步。而尚不待他活络四肢,微微的风声突如其来。循声看去,一座百丈高峰从中劈出一条裂缝,随即白雾汹涌而寒风阵阵。

    那道裂缝,便是冥风口。吹来的风,便是冥风。

    三个月里受够折磨,再不要多待片刻!

    无咎转身便跑,头也不回冲下山崖。随着气息血脉的畅通,四肢愈发的自如。一步三两丈,他在盘山石梯上蹦跳如飞。其舒展双臂,煞是轻松自在,仿如脱困的蛟龙,而他披头撒发的模样,更像是山野间肆意玩耍的一个猿猴。

    须臾,来到玄武崖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左手方向,便是去往别处的谷口。右手方向,便是玄武谷。山坡树丛之间,有弟子的身影出没。

    丑女,人呢,要不要登门拜访,感谢她多日来的陪伴守护?

    与其看来,丑女为人善良,举止挥洒,不拘俗规,且对他颇多关照,是个很不错的小伙伴。凡俗有句话,男儿无丑相。唤她一声兄弟,将她当成男子,相处起来倒也快乐。只是她偶尔稍显忧郁,或许还是相貌自卑的缘故。

    莫非她忙于清扫,这才不见人影?

    且罢,来日寻她。

    眼下还是返回玄武谷,再设法前往斗獬峰、星海境与朱雀峰。为了得到灵石,我要想方设法而不遗余力……

    无咎循着石阶,奔着玄武谷走去。而没走几步,又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不远之外,有个造型古朴的楼阁,却只有一半矗立在山坡上,余下的一半,与山壁融为一体。门楣之上,有三个古体的大字,藏经阁。下方则是门户大开,有玄武谷的弟子在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藏经阁,乃是藏着典籍功法的地方。既然路过,不如顺道瞧瞧而开开眼界

    无咎转身走向藏经阁,也没人阻拦,越过石梯,便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门内,便是藏经阁所在。而入眼处,则是一个占地十余丈的山洞,虽也宽敞明亮,却没有书几木案,只有几块石碑嵌入四周的石壁之中,还有十余个弟子坐在当间的空地上凝神参悟。

    而石碑上无非是入门的功法,与十余套简单的神通法术。

    如此藏经阁,有名无实啊!

    无咎在几块石碑前转了一圈,走向门外。他正要返回玄武谷,却见一行八九人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阿雅、阿威,带着阿金、阿离、冯田、阿述与阿三,以及阿猿与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元天门弟子。皆脚踏云板,缓缓穿过峡谷。如此阵势,显然要就此远行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招手示意,并迎上前去:“诸位,这是去往何处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“他命大!”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见到无咎,并无欣喜,自问自答,意外的神情中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“冯田等五位新晋弟子,勤勉有加,修为精进,今日前往青龙峰而以示奖赏!”

    “你却惹祸生非,至今一无所成,既然惩戒已满,还不回去用功!”

    两位筑基的前辈,各自丢下一句话,然后踏着云板,带着弟子们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无咎忙道:“哎,带我同行啊!”

    青龙峰,有所耳闻,乃是仙门弟子聚集的地方,还能相互买卖的互通有无。既然阿威与阿雅带着弟子前往,何不跟着走上一趟呢而凑个热闹呢。

    没人理他,一道道人影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即使阿三,也是踏在云板之上,昂着脑袋,很是矜持做作而又陌生。那个黑瘦大眼的家伙,已是羽士二层的修为?冯田与阿金、阿离,则是羽士三层的高手?同来星海宗的六人之中,只有自己没有修为。如今刚刚摆脱惩戒,劫后余生啊,却没人问候,只有嫌弃……

    无咎心有不甘,伸手拦住最后一人:“阿猿师兄,何不带我一程?”

    落在最后的汉子,乃是阿猿。他倒是个实在人,无奈道:“此去青龙峰,足有数百里之遥。而你身无修为,难以驱使云板,带着你着实有所不便……

    以羽士的修为,独自驱使云板尚可,带人同行,则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让开去路,又忍不住随后追问:“阿猿师兄,如何前往斗獬峰与星海境?”

    “斗獬峰,距此五百里,非羽士五层的修为,或星海宗弟子,而不得踏足半步。星海境,距此三百里,详细如何,你不妨返回询问阿狇师兄……“

    无咎看着众人踏着云板远去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记得此前有过耳闻,外来的各家弟子,只有修至羽士五层的修为,方能得到星海宗的认可。而丑女并未提起,想必她也不知道其中的规矩。如此说来,斗獬峰与自己无缘了。而青龙峰相隔甚远,一时片刻也不得如愿。尚有一个星海境,或许乃是最后一个获得灵石的去处……

    无咎摸着右手的指环,斟酌片刻,然后甩开大步,横穿玄武谷而去。

    指环,像是凡俗女子手上的顶针,又称戒子。而之前抢来的东西,皆被搜缴,如今只剩下一个没有用处的云板法器,可谓真正的清贫如洗。而没有修为,寸步难行。没有灵石,则叫人绝望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无咎赶回了元天门的驻地。打听之下,寻到半山腰的一间洞府门前,报上名讳、道明来由,然后一头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阿狇,是个二、三十岁的男子,褐发褐眼,脸色苍白,双目深陷,整个人显得高大而又清瘦。他有着羽士八层的修为,独自坐在幽暗的洞府之中,看着贸然到访的无咎,似乎有些意外:“这位师弟,你要前往星海境?”

    无咎就地坐下,拱手致意:“请指教——”

    阿狇不再质疑,淡淡笑道:“出了玄武谷,西去三百里,亢金峰与氐土峰之间的峡谷,便是星海境。禁制所致,内有乾坤,方圆万里,神秘莫测。而进入星海境虽无限制,却要缴纳灵石。半个月,一块灵石。一个月,两块灵石,以此类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灵石?”

    “星海境内灵药繁多,异兽遍地,弟子们名为历练,实则还是为了探险猎奇而去。星海宗收取灵石,也是避免弟子们滥杀滥伐。若无灵石,上缴所得三成。但有收获,前往青龙峰换取灵石、丹药,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!”

    “你要独自前往星海境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海境内,颇为凶险,若有死伤,星海宗概不过问。你初来乍到,至今身无修为,何妨等候几日,与师兄弟们同行!”

    “元天门也要前往星海境?”

    “此乃惯例。各家新晋弟子来到玄武谷的百日后,皆要前往星海境参与历练,却又唯恐意外,便成群结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师兄可知远征一事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成为星海宗弟子,方能参与征讨仙门。这位师弟,切忌好高骛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指点,告辞!”

    无咎从阿狇的口中有所获悉,不再打扰,告辞离去,然后走向自家的洞府。

    暮色中的玄武谷,颇为宁静。大树乱石遮掩的洞府,还是偏僻冷清的老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走入洞府,就地躺在褥子上。不知是心绪烦乱,抑或是郁闷难消,他抓起蒲团抱在怀中,慢慢蜷缩着身子,好像依然笼罩在冥风口的寒冷中,独自一个默默承受、默默等待……

    天亮时分,他走出洞府。

    遇到早起的同门弟子,纷纷投来异样的眼神。他的大名,在玄武谷早已众所周知。而他却是浑不知晓,只管奔着山谷走去。

    几日后,元天门的弟子便要前往星海境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阿威与阿雅,根本不会带着一个没有修为的弟子同行。哪怕是恳请央求,也是无用。何况他无咎不能驱使云板,即便有心随行,最终还是追赶不上。与其这般,倒不如先行一步。三百里路程呢,没有一日一夜难以抵达……

    穿过玄武谷,很是顺利,没有人阻拦,也不见玄火门弟子挑衅。

    再往前去,过了玄武崖,往西三百里,便能寻至星海境。

    无咎健步如飞,去势不停。而尚未离开玄武崖所在的峡谷,便听神识传音:“元天门的小辈,何故擅自离开玄武谷?”

    话语声并不陌生,应该是看守山谷的两位管事弟子的其中之一

    无咎只得停下脚步,随声应道:“弟子前往星海境历练,还请前辈放行!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大道可期,虽死无憾也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族之中,如此刚烈者已属罕见。去吧,看你能否活着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举手道谢,又不禁回首一瞥。

    只见那朝霞笼罩的山崖之上,一道娇小的身影若有若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