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七十章 贵在知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599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洞穴内查看了一圈,指望着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山洞相连,很是幽暗莫测,却深不过数十丈。走到尽头,除了溪水透过山壁缝隙,再无去处。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,只得作罢,在洞穴尽头的角落里,找了块平坦的地方,然后找出衣衫靴子换了,又回头张望,这才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与阿雅相隔三十多丈,还有洞壁阻挡,且那女子伤势在身,彼此倒也相处无碍。

    无咎转动着手上的戒子,疲惫之余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尚须神识包裹,戒子方能相容。这道理也是简单,而当时却没有想到。多年没有修为,一举一动也与凡人无异,突然之间有了修为,难免匆匆忙忙而慌张失措。不仅如此,因为那头恶鸟的缘故,吸纳晶石被迫中断,也使得修为就此止步。

    眼下此时,还是吸纳晶石要紧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贺州以后,相继吸纳的灵石,足有四十多块,却收效甚微。而吸纳了两块乾坤晶石之后,终于开启了闭锁的经脉,随之有了修为,却只有羽士的两层而太过于弱小。一块乾坤晶石,抵得上百块灵石呢。而自己尚有七块乾坤晶石,若是尽数吸纳,不知能够恢复几成修为,又能否找到体内的九星神剑,与自己的夔骨指环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再次转动戒子。

    面前的空地上,多了一堆东西。这是最后打开神识印记的两个戒子的遗物,显然来自于一对筑基的高手。随身携带,颇为繁杂。之前无暇理会,此时不妨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两个白色的玉板,大小不同。一个三寸宽、三尺长,应为所熟知的云板,乃飞行的法器。另外一个两寸宽、一尺长,造型精美,并镶嵌着云雾雕饰与隐约的符阵,应该便是所谓的云舟。上面各有口诀,或许驱使不难。

    三个仙门令牌,分别刻着雷火、元天的字样。还有一个,则是刻着星云两字。而星云的令牌,与元天的令牌,则同为一个叫作阿炳的修士所有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洞穴的角落里,拿着三块令牌默默忖思。若是所记无误,星云,便是星云宗,贺洲另外一家大仙门。也就是说,星云宗与星海宗,乃死对头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传音声断断续续响起:“你不是误闯青鸟的巢穴,便是遇到了古修士的遗骸,收获匪浅呀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阿雅,疗伤之际,还不忘留意这边的动静,而前后的原委,倒也被她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刚要放下令牌,又心思一动,手上用力。令牌“啪啪”粉碎,随即被他扔进不远处的山壁缝隙之中。溪水流过,再无痕迹。他接着摸出十余块令牌,皆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所谓的毁尸灭迹,不外如此。十余个葬身鸟巢修士的来历,从此再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查看面前之物。

    几枚玉简,分别是《雷火诀》与星云宗的功法。其中还有两枚图简,一个标注着贺洲的各家仙门所在,一个拓印着星海境的大致情形。这两样东西,眼下恰好用得上。

    玉简之外,便是几瓶丹药,符箓,以及等等杂物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枚圆形的玉片,巴掌大小,碧翠晶莹,镶嵌纹饰,并有一行细如蚊蝇的字迹。以神识看去,乃是几句口诀。

    无咎将杂物尽数收起,唯独留下玉片,尝试着念动口诀,并拿起玉片摆在身前。不过瞬间,有青光泛起,旋即将他包裹在内,俨然便是一座小小的阵法。而环顾四周,星云点点而煞是不凡。

    此乃阵盘,为单人所用,无须法力,只凭神识便可驱使。不用多想,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无咎突然得到防身的阵法,很是欣慰。又琢磨了其中的用法,更添几分意外之喜。小小的星云阵盘,尽为防御之用。虽威力不明,却能够阻挡窥视。除此之外,或许还有隐形匿踪的神异呢。他不再耽搁,手中多了一块亮晶晶的小石头。

    曾经吸纳两块乾坤晶石,耗去了半个月的光景。如今躲在地下,强敌环伺,不敢懈怠。而余下的七块晶石,堪比七百块灵石。此番吸纳之后,又将怎样,很是期待呢。

    而四象门虽然野蛮,打伤了多名元天门弟子,无非还是劫掠而已,好像并未伤及人命。自己却是出手必杀,反而得到元天门冯宗的赏识。若是其中没有古怪,谁肯相信……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七日过去。

    地下的洞穴内,情景依然。一条溪水在微微作响,再顺着石壁缝隙流向阴暗的深处。还有两具死尸躺在地上,早已沉浸在枯寂之中不再醒来。

    阿雅的伤势,已痊愈了七八成。她稍加整理衣裙,款款起身。随着法力运转,一层护体灵力充斥内外。顿然衣袂飘飘,金发飞扬。她低头打量,微微挺胸,又顾首回盼,显然很满意自家的相貌与身材。她脚步移动,慢慢来到了洞穴的尽头,旋即又是秀眉微蹙,默默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只见洞穴尽头的角落里,有青光闪动而星芒点点。若非凝神留意,恍如幻觉。而一丈方圆的光芒之中,显然有人在静坐修炼。

    阵法?

    曾经的黑泽湖苦役,千慧谷弟子,如今辗转来到星海宗,不仅有了修为,还有了防身的阵法。

    阿雅默然片刻,转身离去。她走到来时的洞口前,挥袖轻拂。一道金光飞起,瞬间化作一条鞭子缠在她的手腕之上。而她刚要屈指弹出火焰焚烧地上的死尸,又旋即作罢。回头一瞥,她人已在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“砰砰”两道黑影带着飞溅的水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谁杀了两位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搜寻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急忙在洞穴内搜寻,而里外一无所获。即使洞穴深处,也没有任何的异常……

    百多丈外的地下深处,另有一个隐秘的洞穴,虽然狭窄阴暗,却堪堪能够躲避藏身。与此同时,无咎寂然独坐其中。他丢下手上的晶石碎屑,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且不说那个阿雅的为人怎样,她至少先后救过自己两回。方才却是有意引来四象门弟子,摆明了要坑人呢!美貌又怎样,反而不抵丑女来得亲切。而丑女固然随和,也是叫人捉摸不透。还有元天门、星海宗、星云宗,以及诸多的贺州仙门,好像并不简单,远远超出所料……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多想,从怀中掏出那块玉盘。随着一团青色的光芒笼罩全身,他的手中再次多出一块乾坤晶石。

    七日的静修,已然恢复了体力。而前后吸纳了三块晶石,如今的修为,终于二层圆满,并堪堪迈入羽士三层的境界。且再接再厉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地下深处有人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少顷,青芒闪动。随即一道人影横移百丈,转眼之间来到溪水流淌的洞穴之中。也算是故地重游,而尚未站定,他又是长吁短叹,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耗去一月,吸纳了最后的六块晶石。吸纳的进度,愈发快了。而修为的提升,却慢了下来。足足六块乾坤晶石,也不过是修至羽士四层的圆满,而差了半只脚,依然未能抵达羽士的五层境界。如今晶石没了,此番修炼只得作罢。且离开星海境,将随身携带的两百多株灵药换成灵石……

    洞穴内,寂静无人。那个阿雅,早已不见踪影。便是地上的死尸也没了,想必已被四象门弟子收殓。

    无咎在洞穴内前后查看,兀自满脸的郁闷。

    修为恢复缓慢,倒也罢了。关键是找不到气海中的九星神剑,让他很是焦急。尤其是夔骨指环,也仿如石沉大海。且不说指环所藏颇丰,其中为数不少的乾坤晶石,更是迫切需要之物,乃恢复修为的指望所在啊!

    不过,人贵在知足。

    有了修为,便能够施展曾经的法术,且神识已达数十丈,至少有了几分自保之力。何况体内自成天地,灵力护体,双臂以及全身的伤势业已痊愈,力气也大了几成,对付筑基以下的修士绰绰有余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脸上浮现笑容,抬手一挥,摸出一枚图简查看。

    图简之中,拓印着星海境的大致情景。其方圆万里,悬崖深壑无数。只要避开异兽侵袭,倒也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他在洞穴内徘徊片刻,收起图简,身形一闪,景物变换。

    人在高峰之上,远近一览无余。而目力所及,除了昏黄的天光,苍茫的山林,竟是见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而星海境之行,已过去了将近两个月。难道玄武谷弟子早已返回,只剩下自己一个人?

    无咎站在峰顶的石头上,四下眺望。依然没有发现,便是四象门的弟子也是踪影全无。他依照图简,辨明方向,抬手一挥,面前多了一块玉版。尝试口诀,并神识催动。小巧的玉板顿时悬空,并云光环绕。他咧嘴微笑,一屁股坐在云板之上,随即加以驱使,缓缓离开峰顶而凌空飞去。谁料不过瞬间,身形陡降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