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不杀弱者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林彦喜、photolife、喔呐呐、崽象、万道友、我带你lol啊、多情的话语、微风微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番讨伐的仙门,叫赤月门。

    而赤月门,有几个高手,多少弟子,背景如何,又犯下何等罪过,等等,均是一无所知。如今大老远跑过来,便是为了守在一片河滩上,等待着仙门覆灭之时,或能遇到几条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草地上,依旧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远征仙门,逃避刑罚之外,趁机捞取几块灵石,才是他真正的想法。他也知道对阵厮杀的凶险,而星海宗高手如云,且弟子众多,只要多加小心,倒不虞性命之忧。一旦混战四起,当大有可为。而眼下远离战场,与袖手旁观没有两样。如此凑热闹,简直就是瞎耽误工夫啊!

    河滩地,两、三里宽,一半砂砾,一半草地。其北侧临水,河流舒缓;南侧面向山林,一条山径深入树丛而不知所去。

    元天门的三十位弟子,占据了整片河滩,彼此相隔两三丈,一个个严阵以待。而阿威与阿雅,则是在四周巡弋,唯恐生出意外,以免到时候应对不及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所在的地方,恰好面对草丛中的那条山径。迟迟不见有何异常,也不见攻打仙门的动静。他托着腮帮子两眼发呆,百无聊赖的样子。少顷,眼光落向手上的戒子,稍稍迟疑,慢慢坐直身子。随着一把短剑出现手中,他顺势祭炼起来。而便于此时,一道婀娜的身影就近坐下,微微香风荡漾,使人禁不住心神一乱。

    阿雅,白玉般的脸颊,飘逸的金发,在这河湾景色的衬托下更添几分妩媚。尤其她褐色的双眸,凹凸有致的身姿,以及充满暧昧的话语声,总是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无咎回首一瞥,加快双手,待匆匆祭炼了短剑,这才随口敷衍:“大战在即,尚无趁手的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微微挺起胸脯,又伸手扯起衣襟刻意遮掩,更加显得身姿傲人,她不禁抿唇一笑:“之所谓法宝,乃是泛称。寻常祭炼者,称之为器;收纳入体者,称之为灵。而以气海祭炼者,并随修为的提升而威力不同,方能称为真正的法宝……”其话到此处,眼光流转:“殊不知你的飞剑,又属于哪一种?“

    无咎手中的短剑,来自于星海古境,青鸟的巢穴,显得古朴陈旧,而祭炼过后,闪动着异样的光泽而颇显不凡。他祭炼过罢,来不及打量,顺手收入指环:“我也不知,能够杀人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似有失望,又问:“你曾有言在先,只要逃脱刑罚,随行远征,便道出你修为大涨的诀窍。眼下此时,能否如实相告?”

    无咎倒是没有隐瞒,老老实实答道:“灵石!”

    阿雅却是不以为然,轻声埋怨:“谁不知灵石的好处呢,我是问你,如何藏起的纳物指环,着实好奇呢……”说话之间,她身子倾斜,眼光斜睨,悄悄看向某人的双手。其好奇的神态与娇美的面容,使人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抄起双手,呲牙一乐:“给我足够的灵石,我还你更多的惊喜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似乎很轻佻,也显得颇为滑头。

    阿雅嗔道:“呸,竟敢调戏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壮硕的身影走了过来:“师妹,谁敢轻薄与你,我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阿雅坐直身子,臻首低垂,话语一转,竟带着几分委屈:“师兄啊,你说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阿威尚在不远处巡视,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,刚刚走到近前,禁不住两眼一瞪:“无咎?你贪婪好色,果然不是个东西,我……”他伸胳膊挽袖子,显然便要借机发作。

    咦,我实话实说而已,怎会成了贪婪好色之辈?

    无咎已是瞠目结舌,慌忙跳起:“阿雅前辈,你千万不要血口喷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端坐原地,娇柔的金发中透着一张无辜的脸,而褐色的双眸中,却是闪烁着几分隐隐的笑意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冲着咬牙切齿的阿威连连摆手,辩解道:“阿威前辈,不要轻信女人……”而不说则罢,话才出口,阿威已怒不可遏,便是一旁的阿雅也是玉面含霜。他后悔不迭,窘迫无奈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人喊道:“赤月门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丛林山径之间,突然冒出一群人影,怕不有数十之多,皆衣衫不整而神色慌乱。看情形应该是溃逃的仙门弟子,十之八九来自于赤月门。

    阿威无暇多顾,厉声喝道:“元天门在此,杀——”

    随其一声令下,等候多时的元天门弟子纷纷摆开阵势。而他本人与阿雅,则是飞身往前,并双双祭出一道剑光,直奔丛林中的人群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暗自侥幸,趁机摆脱纠缠,并远远躲到河边,这才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女子,惹不起啊。尤其是貌美的女子,更是招惹不得!否则给你扣上一个好色轻薄的罪名,简直就是贼咬一口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赤月门,已遭覆灭的厄运?

    那群弟子,均为羽士,且修为寻常,个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突然被蓄势以待的元天门弟子围剿,更是如同惊弓之鸟而轰然四散。怎奈阿威与阿雅乃是筑基高手,好似猛虎驱狼。飞剑所致,尸首分离;血光飞溅之中,残肢断臂到处都是。而阿猿等弟子更是久经战阵,随后掩杀。凄惨的嚎叫与无情的喊杀声,顿时此起彼伏。不消片刻,数十赤月门弟子已是所剩无几。其中有男、有女,有年长者、有年幼者,有异族,也有人族,却无一例外遭到斩杀……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河边,目睹着杀戮四起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强行穿越河滩,被冯田追上,并一剑透心,四周终于回归当初的宁静。

    血水顺流而下,染红了河滩。冷冷的秋风中,浓重的血腥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而元天门弟子并未作罢,一个个忙着打扫战场。少顷,欢笑声响起。大战过后,想必有番收获。

    “此战缴获,各归己有。不得抢夺,切忌不劳而获!”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唯恐意外,不忘颁布规矩。弟子们早已深谙此道,纷纷点头应从而各行其是。

    冯田拿着一个指环与一把短剑,大步走过河滩,他带着杀气的脸上,透着自得的神色。恰见某人抄着双手无所事事,他不禁摇头说道:“无咎,你素有凶悍之名,缘何一无所获?莫非只懂得自相残杀,如今却因胆怯而畏手畏脚……”

    他得意之际,语带嘲讽。他口中的某人,成了一个只敢窝里横的无能之辈!

    “我不杀弱者!”

    无咎撇了撇嘴角,淡淡还了一句,然后走过河滩,便想着独自寻觅而去。正当赤月门大败之际,其中必然空虚。若是趁机寻去,或许有所发现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何为弱者?”

    冯田好像被人戕害了自尊,很是不忿:“传说你杀了玄火门的筑基前辈,我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与其看来,远征仙门,临阵杀敌,殊为不易。而在某人的眼里,竟然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嘿,我也不信!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辩解,继续走向丛林。四周火焰升起,焚烧尸骸的气味令人作呕。他拂袖回首,却见冯田依然愤愤不平而又满脸的疑惑。他摇晃着脑袋,报以高深莫测一笑。

    以他此前羽士四层的修为,莫说斩杀筑基高手。对阵之际,想要脱身都难。他却接连自爆两套阵法与一件法器,可谓孤注一掷,其中的惊险曲折,实不为外人道哉!

    “不得擅自行事,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走到丛林之中,便被厉声喝止。他耸耸肩头,有心辩解,却神色一动,扭头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阿威虽然在忙着焚尸灭迹,却没忘盯着某人的一举一动,见他顺从听话,便要趁机训斥几句,忽而又急忙大喊:“各自退后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三道剑虹穿过丛林而来。

    竟是三个陌生的中年男子,各自踏剑疾行。其中一个满身血迹,显然是刚刚经历过惨烈的拼杀,而无论彼此,皆神情狰狞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那是三个侥幸逃出围攻的赤月门的筑基高手。

    元天门的弟子尚自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,却不料突遭变故。一个弟子首当其冲,不及躲避,眨眼之间,已被横冲而至的剑光一劈两半。余下的弟子吓得惊慌失措,各自转身逃窜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也是始料不及,匆忙之间迎上前去。轰鸣声中,两把飞剑被磕到半空。

    三个赤月门弟子,均为筑基七八层的高手,再加上亡命途中,出手便是全力以赴而异常凶狠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阻拦不得,被迫后退。

    而三个赤月门弟子则是穷凶极恶,趁势追杀。

    元天门的弟子们,再不复之前的神勇,顿时溃败不堪,慌不择路越过河滩、趟过河水,只想从混乱中捡条性命。

    冯田随着众人逃窜,怎奈河水阻拦。他急忙施展身法,在河面上“砰砰”踏起片片水花。虽也狼狈,却去势不慢。而正当忙乱之际,却见一道人影擦肩而过,好似脚不沾水,并挥舞双袖,像是一只大鸟疾掠而过。他又惊又妒,出声喊道:“你口口声声,不杀弱者,恰逢强敌,又何故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无咎几个起落,蹿到对岸,回头一瞥,哼哼道:“废话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