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九十四章 说句实话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无仙粉丝、喔呐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感谢各位订阅以及年终盘点投票的好友们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众所周知,阵法与禁制,由法力驱使,或灵力牵动,因地制宜,借助灵气的存在而存在。

    故而,地下的禁制,虽年代久远,支零破碎,却依然威力尚存。想要从中找出一条缝隙,穿越而过,并安然无恙,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裹着淡淡的光芒,在黑暗中走走停停,穷途末路般的徘徊不定。而又要接连不断的施展土行术,又要施展神识查看去向,对于一个羽士五层的人来说,着实勉为其难。尤其是禁制凌乱,毫无章法。有的地方,尚算宽敞,却四周封闭,无从穿行。而更多的地方极狭窄,只能斜着身子,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便下场难料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拥堵逼仄顿然消失。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庆幸,踉跄几步,就地坐下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置身所在,乃是一个山洞,过人高,三尺来宽,很是幽深莫测,而异常的黑暗与寂静中,什么也没有,只有喘息声在微微响起。

    终于绕过了洞口的阵法?

    应该不差。

    一番辛苦,倒也值得。

    就此而去,应该能够逃出星海宗的地界,哪怕找不到丑女与戊名的踪迹,至少自由自在而海阔天空。嗯,先后混入两家仙门,虽然又经历了几番磨难,却也初步恢复了几分修为,算是达到预期的意图。且找个山清水秀之地,过上一段潜心修炼的日子!

    无咎抬起右手,手指上套着一个指环,装着他眼下的全部家当。他翻手一抓,掌心多了一个小瓶。

    打开瓶塞,清香扑鼻。里面装着十粒丹药,黄豆大小,却圆润雪白,隐隐透着莫名的气机。此乃冰离丹,共有两瓶呢。另外还有坤元甲与卢洲的舆图,均为丑女所赠!

    无咎从瓶内倒出一粒冰离丹扔进嘴里,丹丸入口即化,冰凉透心,使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随之一股温润而又强劲的气息,涌向脏腑与四肢百骸,一度的疲惫顿然缓解,亏欠的法力也在缓缓凝聚!

    啧啧,竟然能在短短的时辰内,恢复体力与修为,真是不可多得的灵丹妙药!

    我的好兄弟,谢谢你……

    无咎是个懂得苦中作乐的人,看似没心没肺,却看遍了人情冷暖,懂得是非好歹。孰是孰非,他心里清楚。况且本来便对丑女颇有好感,如今又接二连三承受恩情,再加上对方的来历牵扯众多,更是让他忘不了那个丑兄弟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还是逃出去要紧!

    无咎稍事歇息,收起丹药,跳起身来,顺着山洞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所经之处再无阻挡。只是幽深的山洞,好像没有尽头,独自穿行在寂静中,有种天地隔绝的恍惚。

    无咎起初还是小心翼翼,不知不觉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而千百丈之后,山洞却是渐趋渐沉,渐趋渐降,仿如直达地心深处。莫名的压迫,随之而来。若非灵力护体,怕是要窒息难行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如今的星海宗已是高手云集。想要从中逃出去,可谓凶险异常。戊名长老与丑女选择如此一条密道,也是迫不得已。而为了寻找光明,眼下的黑暗与曲折又算得了什么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如此的想当然,继续一步三五丈而奔跑如飞。

    估摸着最多一个时辰,便能逃出星海宗地界。之后的山洞应该就此往上,出口或在高山密林之间,或在山间水溪的旁边,或是景色秀美的原野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想象,总是美好的。现实,总是叫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无咎跑得正快,忽而察觉神识异常,应为禁制的法力,却极为的微弱,很是防不胜防。他急忙收住脚步,却为时已晚。黑暗的山洞,突然闪过一圈光芒。尚未抽身而退,已被笼罩其中。旋即两脚悬空,四方虚无。他吓得手舞足蹈,强行施展闪遁术。霎时又是光芒闪烁,不知撞过了几层禁制,旋即再也无力为继,竟是直直坠落下去,继而“扑通”一声闷响,整个人已是仰面朝天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戊名长老与丑女,你二人逃走也就罢了,何故留下诸多陷阱,不知道给我留下一条退路吗,如此折腾很吓人的……

    天呐,什么地方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四肢朝上仰躺着,现自身无恙,稍稍松了口气,忍不住埋怨起戊名长老与丑女。只当逃出地下而远离了星海宗,而眼前所见却是让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洞穴,不,更像是一方虚无的天地,黑暗且冷森莫名。而虚无之间,漂浮着几块石头,大小不一,乌黑如漆。而石头上却涂着血迹,倍添几分怪异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惊诧难耐,一道法力突如其来。他无从躲避,四肢束缚,腾空而起,禁不住骇然大叫:“何人偷袭,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

    无咎的叫声未落,人已砸在远处的另外一块大石头上。他“哎呦”一声,翻滚几下,好不易坐起,两手支地,差点从石头上摔下去,再次失声惊呼:“此处何处,你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黑暗,并非无边无际。数百丈的边缘,乃是峭壁悬崖。而峭壁之间,似有石刻,以及各种古怪的图画,且从中凹陷一块,足有百丈方圆,另有石龛、石几、石案等物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头黑蛟与一个壮汉躺在地上,皆遍体鳞伤,看情形早已生机不再。而黑蛟与壮汉的尸骸旁边,坐着一位老者的身影,满脸皱纹,须灰白,神情虚弱,缓缓出声:“圣殿地下三千丈,烛照残魂映星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啊了一声,有些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那老者,不陌生啊,星海宗的宗主,观海子?而他的黑蛟坐骑,与蛟奴,曾前往星海古境,不知为何双双罹难……

    且不管许多,我只想闹个明白,原本逃出星海宗来着,怎会又跑到圣殿呢?难道是我弄巧成拙,误会了戊名与丑女的好意,竟反其道行之,结果费尽周折,非但没有远去,倒是一头扎入圣殿的地下深处。

    自以为是,害死人!

    圣殿地下三千丈,烛照残魂映星海?此处竟有三千丈之深,简直就是自投罗网。悔不当初啊,我要回去!

    无咎挣扎爬起,却修为禁制,两脚沉重,根本难以施展法力。且大石悬空,四周虚无莫测。也就是说,他被困在几丈方圆的石头上而再难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小辈……你是那个玄武谷的外家弟子……无咎?”

    黑暗中再次回荡着舒缓的话语声,却多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不知所措,又蓦然一怔:“宗主……你……你怎知晓我的名讳……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老者盘膝而坐,虽然神情虚弱,像个农家的老汉,而周身似乎裹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,依然叫人觉着深不可测。他对于宗主的称呼,没有否认,微微颔:“你一个羽士小辈,竟能诛杀筑基弟子,且所施展的神通,均非我贺洲仙门所有。老夫命人暗中留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瞠目不语。

    总以为行事隐秘,却不知破绽多多。倘若星海宗没有变故,只怕早晚都要原形毕露!

    “如今星海宗遭难,你竟然寻到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,或是观海子,兀自缓缓说道:“我已接连诛杀了星云宗的数位高手,便是苦云子也一时不敢现身。而你一个小辈,真是无知无畏,本该叫你魂飞魄散,却有诸多不解,故而放你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抬手轻轻示意:“我也不妨明讲,此乃上古所留的地下秘宫,其中的神兽残魂,为各家仙门窥觊已久,而只要老夫在此,即使玉神殿也休想染指!”其稍稍一顿,话语中多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威严:“小辈,还不如实道出你的来历!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大石头上,与观海子遥遥相对。当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传来,他禁不住心头一跳而后脊背寒。

    此前撞到禁制,纯属意外,而随后的有惊无险,分明就是那个老者的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星海宗的宗主,飞仙高手啊,竟接连诛杀星云宗多人,逼得对方不敢擅闯此地。由此可见,他并非心慈手软之辈。之所以放过自己,只因他疑惑未解罢了。或许在他的眼里,自己就是个死人!

    不过,他既然厉害,何不远走高飞,反而困守地下?

    无咎的心念转动,却不敢多想,忙道:“我并非贺洲人氏,亦非来自于卢洲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淡淡出声:“哦,你莫非来自部洲?”

    愈是话语平淡,愈是暗含杀机,好像高人都是如此的表里不一,显然这个星海宗的宗主也是概莫能外。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无边的黑暗中寒意逼人,心头阵阵狂跳,旋即硬着头皮,颇为艰难道:“我……我来自神洲……”生死当前,绝无侥幸。他被逼无奈,不得不实话实说。谁料一道法力倏然而至,根本不容躲避。他顿时离地飞起,随之冷冰冰的叱呵响起:“神洲封禁至今,早已内外断绝。小辈死到临头,焉敢欺骗老夫!”

    唉,说句实话,这么难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