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九十六章 没有过错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书友金山寺法海的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久以前。

    很久,是多久?

    两、三千年了吧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临近大海的地方,有个渔村。村里有两个少年,一个住在村东头的山崖上,叫阿苦,一个住在村西头的海边,叫阿观,都是十二、三岁的年纪,整日里结伴玩耍,兄弟俩很是要好。

    某日,海上突然起了风暴。满天乌云裹着大风,掀起了十余丈高的海浪。据说,那是巨龙翻身的征兆,后来才知道,那是一场百年罕见的海啸。

    灾难降临的时候,阿苦与阿观正在山上砍柴,找了个山洞避风躲雨。三日后,风雨渐消。而曾经的渔村,荡然无存。家没了,亲人也不见了,唯有茫茫的海水,环绕着半山腰。兄弟俩悲伤绝望之下,只得相依为命,挖掘野菜为生,在荒山野岭中艰难过活。而阿观虽然年幼,总是懂得照顾着阿苦。阿苦也将阿观视作兄弟,彼此情同手足。

    挣扎才有侥幸,不屈方有出路。

    又是某一日,有人踏着飞剑出现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长须飘飘的老者,见小兄弟俩无处可依,心生怜悯,便将其双双收入门下,并带到了大海深处的一个孤岛之上。

    老者是个仙人,也是兄弟俩的师父。据说老人家游历四方,颇有奇遇,如今隐居于*大海之中,以待修至更高的境界。而修炼之余,闲暇无事,便调教两个弟子,指望着传承有继。

    数十年过去,两个乡野小子,早已长大成人,并各自有了筑基的修为,俨然一对踏剑逐浪的仙道高手。而那位可敬可尊的老师父,却闭关不成,寿元耗尽,临终前交代后事。

    师父之所以独居深海,当然指望着仙道有成。而让老人耿耿于怀的,还是一件宝物。他曾于荒岛之上,寻到一块石头。或者说,一个石头珠子。珠子并非凡物,其中蕴含着强大的气机。于是好奇之下久久琢磨,却迟迟不得参悟。而穷极百年,终有所获。珠子之中,竟然蕴含着圣兽之魂。他将之视若珍宝,并亟待收归己有。与其想来,吸纳圣兽之魂,或能突破玄关,从此仙途永续。

    怎奈天不假年,人生注定了诸多遗憾。

    师父想要传下宝物,以了却他未竟之心愿。偏偏有两个弟子,让他很是为难。斟酌再三,他选择了阿观。因为阿观虽然资质寻常,却忠厚淳朴。为此,阿苦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故而,埋葬了师父之后,兄弟俩为了石珠,终于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阿苦以为他是师兄,理当承继宝物。

    而阿观则是认定,师命不可违。何况宝珠的玄机,极难破解,倘若转交给阿苦,只怕辜负了的师父的临终所托。

    兄弟俩争执不下,反目成仇。彼此动手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阿苦愤愤离开海岛,从此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阿观唯恐师兄骚扰,也返回内6继续勤修苦练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又是多年之后。曾经的一对小兄弟,均已仙道有成。一个创立了星海门,道号观海子。一个创立了星云门,道号苦云子。

    观海子颇善经营,且勤勉有加。于是仙门渐趋强大,成了现如今的星海宗。而他始终不忘师父所托,怎奈宝珠极难参悟。他便建了一座石殿,来供奉宝物,有缅怀之情,敬畏之意,也表问道不辍之志。而圣殿之所以称为圣殿,则是与宝珠有关。据传混沌之初,先有两仪为先,后有四象分明,之后五行万物,等等。而传说中的两仪异兽,可谓万灵之主,称祖、称圣,亦是理所当然!

    苦云子同样的不甘示弱,东征西讨,兼并数家仙门,曾经的星云门也成为了星云宗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贺洲仙门双雄并立。

    而让苦云子耿耿于怀的,还是师父留下的宝物。他不甘放弃,传信索取。观海子置之不理,使他颇为恼怒。有心大打一场,而星海宗的强盛又让他心存顾忌。于是他暗中联络域外,加兼并大小仙门。观海子有所察觉,颇为不满,便针锋相对,以防贺洲落入域外之手。只是苦云子的狠辣,远远出观海子的想象。尤其是星海宗长老的反叛行径,更是让观海子防不胜防……

    黑暗之中,一老一小两道人影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低沉的话语声,犹在缓缓响起:“我总以为,穆丁对我心怀不满,殊不知背叛者,却是阿隆。阿隆有意放出神獬逃入星海境,借机分开十二峰。又借远征之机,将忠于宗门的长老与弟子逐一剪除。蛟奴与黑蛟,亦未能幸免,逃出星海境之后,双双伤重惨死。我获悉大惊,便欲应对。谁料我的那位师兄,也就是苦云子,早已带着众多高手攻入星海宗,并围住了我的洞府。我寡不敌众,只得躲入圣殿地下,并借助圣兽之魂,接连诛杀数人。恰逢你来到此处,联想诸多古怪,认定你是星云宗的内间,却又疑惑不解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默默坐着,很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星海宗与星云宗之间,竟然有着如此的渊源。也难怪这位观海子早早留意自己,原来将自己当成了内间。而星云宗的苦云子,真是老谋深算,竟里应外合,使得星海宗一朝覆灭。看似强大的宗门,竟然一击即溃。便仿如一个人,难免有着短处命门。而观海子的命门,或许便是手足之情。他不相信他的师兄如此的毒辣,奈何事实的残酷总是越人性。归根究底,还是为了那件宝物……

    “我与苦云子针锋相对,只是不愿贺洲落入域外之手。而苦云子恨我多年,并不择手段,只为了它——”

    观海子说到此处,手中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石珠。

    珠子被一层黑雾所缠绕,而黑雾却是虚实闪烁,仿佛已是强弩以末,极难支撑下去。而即便如此,所散的阴森威势,相隔两三丈之远,依然叫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我用了千年的光阴,总算略窥宝珠的玄机。宝珠之中,蕴含着一缕圣兽残魂,若能收归己有,来日突破天仙境界并非难事。怎奈异变突起,来不及再行修炼,只得凭此御敌,却渐渐耗尽了残魂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的意思是说,他终于知道了宝珠的隐秘,正在尝试吸纳其中的圣兽残魂,便遭到了众多高手的围攻。于是借助宝珠御敌,却耗尽了最后的机缘。他看着手中的石珠,不无惋惜地摇摇头:“你乃神洲修士,是否知晓烛照、幽荧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遭问,始料不及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若说不知道,那是瞎话。他曾于神洲万灵山的万灵谷中,遭遇过诸多远古的兽魂。其中的一头兽魂,便为幽荧。有云,天地初生之际,至阳之炁与至阴之炁分化两仪圣兽。一者曰,烛照,黑色圆体之形,造化万物;一者曰,幽荧,白色中空环状,吞噬万灵……

    那头叫作幽荧的兽魂,如今便藏在他夔骨指环之中。

    倘若如实相告,却又无从说起。夔骨指环在哪里?空口无凭啊!何况一头烛照之魂,已让一对师兄弟生死相拼。再有一头幽荧之魂,天晓得又将生什么变数!

    而观海子并未追问,轻轻叹道:“远古至今,圣兽之魂何其罕见,你不曾知晓,亦在情理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凡事,切忌固守窠臼,而不妨想想情理之外,否则的话,难免吃亏啊!

    无咎趁机问道:“你所说的域外,莫非是指玉神殿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兀自盯着手中的石珠,满是皱纹的脸上透着莫名的感慨。闻声,他没有回应,而片刻之后,又自言自语:“有的人称霸卢洲,封禁神洲,依然不甘收手,又要将贺洲与部洲收归囊中。倘若惠及万灵,也就罢了。却违天理,重私欲,乱传承,弃道统。只怕要毁去四洲,即使天崩地裂也在所不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海子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尚在琢磨着观海子话语中的含义,远处突然有人出声。他蓦然一惊,不及回头查看,四周黑雾笼罩,整个人已离地飞起。眨眼之间,他竟悄无声息地落在数十丈外的一个神龛之中。

    神龛位于峭壁之上,数丈大小,当间有了石坑,恰好躲得下一个人,且似乎设有禁制,颇为的隐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百丈的黑暗中,缓缓浮现出十余道人影,神情相貌各异,个个威势不凡,显然都是仙道的高手。随即四下散开,竟是摆出一个围困强攻的阵势。其中不乏几个面熟的星海宗长老,而更多的则是从未见过之人。当间的一位老者,很是与众不同。只见他双目深邃,脸色漠然,银须飘飘,两脚虚踏几步而凌空傲立,继续阴沉出声:“观海子,你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观海子依然坐在原地,身旁陪伴着黑蛟与蛟奴的遗骸。弥漫的黑雾中,他缓缓抬起头来,愈显得苍老落寞,淡然一笑:“师兄,我扪心自问,并无过错,你又何必如此相逼……”

    银须老者,应该便是他的师兄,星云宗的宗主,苦云子。他带着众多高手,应该是有备而来,却勃然大怒:“观海子,你敢说你没有过错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