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九十七章 打起来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29729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长幼尊卑,自古有序。而你观海子,目无兄长,独占师承宝物,贪图好大便宜,却多年来不知悔悟,当有此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我贪图便宜,你将师父置于何地?说我目无兄长,更是血口喷人。当年洪浪滔天,身临绝境,是谁忍饥挨饿,省下一口野菜,只为救下奄奄一息的阿苦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作古,自然以师兄为尊。而凡尘往事,不必多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利欲熏心,穷凶极恶,毁我基业,葬送贺州……”

    “顺天应道,逆之者亡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的一对好兄弟,或是一对冤家,没说两句又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躲在神龛之中,冲着外边悄悄张望。

    禁制阻隔,一时没人留意他的存在。人在暗处,外边的动静却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观海子倒是一个念旧的人,始终不忘当年他与阿苦的情义。几株野菜,让他至今感怀不已。怎奈随着星海宗的覆灭,曾经的小兄弟俩,早已情断义绝,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敌。

    而那个叫作苦云子的老者,虽为师兄,而相较于观海子的苍老疲惫,以及痛心疾,他倒是银须飘飘,神情乖戾,气势逼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随其现身的十余位修士,同样的神色不善。其中的四人,稍显异常,正是穆丁、阿隆,以及凌昱、殷尤。四位曾经的星海宗长老,或是有愧,或是忌惮,皆躲在远处一声不吭。而如此阵势,只为了对付一个伤重之人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千万不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十余位地仙,两个飞仙,一旦相拼,难以想象。场面应该很热闹,却如城门失火而难免殃及池鱼。自己就是一条无辜的小鱼儿,只有羽士五层的修为,还经不得大风大浪。所幸观海子为人厚道,虑事周全,及时藏起自己……

    无咎背靠着冰凉坚硬的石壁,动也不敢动,却又心存侥幸,只想躲过这场无妄之灾。而他一边悄悄张望,一边忍不住两眼乱瞅。

    躲在神龛之中,难以施展遁法。且石壁中嵌有禁制,休想穿越而过。头顶之上的浮雕石像,倒是清晰在目。

    那古怪的石刻,便是两仪圣兽。而圣兽早已不在,只有残魂传世。而仅仅一缕残魂,竟造下如此罪孽,想必不是残魂之过,只怪人性私欲的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不过,从观海子的口中得知,圣兽之魂极难破解,而一旦吸纳了残魂之力,便能提升修为而境界大涨。自己的夔骨指环中,恰好收着一头幽荧的残魂,却不知又该怎样收归己有呢,唉,眼下论及为时尚早……

    “观海子,交出圣兽则罢,如若不然,莫怪我翻脸无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情义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胡思乱想,下方已经争吵的不可开交。他暗叫不妙,急忙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坏了,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观海子依然坐在峭壁石窟间的的空地上,身旁躺着黑蛟与蛟奴的遗骸。许是愤怒交加,或也伤痛难耐,他裹着黑雾的身子,竟然在微微的摇晃。

    而数百丈外的暗空中,忽而闪烁着点点星芒。眨眼之间,仿如星云,在黑暗中弥漫,继而剧烈震荡,又倏然凝聚,猛地化作一道数丈的青色闪电,带着裂空破风之势,与雄浑无匹的杀气,直奔观海子袭来。

    苦云子蓄势而来,终于出手,飞仙的法力神通,果然不凡!

    与之瞬间,他身后的十余人也是趁机动攻势。一道道剑光,一道道法力光芒,撕破黑暗,掀起呼啸,从四面八方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十余位仙道高手齐齐难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观海子面对围攻,好像无动于衷,身子犹在颤抖,而环绕的黑雾却是愈浓烈。只见他抬手一指,弥漫的黑雾骤然蒸腾,猛地爆开来,并出“喀喇、喀喇”的撕裂震响。便仿如沉寂万年的黑夜,在愤怒的呼号,在疯狂的咆哮,只待横碾万物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,所在的石窟洞穴,以及来势凌厉的闪电、剑芒、神通,尽数湮没在黑雾之中。一度强大的攻势,顿然间灰飞烟灭。而黑雾非但没有停歇,反而猛如潮水,威力滔滔,以迅雷之势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吸纳了圣兽之魂……”

    苦云子先后多次派人攻打圣殿地宫,始终未果,今日再次率众前来,志在必得。却不料早已穷途末路的观海子,竟能施展出如此惊人的神通。那黑雾看似寻常,却有天地造化之力,且无边无际,根本无从抵挡。即使比起天仙高手的全力一击,只怕也是不遑多让!

    浅而易见,伤势惨重的观海子,远远没有这般厉害,他所施展的正是圣兽残魂之力。

    苦云子的惊呼声未落,凶猛的黑雾已是笼罩而来。扯地连天的威势,几如吞噬万物而浩浩荡荡。他不敢大意,抽身便退。在场的十余位修士也是大惊失色,急忙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远近已是杳无人影。而圣兽之力,犹在显威。

    “喀喀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轰——”

    汹涌的黑雾,吞噬了整个暗空,接着又撞向四周的峭壁禁制,疯狂之势依然犹如浪潮汹涌,一波接着一波,隆隆轰鸣炸响不断……

    无咎虽然壁上观,还是未能幸免。神龛在剧烈摇晃,禁制在“喀喀”作响。强劲的余威波及而来,他好似海水岸边的礁石在承受着接连不断的冲撞。却又无从躲避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他只得强敛心神,苦苦忍耐。

    唉,这就是弱者的无奈……

    直至片刻之后,那无边的狂躁与暴虐的气机终于渐渐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无咎松了口气,拂去满头满脸的石屑。

    神龛禁制,已被损毁大半。且峭壁上多了无数的裂缝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而虽然余悸未消,自身却并无大碍。幸亏观海子的对手另有其人,否则焉有命在。那个看似土里土气的老头,不愧为宗门至尊,一旦翻脸打架,还真是厉害!

    无咎探头张望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烟尘弥漫的黑暗中,一堆火光颇为明亮。蛟奴与黑蛟的遗骸,正在火光中化为灰烬。不远之外,坐着一道人影,在火光的照耀下,倍显苍老孤单……

    无咎迟疑片刻,翻身跳下十余丈高的神龛。待落地之后,他又禁不住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许是火光的照亮,又或是禁制破碎的缘故,一度神秘的石窟洞穴,渐渐露出了它的真容。所谓的圣殿地宫,不过是依托地下的深渊,以阵法构建的一片虚无,却也变幻莫测而杀机重重。

    而苦云子携众而来,吃了大亏,如今被迫离去,想必他一时半刻不会返回。倒不如趁机逃出此地,以免到时候自讨苦吃!

    熊熊的火光缓缓熄灭,偌大的石窟回归黑暗。

    叹息声响起:“唉,我活到今日,最为亲近者,不外有三,阿苦、蛟奴与黑蛟是也!如今烟消云散,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坐在原地,守着一堆灰烬。落寞的话语声中,透着淡淡的哀伤。而他环绕身前的黑雾,却已消失殆尽。便是曾经的莫测威势,也随之荡然无存。他就是一个寻常的老者,在凭吊着早已逝去的岁月。

    “宗主,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了观海子的面前,安慰了一句,又东张西望,劝说道:“与其困守,不如离去。待养精蓄锐,再卷土重来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卷土重来?”

    观海子自言自语,似乎心动。少顷,他转过身来,却神色黯淡:“我等不到那一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作多想:“事在人为啊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微微摇头,疲惫说道:“我已耗尽了圣兽之魂,且伤势惨重,修为不再,断难离去……”说话之间,他举起手中的石珠。石珠没有了雾气的环绕,也不见丝毫的气机。分明就是一块黑色的河卵石,再不复之前的奇异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蹲下身子,凝神端详,又微微瞠目,诧异道:“苦云子必然不会罢休,岂能留下等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修为不济,眼力尚在。他看出观海子所言不虚,顿时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方才还以为观海子厉害非常,谁料他竟是最后的搏命一击。倘若苦云子此时返回,只能任由宰割。而他这个旁观者,最终也是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密道,由我带你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羽士五层的修为,自身难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自告奋勇,只想带着观海子一起逃出地宫。而对方没有说错,以他的修为,自保都难,又如何带人逃脱。

    “老夫葬身此生,适得其所!”

    观海子说到此处,竟递出手中的石珠:“你我也算有缘,这个送你,但愿你能活着重见天日,还有……”他又伸手抓向身旁的灰烬,从中扯出一道银白之物:“我听蛟奴提起,你与黑蛟颇为投缘。此乃黑蛟的蛟筋,不妨一并送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接过石珠与蛟筋,更是不知所措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抄起双手,落寞如旧,而满是皱纹的脸上,却露出释然一笑:“我死之前,苦云子难辨深浅,你尚有一线生机,切莫耽搁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于心不忍,急道: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何必轻言放弃呢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不再多说,竟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个倔老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进退不定,顿足抱怨,而忽有察觉,他禁不住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远处的黑暗中,缓缓冒出一道人影……

    无咎暗暗叫苦,转身便跑,却无路可去,被迫逃向来处。而他连窜带跳,刚刚躲在神龛之中,又以脑袋撞击石壁,很是后悔不迭。神龛禁制已破,如何藏身……

    恰于此时,话语声响起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