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四百九十八章 无上境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地狱裁决的月票支持!也感谢各位订阅以及年终盘点投票的朋友,有大家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宗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丁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者,竟是星海宗的穆丁长老,他从黑暗中现出身形,竟然显得有些匆忙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邀功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早有察觉,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虽然颇为意外,却不慌不忙沉声发问。

    穆丁的来势急切,微微一顿,旋即又大袖一甩,匆匆落在几丈之外。他竟是豁出去般的架势,随即拱起双手深施一礼:“传说兄弟相争,致使宗门生变,于是听从阿隆蛊惑,这才袖手旁观。奈何大错酿成,后悔已晚。恰逢苦云子召集人手,欲再次布阵围困地宫。我见机脱身,只为带着宗主逃离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躲在神龛中,尚自不知所措,却见来人举止怪异,不由得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那是穆丁长老,地仙八九层的高手,只当他趁机偷袭,却是出乎所料。他不是背叛了星海宗吗,怎会又前来救人呢?哦,他听信谣言,亲手毁了宗门,如今幡然醒悟,于是挺身冒险。

    怎么会呢,骗人的吧?

    果然,观海子不为所动:“星海宗,没了。十二峰的长老,要么阵亡,要么尽数归顺了苦云子。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,不妨杀我邀功。能够死在你的手里,也不枉彼此数百年的交情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星海宗的宗主,飞仙的高手,仿佛心灰意冷,竟然向他门下的长老求死。凄凉悲壮之外,更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穆丁直起身来,神情愧疚,却又回头看向来处,转而分说道:“宗主,我穆丁固然昏庸无能,却也懂得善恶好歹,决然干不出背信弃义之事。何况管玄、车迟长老,并未阵亡。你我不如寻觅而去,或有卷土重来的那一日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抬手拈着长须,似乎陷入了沉思。只不过当他听说,尚有两位长老并未背叛宗门,且双双幸免于难,禁不住有些诧异:“管玄与车迟,依然活着?”

    穆丁点了点头,肯定道:“之前有所获悉,应该不假。据说,两位长老陷入天心门,宁死不降,战况惨烈,最终带着数百弟子冲出重围。星云宗随后追杀,他二人被迫逃往海外……”

    观海子已是微微动容,失声道:“如此说来,我星海宗尚有两位长老,与数百菁英弟子,并未灭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主所言极是,我星海宗并未灭亡!”

    穆丁却是愈发焦虑,趁机劝道:“苦云子随时都将返回,还有飞仙前辈助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此前围攻洞府,暗中突袭,并将我打伤之人?他究竟是何来头,莫非与海外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如宗主的猜测,正是那位前辈高人,事不宜迟,速速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宗主,一位门下的长老,适才敌我分明,转眼之间便已消除了芥蒂。而其间的种种是非,以及诸多的牵扯,一时片刻的,根本说不清楚。所幸没了凶险,总算是虚惊一场!

    无咎蹲在神龛中,松了口气,而庆幸之余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此前远征天心门,还以为全军覆没,谁料管玄与车迟两位长老,极其的凶悍,竟带着数百弟子冲出重围。正如所说,星海宗虽遭大难,却并未灭亡!只要观海子励精图治,不甘放弃,以后如何,还真的难以预料。他师兄弟的恩怨,或许还将继续下去,最终不是你死、便是我亡!

    而从那位穆丁长老的言行举止看来,他也许真的受到了蒙骗,将宗门之争,当成了兄弟之争。而他虽然糊涂,却也懂得隐忍。表面归顺星云宗,实则见机行事。有他出手相助,逃出此地不难。可见祸福逆转,就在意外之间。

    不管许多,离开此地再说不迟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从神龛中站了起来,却又蓦然一怔,急忙飞身跳了下去:“哎,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地宫石窟当间的空地上,只剩下了一堆灰烬。此前叙话的两人,竟然离去。遥遥可见,两道人影已到了数百丈外。其中的穆丁头也不回,只管往前疾驰。而被他抓着的观海子倒是回头一瞥,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等等啊,还有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喊声,在黑暗中回荡,却无人回应,愈发显得孤独而又沮丧。好像还有几分气急败坏,使得悬崖边上的人影更加显得悲怆无助。

    面前就是深渊,无咎不得不停下脚步,却摊开双手,叫嚷不停:“逃便逃了,打声招呼啊,如今丢下我一人,这不是过河拆桥吗,观海子你是个厚道人,缘何不让穆丁带上我呢,好没道理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想趁机跟随观海子离去,却转眼之间遭到了抛弃。或许不怪观海子,都是那个穆丁的缘故。话又说回来,那个长老早已知道有人躲在一旁偷窥,却见是个羽士五层的小辈,这才没有杀人灭口。他能够活下来已属侥幸,叫嚷几句也无非发个牢骚。

    哼,嫌我累赘呢,我自己有手有脚,不信逃不出去!

    糟了,苦云子带着高手返回,找不到了观海子,他又岂肯罢休。彼情彼景,真的难以想象呢!

    叫嚷声犹在黑暗中回荡,无咎禁不住伸手捂住嘴巴。他被自己吓了一跳,再也不敢迟疑,旋即往前一蹿,顺势施展风行术。只要凌空越过深渊,便能寻至来时的密道。再从地下悄悄的逃出去,应该并非难事。谁料不过十余丈,人往下坠。深渊禁制的余威尚存,以他的修为还不足以凌空虚渡。他忙身形闪烁,继续疾遁。而百丈之外,人影再次斜斜往下栽落。

    闪遁术也没用?

    这倒霉催的!

    无咎在半空之中四肢乱舞,依然难改坠势,他急中生智,抬手抓出一块玉片扔在脚下。光芒闪动,云板悬空。而他刚刚借势站稳身形,却发现整个人依然缓缓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云板的威力,同样摆脱不了禁制的余威。照此下去,要人命啊!

    无咎被逼之下,脚踩云板猛然跃起,旋即化作一道光芒,直奔着黑暗的尽头逆势而去。

    倘若冥行术也没用,只能认命。到时候便埋葬在深渊之中,去那无边的静寂之中找寻永恒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光芒划过暗空,一头撞在峭壁之上。随即又是禁制闪烁,从中现出无咎慌乱的身影。终于借助冥行术,横渡深渊,奈何峭壁禁制阻拦,依然无路可去。不待下坠,急急闪遁。“砰砰”的闷响,在黑暗中接连不断。他便仿如困兽,只想冲出牢笼。几次三番的尝试之后,他再次往前冲去。没有光芒,没有响声。人影倏然消失,下一刻,人已扎入峭壁的禁制缝隙之中。晕头转向的他,匆匆忙忙寻觅而行。左拐右拐,忽上忽下。须臾之后,突然置身于一条狭长的山洞之中……

    天不绝我,终于找到了密道!

    无咎在看着熟悉的山洞,便想着就此缓口气。而脚下突然微微震动,并有禁制的撕裂声从黑暗的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他踉跄了几步,扭头看向来处。

    奈何神识不济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想必是逃走的观海子与穆丁,泄露了行迹,否则的话,闹不出如此大的动静。随时随刻,苦云子等众多高手都将现身。若是恰好见到自己鬼鬼祟祟,还不一把捏死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敢停歇,撒脚狂奔。风行术、鬼遁术等等能够施展的法术,被他施展到了极致。一去五六丈,再去十余丈。地下深处的密道中,有人急蹿如鼠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曾经遇到的洞口禁制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而四周的震动愈发猛烈,山洞“喀喇”直响,且碎石溅落而烟尘弥漫,随时都将山崩地裂的一个情形!

    无咎叫苦不迭,更是火烧火燎般的急切。逃不出去也就罢了,倘若活埋才是惨呢。而他刚要寻找禁制缝隙,却见前方的洞口已然打开。

    咦,观海子与穆丁也是打此经过?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多想,趁势往前。

    而穿过洞口的刹那,一块巨石轰然坍塌,恰好堵死了对面的密道,顿时使得去路断绝。与之瞬间,碎石泥土如雨而下。还有撕裂的禁制堆积辗轧,狂乱的气机令人生畏且又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怎会这个样子呢,早已知晓那条逃生的密道,不过是回头再来,却眼睁睁看着它消失殆尽。怪谁呢,这世间的路,从来只有一条,倘若错过,则悔无所悔,恨无所恨……

    无咎目瞪口呆之际,巨石、泥土伴随着禁制辗轧而至。稍稍迟疑,断难逃脱。他急忙转身就跑,却退路已无。整个地下都在震动摇晃,所在的山洞早已荡然无存。他情急之下,转而往上。依稀发现丑女与戊名长老留下的那条禁制通道,趁机施展遁术寻隙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是几个喘息的时辰,黑暗与压迫骤然消失,随之光明降临,一片朝霞在头顶闪烁生辉……

    哎呦,终于重见天日!

    一片乱石堆中,冒出某人的身影。接连施展顿时,早已疲惫不堪。他两脚一软,瘫倒在地,无暇多顾,只管仰天长叹而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活着,便好!

    什么狗屁的仙道,我只想静静躺会,看着朝霞,听着风吹,这才是人生的惬意,无上的境界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叫喊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“无咎?是那小子,抓住他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