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零三章 收之桑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星空龙门无咎、地狱裁决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洞府内,某人在炼器。

    当年,祁散人炼制玄铁黑剑的时候,某人曾现场观摩,并为之大开眼界。而祁老道的几段话,更是叫人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有云:修得真火,百邪不侵。而唯有真火,方能炼丹炼器。真火有三乘,下乘,以脏腑为鼎炉,以龙虎为水火,炼后天阴*精,化先天真阳;中乘,以天地为鼎炉,日月为水火,阴阳为化机,息念养火,含光固济,天心玄关,归形成丹;上乘,以太虚太极为鼎炉,性命为水火,三元混一,成就圣胎,打破虚空,形神俱妙,与道合真也。炼器亦如是,去糟粕,炼菁华,衍阴阳,造乾坤,法乎其上,得乎自然,器宝不同,神通迥异,等等。

    嗯,有关炼器之道,听起来是不是很高深,是不是很玄妙!

    而祁散人能够将炼器之道,与修行融为一体,可见境界之高远,令人叹为观止。只不过他最终炼出的,却是一把丑陋的铁剑。看似高深莫测的炼器,更像是铁匠打铁一般的简单。说他老人家故弄玄虚,一点都不冤枉他!

    不过,一旦亲自动手尝试,才发觉炼器之难,竟然出乎想象。

    炼器之术,又分御火,淬炼,符阵,祭灵。而其中的御火之术,又分真、假、凡、离;淬炼之术,又分煅、焙、烧、熔;符阵之术,又分衍、化、成、结;祭灵之术,又分祭神与融灵。

    即使通晓诸般法门,还要将之谙熟于胸,融会贯通,运用自如,且炼制之时,更要手法精准,半点大意不得。否则的话,所有的辛苦都将前功尽弃。纵是如此,法宝的品相高低,优劣等级,依然要取决于三分的运气如何。

    炼器如此之难,何不放弃?

    眼下缺少灵石,提升修为无望啊,又不得随意走动,索性守在洞府中潜心用功。再者说了,岂能轻言放弃二字呢!

    想要炼器,不妨从诸般法门逐一入手。先是回想曾经翻阅过的炼器典籍,弄清楚相关的法门,再加以熟悉并施展自如,足足用去了一个月。再将之前所知的各种御火术细细揣摩,又用了十多日。阵法禁制,早有涉猎;祭灵之术,也并不繁杂。即使如此,还是耗去了大半个月的苦功。倦了,稍事歇息;着实承受不住,便吞几粒丹药。而自以为万事俱备的时候,却又出了纰漏。

    炼器,自然离不开真火,而气海阻隔,又何来真火?

    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!

    没有真火,便用符箓之火代替。符箓之火威力不足,且加持玄火法门,总而言之,要将蛟筋,炼制成一件举世无双的法宝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闪烁的火光,再次升腾。小小的洞府,瞬间陷入令人窒息的炽热之中。随即加持法诀,红红的火光骤然一收,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而静静悬空。火焰的当间,便是卷曲状的蛟筋,已由从前的莹白如玉,变成了乌黑的模样,并在烈焰的焚烧之下,无声的扭曲,缓缓的盘结,又不断翻滚。乍然一见,好似黑蛟活了过来,只是过于古怪,叫人莫名所以。

    五尺之外的石榻上,无咎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两眼圆睁,神色谨慎,掐着法诀的双手,随着火焰的跳动与蛟筋的挣扎在轻轻舒展响应。而他正当他屏息凝神之际,燃烧的火光突然一暗,忽又爆闪,随之一声闷响炸开。他急忙双手挥舞,并吓得跳起身来。四周依然法力狂乱,炽烈的气机旋转不停,直至片刻之后,洞府终于回归平静。而烈焰焚烧的余威犹在,使人好似置身于三伏酷暑之中……

    唉,这都第几回了?

    无咎甩动大袖,驱赶着呛人的烟尘,然后“扑通”坐下,兀自满脸的郁闷。

    耗去了两个多月的苦功,终于弄清楚了炼器的相关法门。又用了几日,专门演练了玄火术的御火之法。接着调息半日,养精蓄锐。既然炼制法宝,理当成算在胸,只为施展手段的时候,能够一气呵成。此番炼制的蛟筋,应该类似缠金鞭,也就是打狗鞭子,却要更为的强大。静若无形,动若蛟龙,无所不困,无所不杀。嘿,很厉害的样子,且万事俱备,开炼!

    想象,总是美好的。现实,却不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符箓之火,操控不难,用来炼器,好像少了几分火候。且相关法门,或也娴熟,而合为一体,顿显生涩忙乱。还有火候的掌控,禁制的把握,手法的拿捏,神识的运用,以及等等、等等,简直叫人心力交瘁而疲于应付!

    一回不成,便两回;两回不成,便三回。而接连七八回之后,再次烈焰失控,法力崩溃,半途而废……

    无咎抬手虚抓,一团蛟筋飞到手中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绳子。曾经莹白如玉的蛟筋,虽然已从成人的拇指粗细,变成婴儿的手指粗细,且好似坚韧柔软了许多,却透着乌黑的色泽,之前暴戾的气机也不复存在。也就是说,看着毫不起眼。且七八丈卷在一起,你说它不是绳子,又是什么呢!

    唉,如此炼器之法,当真罕见,竟将蛟筋变成绳子,我也算是天下第一人吧?

    哪里错了呢,倘若不明究竟,再继续下去,只怕还是徒劳无功啊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有人叩打洞门的禁制,随之呼唤声隐隐响起:“无咎,远行在即,切勿耽搁,速速收拾行囊,午后便将启程……”

    是阿雅,听着熟悉的呼唤声,顿时让人想起她飘逸的金发,以及那婀娜妩媚的身姿。而她突然到访,所言何意?即日远行,又去往何处?

    无咎尚自纠结于炼器的对错是非,想要找到症结所在,却被门外的动静所惊扰,不由得微微错愕。而尚未询问,阿雅好像已经走开。他摇了摇头,继续端详着手中的蛟筋,或是绳子。

    这便是辛苦了两三个月的收获,没有一点儿用处啊!

    而此番炼器,也只得暂且作罢。至于玄武崖有何变故,还须出门查看方知端倪!

    无咎拿着蛟筋顺势一甩,便要收入指环。而七八丈的蛟筋倏然直去,堪堪触及石壁,又借着力道盘旋而回,瞬息发出“啪”的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咦,虽说蛟筋未能成为法宝,却兼具绳子与鞭子之能?

    无咎蓦然一怔,再次挥手急甩。蛟筋凌空飞舞,细细的黑影在四周“啪啪”直响。怎奈洞府狭小,施展不开。却也风声阵阵,很是唬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便是驾过马车的好处,不仅懂得甩鞭子,还能将七八丈长的绳子,甩出一串串的鞭响!正所谓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。有根绳子,也不错哈!

    无咎咧嘴微笑,猛然收手,飞舞的蛟筋瞬间返回,并前后接连对折,竟变成丈余长短,被他顺势拴在腰间,倒还真像是绳索而显得颇为寻常。他这才套上靴子,跳下石塌,撤去禁制,抬脚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日光正好,门前的崖松又添了几分青翠。远山重重,秀美的景色看起来与过去没有什么不同。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百丈之外,阿胜洞府门前的空地上,聚集着一群人。其中有阿胜、阿猿、阿金、阿离、冯田、阿三,还有阿威与阿雅,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,忽又齐齐转身看来,看向一个背着双手摇晃踱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着灰白的长衫,虽然破旧,却一尘不染,并随着晃动而飘逸随风。头顶梳着人族发髻,一支玉簪彰显不凡。剑眉下的双眸微微星闪,翘起的嘴角挂着笑容。如此装扮,再加上清秀的面容,以及羽士圆满的修为,看上去倒也像个年轻有为的仙者。只是他腰间缠着一圈绳索,平添了几分的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三位前辈,诸位师兄、师弟!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拱手施礼,打了声招呼,好奇又问:“为何远行……?”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等人举手还礼,却没谁吭声,显然也是不明就里,只将眼光投向在场的三位前辈。

    阿威神色一凝:“半年未见,你竟然修至羽士圆满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摇头分说:“三月前便已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更是诧异:“他何德何能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心有疑惑,正要借机询问几句,却见阿威虎瞪双眼,他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什么叫何德何能,瞧不起人呢。我不过是稍稍恢复修为而已,招你惹你了?

    阿雅好像是见怪不怪,与阿威递了个眼神,转而甩动着金发,展颜一笑:“无咎不比常人,便是冯师叔对他也是青睐有加!”她话语柔软动听,又关切问道:“即将动身远行,是否收拾妥当?”

    不管这个女子的秉性如何,至少与她相处,让人赏心悦目!

    无咎摊开双手,报以微笑:“孤家寡人一个,无牵无挂,随时随刻都能动身,却不知……”而他话音未落,便被阿雅张口打断:“既然如此,不妨前往山下候命。而动身之前,我有话要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走到一旁,神情中多了几分凝重,稍加沉吟过后,接着说道:“此去部洲,或许长达十年之久。吉凶祸福,只能听天由命,却不得中途离去,否则视为叛逆而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无咎愕然失声:“部洲,竟是部洲,为何是部洲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