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是东西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37920、凝月儿、南风微凉81、多情的话语、jourbox、草鱼禾川、南部项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之八九,阿三迷路了,或是跑丢了,却不应该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以无咎看来,那是个精明,滑头,且自私自利的家伙。即便遭遇凶险,他也能够转危为安。怎奈阿胜依然不忘他长辈的操守,只得随其前去探明究竟。

    两个人跳下山顶,往东而行。

    阿胜所施展的,乃是贺洲仙门常见的轻身术,抬脚便去十余丈,很是轻松自如。而无咎与阿威、阿雅分道扬镳之后,少了几分顾忌,以他神洲的御风术,加上《九星诀》的风行术,飘逸轻灵的身姿与去势之快,与真正的筑基高手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穿过山谷,翻过小山。越过丛林,又是成片的荒野。

    火红的日头,已然升起。沉寂一夜的大地,再次热浪氤氲而青烟蒸腾。而四周依然空旷荒凉,鸟兽也见不到几只。

    荒野过后,迎面一座数十丈的石山。

    阿胜跃上山顶,收住去势。一道人影随后而至,几乎与他同时落下身形。他回头一瞥,不忿道:“怪不得阿威猜忌你的来历,你的修为与神通,绝非元天门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山顶上,除了几株低矮的荆棘之外,便是突如其来的两道人影。其中一个粗壮,满脸胡子,焦虑的神情中透着几分妒意。另一个倒也清秀,却稍显单薄瘦弱,刚要随口敷衍,又好奇道:“哦,我乃瞰水镇人氏,有据可查,身家清白,他何故无端猜疑?”

    “你或也清白,而修为神通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星海宗弟子,便是星云宗弟子,亦或许来自别家的仙门,总而言之来历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始终弄不明白,他手下的弟子,原本不值一提,如今竟然修为大涨,并有直逼他的势头。于是暗中询问阿威、阿雅,谁料那对师兄妹也是躲躲闪闪说不清楚。眼下忍耐不住,他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与星海宗有关,何不追随观海子而去?与星云宗有关,怎会遭到围攻而九死一生?倘若来自别家的仙门,又何必大老远跑到部洲吃苦受累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随口反驳,泰然自若,并在山顶上踱着步子,衣摆长袖随风飘动。他没有催动灵力护体,而胸口的圆镜,却与灵力牵连,只须心念微动,便会散发着一层无形的气机,使得整个人与炽热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那是坤元甲,很玄妙,多加揣摩之后,好像更加的神奇不凡……

    不过,阿威竟有如此心机?应该是阿雅吧,那个女子喜欢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而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,以后还将惹来更多的猜疑。管不了许多,且瞒得一时、是一时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话语中佯作不满:“与其相互猜忌,倒不如找寻阿三。好歹捡几根骨头,与他垒个坟头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被连声的反问,逼得哑口无言,尚自抓着胡子满脸的纠结,猛一摆手:“找寻百里,不见人影,就此南行,听天由命!”

    偌大的部洲,尽为陌生之地。人丢了,真的不好找寻。看来阿胜也以为阿三凶多吉少,且略尽人事而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由此往南,又是片树林。一株株合抱粗细的大树,仿如不堪日头的暴晒,或东倒西歪,或树干开裂,或枝叶零落,或树冠光秃。抬眼看去,异域的苍凉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两人赶路正急,无意风景,从树梢上飞跃而过,便好似一双大鸟在炽热的日头下追逐前行。

    树林一直延伸到二、三十里外,并顺着地势渐渐隆起,也渐渐的稠密,却被一道数百丈高、东西绵延百余里的石山所截断。

    阿胜一边疾驰,一边留意身后的动静。某人依然紧紧跟在十余丈外,令他的前辈自尊大受伤害。他径自越过丛林,又急急翻越山顶。正待全力以赴摆脱追赶之际,他忽而发出一声惊咦,借去势未尽,直奔前方落去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而至,也是微微错愕,却不敢大意,随即以风行术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石山过后,竟是一道陡峭的悬崖。数百丈的悬崖下方,则是稠密的丛林。而丛林之间,有山溪流淌,还有低矮的草舍聚集在溪水的两侧。此间有人居住,而目力所及却又不见人影?

    阿胜“砰”的两脚落地,很是稳当,无暇多顾,扭头回望。

    却见一道大鸟般的身影,双袖舒展,身姿轻盈,从数百丈的悬崖上缓缓落下。眨眼之间,落地无声。那仿若乘风的飘逸与洒脱,显然要比他的沉稳来得更为高明。

    阿胜的鼻子里闷哼一声,这才凝神留意四周的情景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的溪水边,搭建着二、三十间草舍,皆盖着厚厚的茅草,却又埋入地下而显得颇为低矮简陋。在草舍之间的空地上,有类似石碾、石臼的农具,还有草绳捆扎的木架,以及损毁的竹弓与木叉等物。

    “咦,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落地之后,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来到部洲之后,总算遇到人烟。而偏偏见不到人影,一切透着莫名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似有发现,抬手一指,人已离三尺,直奔前方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答应一声,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又去三五里,流淌的溪水突然消失,而树木遮掩之中,一道缝隙显现端倪。竟是一道十余丈深的峡谷,显得颇为隐秘。

    阿胜自恃修为高强,直接冲入峡谷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凌空飞下,便听有人惊喜大喊:“师叔、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相继落地,并未有所惊喜,而是双双一怔,各自面带狐疑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峡谷之中,有溪水汇聚的一方水潭。而本该清澈的潭水,却飘着血红。

    数十具死尸躺在潭水四周,皆赤身裸体,肤色黝黑,乱发垢劫,个头短小。其中不乏妇孺,均是一剑毙命。死尸的手中,还拿着折断的竹弓、竹箭与竹叉、木棍……

    本该风景秀美的峡谷,只见满目的血腥狼藉。

    便是这血腥狼藉之地,有人从石头上站起身来,一边挥舞手中的短剑,一边兴奋呼唤。只是他面前的血污中,竟然跪着四个幸存的女子,同样的不着寸缕,皆神色惊恐而又绝望莫名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阿三,你竟敢滥杀无辜?”

    无咎错愕难耐,禁不住怒声叱骂。他虽然不明原委,却看不得妇孺惨死的景象。修士之间的生死相夺,对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。而将法力神通,施加于凡俗妇孺的头上,他干不出来,也着实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那个黑瘦大眼的家伙,正是失踪多时的阿三。

    他突然见到阿胜与无咎从天而降,很是喜出望外,谁料迎头遭到痛骂,尚未辩解,某人已是剑眉倒竖而面带杀气。他慌忙摆手,急道:“师兄,容我一说……”他唯恐不测,又求援般的看向阿胜: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不得辱骂同门师弟!”

    阿胜面对峡谷中的惨景,并无太多的愤怒。他挥手打断争吵,皱着眉头又问:“阿三,你怎会来到此处?”

    “若是讲不出个所以然,我饶不得你!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堆积的死尸,依然怒火难消。他跳上一块石头,狠狠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僵在原地,再无惊喜,而是畏畏缩缩,急声辩解:“我遵循师叔之命,东来巡查,却不见灵气,也不见天材地宝,便顺路返回,不料误入此地,恰见一群女子相迎……”他冲着面前跪着的四个女子稍加示意,脸上竟露出猥琐之色:“这群异族女子,竟然不着一缕,且毫不知羞,我忍不住伸手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一边分说,一边伸出手来,竟在一个女子的胸前摸了把,对方果然不知躲避,只是吓得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他似乎很惬意,竟笑起来,却听拳头脆响,慌忙摆手:“只让师兄与师兄看得明白,我并无恶意,却不想异族的男子,竟持弓舞棒哇哇乱叫,显然是将我当成外敌入侵而加以围攻。我寡不敌众啊,意外跌入此处。而这群男女老幼却不依不饶,我只得召出飞剑,一时收手不住,仅剩四人……”

    如上说辞,不难猜测。

    有人闯入异族领地,恰见女子赤身裸体而心智淳朴,便心生邪念,殊料触犯众怒,被迫落荒而逃,却意外跌入峡谷,终于恼羞成怒。而修士的飞剑之利,又岂是肉体凡胎能够抵挡。斩尽杀绝之后,或邪念未消,故而留下四个女子亵玩,只谎称收手不住。

    阿三,真不是个东西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剑光倏然而出。眨眼之间,四个跪在地上的女子“扑通”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瞠目难耐:“阿胜,你也不是个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却是不慌不忙收起飞剑,沉声道:“小子,你休得放肆!阿三此举,并无不妥,须知门主早有交代,此番部洲之行,但有抵抗者,务必铲除殆尽!而百里之内再无人烟,留下四个女子又如何过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