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一十二章 刑罚慈悲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木叶清茶、闲小谷、缄口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走在无人的草舍之间。

    住在此处的人家,不知种族,也不知来历,便被阿三与阿胜,给杀了个干净。彼此无冤无仇,只因一场猝然的相遇。于是祸从天降,数十男女老幼尽数死在修士的飞剑之下。

    滥杀无辜,怎不叫人气愤?

    正如所说,阿三遭到围攻,便执行师门长辈的吩咐,将忤逆者铲除殆尽。很是合情合理,理所当然。是非善恶,与他无关。他振振有词,依令行事而已!

    而若非阿三心生邪念,又何至于造下杀孽呢?他却连呼冤枉,声称以他仙者之尊,根本不会看上凡人女子,仅仅是一时好奇而已!

    阿胜杀人的借口,更是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阖族尽灭,留下四个女子怎样过活?倒不如死了干脆,以便转世投胎而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,都不是东西!

    而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,以及所谓的师门密令,同样身为仙门弟子的自己,根本无从指责!之所以气愤,或许,仅仅是人性的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这世间,有人、有鬼,有生、有死,自然也有阴阳轮回。而修仙至今,也算是历经苦难,看惯了红尘,却依然不知轮回的玄机。只想着魂去来兮,便有了前世与今生。而一缕缕残魂,又该寄往何处,方能摆脱困厄,迎接又一次新生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一间草舍门前停下脚步,稍稍迟疑,俯下身子,探头张望。

    狭小阴暗的草舍内,铺着茅草与树皮编织的衣物,还有石头垒砌的供案,上面摆放着几个狰狞的头骨。头骨的四周,装饰着鸟羽,在这简陋之地,显得颇为隆重。

    无咎看不明白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空地上,有石碾与石臼形状的农家之物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撩起衣摆。而尚未坐下,却见石碾上涂满黑色的血迹,显然并非打磨谷物的石器,而是屠宰猎物的所在。他只得站在原地,默默打量着小小的村落。

    倘若比起神洲的富庶,以及民风的教化,贺洲则是多了几分粗野,与不安的躁动。而眼前的部洲,倒更像是一片尚未开垦的蛮荒之地。也或许初来乍到的缘故,尚须慢慢走入那未知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一阵风来,腥臭呛人。

    那是焚烧尸骸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从峡谷的方向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回到了村落之中。许是干了毁尸灭迹的勾当,两人一身的轻松,途中不忘四处查看,并边走边交谈。

    “难以想象,竟将长辈的头颅摆起供奉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骨森森,很是吓人。野蛮粗鄙之辈,死不足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草舍中的头骨,竟是自家的长辈?着实血腥恐怖,也有失人道,而信奉祖灵,又何错之有呢?总比那缥缈的神仙,来得更加朴实,至少不忘血脉之情,以及薪火的传承。而天灾易躲,人祸难防。这群不知传承多久的种族,就此灭绝!

    “稍事歇息,继续赶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去,淡淡出声:“就此告辞吧,不送!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近前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是要分道扬镳啊,与日前的情景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阿胜突然明白过来,怒瞪双眼:“你小子又来这一套,不是有言在先吗,师命难违,且关乎近千人的安危,凡事务必当机立断,你为何总是无故找茬呢……?”

    阿三有些心虚,跟着附和:“师兄啊,此地并非贺洲。一群卑贱的蝼蚁之辈,杀了便也杀了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,全然不像一个修仙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本来是云淡风轻,却猛然转身厉声骂道:“狗日的阿三,你且说说,何为修仙之人,道不出个所以然,我砸断你的狗腿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吓得急忙闭嘴,往后便躲。

    他只想讨好,却是忘了,有的人软硬不吃,且听不得他的劝说。尤其凶狠霸道,还是一如既往啊!

    阿胜适时上前一步,伸手阻拦:“无咎,你休得耍横!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双眉倒竖,脸色生寒,显然没将一个筑基长辈放在眼里,随时随地都要暴起发作的架势。

    阿胜微微一怔,怒火顿消,却不甘示弱,随声驳斥:“何为修仙之人,无须多问。师祖早有定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轻轻跳动,嘴角冷冷挤出一个字:“讲!”

    阿胜神情尴尬,硬着头皮道:“天道无情,刑罚慈悲。适者成仙,适者成鬼!”而身为长辈,竟被一个小辈逼得如此窘迫,他终于忍耐不住,愤愤一甩袖子,扯开嗓门吼道:“无咎,你要怎样,才肯同行?若再这般无故刁难,我着实忍受不来,不妨禀报师门,从此一刀两断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回应,只有一个慢慢转过去的背影在自言自语——

    “嘿,天道无情,刑罚慈悲?说得好啊,吉凶为命数,生死亦自然。而今日造下人祸,来日若无天劫报应,便是天道的不公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往日里喜欢招惹是非,且性情不羁,俨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。而他此时却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者,话语中透着莫名的感悟以及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哼,危言耸听!”

    阿胜不喜欢晚辈弟子在他面前故作深沉,哼道:“何去何从,悉听尊便……

    无咎往前走了几步,从地上捡起一张竹弓。竹弓很粗糙,没有弓弦。他将之拿在手中,稍稍比划,眼光闪烁,扬眉出声:“我见不得有人滥杀妇孺,两位好自为之,如若不然,哼……”他丢下竹弓,人已恢复常态,带着几分落寞,懒懒又道:“我管不了天下事,且求心安吧!”

    正如他的无奈,人微言轻,修为低劣,即使悲天悯人,最终也改变不了什么。此行八九百弟子呢,谁又会在意他的感受呢。且求心安,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奢望!

    阿胜没作多想,放下心来:“图个心安而已,依你便是。而以后不得与我作对,听见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抓出一张符箓扔向半空,又打出几式法诀。

    符箓化作火光,倏然炸开。一间间草舍,顿时淹没在烈焰之中。

    “且动身赶路,途中另行歇息!”

    阿胜吩咐一声,抢先冲出密林。

    阿三随后追赶,而眼前已没了人影。他急忙呼唤:“师兄,等等我呀,给你看一件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座石头山,数百丈高,半山腰长满了低矮的荆棘,山顶上则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山顶上,多了四位修士。

    其中的一位老者,正自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远处另有两位老者,与一个中年男子。三人一边冲着远处张望,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部洲北地,难见高山,而此山却图上无名,不知你我置身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抵达部洲之后,眼下不过深入千里罢了。而部洲之广袤,不下数十万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道兄,所言极是!想要走遍部洲,并不容易。所幸为期十年之久,且慢慢图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道子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泰信道兄不必见外。而依我看来,诸位门下的弟子,倒是颇为得力,至今已灭了数十群异族!”

    “此举有伤天和,苦云子前辈便无顾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部洲以北,尽为蛮夷,不尊教化,留之无益。如此这般,假以时日,我星云宗岂不是多了一块属地?”

    “苦云子前辈,真是雄心壮志啊!竟要吞下整个部洲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据我所知,部洲以南,族群众多,国度无数,且不乏神通鬼怪者。尤其是乞世山,金吒峰与扎罗峰等地,更有上古遗迹,极为凶险莫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如此,又何须劳烦诸位兴师动众呢,以近千的仙道高手,足以踏平整个部洲!”

    “哦,苦云子前辈早有计较,不知第二道手令中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且待来日分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起初还是相谈甚欢,渐渐的话不投机。三人转过身去,各自眺望着远处的景色。

    兀自独坐的瑞祥,慢慢睁开双眼,伸手拈着长须,一个人若有所思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树林下,错落着几排草舍。

    草舍之间,有男子劳作,女子编织,幼儿玩耍,虽然都是赤身露体的模样,却一个个面带笑容而神色安详。

    正当炊烟升起的时候,三道淡淡的黑影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个陌生的壮汉出现在数十丈外。正当酷暑季节,来人竟然身着厚厚的长衫,且脚不沾地,又疾行不止,仿如神灵降临一般的怪异!

    数十个男女老幼聚集在草舍前的空地上,一个个惊愕难耐。少顷,有年老者跪下双膝,以头伏地,嘴里念念有词。众人随后跪拜,无不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三个男子落下身形,稍稍诧异。而相互换了个眼色之后,各自露出莫名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村口跪拜的人群,不明所以,只当笑容,是一种善意,于是在老者的带领下,纷纷起身往前相迎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三道光芒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黄昏之中,血洒如雨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