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一十四章 月族一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与书友、随便指挥官8、凉水面、老子不要昵称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感谢各位的订阅投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只当是凡俗间的野兽,趁着日头下山,暑气稍缓,双双外出觅食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裂齿虎,怎会如此凶猛?

    仅凭铁爪挡住飞剑,且飞身一纵十余丈,硕大的身躯以及彪悍的气势,即使比起修仙高手也是不遑多让啊!

    无咎正想看着两头怪物怎样猎食,异变横起。

    一头裂齿虎,扑向阿三与阿胜。

    另外一头裂齿虎落脚无声,也不见作势,却快如疾风,眨眼之间,一堵小山似的黑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无咎尚在慢慢后退,索性不躲不避,猛然抬起右手,扯起一道剑芒便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裂齿虎不仅凶猛,且极为灵巧,竟挥舞一只前爪,“砰”的击中了剑光。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手臂巨震,飞剑偏斜。

    又一只粗壮的虎爪乘机而至,竟带着“呜呜”的风声。紧随其后便是一张血盆大口,尖锐的牙齿便像是一道道利刃而透着森森的寒光。

    这家伙厉害啊,一抓二挠三咬,且迅若奔雷而力大无穷,若是换作常人还真的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可惜遇到了我,只怪你个黑毛畜生今日倒霉!

    无咎站着没动,而便在虎爪触及肩头,血盆大口狠狠咬下之际,他突然缩下身子,整个人往前急冲而去,随即手中的飞剑顺势一转而光芒大作。只听得“扑哧”一声,人已掠地蹿出去五六丈。而身后的裂齿虎却是轰然坠地,竟从腰腹分成两半,顿时肠肚横流,污血四溅,徒劳挣扎了几下,眼看着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一声“扑通”坠地的动静传来。

    那头扑向水塘方向的裂齿虎,尚未逞强,便被阿胜所祭出的飞剑直接洞穿头颅,直接从半空中摔在地上,溅起好大一片烟尘。而阿三早已跑出去二十多丈远,犹自瞠目错愕而余悸未消的模样。

    阿胜则是端坐如旧,抬手召回飞剑,继续闭目养神,颇有几分临危不乱的前辈风范,而他的嘴里却在出声:“猛兽不足畏,胆怯最要命。阿三,还不将死虎收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多谢师叔教诲!”

    阿三答应一声,慌忙跑了过来,而到了死虎的面前,又抓耳挠腮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搁在凡俗间,这裂齿虎的皮肉、骨骸,皆是难得之物,而对于修士来说,则没有什么大用。掘坑埋了?好大一堆,难免耗费手脚。放火烧了?尚不懂法术,也舍不得符箓。

    阿三尚自作难,意外道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十余丈外,躺着另外一头死虎。

    无咎挽着袖子,手中剑光翻飞。转眼之间,地上的死虎已是皮肉分离。一张血淋淋的毛皮落在草地上,随即又是一大块腿肉凌空飞起,应该不下百斤重,被他一剑横穿举在手中,这才咧嘴一笑:“阿三,捡柴生火!”

    捡柴生火?

    天呐,他还没忘了吃肉。

    阿三扭头看向阿胜,而那位师叔并无动静。他撒腿跑向不远处的树林,并不忘喊道:“我捡柴,师兄生火啊……”

    低矮的树林中,到处都是枯枝,挥剑随意劈砍,转瞬便是一大捆。

    阿三抱着劈柴折身返回,乐道:“我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那位师兄一手举着虎肉,一手拿出张纸符凌空抛去。而火光闪现的刹那,竟从中分开,倏然化作两条火蛇,分别扑向地上的死虎尸骸。“轰轰”轻响,已然是烈焰成灰而火光消散。他却是看都不看一眼,径自走到铺开的虎皮上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“哎呦,好神通!”

    阿三惊叹着跑到近前,放下劈柴:“师兄的法术通玄,也该传授一二,权当是提携小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只管手臂一抬,抛起肉块,顺势抽剑而剑光闪烁。肉块尚未落下,已被分成十余片,再次被他一剑横穿,催促道:“愣着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看的眼花缭乱,急忙摆好劈柴。

    却听阿胜突然出声:“哼,他所施展的乃是玄火门的神通,又岂肯传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筑基的前辈虽然故作矜持,却在留意着某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不料无咎伸手抓出一枚玉简扔向阿三,满不在乎道:“此乃玄火门的功法,送给你了!”

    阿三被他的大方给吓了一跳,顿作惊喜:“我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而惊喜未罢,一道人影倏然而至,当仁不让“扑通”坐下,伸手抢过玉简:“我且瞧瞧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始料不及:“阿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放下短剑,捡起虎肉串在树枝上,又摸出一张纸符,便要扔向阿三堆砌的劈柴。随身携带的符箓尚存不少,多为风火禁制之类。而尚未动手,他又收起纸符,稍稍凝神,曲起右手食指轻轻一弹。一点火光倏然而出,近乎于透明,显得颇为微弱,却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威势而令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阿胜正在查看手中的玉简,蓦然抬头:“真火……”

    却见无咎弹出火焰的瞬间,伸手一指。透明的火焰霎时变白,“扑”的一声点燃了劈柴。

    阿胜愕然:“以真火衍变为凡火,而你尚未筑基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的那一点透明的火焰,筑基真火无疑啊,虽然微弱不堪,却有炼化金银之威。倘若点燃劈柴,一下子就烧没了。而经过法力加持,竟然变成凡火。如此随心所欲的炼火之术,竟然出自于一个羽士小辈之手?

    阿胜稍稍诧异,恍然大悟,一把收起玉简,语重心长道:“阿三,玄火门的功法不易修炼,待我参悟一二,再相机传授于你!而我元天门弟子,不该忘却本分,倘若泄露风声,以免节外生枝。切记!”

    阿三面带苦色:“多谢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暮色四沉,一堆篝火在水塘边升起。

    无咎将虎肉架在火上烧烤,嘴角带着微笑。对于阿三的郁闷,阿胜的嘱托,他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。玄火门的功法,早已修炼多时,留着无用,倒不如拱手相让。而得了便宜之后,两位伙伴也果然变得亲热许多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小弟修为不济,你要多多指点,何况都是瞰水镇同乡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啊,你方才的御剑之术,很是不俗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的照耀下,无咎依然面带笑容:“我有言在先啊,彼此既然结伴同行,自当赤诚相待,切忌相互猜疑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连连点头,讨好附和:“师兄,你是我亲哥!”

    阿胜则是一拍胸脯,凛然正色:“放心便是!从今往后,你我同进同退。不过,我问的是御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也不隐瞒,如实道:“并非御剑之术,而是凡俗的剑法!”

    御剑,乃以气驭使。他方才抓着短剑劈肉,纯粹借助手腕的巧劲,以及用剑的娴熟,与修士的法门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阿胜摇头:“我不信!凡俗尽为草莽之辈,岂能有此精妙的剑术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信?”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一撇,随口说道:“岂不闻,这一招,铁枪横扫旌旗飘,这一招,猛龙过江动九霄……”他翻动着烤肉,眉飞色扬,恍惚间回到了往日,回到了神洲的山山水水之间。而焦糊的味道传来,使得他远去的心绪骤然一收:“哎呀,火候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以为他借口敷衍,不满道:“胡言乱语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倒是善解人意,笑道:“师兄喜欢多愁善感,顾影自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也不辩解,自顾举起烤肉尝了一口。而虎肉的味道生涩,且透着酸味。他大失所望,随手扔了虎肉,然后仰面朝天躺下。厚厚的黑虎皮虽然带着血腥,却也柔软舒适。恰逢明月初升,天朗星稀。他又不禁心神微荡,幽幽自语:“一剑斩碎天穹,且看那星雨落花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不明究竟,又无所事事,抓起一块虎肉架在火上。

    阿胜抱怨道:“无咎啊,你身为小辈,切莫故作深沉,不然将我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无咎摸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:“此乃四象门的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咧嘴笑道:“千慧谷弟子之中,唯你无咎,最是卓然不群,幸亏我有识人之明!”

    阿三忙道: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接过玉简,顺手藏起:“四象门功法难以修炼,且由我参悟一二再传你不迟!”

    阿三眨巴着一双大眼,可怜兮兮道:“多谢师叔!”

    无咎则是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,若有所思道:“阿胜前辈,如你所说,天下万物,均为神人所留,且不论神族后裔何在,所谓的神人去了哪里,又为何离去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怎会想起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接连收获两套功法,兴致大好,却又挠了挠络腮胡子,尴尬道:“这个……不是我说的,我也不知道,改日不妨问一问冯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却是情绪不佳,举起虎肉便咬了一口,又酸又硬,“呸”的吐出。他扔了虎肉,悻悻道:“依我看来呀,神人没吃没喝,跑到天上去了,说不定便在那圆月的上面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信口胡扯,借机发着牢骚。

    阿胜没作多想,点头道:“嗯,还真有月族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疑惑道:“月族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阵热风从远处吹来。寂静的夜中,突然多了一丝异样的躁动。

    阿胜猛然起身,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草地上的黑虎皮空空如也,一道人影擦肩而去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