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打死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轰炸机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动身之际,似有发现,就势落下,然后抬起右手挡在额前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接连多日不见人烟,所在的地方乃是一片极为开阔的荒野。随着日头的升起,氤氲的热浪在大地上再次蒸腾。而那荒野的尽头,却是烟尘渐浓,雾气弥漫,并有更多的苍鹰在半空中盘旋。

    阿三闲着无事,坐在地上,舒展懒腰,很是惬意,忽而觉着屁股下在微微的震动,似乎还有隆隆的轰鸣声从远方传来。他错愕片刻,猛然跳起:“哎呀,莫非地龙翻身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是贺洲,还是神洲,但有地裂山崩,或是火山爆发,在凡俗看来,可不就是地下的巨龙在翻身作怪。即使一般的修士,也常常的如此以为。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跳起来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的师叔。若有凶险,师叔乃是最大的倚仗。而阿胜早已没影,只有一个师兄尚未远去。他不作迟疑,撒腿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远去,也没有理会阿三,只是放下手往前一指,然后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阿三还想询问,又不禁踮起脚尖。不过少顷,他已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大片的烟尘,从远方横卷而来。片刻之后,便已到了十余里外。而随着烟尘的扩散,一头头野兽的身影相继呈现,高的、矮的,长的、短的,跑的、跳的,还有横冲直撞的,追逐撕咬的,咆哮怒吼的,怕不有成千上万之多。无数的铁蹄,狂奔而过,犹如万鼓齐发,奔雷轰鸣,使得数百里方圆的荒野都在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阿三惊愕失声:“我的天呐,我只认得裂齿虎……”

    他亲身领教过裂齿虎的强大,至今记忆犹新。却见那滚滚的烟尘之中,似乎有一头裂齿虎被抛向半空,随即便已湮没在奔腾的洪流之中。而成千上万的野兽,更如风暴一般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阿三脚下发软,瘦小的身子随着大地的剧烈颤抖而上下摇晃。他脸色惨变,失魂落魄道:“师兄,跑吧,再晚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野兽,而是滔天的洪流,疯狂所向,势不可挡啊!若被迎头撞上,必将是粉身碎骨的下场!

    而素来机灵的他,却发觉他的应变,永远不是最快的一个,最快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“师兄,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喊声未落,身旁早已没了人影,他吓得扭头便跑,而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狂风一般的烟尘已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野兽啊,其中不乏奔跑神速者,凶悍异常者,在狂流之中掀起道道惊涛骇浪,卷起阵阵漫天的风沙。即使旭日朝霞也变得晦暗朦胧,仿如浩劫降临的刹那而叫人震撼且又难以置信。不料那梦靥般的虚幻,转眼之间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阿三撒脚狂奔,一步竟然蹿出去六七丈,以他如今的修为,也算是拼尽了全力。而他瘦小的身影,便好似狂风驱逐的砂砾,除了奔跑之外,再无出路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蝼蚁,注定了任由宰割。却不想他这个仙道高手,在面对一群野兽的时候,同样的卑微渺小,同样的脆弱无助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阿三,已顾不得许多。

    他只想逃出这片荒野,跑到一个没有野兽肆虐的地方。哪怕是躲到密林深处与蛮族为伴,他也无怨无悔。能够活下来,难道不比修道成仙更为幸运吗?

    只不过跑着、跑着,左右渐渐多了一道道跳跃的身影,还有愈发清晰的轰隆声、“呼哧、呼哧”的喘息声,阵阵怪异的嚎叫声,以及强劲的风声在耳边响起……

    阿三错愕之际,突然腾空飞起。

    我会飞了,竟然不用施展修为?

    坏了,被奔跑的怪兽给撞上了……

    阿三刚刚明白过来,“扑通”摔在翻滚的烟尘之中,数不清的铁蹄践踏而来,根本不容喊疼也不容恐惧。他栽了两个跟头,拼命跳起,而尚未离地,又是一头黑影“砰”的撞来。他惨哼一声再次飞了出去,不禁大叫:“师兄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尖锐的叫声,凄厉而又绝望!

    人在绝境中的呼救,乃是天性使然。而指望着师兄救命,便好像指望他阿三变成老实人一般的可笑。更何况那位师兄的为人狡诈,性情古怪,危急关头,又怎能不独自逃命!

    唉,想不到我阿三也有今日,葬身异域,命该如此,倘若重新来过,我……我不是叫井三吗……

    阿三往下坠落,不再挣扎,两个大眼睛中,透着一丝疑惑,还有一丝莫名的哀伤。

    而正当等死之际,一线黑光倏然而至,便像是轮回的枷锁,根本无从逃脱。

    阿三只觉得身子一紧,人已腾空飞起。

    恍惚之中,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烟尘之中。莫非阴阳道上遇到了亡魂,无咎师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师兄,没有成为亡魂,而是见机不对,早早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不过,兽群由东往西而来,顺之而去,那是自讨苦吃。唯有往南,或是往北,找到类似于土岗、石山的高地,方能躲过兽群的冲击。而成千上万的野兽,蔓延数十里,且来势凶猛,想要抽身离去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无咎往前飞奔之际,不忘留意四周的情形。正南的十余里外,有片乱石岗。只要躲到石岗之上,应该能够化险为夷。他急忙转向,不经意间回头一瞥。恰逢阿三遭到野兽撞击,并大声呼救,随即便被兽群吞没,眼看着就要变成一堆肉泥。

    那家伙早该死了,却也够惨……

    而便是这稍稍的耽搁,兽群已近在咫尺。想要往南,为时已晚。而就此西去,难免遭到兽群的追赶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落地,抬脚虚踏,借助风行术凌空蹿起,竟是直奔百余丈外的阿三扑去。而不过瞬间,一头野兽狠狠撞来。他身形一顿,猛然翻转,凶猛的黑影呼啸而过,成群的野兽接踵而至。他收势不住,人往下坠,脚尖急点,“砰”的踢中一头野兽的头颅。力道反弹,他借机闪遁,灵巧的身影便如柳叶在疾风中飞舞,去势之快又似一道闪电穿过尘埃。

    而即便如此,阿三已是堪堪坠地而生死旦夕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施救,伸手一抓,腰间的蛟筋激射而出,猛地将阿三从野兽的铁蹄下卷起。他又随手用力,扯着阿三逆势腾空,随即周身光芒笼罩,便要借助冥行术逃脱险境。却不想蛟筋带着一人,竟然无从施法。他身形迟滞,被迫再次施展风行术。而阿三则被蛟筋勒得惨叫,并随之甩来荡去,仿如鱼线上的鱼饵,不时引得一张张血盆大口跟着猛咬。

    “哎呦,师兄,果然是你,活受罪啊,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终于认出了他的师兄,却更加的绝望。本以为就此获救,谁料仍然在兽群中摇摆,一张大口擦肩而过,又一个脑袋狠狠撞来。而自己却被死死捆住腰肢,差点窒息,且无从挣扎,只能任由数不胜数的野兽恣意蹂躏。太吓人了,生不如死啊!

    无咎施展风行术,急待远去,而人在半空之中,没有了从前的轻盈自如。刚要南行,身形下坠。复又蹿起,再次被阿三扯得摇摇晃晃。尤其那家伙还在叫嚷,简直不可理喻!

    脚下的铁蹄横流滔滔不绝,又是几头体型硕大的野兽横冲直撞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疲于应付,有心放弃,灵机一动,顺手抖动蛟筋。荡来荡去的阿三骤然飞起,他扬声喝道:“云板呢,借我一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借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借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好像是腾云驾雾一般,尚自不明所以,却怕有人借机占便宜,想都不想便张口拒绝。而腰间突然一松,人往下坠。他蓦然惊醒,急忙答应,抓出一块三尺长的玉片祭出,又后悔不迭道:“哎呀,我怎没想到呢……”一道人影冲到身边,猛然将他抓起,顺势脚踏云板,转而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透不过气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速速往南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且松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以阿三的修为,只能将云板化成丈余长短的一片云光,却足以载着两人飞到半空。而他突然转危为安,又恢复了小人心性。无咎抓着他的脖颈,让他很不放心。而挣脱之际,一道黑影破风而至。他猛地摔下云板,不忘顺手搂抱,惊叫道:“天上还有猛禽呢,师兄,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天上有猛禽,一群盘旋的苍鹰。远远看去,倒也寻常。而稍加留意,便能发现那苍鹰的个头迥异,并随着地上的兽群在追逐不停,显然不是什么善类。

    无咎早有察觉,及时出声提醒。谁料便于此时,一头苍鹰由远而近,旋即收起长达丈余的双翼,竟快似闪电呼啸而至。他想要应变,却被阿三纠缠。而那家伙翻身躲避之际,一把抱住他的双腿。他猝不及防,“砰”的一声往后倒飞,又被阿三拖着往下坠去,竟穿过兽群的缝隙而直接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而愈是危急,双腿被抱得愈紧,还有绝望的尖叫声,在铁蹄的轰鸣中响起:“师兄,这下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又气又恨,却又无暇计较,他的周身上下,突然闪过一层光芒。便在铁蹄践踏的刹那间,他带着阿三顺势一头栽入地下。

    不消须臾,数十里外的石岗上冒出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我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剑虹飞来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这章本该准时更新的,而一个老邻居,九十多岁的老太太,是我母亲的玩伴,说拆迁后难以相见,恰好又与家姐为邻,便打电话给我,我去接她与母亲吃了顿饭,又送回去。唉,人都有老的时候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