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二十章 福祸天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无仙粉丝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空之中,云雾翻卷,雷光隐隐,随即一记霹雳“喀喇”而下。

    但见光芒骤闪,紧接着便是“咣当”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阿三吓得神魂俱颤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所在的山崖,距两道峡谷,分别相隔四、五里。也就是说,那团乌云闪电,距离尚远,却又近在眼前。便好似一口铁锅在头顶炸碎,撕心裂肺的轰鸣直叫人肝肠寸断。而他浑浑噩噩之际,不忘定晴看去。

    天降闪电,恰好落在右侧的峡谷之中。

    那头玄蛇显得极为畏惧,身子蜷缩一团,而稍加迟疑,又不甘作罢,猛然凌空蹿起。而它蹿起刹那,与闪电擦肩而过。来势凶猛的雷光倏忽一闪,已消失无踪。许是雷威尚在,它“砰”的摔在崖石之上,扭曲挣扎,似乎很痛苦,而后又高高昂起头颅,再次冲着那半天的乌云痴痴以待。

    “一条大蛇而已,还想化成蛟龙,找死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余悸未定,却又颇为不屑:“还有那群蛮族,也是痴呆愚笨,竟敢与天灾抗争,不知所谓啊!而我倒是奇怪,缘何此处又是狂风大作,又是雷电交加,师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此处峡谷汇聚,地气盘结,又恰逢雨季,而阴阳相克。勾动五行雷火,亦属寻常!”

    阿胜喜欢弟子的恭维,也喜欢接受弟子的讨教,总的来说,他还算是一位称职的长辈。他抱着臂膀,手托下巴,一边眺望着峡谷中的情景,一边感慨又道:“那群蛮族,难逃此劫。通灵的玄蛇,亦然。天威之下,均为草芥!”

    “师叔境界高深,弟子受益匪浅!”

    阿三爬起身来,催动灵力护体,在风雨之中站稳了,禁不住也想感怀几句,却又看向他的师兄:“师兄,你素来悲天悯人,何不施展神通,救那蛮族于水火之中,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出声奸笑,又忙躲到阿胜背后,唯恐招致不虞之祸。

    这家伙坏啊!

    他之前滥杀无辜,遭到痛骂,表面顺从,而心里却是暗暗不忿。如今面对天灾,只当热闹,还借机调侃,十足的小人嘴脸!

    咎始终背着双手,默然不语。而正如所料,他果然攥紧了拳头,指骨“啪啪”响,即便在风雨声也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阿胜回头一瞥,叱道:“荒谬!天灾人祸无处不在,你我如何救得过来?”他又看了眼无咎,继续冲着阿三训斥:“岂不闻,人各有命,祸福天泽。仙凡互不相扰,方显天道自然本色!”

    阿三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师叔古怪啊,他怎会偏袒师兄呢?

    阿胜教训了几句,语重心长又道:“不要惹你师兄发火,你也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这才是师叔的本意!

    阿三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无咎好像无动于衷,握紧的拳头依然在噼啪脆响。

    大雨还是倾盆如注,天上乌云浓稠不散,强劲的狂风呼啸阵阵,一块块山石崩塌而掀起怒涛滚滚。

    两道相邻数里的峡谷中,人在求生,蛇在寻死,却生者不能,死亦同归!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又是一道闪电“喀喇”而下。

    那条大蛇守候已久,再不迟疑,猛然蹿起,直奔半空中的雷光扑去。其四、五丈的身躯,已足够庞大,此时却显得异常的细小,瞬间消失在刺目的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天地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光芒犹在风雨中闪烁不停,一道残缺不全的银色身影当空栽落……

    “玄蛇死了!一记天雷,它都承受不得,可见传说中的天劫,该有多吓人!”

    阿三瞠目之余,喃喃自语。两道峡谷之中,同样的水深火热。而他在乎的并非人命,而是一条蛇。正如所料,灵蛇渡劫不成,被当场劈死,他竟有些怅然所失。或者说,他另有所念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突然有人腾空蹿起。旋即一道淡淡的身影撕破雨雾,直奔四、五里外的峡谷冲去。

    阿三的两眼一瞪,急忙大喊:“师叔,快看,他要抢夺内丹呢,他抢夺灵蛇内丹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始料不及,也是微微错愕。

    阿三已是气急败坏,连连跺脚:“如何?如何?我说他阴险狡诈吧,防不胜防啊,竟公然抢夺宝物,又将师叔置于何地!师叔,你早知他擅长遁法,便该留意,此时阻拦不晚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似乎心动,却迟疑不定:“天雷未散,凶险尚在,何况我也追不上他的遁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切莫让他得到内丹,否则他修为大涨,师叔你要成为晚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两人叫嚷之际,不忘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无咎的闪遁术与冥行术,乃是当年独步神洲的法门。如今所在的地方,距离峡谷,也不过四五里,对他来说,瞬息及至。他腾空刹那,人在雨雾中划出一串虚影。虚影尚未散去,他已出现峡谷之中。那条银色的灵蛇正在坠向下方的激流,被他伸手甩出腰间的蛟筋给一把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灵蛇足有四、五丈,一尺多粗,再加上坠势,颇为的沉重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得太急,“砰”的一声撞上石壁。他抬脚连踢,便要稳住身形,又被大蛇牵扯,一时难以自如。他身不由己,拽动蛟筋。上下之间,灵蛇到了面前,他却收势不住,直奔峡谷坠去。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愈是紧要关头,愈是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正当无咎忙乱之际,又一记霹雳在头顶炸响。他有心离去,又不甘作罢,索性心头一横,伸手用力抓去。灵蛇擦身而过的瞬间,他的手臂直接穿透灵蛇的腰腹,神识之中稍有察觉,猛然抓住一物,并趁势收了蛟筋而抽身躲避。而再要闪遁,为时已晚。一道手臂粗细的雷光“喀嚓”落下,像是鞭子一般的凶狠凌厉而势不可挡。他整个人顿然一僵,“砰”的摔在峡谷峭壁的崖石之上。而灵蛇的尸骸也“扑通”坠入洪流,瞬间湮没在滚滚浊浪之中。他急忙爬起身来,竟是摇摇晃晃而神色呆滞。

    这闪电的滋味,与雷劫倒也仿佛,而两者的威力,却差远了,奈何修为不济,差点承受不起!幸好坤元甲护体,料也无妨!

    灵蛇的内丹到手?据说能够提升修为,又岂能错过呢!

    且逃离此地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崖石之上,手中抓着一个血红的圆珠,稍稍定了定神,便要施展遁术。却见四周依然弧光闪烁,并伴随着“刺喇喇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大树?

    交织的雷光,漫天伸展,可不就像是一株大树,没有枝叶,只有密密麻麻的枝干汇聚一束,奔着头顶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动身,已被雷光笼罩,他不及应变,慌忙伸手捂住脑袋。

    “咣当——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巨响,实实在在。

    一记霹雳,竟然分成两道,看似有些繁琐,其实也就刹那。一道雷光从无咎的头顶直穿而过,顿时又倏然无踪。而他依然僵立原地,好像没有察觉。而不消片刻,他的身子突然一阵颤抖,差点跪倒,然后怔怔放下双手。所抓的灵蛇内丹,仿佛从来不曾存在。而掌心却有一丝淡淡的血红,正在消失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御剑人影飞来。

    “是否无恙,内丹何在?”

    天上的浓云如旧,风雨依然。而那闪烁的雷光已威力不再,隆隆的轰鸣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而阿胜踏着飞剑,不失时机地出现在几丈之外。

    无咎的浑身上下,并无伤损,只是神色愣怔,脸色有些发红,鬓角的发梢微微横起,俨然一个挨了雷劈而掉魂的模样。他稍稍缓了缓神,冲着阿胜摊开双手:“你该亲眼所见,我于玄蛇腹中,抓取一物,尚不分明,已被炸雷轰成齑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或许玄蛇内丹未成!”

    阿胜狐疑片刻,踏剑转身:“没死算你幸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能否带我一程……对岸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顿时提高嗓门而气势十足:“你的遁术呢,你的修为呢?方才逞强,如今活该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无咎撇了撇嘴角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阿胜却踏剑而回,一把抓住某人,直奔对岸飞去。而到了对岸,并未停歇,直至另外一道峡谷,他这才收住剑光而大声教训道:“我身为长辈,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?百万蛮族,你又能救下几个?岂不闻刑罚慈悲,祸福天泽之说……”

    峡谷中的山坳,只剩下小半截。所幸树木堆砌的堤坝,挡住了激流的冲击。活下来的数十人,仍在山洪中挣扎。没谁放弃,也没谁逃离,只为守住家园,在苦难中继续繁衍生息!

    “前辈,我要歇息一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听话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,两道人影,转往东南,于数十里外的一片树林中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此处便可,多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尽管歇息,我三日后再来寻你!谁让我是长辈呢,操尽了心……”

    受苦受累的长辈,踏剑而去。树林中,只剩下一道孤零零的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僵立片刻,身子晃了晃,然后背靠树干,缓缓缩在地上。少顷,他举起左手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