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一步登天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tianshen8190、jourbox、书友317281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峡谷,十余丈深,三、五里宽,两侧长满了树木。

    人在峡谷之中,暮色深沉而夜色降临。

    当间的一道河流,汇集着雨水,“哗哗”往南流淌。顺流而去,十余里远处,峡谷东侧的山坡上,搭建着数十间草舍,石壁上还凿着石窟,显然是蛮族部落的所在。

    便在峭壁的石窟之间,另有一个丈余宽,两、三丈高的山洞。洞前围着近百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兽皮裹体,一个个惶惶不安的模样。其中的精壮者,拎着斧头、砍刀,举着火把,似乎显得有些气愤,却又被长者阻拦,彼此在争执不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清风透过雨雾,围着人群缓缓盘旋,片刻之后,倏然消失那黝黑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幽深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不过,从那群蛮族的口中获悉,山洞中藏着一块祖上所留的神迹,乃是千百年来,守护传承的无上存在。而几日前,突然有人造访,阻拦不得,最终只得任其闯入山洞。有的说,那是两个仙人。还有的说,那是两个心怀不轨的妖怪。总而言之,族人们恐慌起来,便要随后探明究竟,却又怕冒犯神灵而殃及老幼,故而进退不定,等等。

    怎会懂得蛮族的话语?

    曾以抽魂炼灵的小法门,探查了那个半大孩子的识海,不禁弄清了他“天葬”生父的缘由,顺便也弄懂了蛮族的言语修辞以及口音的含义。或许说起来不能自如,至少能够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仙人,两个妖怪,会不会就是阿胜,与阿三?不管如何,查看一二总无大错。为免惊扰,施展隐身术而来……

    黑暗之中,缓缓现出无咎的身影。

    山洞像是天然而成,又不乏开凿的痕迹,好像已经历了无数年月,处处透着难以想象的神秘。

    自踏入洞口,数十丈后,去向左拐,所在的地方,渐渐变得狭窄起来。而行走在丈余高,四、五尺宽的山洞中,倒也未见异常。却不知此去通往何方,所谓的“神迹”又是怎样。

    无咎稍稍停顿,前后张望,抬脚滑出去三、五丈,悄无声息地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而不过小半个时辰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无咎适时收住脚步,却神情错愕。

    又是峡谷?

    还以为所在的山洞,应该曲曲折折,并通向地下的洞穴,或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而一路寻来,除了狭窄,与黑暗,脚下倒是颇为顺畅。正自狐疑之际,山洞到头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峡谷,或者说,是一个环状的山谷,数百丈方圆,如同塌陷而成,为峭壁所环绕而四周不见出路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了眼身后的洞口,转而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原来所在的山洞,竟是横穿峭壁而过。但见山谷之中,野草丛生,细雨飘飘,一片荒凉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荒凉之中,有座石山?

    无咎分开过人高的荒草,奔着山谷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山谷的当间,隆起一块高地,并非石山,而是一座石台,或石塔。一座占地近百丈,高达三十丈的石塔,并坍塌了大半,只剩半边,静静矗立在夜雨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再次微微瞠目。

    石塔,为三尺见方的紫色大石垒砌而成,虽然坍塌,却依然透着恢弘的气势。由下往下,渐趋渐窄,像个高高的祭台,而顶端的一块大石上,似乎有两道人影晃动,一个瘦小,一个粗壮……

    无咎运转目力,不忘催动神识。

    而黑暗的夜空,以及飘落的雨丝,好像挡住了神识,又或是那两道人影相隔太远,竟然一时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阿胜前辈,阿三,你二人在此作甚,还不现身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错愕之际,忍不住扬声呼唤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!

    石塔顶端的两道人影依然在晃动着,而转瞬却又双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咦,那人影看着熟悉啊,岂不就是阿胜与阿三?他二人怎会来到此处呢,莫非聋了不成,竟对呼唤声置若罔闻,或是故作玄虚……

    无咎狐疑不解,低头打量。

    石塔坍塌的半边,乱石堆积。而完好的一半,所垒砌的大石头,如同石阶,渐趋渐高,每层三尺,循其而上,便该能够轻松抵达顶端。且石缝中长满野草,很是破败不堪。就是一处废弃的遗迹,或许有些来头,而神识之中,又见不到丝毫的异样。

    而愈是寻常之处,愈是藏着古怪啊!

    不然的话,那两个家伙为何听不见呼唤,也看不到自己,莫非是两只鬼魅,在雨夜中梦游……

    无咎迟疑片刻,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。他撩起衣摆,抬脚跳上石阶。

    脚底稳当,没有异状。寻阶再上,步步登高。

    无咎却突然停了下来,低头俯瞰,转而仰望,神色中透着几分小心。

    他在别人的眼里,就是一个喜欢惹祸的莽撞之人。而若真的如此,只怕他也活不到今日。偏偏他又不喜欢辩解,哪怕是成了阿三口中的恶人,他也是撇嘴冷笑,却从来不会放在心上。此时置身于莫测之地,他自有计较。

    倘若以大石头,当成台阶,所在的石台,便有三十三层。

    此时,人在十层,也不过三丈有余,却好像离地甚远。阵阵风雨飘来,顿然给人一种置身于空旷虚无的恍惚。而不管是脚下的石头,还是半边石台,均未见到阵法禁制,抑或是其它的异常,却不知眼前的古怪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而只要修为法力尚在,料也无妨,若有不虞,及时脱身便也是了。

    无咎收敛心神,继续抬脚往上。

    一步一个台阶,转瞬二十四层。便于此际,持续多日的风雨,忽然间没了。回头俯瞰,整个山谷也同样笼罩在寂静之中;极目远眺,好像回到了荒野之中而夜色无边;转而仰望,石塔顶端的两道人影似乎清晰了几分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闪动,兀自疑惑难消,索性不作耽搁,随即纵起身形而高高跃起:“阿胜前辈,阿三,何故给我装聋作哑——”

    人在半空,出声叱呵。而坐在塔顶的阿胜与阿三,根本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不停,却无暇多顾,而是回首之际,已是满脸的讶然。

    纵身蹿起的刹那,脚下的石阶,便像是突然消失了。而随着愈飞愈高,山谷没了,荒野也没了,只有莫名的黑暗与虚无充斥四方。不过眨眼的工夫,一片星光闪烁扑面而来,旋即月华独明,夜空浩瀚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师兄?”

    “无咎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落下身形,禁不住踉跄了几步,又顿然僵在原地,兀自目瞪口呆,

    起身相迎的两人,有血有肉,并非鬼魅,正是找寻多时而不见的阿胜与阿三。

    其中的阿三,一惊一乍:“师兄,你也一步登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阿胜却是神情担忧:“无咎,你怎会寻到此处?唉,看来你我三人都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多加理会,失声道: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眼前没了山谷,没了风雨,也没了石塔,只有无边无际的夜空。即使立足之地,也是一片虚无,虽然不曾坠落,却叫人不敢挪步而战战兢兢。抬头望去,一轮圆月挂在头顶,显得颇为的巨大而又明亮,便如一个丈余大小的银色圆盘而近在咫尺,竟然能够看清上面的山川与沟沟堑堑,却又仿佛虚空阻隔而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,这是天上啊!”

    阿三见到他的师兄,显得很兴奋:“我与师叔途遇蛮族部落,本待绕道而去,不料发现洞穴,便寻觅而来,殊料登上石塔,一不留神来到天上。瞧瞧,那轮圆月,俗称月亮,又称太阴,幽荧,据说为混沌初生之时所化。你我与其相隔如此之近,可不就是一步登天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一步登天,分明就是禁制幻境!而此前的石塔早已破败不堪,怎会生出幻境呢?

    “我歇息五日,不见人影。两位竟在幻境中逗留,何不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已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犹自难以置信。他经历无数,而今日却是有些稀里糊涂。幻境境随着石阶的登高而变化,着实罕见。他分说之际,禁不住在原地走动几步。落脚之处,虚实不定。稍稍远离,犹如失足之险而叫人胆战心惊。尤其身形沉重,施展不出丝毫的法力,好像空有一身修为,却又根本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“如何离去?”

    阿胜盘膝坐下,苦涩又道:“本当是蛮族部落的一座古塔遗址,谁料其中禁制莫测。如今置身所在,过于凶险。我已在此琢磨了三日,依然不知如何脱身!况且你也有所尝试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抬手一指:“四处均为虚空,且神识难辨,唯有方寸之地,尚可勉强落脚。一时大意不得,否则便有生死之危啊!”

    “师叔勿忧!”

    阿三倒是无忧无虑的样子,安慰道:“即使幻境,也是难得啊!依着你我的修为,修至飞仙境界,又是何其难也,今日恰好置身此间,倒要好好感悟一番!何况还有无咎师兄的陪伴呢,他也没能幸免,哈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