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君子情怀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密林之间,有个山谷。

    幽静的山谷中,竟然搭建着一排排低矮的草舍。而草舍已多半损坏,或是化为灰烬。废墟之间,则是散落着一具具尸骸。

    山谷空地的石头上,一个黑瘦大眼的家伙,坐得笔直,手扶双膝,昂着脑袋,故作矜持的嘴脸中透着几分抑制不住的得意之色。他的面前,则是跪着一个裹着兽皮的年轻女子,兀自俯首叩拜,很是惶恐而又敬畏的模样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这是一个藏在密林间的蛮族部落,却被屠戮殆尽,只留下满地的血腥狼藉。

    而那个家伙正是阿三,难怪迟迟不见回转,原来溜到此处,又干起了杀人放火的勾当。

    狗东西,该死啊!

    别人丧尽天良,我管不了,而你整日里喊我师兄,我又岂能任你胡作非为!

    无咎的人在半空,已是怒不可遏。他大喝一声,急扑直下。

    阿三已然察觉头顶的动静,却佯作不知,而脸上却是露出笑容。谁料眼光一闪,有人怒扑而来,他吓得他急忙跳起,扯着嗓子尖叫:“容我分说,师叔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去势正急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。他无暇躲避,挥拳狠砸。一声闷响,法力震荡。他被迫一顿,顺势往后飘落。却见阿胜抬手召回飞剑,抢先落在地上,神情微微诧异,沉声道:“且容他分说!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拳剑交加的威势犹在,一道劲风横卷四方,弥漫的烟尘中血腥呛人。

    那个跪着的女子,瘦弱矮小,且早已惊吓不堪,根本承受不起法力的余威。她顺着草坡接连翻滚了几圈,竟一头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阿三早已蹿出去五六丈远,见阿胜阻拦,这才转过身来,一惊一乍道:“哎呀,师兄你伤及无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双脚落地,依然怒气不减:“狗东西,少给我装模作样。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怕阿胜前辈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冤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冤枉一个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阿胜挡在两人之间,抬手一挥:“阿三,我且问你,有没有杀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阿三不敢迟疑,忙道:“我采摘野果,寻觅至此,蛮族已遭劫难,详情不得而知。恰见这女子躲在死人堆里,便将她救了出来。我谨记师叔教诲,又不似师兄贪财好色,于是悉心抚慰,借机询问缘由。谁料言语不通,女子只管叩拜,且流泪感激,显然将我当成救苦救难的神仙。哈,受人感恩供奉,真的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他叙述了前后原委,又抱怨道:“师兄,你不能以小人之腹,度君子之心。我阿三的情怀,你不懂!”

    这家伙没有干过好事,突然受人跪拜,且并非恐惧求饶,而是由衷的无上崇敬,顿时让他多了几分陌生的玄妙感受。他忽而发现,他很喜欢那种高高在上而又仿佛无所不能的幻觉。好像境界亦随之升华,并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神仙。

    所谓的情怀,当如是也!

    阿胜冲着阿三上下端详,与无咎点了点头:“他应该没说假话,却不知出了何事……”他转而看向四周,神色狐疑:“此间杀气凌乱,不似一人所为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虽然挽着袖子、攥着拳头,不依不饶的凶狠架势。而将山谷中的情形看在眼里,他渐渐收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阿胜乃是筑基的高手,眼力不俗。正如他的猜测,废墟间的近百具尸骸,均为飞剑所致。而倘若多加留意,便能查觉那残存的杀气强弱不同。毋容置疑,之前有成群的修士打此经过并造下了杀孽!

    好吧!我是小人,冤枉了阿三,也不懂君子的情怀!

    无咎一甩袖子,径自走向那昏死在地的女子。

    阿三叫道:“师叔,瞧瞧啊,师兄他果然好色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瞪了一眼,随即蹲下身子,伸出两指,轻轻点在那女子的眉心之间。

    阿胜随后走到近前:“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已然收手站起,分说道:“这女子外出砍柴,侥幸躲过一劫。而由此往东的几里外,另有一处部落守护的神迹,也就是上古的遗迹,或许便是阿威口中的神秘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诧异道:“你赤手空拳挡住飞剑,已属惊人之举,却又擅长控魂之术,也难怪你懂得蛮族的话语……”

    “控魂之术?”

    “掌控神魂,操纵生死,非仙道高手,而不可为!”

    “神识小法门,并不高深!”

    “嗯,来日指教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阿威是否无恙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忘了,事不宜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子独自一人,难以存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刑罚慈悲,生死由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劳烦帮她找个有人的地方,稍后再寻阿威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从不过问凡人的生死,更不会去救治一个蛮族的女子。而他迟疑片刻,还是抓起地上的女子踏剑而起。谁让晚辈再三央求呢,于心不忍呢。且放下刑罚,先慈悲一回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带着两道人影,瞬间飞出密林而渐去渐远。

    无咎昂起头来凝神片刻,转而唤道:“有情怀的君子,还愣着作甚?”

    阿三躲在十余丈外,正自不知所措,随即放下心来,又不服不忿道:“师兄,你莫嘲笑于我,我阿三并非如你所想象的不堪!而你每回见到阿雅师叔,都是色眯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君子怀美,方有德。我那是欣赏而已,你懂也不懂,休得妄自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,我才是君子。而你又懂我几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少啰嗦,将这遍地的死尸,该烧的烧,该埋的埋了!”

    无咎吩咐过后,拂袖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与一个小人争论君子之道,小人与君子又有何分别?而自己喜欢多看几眼阿雅的金发与美貌,却与阿雅本人无关。再者说了,哪个男子不喜欢异域风情呢!

    阿三顿时哭丧着脸,嘟嘟囔囔道:“又要耗费火符,师兄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抱怨,却也忙碌起来。师兄蛮横霸道,着实得罪不起。何况师叔也不在身旁,还是老实听话为好!

    片刻之后,山谷间冒出一堆堆火光。

    随着尸骸焚烧成灰,血腥恶臭在风中弥漫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穿过烟雾,径自在草舍间溜达。当他回到原地,手中多了两个陶罐。

    陶罐有着四、五斤重,兽皮扎口。撕开兽皮,氤氲的酒气扑鼻而来。里面装着黄色的酒水,有些浑浊。这应该是蛮族所酿的果酒,不知味道如何。

    无咎盘膝坐下,抓起一个陶罐举起来,轻轻尝了一口酒,又咂巴着嘴慢慢回味。

    浑浊的酒水中,带着三分酸苦,三分甘甜,以及三分腐烂的霉味。另有一分淡淡的味道,说不清,也道不明,偏偏又回味悠长!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又尝了一口酒,而诸般的滋味已荡然无存,只有微微的辛辣留在舌尖,仿佛风中那呛人的血腥而驱之不散。

    “哎呦,师兄饮酒呢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渐渐熄灭,烟尘犹在林间弥漫。

    阿三焚烧了尸骸之后,劳苦功高般地走到了近前,一边嗅动鼻子,一边拂打着飘落的尘屑。而他的大眼珠子稍稍转动,好似寻到了便宜,伸手抓过陶罐便昂头猛灌,却又扭头猛啐:“啊呸!这酒水又酸又苦,仅存一分酒味,岂能入口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分说不清道、不明的味道,便是真正的酒味,却要九分的酸、甜、苦、辣相伴,方能最终酿成一罐酒。嗯,犹如这百酿的人生。不过,酒水真的难以下咽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剑光去而复还,眨眼之间,从中现出阿胜的身影。

    阿胜扔了陶罐,啐着口水,不失时机迎上前去,讨好道:“师叔将那女子杀了,还是喂了野兽?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师叔岂是出尔反尔之辈!我明明将她带到蛮族村落,自然有人相救!”

    “师叔,你也学得师兄的粗鲁?”

    “无咎,切莫耽搁。我见七、八里外,有个山洞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尚未落地,便出声催促,随即一把抓起阿三,返身穿越密林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丢了陶罐,腾空而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、八里外,有个隐秘的峡谷。从上往下看去,难辨端倪。而穿过覆盖的古木丛林,可见山脚下有个山洞。

    阿胜带着阿三,已抢先到了一步,却是愣在洞口前,双双的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落后片刻,转瞬即至。而当他穿过树梢飘然落地,也不由得满目诧然。

    山野草簇拥之间,便是所要找寻的山洞,两、三丈高,看上去倒也寻常。而原本一个寻常的寂静所在,却因洞前躺着几具死尸而平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洞前的草丛中,竟然躺着七具死尸?

    其中的六人,身裹兽皮,肤色黝黑,均被一剑贯体而亡,看情形应为蛮族中人无疑。

    而另有一具死尸,身着长衫,个头粗壮,修士的模样。而他遍体上下不见创伤,却又肌肤肿胀,面容扭曲,显得极为的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阿三失声道:“我的天呐!这不是玄武谷弟子吗,怎会死得如此凄惨吓人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