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二十七章 小人心思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书友295826、书友317281、曾经的青年陈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死人,不稀罕。

    而死的却是玄武谷的弟子,便不能不叫人有所诧异。

    那是仙门弟子啊,真正的修仙者。蛮荒之地,有谁能够杀了一个修仙之人?尤其死状之凄惨,要多吓人有多吓人!

    阿三惊叫了一声,忍不住趋近几步。

    死者的身份无疑,他只想辨认一二。同为星云宗弟子,或许认识也说不定。究竟怎么死的,又是谁杀了他呢?

    只见那具死尸,斜趴在洞口边的草丛里,肿胀的身子有些变形,而怪异的面容,仍在扭曲不停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与无咎来到此处之后,并未轻举妄动,而是站在几丈外,凝神留意着四周的情形。恰见阿三走向洞口,阿胜以谨慎起见,及时出声提醒。而话音未落,一声闷响突如其来。他乃是筑基的高手,见多识广,当机立断,剑光出手——

    “闪开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走到洞口前,正要低头查看。而地上的死尸,突然炸开。那肿胀的身子,扭曲的面容,竟在瞬间四分五裂,并从中迸溅出十余道细细的黑影,竟奔着他急扑而来。他吓得脸色大变,抽身暴退。而十余道黑影,快如闪电。还有莫名的恶臭与呼啸的风声随之而来,竟根本不容摆脱!

    “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惊骇万状,尖叫声刺耳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擦肩而过,瞬间光芒大作。十余道黑影来势正急,顿时被凌厉的杀气绞得粉碎。

    他未及庆幸,慌忙又喊: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地上的死尸,早已狼藉不堪,却从中涌出更多的黑影,手指粗细,尺余长短,便像是一条条黑蛇,怕不又数十之多,奔着草丛、半空一阵急蹿。还有的一头扎入就近的死尸,使得死尸随之扭曲颤抖。那阴森可怖的情景,简直叫人毛骨悚然!

    “无咎,带着阿三**退后!”

    阿胜吩咐了一声,径自后退了几步。而他催动剑光的同时,不忘顺手祭出一道真火:“倘若所料不差,这应该便是传说中的尸虫,虽为凡物,却极为阴损歹毒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左右张望,眼光中透着错愕与疑惑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山洞,极为幽暗。而地上的死尸,却逃不过神识的查看。那个玄武谷的弟子,像是中毒身亡。如若不然,其体内缘何藏着为数众多的毒物?

    无咎尚自猜测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死尸炸开,毒物侵袭,阿三呼救,阿胜出手。

    而那毒物,竟是尸虫?好像在典籍中看过,寄尸而生者,为尸虫,加以秘法祭炼,倒是与当年,自己身中的“飞蠹之蛊”相仿。而两者之间的威力,却是天差地远。此物、此术,虽也伤人害命,却难以对付仙道的高手,在神洲早已失传。不料在这蛮荒之地,竟开了一回眼界。只是过于污秽肮脏,着实恶心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一把抓住阿三,顺势蹿起十余丈,已是高高落在树梢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下方火光冲天,不仅死尸,便是洞口的野草,也跟着燃烧起来。筑基修士的真火之威,不可小觑。而纵然如此,还是不断有尸虫飞起。一条条尸虫竟然来自地下,石头缝隙,以及草丛之中,数百上千,前仆后继,旋即又在烈焰中化为灰烬……

    直至半柱香的时辰过去,火光终于熄灭。洞口的四周,已是光秃秃的一片,十余丈方圆之内,尽被烧成了焦土。

    阿胜到了山洞对面的山坡上,再不见尸虫出没。他冲着头顶摆了摆手,兀自有些难以置信:“在洞前埋下尸虫,倒是与守护的禁制相仿,稍有不慎,便是仙道中人也难免遭到暗算啊。想不道蛮族之中,竟有如此秘术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叫喊:“师兄,你又掐脖子,松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躲在树梢之上,余悸未消。大火熄灭,他终于缓了口气,却发觉自己被人悬空拎着,后脖颈还紧紧抓着一只铁手。唉,师兄欺负自己瘦矮,动辄便是掐脖子。而慌乱之中,偏偏又躲避不得。而刚刚出声求饶。便觉得身子一轻。他忙手足舞蹈,“扑通”趴在地上,又连滚带爬蹿起,见阿胜就在身后,还有人飘然落下,他这才拍了拍胸口:“那尸虫真是吓人,所幸师叔的法力高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咎所赠的玄火门功法,很是不差。适才祭出真火,威力徒增三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时传授于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尚未娴熟,改日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烧焦的地上,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烬。炽热的气机,犹然氤氲不绝。四周则是烟熏火燎的痕迹,使得当间那黝黑的山洞显得更加神秘。

    无咎跳下树梢,落在阿胜与阿三的身旁。

    阿胜扭头看来:“无咎,有无计较?”

    一个藏在峡谷深处的山洞,竟有尸虫守护,且洞内的详情不明,叫人诧异之余,也不免为之多了几分谨慎。

    阿三抢话说道:“此处必为玄武谷弟子所发现的上古遗迹,只因凶险莫测,便召集援手,于是阿威师叔随众赶来,遭到蛮族阻拦,便一路杀入洞内。师叔,师兄,你我何不一探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至于尸虫的可怕,或许早已忘了干净。他只想冲入山洞,期待着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无咎欲言又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面对无休无止的杀戮,他无力阻拦,无从改变,亦无话可说。便好似面对贺洲仙门的纷争,即使有心置身事外,却总是纠缠其中,且一次又一次饱受劫难。而想要成为一位旁观者,很不容易。正如那红尘,看得穿,踏的破,又何曾摆脱……

    阿胜抬手一挥:“阿三的猜测,应该大致不差,至于真假如何,稍后便见分晓!”

    他又叮嘱几句,带头走向山洞。

    阿三召出飞剑在手,步步亦趋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尾随其后,慢慢踏入洞口。而他踏入洞口的瞬间,不忘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透过树梢的缝隙看去,日光斜落……

    三人穿行于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山洞应为天然而成,阴暗、且潮湿。运转目力看去,洞壁布满了青苔。拐了个弯,渐渐深入,愈发黑暗,且脚下坑洼不平。而神识所及,并无异常,也没有尸虫侵袭,只是过于阴森,使人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山洞变得更加狭窄,仅剩四、五尺高,却依然曲曲折折而看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阿胜不敢触碰石壁,竭力低着头,弯着腰,抓着飞剑,一步一步往前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昂首挺胸,步履轻松。

    见身后的某人也是神态狼狈,他禁不住笑道:“师兄,你说这山洞通往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兀自佝偻着腰身,躲躲闪闪,唯恐脑袋碰到石头。

    “哈,若是蛮族的藏宝之地,那就太好了!其中必有金银无数,且掠取一二,来日返回贺洲,买下整个瞰水镇,让我爹当个富家翁。再借助我仙门弟子的威名,用不了三、五年,井家便能成为名门望族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又想得道成仙,又想光耀门楣。姑且抛开君子的情怀不论,单单就他小人的心思说来,倒也称得上朴素真实,一点儿都不虚伪!

    “怎奈我修为不济啊,常常受人欺负!何年何月,我方能威名所致,受人敬畏膜拜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又发起牢骚,还不忘感慨了几句。

    阿胜突然停下,并连连后退:“止步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急忙跟着后退,无咎也被迫躲避。

    阿胜退了几步,蹲下身子。随后的两人与他凑在一起,伸着脑袋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行到此处,没了去路。

    只见十余丈外的山洞尽头,有堵墙……

    阿三瞠目失声:“我的天呐,如此多的尸虫!”

    那是墙,却是一堵扭曲蠕动的墙,或者说,是数百上千的尸虫堆积而成,正在扭曲爬动,恰好堵住了山洞的去路。阴森黑暗中,简直叫人头皮发炸而触目惊心!

    “切勿惊慌!尸虫挡路,必为出口所在!”

    阿胜有过前车之鉴,倒是镇定自如。他抬起左手掐动法诀,在身前布下一道禁制,屈指弹出一缕真火,趁势祭出右手的飞剑。

    猛烈的火光,霍然充斥山洞,并随着凌厉的剑光,直奔那道“虫墙”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拥堵的尸虫顿时被冲开一个豁口,又迅疾焚烧成灰。不过眨眼之间,烈焰、剑光,以及尸虫的灰烬,尽数湮没在山洞尽头的黑暗中。依稀火星飞舞,有人惊讶出声:“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抬手一招,剑穿过黑暗倏然而回。他伸手抓住飞剑,回头看向身后,与阿三与无咎点了点头,随即慢慢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尸虫没了,唯余炽热的气机在山洞中蒸腾不绝。

    三人鱼贯往前,皆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山洞的尽头,有个狭窄的洞口,依然黑暗莫测,叫人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阿胜穿过洞口,瞬间消失;接着阿三,也没了影。

    最后则是无咎,他低着头,弯着腰,缓缓穿过洞口,旋即直起身来,不由得眉梢耸动而神色一凝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