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三十三章 谁才是鬼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fengzisi、万道友、书友与书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土石夯墙的院落,五、六丈的方圆,虽然简陋,倒也打扫得清清爽爽。院墙边,长着几株树木,树下摆放着锄头、木叉等农具。而院子尽头的三间石屋,应该便是主人家的居所。

    一大群人涌入院门之后,院子里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有老汉、少年,搬着木凳、木桌,邀请客人就坐;有妇人拎来罐子,摆上石碗,倒上茶水,殷勤招待。

    象垓,乃是仙道前辈,即便施展不出修为,一举一动之间,还是不经意地流露出他高人的威势。他占了一张桌子,阿威与阿牤、阿荠也跟着坐下。阿胜,以及余下的弟子们,站在旁边四下张望。而村里的男女老幼,则是无意闲坐,纷纷走向那三间石屋,只想看看新生的孩儿而以便讨几分喜气。

    阿牤,金水门的筑基高手。他坐在桌前,抓过石碗,带着鄙夷的神情看了一看,闻了一闻,然后随手一翻。半碗清水洒了出去,恰好落在无咎的脚边,衣摆以及靴子上,顿时贱了一层水迹与灰尘。阿牤斜眼一瞥,哼了声,又顺手一丢,石碗在桌子上“咣咣”转圈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,伸手撩起衣摆轻轻抖动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有人从院外走来,正是这家的主人,也就是叫作篓儿的汉子,手里还多了一根乌黑的木杖。却见院内的众人分成两群,且彼此举止迥异,他不由得暗暗讶异,悄悄攥紧了手中的木杖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欢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妇人走出屋门,并被簇拥着来到院中。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炫耀般地高高举起。男女老幼们又是一阵欢呼,并纷纷送上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象垓以及在场的修士,循声观望。

    只见那孩子应该出生不久,却光着屁股,不哭也不喊,兀自瞪着两眼,一一看向四周的男女老幼。当孩子看向象垓,以及他身旁的一群修士,忽而四肢乱蹬,随即炸开嗓门,发出一声尖叫。叫声刺耳,且极为突然。便像是呼唤,煞是惊喜,而随着妇人的搂抱与安慰,旋即又化作绝望与悲哀的哭泣。众人不以为然,继续说笑,并指指点点,只当是外来的客人吓着孩子。

    而象垓等人已是面面相觑,错愕难耐。其中阿离更是脸色大变,尚未出声,已被阿威伸手捂嘴,随即扯着臂膀转身便走。余下的众人也不敢耽搁,随后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篓儿,也就是这家的主人,拿着木杖,站在门前,正自迟疑不决。谁料那群远乡来的客人,竟不告而别。他一时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而转眼之间,最后一个人擦肩而过。他顾不得多想,举起木杖便砸。

    当众人相继冲出院子,无咎仍在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孩子已被妇人抱进屋子,而哭喊声依然凄厉不绝。一阵寒风吹来,院中的老树簌簌作响。而满树的枯黄,竟没有一片落叶。那朦胧的天穹,愈发的晦暗不明……

    无咎最后打量一眼小院的情景,抬脚走出院门。忽而风响,他转身抬手。一根木杖迎面砸来,被他一把抓住。而乌黑的木杖,竟势大力沉。他稍稍趔趄,暗暗诧异,旋即站稳,带着生涩的口音笑道:“这位大哥,不必相送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篓儿砸出的木杖,竟被轻易抓住,急忙用力,依然扯拽不动。他惊讶一声,骇然又道:“果……果然是鬼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已随着众人跑出院子,回头瞥见无咎受阻。他本想幸灾乐祸,却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难道听错了,师兄是鬼?

    无咎被当作鬼魂,也是有些糊涂,忽而手掌冰寒,所抓的黑木杖竟是透着几丝异样的血色。他猛然松手,趁着那汉子踉跄之际,他转身冲出院子。

    却见阿三已从怀中摸出短剑,恶狠狠道:“是谁杀我师兄,我灭他全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骂道:“狗东西,少卖乖!我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瞪眼:“你没死,怎会成鬼?我要大开杀戒,你不要拦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煞有其事,俨然一个有情有义之人,即使张口闭口杀人,也变得理所当然而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大喊:“鬼物在此——”

    是那手拿木杖的汉子,喊声未落,四周狗吠不止,紧接着一道道人影冲出家门,不是拎着锄头,便是举着木叉,或高举斧头、砍刀,直奔着这边跑来。还有一个瞎眼的老头,在连连叫嚷:“阴木驱鬼最难防,驱鬼呀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瞠目结舌:“天呐,谁才是鬼呀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等人出了院子,还想在村里子查看一番。而转眼之间,无数的人影已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急忙示意:“原路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返回,却被那个手持木杖的汉子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阿牤不等发话,挥拳便劈了过去。“铿”的一声,拳头砸在木杖上,疼得他“嗷嗷”惨叫,禁不住连连后退。而对方却将木杖抡得“呜呜”风响,即使触到飞剑,也是“咣当”砸开,很是凶悍难挡。

    “他一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鬼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后再说,且逃出此地,否则谁也别想走脱……”

    阿牤与众人惊愕之际,那汉子带着一群壮年男子,还有几头黑狗,已堵死了村口的去路,并大喊大叫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象垓不敢大意,招呼一声,掉头又往村里跑去,却见前方有几人鬼鬼祟祟,他怒道:“尔等欲往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摆脱了纠缠,带着阿三撒腿便跑,恰遇阿胜回头等待,他无暇分说,径自穿过混乱的人群。阿胜又与阿威使了眼色,趁机尾随。而匆忙之中,还是泄露端倪。阿胜只得招手示意:“前辈,且穿村而过,或有出路……

    象垓与阿牤等人来不及多想,随后而去。

    而身后追赶的人群更多,怕不有好几百之众。更多的人找来了黑色的树枝,或棍棒,据村里的瞎老爹说,此物驱鬼最为难防。

    山坡之上,长满了树木,而有树木的地方,便有村舍。不断涌出的人影,使得驱鬼的人群愈发庞大。漫山遍野都是,且个个奋勇争先而极为的彪悍。

    山坡之下,有条小道。

    小道崎岖不平,而十二位修士奔跑正忙。

    无咎一边小步跑着,一边暗暗疑惑不已。村里的壮年汉子,颇为强悍,比起没有修为的仙门弟子,也相差仿佛。再有极为坚硬、且势大力沉的黑木棍棒,更加不可小觑。也就是说,彼此一旦硬拼起来,寡不敌众之下,还真的祸福难料!

    尤其那黑木,又称至阴之木,乃是一种罕见的炼器之物,而在此地却是随处可见,并被当成了驱鬼辟邪的东西。而此木至阴,修士至阳,阴阳相克,恰好克制了飞剑之利。而此情此景,谁又才是真正的鬼物……

    象垓擦肩而过,紧接着又是阿牤等金水门弟子。

    无咎不愿逞强,稍稍退让几步。

    身后的数百人追赶正急,而前方的山林间又冒出数十人影。

    “冲杀过去——”

    象垓终于动了杀心,带头冲向人群。阿荠等金水门弟子,则是挥舞短剑劈砍。搁在往常,仙道高手汇集一处,冲杀一方,必将所向披靡。而锄头棍棒齐齐砸来,疾如骤雨,且阴木棍棒劈砍不断,击中一下便难以承受。转瞬之间,一行陷入重围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见势不妙,转身后退。一个汉子追过来,猛地抡起锄头。他却不予理会,抬脚蹿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阿三如影随形,只想跟着逃脱,却个矮腿短,恰好撞上锄头。

    咦,师兄卑鄙啊!他竟能蹿出去两丈多远,却始终隐而不发,关键的时候,真的坑人呢!

    阿三来不及抱怨,急忙举剑阻挡,“砰”的震飞了锄头,他顺势滚下山坡。随后而至的阿威趁机挥出一剑,竟是将那汉子拦腰劈成两半,不忘大喝:“阿胜、阿离,这边来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正自拳打脚踢,依然身陷重围。却见元天门的五人,已借着地利之便另寻去路。他无意恋战,抽身而回。金水门的弟子跟着纷纷败退,相继顺着山坡往下跑去。

    山坡下方,有块洼地。洼地往前,是几株低矮的树木。

    一行绕过树木,慌不择路。

    数百个壮汉追赶而来,显然是恶鬼不除而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随着人群逃窜,却见有人倚在树下昂头凝望。跑得快,是他。不跑了,也是他。师兄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懂得逃命的诀窍,自然懂得快慢相宜的道理。故而该跑的时候,从不迟疑。该慢的时候,也从不会错过四周的风吹草动。他跳下山坡,一阵急蹿,恰逢黑色的矮树,他就势蹲在近前,忽又昂起头来,神情中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蹿起蹿落,恰是阿威杀人之际。

    当那手持锄头的汉子栽倒在地,一道淡淡黑影冲天而去。与之刹那,昏黄的天穹突然变幻,似有云光开合,又仿佛万年混沌裂开一道缝隙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,你倒是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喘着粗气连连催促,好像不跟着他的师兄,他便不知该往何处去。而成群的人影涌过山坡,仿如群兽竞逐而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飞剑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猛然跳起,劈手夺过阿三手中的飞剑,顺势用力挥去。身后的一株矮树,被他连根劈断,又是稀里哗啦几下,地上多出一截四五尺长的树干。他抓起树干,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阿三拼命追赶:“师兄卑鄙,还我飞剑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,那天穹之上,变幻的云光渐渐消失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