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三十四章 生生死死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打喷嚏的猫、叶秋蓝、达布油米特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来个人在跑,一大群人在追。

    跑的人,慌不择路。追的人,则是愈来愈多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的追兔子,就是这个情景。

    跑过树丛,跑过洼地,尚未翻过山岗,又被迫窜入一座山谷。前方有片乱石山,当间有个几丈宽的豁口。象垓带头跑了进去,指望着寻到一条去路。随后的众人没作多想,一个接着一个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而最后的两人,犹在争执不休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还我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敌当前啊,你竟让我赤手空拳……”

    “啰嗦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讨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活不了啦,你不如打死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阿三,一边跑着,一边挥剑劈砍着手中的树干。此前在山坡下,遇到几株怪异的小树。有所猜测,便截取了一段树干。树干四、五尺长,小腿粗细,通体乌黑,入手沉重。他想将之劈成一把木剑,以便有个趁手的家伙。而起初倒还轻松,谁料没几下之后,树干迎风变硬,劈砍起来颇为不易。且愈来愈重,仿佛一截寒铁在手。他暗暗诧异,又是一阵挥剑劈砍。

    须臾,乱石挡路。乱石堆中,裂开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无咎一头跑了进去,却见象垓等人在不远处转着圈子,一个个叫苦连天,接着又折返往回。他闪到一旁,抬眼观望,错愕之余,也不禁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此路不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、快,就地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不去了,数百人已堵死了来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容我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耽搁不得,搬石头,搬大石头,挡住豁口,扼守要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冲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,快快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乱石堆的豁口过后,又是一堆十余丈高的大石头。如此障碍,搁在以往,任何一个仙道高手,都能够轻易飞跃而过。怎奈此时不比以往,纵是象垓,施展不出修为,想要翻过那堆大石头也要费一番手脚。更何况情形危急,稍稍耽搁,来路已被堵死,还有人爬到四周的小山顶上。眨眼之间,前后左右都是人影。而置身所在,只有二十多丈方圆,像个小小的山谷,如今四面被困而俨然一方绝地。

    阿牤、阿荠带人冲向涌来的人群,阿威与阿胜则是搬起碎石封堵。飞剑锋利,再加上及时应对。豁口之间,渐渐多了一道过人高的石墙。双方隔墙对峙,一时相争不下。

    而混乱之际,有人躲在石头僻静处,兀自劈砍着手中的树干,还有人蹲在一旁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竟敢偷奸耍滑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他抢我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在出声怒叱,阿三委屈辩解。

    “当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丢了飞剑,举起手中的树干。树干还是小腿粗细,却被削去了树皮,通体乌黑,且一端被削成剑柄的形状,只手可握,另一端被削成剑刃的形状,却透着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阿三捡起飞剑,好奇道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搬起一块数百斤的大石头,“轰”的砸向豁口。人群退散,惨叫声起。他拍了拍手,扭头哼道:“那是阴灵之木,为阴气聚集而生,比起凡间的阴沉之木,更为坚硬沉重,且有通灵炼器之用。哼,倒被他捡了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又是一惊:“快躲——”

    四周的石山顶上,已挤满了人影,却相隔十余丈,只能叫喊而难以接近。谁料下方扔石头,上方顿时有样学样,捡来大小石块,一通狠砸。

    几十斤重的石块,看似寻常,而由上往下,势大力猛,若被砸在头上,或许没有性命之忧,而疼痛的滋味却不好受。

    尚在抵抗的众修士急忙躲避,所幸石山脚下尚有缝隙藏身。而小小的山谷之中,已是落石如雨。

    无咎所在的地方,恰好能够藏下两人。阿三趁机躲在他的身旁,看着四处蹦跳的石头,余悸未消般地喘了口粗气,又扭头一瞥,眼光中透着贪婪之色:“阴木竟然长在荒野之中,师兄也该知会一声。唉,自私自利,全无情义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惋惜至之余,又埋怨起来。好像不是师兄的缘故,他也不会错过宝物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打量着手中的树干,对于身旁的动静充耳不闻。对于他来说,纯属意外收获。只因见到村里不乏这种黑色的木头,故而暗中留意。恰好途中所遇,顺手砍伐,却歪打正着,那株怪异的小树正是阴木。

    阿三没人理会,好奇又道:“好好一截木桩,被你劈砍得如此丑陋,除了拿来打人之外,却不知有何用处……”

    依他看来,某人手中的树干,像剑,不是剑,像棍,又怪模怪样。若非有意为之,便是某人的品味所致。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一咧,笑意莫名:“听说过阴木符吗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一怔,两眼放光:“没有啊,还请师兄指教!”

    没听说的东西,一定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多说,而是手腕一抖,所持的树干,或是木剑,瞬即点在一块滚过来的石块上。石块“砰”的炸裂,而乌黑的木剑却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阿三惊呼:“咦,如此坚硬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头顶上依然落石不断。滚落的石块,“砰砰”直响,四下飞溅,逼得人无处躲藏。而围困的人影,愈来愈多;砸下来的石头,也是愈发密集。照此下去,用不了多久,小小的山谷,便将被碎石填满。而躲在其中的十来个修士,最终也难逃活埋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修仙者啊,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,何时变得如此的窝囊?

    象垓蹲在角落里,早已憋屈难耐。他猛地冲了出来,抬脚踢飞两块石头,顺势腾空越过石墙,扑向封堵的人群。惨叫声中,锄头砸来,被他劈手夺过,翻手抡起来横扫。又是惨叫声起,他趁机左冲右突而彪悍异常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这位仙道高手不甘受困,再次故技重施,要冲出重围而独自逃生。

    见状,阿牤与阿荠等人暗暗咒骂,却也忍不住从躲藏的地方探出头来。倘若能够趁乱突围,总好过这般困守原地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却见象垓又从人群中挣脱而回,手中的锄头只剩下一截木柄,所着的长衫也被撕裂几个口子,并灰头灰脸而狼狈不堪,并愤愤怒道:“连杀数人,奈何鬼灵太多,且阴木棍杖凶悍异常,难以抵挡……”

    他狠狠扔出手中的锄头木柄,又连连搬起几块石头砸了回去。待追赶的人群稍稍一缓,他忙举手护头,唯恐被从天而降的石头击中,而躲藏之际,又脚下一顿,旋即慢慢转身而神色诧异。

    阿牤等人正在蠢蠢欲动,禁不住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人仙的前辈,都冲不出重围,余下的筑基高手,乃至于羽士弟子,更休想突破数百人的拦截。那群看似普通的农夫,怎会如此的凶悍呢?哦,忘了,那是一群鬼灵啊。而既为鬼灵,又为何口口声声捉鬼?究竟谁才是鬼,谁才是人?此外,农家院落的所见所闻,着实叫人惊怵而又难以置信。不过,象垓他为何愣在原地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头顶不再砸石头。喧闹的叫喊声,随之消失。即使那碎石封堵的豁口外,也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疑惑难解,随即绕过满地的石头,悄悄走到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石山角落的阴暗处,缓缓探出两道人影。一个手持木棍,或他口中的木剑,神色狐疑。一个大眼眨巴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四周的小山顶上,以及豁口外,围堵的人群并未散去,而是在静静守候这什么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几道淡淡的黑影,相继缓缓腾空,而瞧上去分明就是人形,却一缕缕轻若如烟……

    象垓失声道:“那是我杀死的鬼灵,正脱离形骸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度昏黄的天穹,忽然像是裂开缝隙,继而云光变幻而景物闪现。依稀恍惚之中,有山川,有原野,有街道,有楼阁,还有欢庆的人群,仿佛在迎接新生的到来。继而几声婴儿啼哭的动静从天外传来,随即又云光朦胧而天穹如旧……

    象垓摇了摇头:“化魂归去,投入轮回,阴阳更替,莫不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山顶上有人发出一声哀伤的叹息,有人随声附和。不消片刻,低沉的叹息,化作忧伤的唱吟声,渐渐笼罩山谷,又随之响彻四方。那数百个农家的汉子,以固有的的仪式,在送别亲人,或是在送别轮回……

    阿三伸着脖子张望,忍不住自言自语:“我一直想不懂呢,人死了归于何处?哦,阴间就在身边,不外乎一线之隔。来来去去,真是简单。之所谓,阴阳并存,轮回有道。而这边死,那边生;这边生,那边死;生是死,死是生……天呐,又糊涂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糊涂,或许也是很多人的懵懂之处了。轮回之道,原本简单。而一旦纠结于生死的真相,那一切又变得高深莫测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早已发觉天象的异常,却没有心思多想,借机四下查看,旋即两眼一凝。

    当众人都在抬头仰望的时候,阿离却独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无咎若有所思,抬脚走了过去。而没走两步,又猛地蹿了回来。

    阿三不明所以,还想询问,忽有察觉,扭头便躲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密如雨点的石块从天而降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