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三十六章 宝物拿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ourbox、dieli、pwe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象垓落在地上,颇显狼狈。

    此时,已有鬼灵扔下火把,火光炸开,火星四溅,森然的杀机随风狂乱。山谷的豁口,更是火光冲天。躲在四周的仙门弟子,则是神色惶惶,而惶惶之中,似乎又多了几分绝望的愤怒。

    象垓环顾四周,眼角抽搐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,一道人影飘然而落,手里拎着一截乌黑的阴木,正是那个背后偷袭的小子。

    象垓的神色一凝,咬牙切齿道:“小辈,我记得你叫无咎。你目无尊长,以下犯上,是自作主张,还是受人指使……”他说话之间,眼光瞥向阿威与阿胜。而两个元天门的筑基弟子,却是缄默不语。他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:“呵呵,小辈,念你懵懂无知,暂且饶你一回!而再敢放肆,我要你的小命!”

    前辈,突然变得很大度!

    小辈,却好像不依不饶!

    无咎落在石堆上,挥臂一甩。砸下的火把,被他手中的木棍击飞出去。火把撞在石壁上,冷焰飞溅。近旁的两个金水门弟子,吓得连忙躲闪。他抬起头来,扬声道:“诸位听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口音古怪,生涩,倒是与鬼灵有几分相仿。

    象垓以及在场的修士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让谁听话,难道向鬼灵求饶?已先后斩杀数个鬼灵,人家岂会罢休?

    “我等无意冒犯此地,怎奈事与愿违。且暂缓一时片刻,我等将自行了断!”

    无咎说到此处,依然有火把砸下。他扬声又道:“篓儿大哥,适逢你添丁之喜,又何必再造杀孽呢,倘若再添死伤,亦非你之所愿……”

    山顶上的人群中,冒出一个壮汉,一手举着火把,一手抓着木杖:“咦,你怎知我名讳?”

    那个壮汉,便是篓儿。他低头俯瞰,随即晃动火把,冲着左右示意:“稍候片刻,且看恶鬼如何自行了断……”

    山谷的四周,依然被人群与火光围困。而山谷之中,除了溅落的火把仍在燃烧,却不再有焚身之苦,至少暂时没了凶险。

    修士们纷纷走出藏身之地,一个个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象垓道:“小辈,你莫非急着投胎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道:“小子,你休想连累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道:“无咎,是不是胆怯所致……”

    阿牤道:“哼,竟向鬼灵乞讨求饶……”

    阿荠道:“他不是求饶,而是求死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最为焦虑,急道:“师兄,眼下不是出风头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跳下乱石堆,径自走向象垓。相隔三丈,“砰”的将手中的木棍杵在地上。他眉梢一挑,淡淡说道:“我不想死,更非急着投胎。而所谓的了断,无非设法离开此地!”

    阿威等人,面面相觑;即使象垓,也是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四面围困,如何脱身?若能离开,何必等到此时?

    无咎像是猜透了众人的心思,接着分说:“想要离开此地,不难。凡俗有云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而诸位又是否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、阿胜,以及阿牤、阿荠,顿作恍然状,齐齐看向一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只因通灵之光,致使你我深陷困境,而若想破解蛮族的诅咒,唯有打破那块通灵阵盘!”

    从挺身而出,偷袭象垓,又声称自行了断,没人知道无咎要干什么。而他兜了一大圈,突然不再含含糊糊,而是下巴一抬,不容置疑道:“象垓前辈,拿出你怀中的通灵宝物。如若不然,今日谁也休想逃生!”

    象垓禁不住伸手捂着胸口,怒道:“宝物为我所有,你休想染指!”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一撇,微微摇头:“你私欲作祟,置同门生死而不顾,如今凶险关头,容不得你独断专行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怒极生笑:“呵呵,大言不惭。你一小辈,又奈我何?”

    无咎慢慢抓起手中的木棍,面无惧色道:“在场的都是晚辈,我想没谁甘于堕落!”他转而看向四周,沉声又道:“而一个无良无德,背信弃义,屡次闯祸的前辈,又是否能够抵挡我十人的正义怒火!”

    不知是他的言语蛊惑,抑或是正中下怀,阿威、阿胜,阿牤、阿荠,乃至于阿离、阿三等羽士弟子,都不约而同的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象垓虽为前辈,却是个举止龌蹉的阴险小人。而前后的原委,众人更是记得清楚。若非他抢夺那块通灵的石盘,又怎会身陷重围而难以摆脱。眼下已是生死旦夕,再不能容他肆意妄为。何况以十敌一,众怒难挡啊!

    象垓不由得连连后退,诧异道:“大胆,谁敢以下犯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凶狠如旧,而神态中却多了几分色厉内荏的惊慌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将这群仙门弟子放在眼里,与其看来,那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,只要稍加手段便能随意摆布。而便是这群乌合之众,突然想要联手对付自己?

    而此时此地,施展不出法力神通。倘若翻脸动手,最终的情形还真是难以想象!

    哦,都是那个叫作无咎的小辈在使坏!若非他横加阻挠,本人早已逃出重围。如今他又煽风点火,挑唆众怒。该死的东西,我怎没想到他如此的歹毒呢?

    想想啊,他方才是如何说的,我只针对他一人,他却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牵扯进来。其言辞老辣,心机深沉,隐忍至今,突然发难。即使活了数百岁的人,也不抵他阴险狡诈……

    象垓一边后退,一边念头急转。忽见阿威等人已逼到近前,他脚下一顿,突然拔地而起,咬牙切齿发出一声大喝:“妖言惑众者,杀——”

    毕竟是位人仙的前辈,虽然施展不出法力神通,却一跃两、三丈而去势惊人,竟是直奔正前方的无咎扑去。

    而他一旦翻脸,绝不会手下留情。务必要杀了那个带头挑衅的小辈,否则镇不住在场的弟子。所谓的杀一儆百,就是这个道理!

    阿威、阿牤等人已从远近聚拢而来,摆出了围攻的阵势,忽见象垓率先发难,各自吓了一跳,而尚未应对,又一个个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哦,原来象垓要杀的另有其人,倒不如静观其变……

    无咎费尽周折,换来一个同仇敌忾的场面。谁料召集的却是一群旁观者,只等着看他倒霉。

    人性啊,就是这么多姿多彩!

    而转眼之间,象垓已有恃无恐般扑了过来,所持的短剑,更是划出一道银光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早有所料,暗啐一口,不躲不避,双手抄起木棍便抡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劈在木棍上,发出脆响,而坚硬的阴木,仅仅削去一块木屑。短剑却被震飞,便是持剑的象垓也被迫落下身形而神情错愕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好大的力气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本来就是铜筋铁骨,如今再造肉体,又开启了气海,曾经的力气也随着修为的提升而变得愈发的强大。只是比起人仙的高手,他还是远远不如。他禁不住后退几步,只觉得手臂剧震,却佯作无恙,强行站稳脚跟,旋即纵身跃起,猛然举起手中的木棍而大吼一声:“象垓,你也不过如此,宝物拿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一个人仙高手,不仅未能杀了一个羽士小辈,还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蔑视!

    象垓显然是羞怒不堪,怒哼了一声,竟是晃动着健壮的双臂,周身的筋骨随之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响声。稍稍蓄势,他两眼中的杀机更为阴冷,即使手中的短剑亦在微微嘶鸣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人在半空,察觉有异,猛然掷出木棍,他本人却是抬脚虚踏而抽身暴退。

    象垓神情狰狞,狠狠劈出短剑。坚硬的阴木,竟“锵”的断为两截。他刚要趁势而上,四周突然多了一群人影。其中有四位筑基高手,还有五位羽士弟子。即使又瘦又矮的阿三,也鬼鬼祟祟的刺出一剑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众人终于出手了!

    而出手的缘由,只有一个,那就是象垓怀中的宝物。既然羽士弟子,与他拼个不相上下,可见这位人仙前辈,也不过如此。眼看着宝物就要被无咎抢走,时不我待啊!

    若说之前的象垓,仅为羞怒,而此刻的他,已是暴怒如雷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群小辈只敢唯唯诺诺,眼下却凶相毕露,一窝蜂的占便宜。搁在往常,一根手指头尽数碾死。而眼下虽然神通不再,照样的杀人!

    以下犯上,死——

    象垓已顾不得无咎,前后左右都是人影。他“砰砰”两脚,逼得阿胜与阿荠连连后退,而阿威与阿牤已从左右袭来,他转身又是挥剑横扫。闷响炸耳,两道剑光倒飞。他借势反扑,谁料阿胜与阿荠再次逆袭而至。几个羽士弟子,更是趁机偷袭。他应变不迭,索性站立不动。剑光劈在身上,衣衫破碎,而他本人,却毫发无损。众人大惊,他却挥剑怒劈。

    阿荠躲避不及,竟被一剑削去半边脑袋。

    阿胜抽身躲闪,堪堪躲过必杀一击,谁料象垓的手臂突然暴涨一尺有余,凌厉的剑光随之呼啸而至。他再难躲避,心生绝望。阿威等人自顾不暇,他已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去而复返,并挥舞两截乌黑的木棒而当空大喊:“宝物拿来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