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三十七章 杀我试试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weng、地狱裁决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象垓要杀无咎,却被无咎逼退。

    人仙的前辈啊,没了法力神通,竟杀不了一个羽士弟子,看来他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众人再无顾忌,蜂拥而上。一则,发泄连日的不忿,另外一个,当然是宝物拿来。只要夺得象垓怀中的宝物,也就是那块能够发出通灵之光的阵盘,便能沟通阴阳两界而逃脱困境。

    而事出意外。

    不知象垓施展了什么秘法,突然一反常态,犹如猛虎下山般的凶猛,一大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。眼看着他杀了阿荠,又要将阿胜置于死地,众人惊诧之际,根本阻拦不得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大喊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,手里挥舞着两截阴木棍,声到人到,却腾空一脚踢向阿胜。

    阿胜身高体壮,竟被一脚踢翻在地,旋即剑光一闪,臂膀飙血,虽遭重创,却堪堪躲过了象垓的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而无咎并未作罢,抡起两截阴木棍便是一通乱砸。

    象垓没有想到还有人回来送死,一时猝不及防,只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两截乌黑的木根“呼呼”声响。他再也顾不得四周的众人,只管狠狠一剑劈去。他要将那个可恶的小辈,内讧的始作俑者,给一剑劈成两半,否则难解他心头之恨。而他挥剑之际,突然手腕巨疼。他本来已是刀枪不入,便是飞剑也伤不了分毫。奈何阴木坚硬,专砸手腕的脉门,且强悍凶猛的力道,远远超出想象。他疼得手一哆嗦,飞剑差点脱手。而两根木棍左右开弓,疾如骤雨,躲闪不迭,“啪”的脆响,面颊竟被结结实实抽了一下。他怒不可遏,猛然蹿起,竟是挥舞双臂,直奔着近前的人影飞扑过去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不管是谁,一旦被他的四象之力缠住,最终只能由他任意宰割。挨几下木棍,没有啥,即使打脸,也忍了。如此只为杀人,他也只想杀人!

    一位人仙的前辈,不仅被迫使出秘术,还被逼的几近癫狂,也算是难为他了。而他若是知晓对手的来历,以及日后的威名,不知彼时彼刻,又该作何感想!

    而象垓疯狂蹿起之际,无咎尚自挥舞木棍而尚未落地。

    一方得势,一方凶险,近身相博,生死瞬间。

    便在这一起一落之间,无咎突然奋力踢出一脚。“砰”的一声,正中象垓的胸口。顿时衣衫破碎,一块石盘坠落。而他并未抢夺,反倒是抽身落在五、六丈外。

    象垓反扑在即,谁料怀中的宝物被踢落在地。他无暇多想,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而四周的众人岂肯错过大好时机,顿时忘却了凶险。宝物拿来,触手可及。争先恐后,抢吧!

    象垓阻挡不及,挥剑怒劈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”两声,阿威与阿牤倒飞出去。随即又是血光迸溅,金水门的两个羽士弟子被拦腰斩断。阿离稍慢一步,踉跄后退。阿三则被污血喷了一脸,吓得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象垓伸手抓起石盘,松了口气,挥手甩动着飞剑上的血滴,两眼睥睨而狰狞凶狠道:“竟敢抢我宝物,便莫怪我大开杀戒!”他转而看向前方,抬手一指:“小辈,还不受死——”

    山谷的乱石之间,一片血腥狼藉。四周照耀的阴火,更多了几分催魂夺命的彻骨寒意。

    一行共计十三人,被鬼魂撕碎一个,石头砸死一个,还剩下十一位。而不过喘息的工夫,又被象垓重创一人,连杀三人,如今安然无恙的只有七人。而七人之中,又分敌我双方。只是孤单的象垓,愈发的气势嚣张。而人多势众的阿威、阿牤,反倒是惶惶无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山顶之上,有人轻松道:“恶鬼相争,倒也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山谷之中,手里依然抓着两截阴木棍。而他没有理会象垓的叫嚣,只管昂首仰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三道淡淡的血光,在山谷之间稍稍盘旋,瞬即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随之刹那,昏黄的天穹之上,隐约裂开一道缝隙,霎时云光变幻,一道月华倾泻而下。小小的山谷,顿时笼罩在明亮的月光之中。

    象垓的杀机炽盛,正要大发淫威,却还是忍不住抬头观望,并慢慢举起手中的石盘。月光照应,阴阳相合。原本古朴无奇的石盘,霍然爆发出一道更为耀眼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阿威失声道:“通灵之光……”

    阿牤焦急道:“正是通灵之光,已打开阴阳封界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躺在乱石堆中,抱着臂膀,满身血迹,虚弱道:“前辈,念在同道的情分上,带着我等离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没有应声,而是低下头来自言自语:“此乃阵盘,又为通灵古镜,以至阴至阳之气,开启阴阳两界。倘若一镜在手,岂非任意横穿天地……”闪烁光芒的下,他满脸的贪婪之色表露无遗。而手中的古镜,似乎多了几条缝隙。他微微怔然,双手翻动,一束折射的光芒流转四方……

    无咎一直在凝视着那道独照山谷的月光,忽见异常,猛然掠地急蹿,一把抓住乱石堆中的阿胜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光芒所致,山谷中的人影,一个接着一个消失。

    如此情景,象垓并不陌生。他稍稍迟疑,还是面向古镜的光芒。

    依稀之中,一声轻响打破阴阳两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是黑暗潮湿的洞穴,还是异样的寂静与空旷。即便是角落里的灰烬,亦如当初的景象。

    不过,似乎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无咎蹲在阿胜的身旁。阿三惊慌失措。阿威松了口气。阿离脚步踉跄。阿牤与仅剩的一个羽士弟子,兀自手持飞剑而四下张望。转瞬之间,又一个中年汉子的身影浮现出来。随之喀喇碎裂,他手中的石盘已四分五裂而“噼啪”落地。

    那是象垓,他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却少了阿金,阿荠,以及两个金水门的羽士弟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!

    只是那块通灵的古镜,竟然碎了!

    象垓站稳身形,同样的瞠目难耐。他看着空空的左手,以及满地的碎屑,难以置信道:“怎会这样……”他愣怔片刻,转而打量着熟悉的洞穴,面皮抽搐,竟发出怪笑:“呵呵,缘来缘去,不过浮光掠影,阴阳轮回,终究一场幻梦……”

    白白忙活了一场,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一切都是虚妄,一切都是幻觉。便仿佛站在原地,打了个瞌睡。刹那醒来,诸事成空。

    而此前种种,都是假的?

    为何少了几个弟子,又为何有人带伤?

    还有那个可恶的小辈,手里所拿的两截阴木却是如假包换!

    遑论真假如何,只能说,蛮族的秘术,极为的可怕。如今既然回到原地,法力神通无碍……

    象垓失落之余,有所感慨,而怪笑过后,已是满脸的狰狞之色。他晃动着膀子,周身筋骨一阵脆响,旋即两手一合,所持的飞剑竟“锵”的炸碎。人仙高手的威势散发出来,偌大的洞穴顿时笼罩在一片杀气之中。

    阿威等人意外脱险,尚未回过神来,忽被炸响惊醒,一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前辈,切勿动怒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时又当我是前辈了,哼!”

    象垓根本不容分说,也不容求饶。他哼了一声,旁若无人般地踱起步子:“而我却记得,众怒难犯,群起围攻,若非我四象门的功法有过人之处,只怕早已死在尔等小辈的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阿牤忙道:“前辈,都是那小子以下犯上,又在暗中挑唆,却与我金水门无关啊。而你也杀了阿荠与两个弟子,不如就此恩怨两消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也想辩解,回头一瞥,咬了咬牙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阿三却忍耐不住,大叫道:“师祖,冤有头债有主,你老人家千万不要滥杀无辜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话音未落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他早已看出来了,虽然逃出阴灵之地,非但没有摆脱劫难,反而更加的凶险。那位人仙的前辈,屡次受到师兄的挑衅与众人的围攻,如今恢复了法力神通,绝不会善甘罢休啊!

    不过,他没跑两步,一声叱呵传来: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阿三很是听话,顿时杵在地上动也不敢动。他看着不远处的洞口,带着哭腔绝望转身:“师祖,高抬贵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发觉手中还拿着飞剑,“当啷”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象垓冷笑道:“呵呵,冤有头,债有主,说得好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好像发现转机,慌忙奉承:“多谢前辈的教诲,晚辈铭记在心。您老人家的感悟,那才是无上真言。缘来缘去,不过浮光掠影,阴阳轮回,终究一场幻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停下脚步,打量着几丈外一蹲一坐的两道人影,转而又阴测测一笑,佯作漫不经心道:“我只要杀了那个小辈,饶了尔等倒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阿牤喜出望外:“任凭前辈定夺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还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阿胜坐在地上,挣扎道: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一粒丹药塞入口中,接着一只手掌拍了拍他的肩头,身旁的无咎已站起身来。他喘着粗气,还想阻拦,却见对方往前两步,不以为然道:“嘿,象垓,你有种杀我试试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