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三十八章 错待了他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羽化若尘、喔呐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处位于部洲,并非阴灵之地。

    众人在经历了一番奇遇,失去了五个同伴之后,梦幻般的回到了原地,回到了这个洞穴之中。再无禁制所限,法力神通已然无碍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其中的象垓又成了真正的人仙高手,一个不容睥睨,更不容挑衅的存在。只要他乐意,他能够轻轻松松大开杀戒。更何况他已动了杀机,生死一触即发。而正当此刻,却有人发出挑衅,并似笑非笑着,有恃无恐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有种,杀我试试!

    瞧瞧,多大的口气。一个羽士小辈,以为自己是谁呀?而他又极为淡定自若,莫非另有所恃……

    象垓的两眼中怒火一闪,便要发作,却神色一凝,冲着几丈外的那个年轻人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阿牤迫不及待道:“前辈,都是那个小子惹祸,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忍耐不住道:“无咎,还不赔罪,求前辈网开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与象垓相隔三丈,稳稳站定,又抬头起来,嘴角微微一咧:“众所周知,我星云宗玄武崖的弟子,皆出自元天门。谁敢心存不轨,肆意加害,只怕瑞祥长老,以及数百高手,都不会饶了他!”

    偌大的洞穴,阴暗如旧。

    洞穴的穹顶,一道穿透洞壁的缝隙尚在。只是那缕神奇的月光已然消失,四周也没了尸虫的痕迹。而谁又能想到,如此一个寻常的所在,竟沟通阴阳两界,或许天地有别,只在一缕光华,一粒尘埃之间!

    “万幸啊!”

    无咎说到此处,摇头叹息,他慢慢收回眼光,冲着对面的象垓又道:“阿金惨死与阿胜前辈重伤,皆事出有因。而你杀了金水门弟子,同样情有可原!如今你又带着众人逃脱险境,也算是大功一件。瑞祥前辈非但不会降罪于你,另有赏赐亦未可知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回头一瞥:“阿三,且外出查看,万吉长老应该早已寻到此处,前去接应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僵在原地,只等着某人遭殃,不料想对方侃侃而谈之后,又煞有其事的发号施令。他微微一怔,茫然道:“万吉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倘若万吉长老带人寻来,再不用惧怕象垓的要挟。不过,为何我没听说此事呢?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容置疑:“速去!见到万吉长老,依我所言如实禀报!”

    阿三的两眼眨巴,悄悄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象垓尚在迟疑,觉察不妙:“且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提高嗓门,骂道:“该死的东西,再敢磨磨蹭蹭,我打断你的狗腿!滚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,他的蛮横,哪里还像是一个羽士弟子,分明就是个飞扬跋扈的前辈高人!

    阿三吓得一激灵,转身便跑。眨眼之间,人已消失在来时的那个洞口之中。

    象垓有心阻拦,脸上的杀气时隐时现,恼怒道:“小辈……”

    他恼怒无咎的自作主张,却又心怀忌惮。正如所说,杀人无妨。而得罪了元天门,则是难以想象。此番的元天门高手尽出,更有瑞祥亲临坐镇。那可是玄武峰的长老,地仙的高人,一旦被他知晓弟子被杀,又怎肯善罢甘休。不过,倒也侥幸。自己并未杀死任何一个元天门弟子,即使有所冲突,乃情有可原,应该不会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而人嘴两张皮,话看怎么说。

    倘若这几个元天门弟子存心报复,最终还是难逃一劫。尤其是得罪了那个小辈,他为人隐忍,言辞不多,却是最坏……

    便在象垓迟疑之际,却见最坏的某人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还要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手吧!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。来来去去,无非一场轮回。还请点亮通灵之光,开启那天地之门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正要找你算账,通灵古镜,被你踢碎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阿胜的身旁,盘膝坐下,不慌不忙抚平了衣摆,转而又淡淡一笑:“古镜已碎,纯属天意。若非不然,万吉长老与大批高手转瞬即至,又岂能饶你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的脸色一僵,突然身形闪动,竟在原地失去了踪影,而话语声犹在洞穴内回响——

    “我素来敬重瑞祥长老,与玄武崖的各位同仁。有事先行一步,改日再会……”

    浅而易见,这位前辈跑了!他虽然修为强大,却还是怕得罪瑞祥、及其门下的数百高手。

    阿牤微微一怔,看向阿威:“师兄,你既有前辈接应,何不早说,我金水门死伤惨重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则是神色疑惑:“无咎,你是不是又在胡说八道,为何我不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阿胜的身旁,兀自云淡风轻的模样:“嗯,我就是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阿威怒道:“大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予多说,猛然跳起,伸手抓住阿胜,这才扬眉哼道:“哼,若非我大胆,又岂能吓退象垓。而一旦象垓悔悟,只要将你我尽数杀了,便不会走漏半点风声,元天门又奈他何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已将他与阿胜笼罩。眨眼之间,两人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阿威恍然,伸手抓过身旁的阿离,二话不说,直奔洞口冲去。

    阿牤也明白了过来,依然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与那个元天门的弟子,打过交道,还怕烤食人肉、又联手围攻的那桩旧事泄露,而因此与阿威、阿胜翻脸。谁料那小子颇为阴沉,始终避而不提,如今又三言两语吓跑了象垓,显然不是一个等闲之辈。倘若来日重逢,务必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唉,白白死了阿荠与三个弟子,如今没人了,也跑吧!

    阿牤叹了口气,冲着仅存的一位弟子摆了摆手,而尚未动身,又是双双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倏然划破黑暗而来,从中现出象垓的人影。他果然去而复返,而洞内只剩下最后两人。元天门的几位小辈,则早已见机逃脱。他察觉上当,急转直上,穿透石壁,瞬间已出现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红日高照,天光明媚。

    绵绵的雨季,终于过去。但见峡谷纵横,山林郁郁,氤氲的热浪中,倒也一派异域的风光。而神识之中,却见不到那五个元天门弟子的踪影。所谓大批的元天门高手,更是无从寻觅!

    可恶的小辈,今日算你命大,哼!

    象垓哼了一声,踏起剑光凌空而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,十余里外的另一道峡谷之,树荫遮掩的山洞中,五道人影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其中的阿三,探头张望,又缩回洞内,兀自喘着粗气摇晃着脑袋:“师兄,你怎知此处有山洞藏身呢?我一口气跑过来,唯恐象垓察觉,差点没累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诧异之余,不忘邀功。在他逃出洞穴的时候,便有人暗中传音,命他藏形匿迹,于十余里外的峡谷碰头。也幸亏他机灵,总算没有泄露行迹。

    “呸!你不是冤有头、债有主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挨着洞壁而坐,身旁躺着阿胜。他啐了一口,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阿三慌忙摆手:“权宜之计,何必当真呢!何况师兄你不也胡说八道,万吉长老根本没来啊!阿威师叔,哦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与阿离坐在洞口,依旧在留意着峡谷中的风吹草动。始终不见有人追来,他松了口气:“无咎,你虽轻佻油滑,却也并非一无是处。而凡事尚须禀报,记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翻,干脆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胜挣扎坐起。

    阿威忙道:“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阿胜的右臂膀以及腰腹,缠着一层厚厚的粗布,依然有血迹渗出,看上去伤势不轻的样子。他倚着洞壁,半躺半坐,神色虚弱,却含笑摇头:“无咎的丹药倒还不差,受创的脏腑已无大碍,只须将养一段时日,内外便能痊愈如初!”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微翘,似乎有些肉疼。

    那可是丑女所赠的冰离丹,极为的不凡,如今也仅存八粒,乃是极为难得的灵丹妙药。只因阿胜伤重,故而又送他一粒疗伤。却只换来四个字的评价,倒还不差?

    阿威欣慰道:“如此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算是劫后余生,看着身旁的无咎,神情中复杂莫名,缓了口气又道:“此番多亏了无咎,你我都错待了他,也瞧轻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这条命,为无咎所救。死里逃生之后,渐渐放下了长辈的矜持。尤其他重伤在身,始终在关注留意。忽然之间,他自以为发觉了这个弟子的不同之处。感怀之余,他不能不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在阴灵之地,若非无咎挺身而出,逼得象垓拿出了通灵古镜,没人能够逃出险境。在洞穴之中,若非他支走了阿三,使得象垓投鼠忌器,你我断无幸免之理。他遇事沉稳,机智多变,且有勇有谋,堪称同辈弟子第一人!”

    阿胜愈说愈动容,脱口又道:“尤其他三番两次救我,难得的有情有义啊!”

    还是好话爱听!

    无咎从没受到如此褒奖,不由得睁开双眼乐道:“嘿,过誉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却是感慨难耐,猛然发出一声长叹:“叨天之幸!若非我有识人之明,他早已埋没于千慧谷中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笑脸尴尬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阿威对于某人依旧持有成见,不以为然地站起身来:“我与阿雅约定,半月后于玉玛湖再聚。为免师妹担心,我与阿离先行一步!”

    他与阿胜拱了拱手,扭头走到洞外,不见异常,又吩咐道:“阿胜,你且就地疗伤,伤好之后,再行赶路。无咎与阿三,留下悉心照料而不得有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带着阿离御剑远去。

    山洞内,三人东倒西斜。

    阿胜慢慢躺下,虚弱道:“无咎,你的丹药,委实不差,再来几粒,我定然大好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凑了过来,贱贱笑道:“师兄,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懒懒靠在洞壁上,双手枕在脑后,架起一只脚,撇嘴道:“我用了一百块灵石,才换来一粒丹药。两位若是喜欢,不妨拿出灵石给我,改日或有机缘,再买来相送如何呀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且说清楚了,你不能讨要灵石,那粒丹药乃是馈赠!咳咳,我要静修,切莫相扰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