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四十六章 礼让为先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不许曳光晚更的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山背后,是片树林。

    树林之中,有群修士在歇息。看服饰装扮,应为玄武谷的弟子。人数不多,十几个。而其中的一个中年男子,却再也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阿胜暗暗心惊,急忙后退。阿三根本不用招呼,抢先一步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不过,土山上冒出两个大活人,又岂能瞒过修士的神识。便在他师侄俩匆忙之际,一声叱呵传来:“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四道剑虹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阿胜刚刚跑到土山脚下,还想着御剑,或是设法逃离此地,不料头顶之上,已多了四个御剑的壮汉,竟将退路阻断,且一个个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阿三“哎呀”大叫,收脚不住,一个趔趄,“扑通”坐在地上:“师叔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慌忙站在原地,举手示意:“我乃星云宗玄武崖弟子阿胜,四位师兄何至于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他闭口不提元天门弟子的身份,而是将星云宗抬了出来,可见他慌乱之际,没有失去分寸。

    而四个筑基高手并未理会,只管踏着飞剑在十余丈的半空中盘旋。

    阿胜心知肚明,不再多说,无奈地摇了摇头,然后返身往回走去。阿三扭头张望,却见四个筑基高手依然在头顶盘旋而虎视眈眈,吓得他连滚带爬:“师叔,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越过土山,顺着山坡,又去数百丈,一片树林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树荫下,一群修士正在歇息。为首的乃是两个中年男子,一个神情乖戾,一个脸色发赤而两眼阴沉,而所散发的威势,均为人仙的前辈无疑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停下脚步,押送而来的四个筑基高手也落下剑光各自散去。他趋前两步,躬身行礼:“拜见象垓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他虽然恭恭敬敬,而心里却在叫苦。

    一路赶来,小心谨慎,谁料非但没有躲过四处流窜的玄武谷弟子,还一头碰上了最不愿见到的人。那个神情乖戾的中年男子,正是四象门的长老,象垓。此前没有被他灭口,如今却送上门来。唉,冤家路窄啊!

    而不仅如此,还有一位人仙的前辈呢!

    阿胜继续行礼:“这位想必是雷火门的巴牛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倒是干脆,两脚一软,跪倒在地,可怜兮兮道:“拜见师祖、师叔与各位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坐在树下的一块石头上,脸上带着阴沉不定的笑容:“这不是玄天门的阿胜吗,一别多日,是否与同门重逢,为何流落至此,方才又为何匆匆离去呢?”

    一旁的中年男子则是满脸的厌恶,哼道:“哼,元天门弟子,竟如此不堪!”

    阿胜知道是阿三在丢人,回头瞪了一眼,转而又躬下身子,小心翼翼道:“此前与师叔分手之后,便忙于疗伤,为此耽搁了几日,方才情形不明,故而回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,有没有见到你的同门?”

    象垓有些不耐烦,脸色一沉:“还有那个叫作无咎的小辈,他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阿胜沉吟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,何不道出实情?”

    阿三依然跪在地上,毕恭毕敬的样子,却埋怨他的师叔不讲实话,讨好卖乖的嘴脸很是龌蹉。

    阿胜心里恼怒,很想学着某人给他一巴掌。事关安危,岂能胡说八道呢!

    “回禀师祖!此番星云宗虽然人多势众,奈何部洲地方太大,走失的弟子不计其数,于是泰信长老,冯宗长老,命师叔疗伤之余,召集失散的同门。而无咎师兄,则随同万吉长老,在数百里外另行寻觅,以便及时接应!”

    阿三说的煞有其事,又抬头道:“师叔,是不是如此?”

    阿胜微微一怔,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象垓稍作迟疑,看向巴牛,笑了笑,彼此神色玩味。他竟不再追究,摆了摆手道:“呵呵,既然同为星云宗弟子,你两个小辈,暂归我玄武谷管辖,且歇息一二,稍后随行听命!”

    阿三趁机爬起来,连连拱手称是。

    阿胜始料不及,只得唯唯诺诺,又冲着在场的众人拱手致意,这才没可奈何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师侄俩在林间找了块地方,就地歇息。

    阿三自以为躲过一劫,很是轻松得意,坐下之后,犹自瞪着大眼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阿胜却是神色焦虑。

    所谓的随行听命,也就是变相的恫吓与裹挟。奈何形势逼人,一时无从选择。而象垓带人在此,有何企图?

    还有阿三,他也跟着无咎学得满口瞎话,竟将泰信、冯宗两位长老搬出来,真真假假的倒也让象垓与巴牛两位前辈心怀顾忌。不过,无咎他声称追查玄武谷的动向,却一去无踪影,反而害得自己师侄俩倒霉……

    所在的树林,地处低洼,颇为隐秘,却又能留意到远处的动静。随着日落西斜,不断有人赶来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树林中已聚集了二、三十人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与玄武谷弟子没有打过交道,只能躲在树荫角落里,任凭一道道眼光审视而惴惴不安。所幸没人找他俩的麻烦。

    当暮色降临,众人纷纷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只听象垓扬声道:“此去东南两百里,有个穴居的蛮族部落,为瘴气所环绕,白日里难以发现,唯有夜晚时分方能靠近。我已命人先行打探清楚,即刻动身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笑道:“据说,彼处地下深藏金石,此去应当有番收获,如今元天门早已走远,你我不妨便宜行事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人仙的前辈吩咐过后,一道道人影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随即又听象垓在半空中喝道:“阿胜,你想逃走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正自茫然无措,闻声吓了一跳,忙脚踏飞剑,拉起一旁傻坐的阿三便蹿出了树林。

    此时逃走,等于自寻死路。老实听话,才是保命之道。但愿早日遇见元天门的弟子,也只有到那时候方能摆脱困境。至于途中能否见机行事,眼下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一行二、三十人,有御剑的,有搭乘云舟的,却并未高飞,而是在荒野之间掠地疾行。阿胜带着阿三,夹杂在人群中,像是惊慌之鸟,又似夜出的魅影,直奔东南而去……

    弯月升起,荒野茫茫。

    当前方出现一片山谷,象垓命众人就此止步。

    阿胜也收起剑光,带着阿三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道数十丈高的山崖。山谷就在下方的四、五里之外,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霭。即便施展神识,亦难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阿三伸着脖子张望,悄声道:“师叔,却不知金石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则是看向左右,传音道:“所谓的金石之物,不是黄金白银,便是矿晶石母之类,多为炼器所用,锻造飞剑法宝必不可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此行倒也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若有好事,岂能轮到你我……”

    叔侄俩窃窃私语之际,山崖上的人影愈来愈多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四周竟然多了八、九十人,显然早已潜伏于此,此时汇聚而至,前后加起来足有一百多位。其中不仅有两位人仙前辈,还有八、九位筑基高手,以及为数众多的羽士弟子,在夜色中黑压压的好大的一群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远处突然卷起一阵清风。那弥漫的云雾,随之消散。神识可见,山谷中多了一个洞口,还有几点的灯火,在夜色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山崖上的众人看得清楚,欢呼声起——

    “哈哈,毒瘴已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老,动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由我玄火门先行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我冥月门置于何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老,我六神门从未争功……”

    此地即将展开一场杀戮,竟惹得群情激奋而争先恐后。

    象垓却是自有主张,扬声道:“有元天门在此,当礼让为先!”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,人群分开。

    粗壮的阿胜,与瘦小的阿三,顿时处于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“阿胜,你带着你的弟子打头阵。六神门随后掩杀,我与巴牛长老带人接应!”

    象垓吩咐过后,不容置疑命道:“剿灭蛮族就在此刻,动手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始料不及,神情错愕。

    阿三则是两腿发抖,同样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什么叫礼让为先?

    说得好听,分明就是被当作刀枪用来杀人。如此倒也罢了,身后却跟随着一百多高手。稍有不慎,随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啊!

    早已有人迫不及待,纷纷跳下山崖,应为六神门的弟子,俨然都是嗜杀成性之辈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依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只见象垓越众而出,怒道:“阿胜,你敢抗命不遵?”

    “哎呦,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不等阿胜出声,吓得抱头跳下山崖。

    阿胜无奈,也只得随后而去。

    象垓走到崖边,低头俯瞰:“呵呵,有元天门弟子为我所用,何乐而不为呢,且稍侯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巴牛的人仙长老,在人群中附和道:“此计甚妙……”

    山崖下方,乃是荆棘丛林。越过丛林,便是山谷。而山谷的尽头,则是蛮族居住的山洞。

    一群人影,冲过山谷,直奔着山洞扑去。其中为首的,乃是六神门的两个筑基前辈,带着十二、三个羽士弟子,皆飞剑在手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则落在最后。事已至此,叔侄俩也只得苟且求全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山洞就在千丈远外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突然有人叫道:“两位师叔,且慢!长老吩咐,礼让为先,且请元天门的高手大显神威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尾随阿胜,一边跑着,一边四下张望,还想着怎样蒙混过关。却不料众人突然停了下来,摆明了要让他叔侄俩冲锋陷阵呢!

    他盯着叫喊的年轻汉子,暗暗啐道:“师叔,那人够坏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