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四十七章 还能有谁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轰炸机20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个够坏之人,只有羽士五、六层的修为,叫喊过后,却又闪身躲开,竟看不清他陌生的相貌。

    而他险恶的用心,却是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要让自己与师叔,动手杀人。玄武谷的弟子,只管随后劫掠。遑论以后怎样,均为自己师侄俩的罪过。这也是象垓前辈,或者说,那个小人的用意。一旦抗命不遵,师叔也好,师侄也罢,随时都将有杀身之祸啊!

    阿三恨恨啐了一口,抬手抓出飞剑,大眼珠子闪动着凶光,咬牙切齿道:“师叔,弟子今夜大开杀戒,你不要拦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收住脚步,前后张望。

    六神门的弟子,站在十余丈外,一个个狞笑着,满满的恶意。来时的山崖上,象垓等人虎视眈眈。而正前方的千丈远处,便是蛮族居住的洞穴。夜色中,闪烁的火光愈发清晰,似乎还能听到幼儿熟睡的呓语……

    阿胜抽搐着眼角,无奈道:“我答应无咎,不再滥杀啊!身为长辈,岂能出尔反尔呢?”

    他并不在意蛮族的死活,却怕丢了长辈的尊严。

    阿三急道:“师叔,迟疑不得!”

    一百多仙道的高手盯着呢,岂敢迟疑!何况杀人自保,难道不是天经地义?

    “你二人公然抗命,我这便禀明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尚在迟疑,之前叫喊的弟子再次出声。他唯恐生变,摇了摇头,猛一挥手,纵身往前扑去。

    阿三跟着撒腿便跑,恶狠狠道:“我杀——”

    师侄俩动身之际,话语声又起。

    “为免他二人使诈,诸位稍待片刻,我要行使监军之责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跳出一个年轻的汉子,满脸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何为监军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就是盯梢,监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六神门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我乃雷火门弟子,奉命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的汉子,不容置疑,神秘兮兮地摆了摆手,转身往前跑了过去,留下一群人影愣在原地。其中的两个筑基弟子,同样的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“他是哪家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他说奉命前来,应该与巴牛长老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不是抢了我六神门的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他先行一步,又有何妨……”

    六神门弟子没有停歇,趁着夜色悄悄往前。

    此时,阿胜与阿三已到了千丈之外。

    山坡的尽头,是个天然形成的山洞,十余丈高,二、三十丈宽。洞内的两侧,搭建着草棚与院落,怕不有上百之多,俨然一个洞中村落的情景。而不管是草棚,还是院落,皆没有茅草覆顶。却有一支支燃烧的火把,插在洞壁,或是院门之上,将偌大的山洞照耀的忽明忽暗。而远近不见人影,只有草棚里传来一声声喘息与梦呓的动静。浅而易见,眼下已是夜深时分,蛮族的男女老幼,早已沉浸在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阿三跑到山洞下,放缓脚步。

    只要祭出飞剑,便能将整个村子屠杀殆尽。而数百男女老幼尚在酣睡,如此趁虚而入,痛下杀手,似乎有些无趣。

    阿胜随后而至,也不禁收住去势而抬眼张望。

    “师叔,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我不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说,我来放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,帮你省下几张火符……”

    这对师侄,亦曾滥杀无数,而此时却为了谁杀人,谁放火,在相互谦让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一声大喊突然响起:“掘地三尺,寸草不留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皆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原来身后还跟着一人,竟然毫无察觉。正是此前那个年轻的汉子,喊声暗含着法力,便如一声炸雷,顷刻间响彻整个山洞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原本安静的村落,忽而变的喧闹起来,随即冒出一道道惊慌失措的人影,其中数十个精壮的汉子,手持棍棒刀斧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天呐,有人尾随呢?

    又是那汉子,当真够坏,够狠,够毒啊!听见没有,寸草不留呢!而事已至此,不杀也得杀。否则的话,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!

    阿三再也不敢侥幸,心头一横,举起飞剑,尖叫道: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而他刚要疯狂,一声冷哼传来:“狗东西,你要杀谁?”

    咦,这骂声,耳熟呀!

    阿三猛然回头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个陌生的玄武谷弟子,头也不回,足尖点地,径自腾空而去。而他张扬矫健的身姿,再也熟悉不过呢!

    阿三看向阿胜: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犹在诧异不定,却已有所猜测,二话不说,纵身往前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汉子蹿出去十余丈远,倏然落地。数十个蛮族精壮已冲到近前,他再次厉声喝道:“斩尽杀绝,就在此刻——”

    唯恐有误,他又转换口音复述一遍。而对方却不予理会,只将他当成入侵者而纷纷举起了棍棒刀斧。

    他抬手祭出飞剑,顿时将村口的草棚化作废墟。而呼啸的剑光依然在黑暗中盘旋,并在山洞的石壁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火星,并随之碎石迸溅而轰鸣阵阵。他又顺势弹出一点火光,霎时烈焰滚滚而浓烟呛人。

    蛮族的男女老幼,终于怕了,大呼小叫,纷纷后退溃散。

    那位年轻的汉子,收起飞剑,回头一瞥,趁势往前冲去。阿胜与阿三紧随其后,相继消失在火光之中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六神门的十几个弟子已悄悄抵达。却见洞口已被大火封堵,纷纷止步观望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又是百多道人影陆续赶到。

    象垓带着一群高手踏剑而来,在山洞的二、三十丈外落下身形。他看着那熊熊的火光,冷笑道:“呵呵,元天门弟子,倒也识趣。来日若有不测,想必瑞祥长老也无从指责!”

    一位六神门的筑基弟子,似有不忿:“巴牛长老,你何故驱使门下弟子抢我功劳……?”

    巴牛叱道: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象垓微微一怔,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又有几个筑基弟子从远处赶来,纷纷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巴牛长老,有人杀我冥月门弟子!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还杀了我玄火门弟子!”

    “弟子阿健,与阿重、阿鲍两位师兄亲眼目睹,他自称雷火门弟子!”

    巴牛错愕:“真有此事?他何等修为,是何模样,眼下是否在场?”

    “羽士九层圆满,异族相貌,二十多岁,凶残狡诈。我三人在此寻觅多时,未曾发现,故而禀报……”

    熊熊的火光映照下,一百多修士相互张望。

    巴牛茫然片刻,已是满脸的怒容。

    一旁的象垓早已想明白了原委,又不禁冷笑道:“元天门弟子,只有两人,而方才抢入山洞者,却是三位。我还当是六神门弟子,不料被人乘隙而入,呵呵……”他抬手一挥,厉声又道:“但遇陌生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巴牛按耐不住,猛然纵起便是抬手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喀喇”巨响,雷鸣震耳,一道凌厉的火光呼啸而去,又轰然炸开而威势浩荡。封堵山洞的大火,燃烧正盛,瞬即倒卷,眨眼间熄灭殆尽而烟雾凌乱。洞内的草棚村舍,所剩无几,隐约几个人影,犹在惊慌逃窜!

    众弟子不用吩咐,如狼似虎般急扑而去……

    山洞深处,又是一番混乱的情景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驻足张望。他二人旁边的年轻汉子,同样的神色焦虑。

    此处距来时的洞口,足有两里多远,却并非没有了去路,而是地方更大,洞口更多,叫人无从选择。置身所在,是个洞穴,竟有千丈方圆,四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口。不时有蛮族中人,拖儿带女,扶老携幼,相继奔向各个洞口。忙碌而又惊慌的身影,便像是蚁群遭遇了灭顶之劫而惶然无措。还有人冲着这边啐着口水,显然是将三位修士当成了妖魔鬼怪而愤恨难平。

    家,毁了,还能重建。人,死了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群无辜的蛮族,也不知能够活下几人。而如此已是竭尽所能,多活一个是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无咎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阿三与阿胜顾不得理会逃窜的蛮族,齐齐看向身旁,看向那个相貌陌生的汉子,双双惊奇之余而又充满了期待。而对方虽然易容,却已恢复了熟悉的口音:“哼,除了我,还能有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兄,你竟懂得如此高明的易容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无咎,是你便好!眼下又该往何处去,快快拿个主张,不然象垓追来,断无幸免之理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的汉子,正是易容的无咎。他逃离土城,躲起来歇息三日,又改动了相貌,便动身赶路。他本想与阿胜与阿三碰头,之后再行计较,却巧遇玄武谷的弟子,并从对方的口中获悉,玄武谷的大队人马,即将赶往一个穴居的蛮族部落。于是他寻了过来,并趁着夜色混入人群。

    谁料阿胜与阿三,竟然也在此处。

    无咎很是意外,却没有理会。而见到那两个家伙,遭到胁迫,又见阿胜不愿滥杀无辜,他忽而有了决断。待大喊一声,逼得二人跳下山崖,他随后冒充六神门弟子,跟着溜到了山谷之中,却被识破身份,干脆再次冒认雷火门弟子,却还是露出破绽。所谓的监军,乃是神洲军营的职称。所幸被他敷衍过去,之后带头喊打喊杀,无非想要惊动蛮族而便于逃命。

    而象垓等高手即刻便至,如今带着阿胜与阿三,又该逃往何处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心念急转,抬手一指:“随我来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