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发利市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iasujueqi、jourbox、rayray111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家园惨遭焚毁,恶人恣意行凶。

    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人们,终于相信了灾难的降临,纷纷哭泣着、叫喊着,在黑暗中惊慌逃窜。而混乱的人群,纷纷逃向洞穴的左侧一方。洞穴右侧同样布满了洞口,却少有人至。

    无咎看得清楚,直奔右方而去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随后紧跟,却又回头张望,很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是否走错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此乃蛮族久居之地,蛮族必然知晓出路,你我却反其道而行之?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间,哪有现成的出路,两位跟着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莫非你是怕连累蛮族,有意将自己置于绝境,真的叫人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脚下不停,转瞬到了洞穴的尽头。

    迎面一排洞口,大小各异,黝黑莫测,去向不明。

    阿三在洞口前左右乱窜,急道:“该往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也是迟疑不定:“踏错一步,或为绝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传来,只见来时的山洞冒出大群人影。随即剑光呼啸,滞留在后的蛮族老幼,躲避不及,一个接着一个倒在血泊之中。逃命的时机,稍纵即逝。血腥而又无情的杀戮,还是不可逆转的到来了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抓出几张火符随手丢出。四周顿时火光熊熊,他大吼一声:“哪里逃,杀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惊道:“师兄你瞎吼甚么,还怕没人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人影一闪,原地只剩下师侄与师叔在面面相觑。而两人不敢迟疑,随后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玄武谷的一百多弟子,已涌到了洞穴之中,正要大肆展开杀戮,却见巴牛长老抬手示意:“那个贼人与元天门的小辈混在一起,抓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放弃追杀蛮族,转而往右扑去。

    而洞穴的尽头,燃烧的火焰尚未熄灭。面对无数个洞口,一时辨不清贼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象垓颇为果断,带头往前:“分头追击,逃不了他——”

    众弟子听命,四散而去,片刻之后,一百多人影相继消失在十余个洞口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人正在黑暗中奔跑不停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要将我与师叔带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你这不是害人吗?我与师叔,原本无恙,而如今若被玄武谷弟子追上,必遭乱剑分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若能脱身,不如先行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山洞崎岖不平,身后的叔侄俩也在唠叨不休。

    一段山洞过后,又是几个洞口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无咎不加选择,径直而去。

    而山洞却渐趋减低,显然是通往地下深处。半柱香的时辰过后,山洞变得狭窄起来,渐渐的半人多高,又渐渐的只剩下两、三尺粗细。

    阿三个矮,尚能穿行。阿胜身高体壮,被迫止步。

    而头前带路的某人依然疾行不止,光芒一闪,身子横飞,已从那狭窄的洞口中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三急忙匍匐在地,手脚并用,爬行之际,尖声叫喊:“师兄,你不能独自逃生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进退不得,无奈之下,默念口诀,随即裹着一层光芒继续往前。他身为筑基的高手,粗浅的遁法倒也略知一二。

    “师叔,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只觉得一道风声从头顶掠过,眨眼之间,师叔与师兄,皆不见了踪影。他心急火燎,奋力往前,忽而逼仄顿消,骤然坠落而“扑通”趴在地上。他来不及爬起,已是两眼放光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个洞穴,四周封闭,十余丈的方圆,到处布满了碎石。不过,遍地的碎石,以及洞穴的石壁,竟透着金色的光泽,并在黑暗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而师兄与师叔,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金石之物?金子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翻身跳起,欣喜异常。那黄灿灿的石头,可不就是一块块的金子。

    “金玉未成器,曰矿。此乃金矿!”

    阿胜有些见识,尚不至于忘乎所以。他前后张望,带着焦虑的口气埋怨道:“无咎,枉我如此信你,眼下又该往何处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抢先一步到此,犹在四处寻觅。他伸手抓起巴掌大小的石头,暗暗催动玄火之术。随着火光一闪,石头“扑”地碎裂,却从中凝练出一小块金色之物。

    阿三无暇多想,眼馋乐道:“啧啧,十足的赤金啊,怕不有二两重!”

    无咎抛了抛手上的金块,回头一笑:“前辈与阿三,亟待与我摆脱干系。如两位所愿,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“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阿胜一怔,恼道:“你将我二人带入绝境,却要独自离去?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拱了拱手,转身便走:“玄武谷弟子要找的人,是我!两位不妨见机逃生,保重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还想出声,一道人影穿壁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叔啊,为何不拦住他,倘若象垓追来,你我岂不倒霉!”

    阿三察觉之际,为时已晚,连连跺脚,气急败坏道:“早便说过,师兄卑鄙!”

    “他遁法惊人,如何拦得住?”

    阿胜摊开双手,很是无奈,而挠了挠胡须,似有计较:“既然到此,岂能空手而回。且寻觅一番,我便施展遁法带你脱身!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叔,多亏有您老人家在啊!”

    阿三松了口气,又趁机提醒道:“玄武谷弟子,并不知晓师兄的底细。但有不测,只道被他蒙骗!你我冤枉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沉吟点头:“嗯,倒也冤枉!”

    叔侄俩达成一致,就地寻觅。

    洞内的每块石头,都是宝贝,且不止金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处的地下,尽为洞穴相连。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循着地洞追来,初始成群结队,而随着洞口的增多,彼此渐渐分散。而愈是深处,矿藏愈多。众人乐此不疲,却也收获不浅。

    两个羽士弟子抛开同门,悄悄钻到一个山洞内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瞧这石块中的黄白之物,莫非是凡俗的金银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是金晶与银晶,又称金镶玉,乃炼制飞剑必不可少的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请恕小弟眼拙,你我分了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两人欢愉之际,身后突然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捡到什么宝贝了,让我也开开眼!”

    师兄蓦然回首,一个年轻汉子正在微笑,并伸手拍向他的肩头,显得极为亲热随和。他刚要躲避,手掌已重重拍下。随即“喀”的一声怪异的闷响,一道雷火猛然击碎护体灵力并直透脏腑。他只觉得神魂一颤,便两眼一黑扑倒在地。而旁边的师弟尚在差异,同时也被一巴掌击在后心,顿时瘫倒在石堆上,俨然已是道消人亡!

    “嗯,我的雷火掌,大发利市!”

    无咎以鬼行术与土行术,在地下来去自如。他接连穿过数层洞壁,果然被他撞见两个玄武谷弟子,随即无声无息潜到背后,一个人给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不简单,而是暗含三分的雷火印,三分的玄火之术,三分的羽士圆满的法力,再加上一分他体内独有的雷劫之威。故而有名,雷火掌,即使筑基高手,只怕也撑不住如此重击!

    无咎找到两个纳物戒子,捡起两把飞剑,又将地上的半块石头抓起来。尺余见方的石头,已被劈去一半,当间莹白如玉,四周金泽环绕而颇显不凡。他冲着石头稍稍端详,收归囊中,看向地上的两具死尸,撇着嘴角而暗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都说本人凶狠残暴,我若心慈手软,岂不是问心有愧?何况玄武谷的弟子,个个血债累累,都该死!虽然对付不了象垓,与筑基的高手,我不妨专杀羽士弟子,哼哼!

    而阿胜与阿三,却是秉性难改啊!

    我带着他二人,难以逃脱,只能引开强敌,为他师侄俩挣得活路。如此良苦用心,却被贬得一钱不值。有道是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那两个家伙,也没有错!或许又是我错了,我就不该出现在这片土地之上。而我既然来了,又奈我何……

    无咎抛开胡思乱想,闪身没入石壁。

    山洞弯曲,四个羽士弟子寻觅而行。

    无咎尾随而至,猛然加快而去如闪电,根本不容分说、也不容叫喊,左右开弓狠狠击出一串雷火掌。连毙四人之后,不忘搜刮一番。转眼之间,他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山洞,烈焰滚滚。

    待火光熄灭,洞内的乱石堆中多了一层金块。少顷,跑进来两个眉飞色舞的年轻汉子,分别有着羽士七、八层的修为,显然是在干着炼金的勾当。金子对于修士没有大用,而在凡俗间却意味着财富。可见仙门中人,亦不过一群庸俗之辈!

    正当两人忙着收获之际,突然“喀喀”趴在地上。各自的后背,多出一个血洞,随即污血横流,亡魂双双远去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在山洞内现出身形,继续搜刮起来。即便金块也不放过,谁让他也是一个俗人呢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洞口闯进来一个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耽搁,转身疾遁。

    “贼人在此,追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大喊,又是几人冲了过来,竟然都是筑基的高手,各自施展遁法随后紧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