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五十一章 牢笼困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户花、随便指挥官8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数十里的方圆之内,有五座完好的石塔。另有四座石塔,要么损毁半边,要么坍塌殆尽,成了真正的大石堆。

    不管好坏,姑且称之为,九塔。

    九塔,彼此相隔数里,或十数里,看上去有些杂乱。而杂乱之中,又仿佛暗合法度。

    无咎在黑暗中驻足片刻,扭头奔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以他想来,心头虽有疑惑重重,而眼下却非好奇的时候。且不说置身莫测,或许另有八头恶狼在暗处潜伏呢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须设法逃出此地。

    或为坍塌所致,石塔的四周,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块,便如一头头的怪兽,静静趴伏在这空旷与静寂之中。一道人影穿行其间,走走停停,左右张望,很是小心谨慎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约莫两炷香的时辰过去,前方没了去路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松了口气,悄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且不论此地有何玄机,总算被自己摸到了数十里方圆的尽头。但见金黄色的岩石,陡峭壁垒,而千丈高处,却为雾气阻挡而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无咎抬头仰望,又回首左右。

    四方寂静如旧,便是那远处高耸的塔影也不见有何异常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迟疑,抬脚往前冲去,并不忘催动法力,随即周身光芒闪烁。土行之术,被他施展到了一种极致。石壁近在咫尺,或将就此远遁。谁料眨眼之间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他踉踉跄跄后退,已是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哎呦!

    此处石壁的坚硬,远胜从前,竟被撞个实在,根本未能遁入半分。

    怎么会呢,遁法竟然没有一点儿用处?

    而我通晓多种遁法,我还不信了!

    无咎催动法力,再次奔着石壁扑去。

    而“砰、砰、砰”又是一阵闷响,不管是鬼行术,风行术,还是火行术,冥行术,皆难以遁形。即使尝试遁入地下,依然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无咎心有不甘,却只得作罢,忍不住在原地转着圈子,暗暗的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石壁中尽为坚硬的金矿,且禁制诡异,或许只有金行术,以及相仿的遁法,方能从中穿越而过。奈何所修炼的《九星诀》,早已残缺不全,而金行术,便是丢失的遁法之一。

    这下真的逃不出去了,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那是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鬼鬼祟祟摸到此处,就是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逃走,如今非但没有得逞,反而闹出好大动静。而正当无计可施的时候,突如其来的叫喊声让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数里外的石堆中,冒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看上去是个中年的汉子,身上的长衫破烂不堪,摇摇晃晃奔着这边走来,忽然又脚下一顿而再次开嗓门:“啊,我认得你,贼人在此——”

    怕什么,来什么!

    衣衫破烂的汉子,正是玄武谷弟的筑基弟子!

    还以为那帮家伙,都死绝了呢。谁料稍有动静,便有人现身。眼下不过是冒出一个,说不定后面还有一群呢!

    不过,他说他认得我?

    无咎心里发虚,伸手摸脸,察觉易容无恙,他撒腿就跑。虽不比往常,却也一步五、六丈而去势如飞。

    “哈哈,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那个玄武谷的弟子从高处掉下来,虽没摔死,却很狼狈,而歇息过后已无大碍。如今被他意外发现敌踪,颇为振奋,随即抖擞精神追了过来,依然不忘大喊大叫:“长老,各位师兄,快快前来擒杀贼人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不理不睬,只管狂奔。

    越过一片空旷,再穿过几块乱石。几里远外,石塔高耸。若能绕过石塔,不知能否甩掉身后的那个家伙。而置身所在,虽有数十里方圆,却为封闭的洞穴,与牢笼没有区别。除了几座石塔能够稍稍遮挡身形之外,只怕再也无处躲藏。

    一旦那帮家伙循声追来,又将怎样?

    还用多想吗,俨然一个群狼逐虎的场面啊!

    不,应该是八头恶狼,在围猎一只羊。眼下的自己,修为太弱,可不就是那可怜、而又无助的羔羊?尤其还被圈禁在牢笼之中而无处可逃,总是真恶趣味……

    无咎跑得飞快,平地荡起一溜烟尘。

    只要绕过前方的石塔,便能暂作躲避。而正当他有所侥幸之时,石塔旁边的石堆中,相继冒出两道人影,冲着这边稍作张望,旋即双双扑了过来:“小贼,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瞠目,却已收势不住,急急转向,身后带起的烟尘亦随之绕了一个弯子。

    三个筑基高手汇为一处,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尝试御剑,而尚未飞出去十余丈,一头栽在地上,摔得灰头灰脸。他只得放弃,与两位同伴全力施展轻身术。疾驰之下,各自的身后同样是荡起一道淡淡的烟尘。

    十余里外,又是几座塔影高耸。是奔向左边,还是往右逃窜?抑或穿行而去,直达另外一边……

    无咎奔跑之际,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见一座倒塌的石塔相隔不远,他就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年在神洲的有熊都城,他深谙打架的门道。人在空旷之中,若被围堵,无遮无拦,必将遭到群殴的下场。放之边关沙场,或仙门斗法,或生死拼杀,都是一个道理。如今他亟待找到躲藏的地方,以便能够与那帮家伙周旋下去。而不到最后一刻,他也绝对不会束手待毙!

    须臾,石塔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三个筑基高手,已追到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突然有人影从倒塌的石塔中跳了出来,一个、两个……竟然三个,随即左右分开,恶狠狠迎面扑来。其中一人正是玄火门的阿重,高声叫喊:“拦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那帮家伙不仅没摔死,还躲在暗处设伏呢!!

    无咎暗啐一口,再次跑向空旷之中。

    而片刻之后,左手方远处的石塔脚下,再次冒出一道人影,二话不说加入追逐。七位筑基高手悉数现身,俨然就是一个合围的架势。

    无咎不得不屡屡转向,被迫兜着大圈子。而左前方尚有缺口,且围堵的人影相距甚远。他见机得快,不顾一切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倘若居高俯瞰,但见重重的黑暗之下,巨大的塔影间,那一道道荡起的烟尘便如群狼竞逐的场面。而合围之中,还有一只羔羊在拼命挣扎。却不知他最终能否侥幸逃生,又能否挣脱枷锁而成为一头更为凶狠的狼……

    转眼的工夫,二、三十里的路程被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无咎再也顾不得躲藏,只管全力奔驰。

    要知道稍稍耽搁,便遭堵截。而一旦纠缠,必将陷入重围。对手不是一个、两个,而是足足七个筑基的高手,比起真正的野兽要更为狡诈,也更为强大可怕。却打不过,也周旋不得。而遭遇如此困境,又能怪谁呢。是多管闲事,还是自讨苦吃?

    管它呢,且跑吧,只要还能迈开双脚……

    无咎足下绝尘,长发与衣摆随风扯起。以他的修为,跑得够快。围堵的人影尚未合围,便被他从缝隙中蹿了出去。而七位筑基高手,虽然功亏一篑,却汇为一群,并追到他身后的四、五十丈外。

    数十里方圆,已跑过去大半。

    前方又是几座石塔,在黑暗中影影绰绰。而石塔之后,则是难以逾越的峭壁。一旦跑到尽头,又该往何处去?记得坠入此间的玄武谷弟子,共有八位,还有一人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奔跑之际,暗暗焦虑。

    恰见几块大石头挡住去路,他疾驰不停而顺势跃起。临近石塔,碎石遍地。如此情景,倒也寻常。而便于此时,石头的背后,突然蹿出人影,并冲着他狠狠一拳砸来,嘴里还冷笑出声:“呵呵,等你多时也,去死——”

    象垓!终于现身了!

    他身为前辈,竟然躲在大石头的背后突发偷袭?而愈是卑鄙,愈是凶险阴损。若无意外,没人能够逃脱他的毒手。更遑论一个人仙高手,去如此偷袭一个羽士的小辈。

    无咎蓦然大惊,根本无从躲避也无力招架。生死关头,他竭力扭转身躯并暗暗催动法力。与之刹那,“砰”的一声,铁拳重重砸在他的胸口之上,他惨哼着从半空中斜飞出去。直至二、三十丈开外,“扑通”落下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竟敢与我为敌!”

    象垓一击得手,双脚站在石头上,“啪”的抄起双袖,阴沉乖戾的脸上兀自带着冷笑:“我倒是要看看,你这胆大妄为的小辈,究竟是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七位筑基高手追赶正急,忽见贼人中伏倒地,旋即放慢脚步,一个个神色轻松。

    玄武谷的弟子曾追随星海宗四处征讨仙门,均为凶残彪悍之辈。如今却要联手对付一个羽士小辈,已是难以想象。于是在众人看来,最后的胜负,没有意外,也不应该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意外,注定了出乎预料。

    无咎飞出去二、三十丈远,“扑通”砸在地上,翻滚两圈,腾地蹿起,竟毫发无损,只是身子晃了晃,随即头也不回撒腿狂奔。其利落的身形,与从前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象垓站在石头上,犹自面带冷笑而神色得意。

    谁料话音刚落,人跑远了?

    他脸色一僵,气急败坏道:“可恶的小辈,我看你往哪里逃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