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互相伤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往哪里逃?

    前方有座石塔,倒塌半边。数以万计的大石头,堆砌成了小山。且就此跑过去,或能借助乱石阻挡、拖延一二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还能逃向哪里?

    四方均为绝壁,上天无路而入地无门啊!

    眼下唯有硬撑着,且撑得一时算一时!只要还能喘口气,便要咬牙活下去!而多想也没用处,权当这辈子都是在奔跑中度日!不是你追,就是我赶,遭受风雨,又劈雷电。跑吧,兄弟!倒下之前,至少你还有最后一个倚仗!

    无咎狂奔之际,禁不住伸手抚摸着胸口而暗暗庆幸。

    胸口嵌着的银色圆镜,便是丑女所赠的坤元甲,由仙道高人所炼制,乃是一件难得的宝物。果不其然,在危急关头,又是它挡住了象垓的致命一击!

    而只要法力不失,便有坤元甲护体。想要杀我,没有那么容易!

    转瞬之间,小山般的石塔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象垓与七位筑基高手,也追到了二、三十丈外。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转而往右。

    石塔早已坍塌损毁,成了乱石堆积的小山,却依然有着七、八十丈高,四、五里方圆的好大一片。

    无咎环绕石塔跑不多远,一群人影随后而至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愈来愈近,有人迫不及待出手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道火光划破黑暗,去势凌厉。

    “哈哈,符箓可用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又是几道火光呼啸而去。随即各种符箓凌空乱飞,石塔脚下顿时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又惊又急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本以为禁制所限,法术神通难以及远,除了贴身肉搏之外,倒不用担心乱剑的围攻。谁料符箓尚能使用,怎会是这个样子呢?

    此前被蛮族的老头骗了一回,算自己倒霉。而如今惨遭蹂躏不说,又要雪上加霜。如此坑人,有意思吗?

    闪念之间,四、五道火光到了身后。好像威力不比以往,却也根本招架不得。这般狂轰乱炸,谁受得了!

    无咎吓得连蹿带跳,躲避不及,忙双手乱抓,七八张火符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火符接连炸开,肆虐的火光将四周照得明亮。而威势对撞,竟使得攻守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咦,以符对符,以暴制暴,这手段可行!

    无咎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而又是几道符箓在身后炸开,旋即一群猛兽从天而降,有蛟、有虎、有蛇等等,五、六种之多,如真似幻,凶悍异常!

    那是什么符箓?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回头,神识中看得清楚。他不假思索,再次抓出几张符箓往后抛去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符箓出手刹那,同样化作一群猛兽。但见暗空中兽影对撞,狂乱的杀机卷起阵阵旋风。而眨眼之间,又尽数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嗯,果然是六神门的符箓!

    算不算是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?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十余道符箓再次袭来。其中有玄火森森,有剑光呼啸,有猛兽疯狂,有洪水滔天,有冰霜雷电,无不杀气凌厉而又势不可挡!

    无咎尚自侥幸,急忙双手乱舞,一张张的符箓往后飞去,便如雪花般的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轰鸣大作,接连炸开的法力激荡不休激荡,随即又化作狂风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“那小贼怎会持有我六神门的符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冥月门、雷火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四象门、金水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之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此前已有十七、八位玄武谷弟子命丧他手,再加上土城造下的杀孽,或许还有不为知晓的地方,他杀戮劫掠之多,难以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专门与我玄武谷为敌,无论如何饶不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亲手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的符箓频频失手,疯狂的攻势难以奏效,明白了原委之后,一个个变得更加的愤怒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奔跑不停,手里却是抓着厚厚的一沓符箓。其架势不言自喻,那就是随时还击。

    正如所言,被他杀死的玄武谷弟子着实不少。而他所在意的,还是灵石与功法,对于劫掠的符箓,并未放在心上。方才被逼无奈,急忙查看纳物戒子,竟被他搜集了不下上百张符箓,可谓各家各样而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来吧,互相伤害啊!

    你有符箓一张,我即刻奉还一双!

    转瞬之间,竟越过石塔。前方一片空旷,远近无遮无挡。

    无咎转而往左,继续围绕石塔奔跑。转弯之际,他不由得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七位筑基高手,虽然不再祭出符箓,而同仇敌忾之下,竟已追到了十余丈外。不过,另有一道人影,径自蹿上乱石堆而纵身飞跃。

    那是象垓,他要绕道前方拦截?倘若被他得逞,自己必将陷入重围!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也不敢继续往前,忙于奔跑之中纵身一跃,人已落在石堆上。旋即又脚尖急点,从一块块石头上飞掠而过。

    七位筑基高手应变极快,纷纷随后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象垓已冲到塔顶,尚未翻越而去,有所察觉,转身直扑而下。

    只见乱石堆积的小山上,人影蹿起蹿落,像是鱼儿争渡,又似群鹰逐兔的情景。而此处没有河水,也没有生机盎然的原野,只有暗黑笼罩的乱石堆,与残酷无情的生死竞逐。

    无咎刚刚蹿到小山的半山腰,七位筑基高手已齐头并进,且相隔只有七八丈,并气势汹汹扑来。而塔顶之上,象垓更是饿虎扑食般愈来愈近。他突然收住去势,凌空倒窜而返身冲向山脚。如此突然上下,急起逆转,他已将追赶的对手远远抛开。

    众人猝不及防,慌忙转向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极快,而山脚就在几丈之外。如此虚晃一枪,或于事无补,且稍稍摆脱,能够缓口气也是便宜啊!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一声大喝响起:“小辈,敢否再接我一拳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落地,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却见象垓竟从塔顶高高跃起,脚下竟然踏着一道剑光,并以俯冲之势,转瞬之间到了眼前。一双铁拳更是呼呼风响,竟带有龙虎之威而叫人胆战心惊!

    咦,那家伙真是精明,由高往下,借助坠势,堪堪摆脱禁制束缚。再有飞剑之快,可不就瞬息及至?而他还要我挨上一拳,岂有此理!坤元甲再是宝物,也不能恣意折腾!何况法力震荡的滋味,也并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无咎只想躲避,奈何人在半空而无从借力。眼看着就要遭殃,他神色一动,猛然缩起身子,竟是一头往下栽去。

    象垓凌空而至,狠狠挥拳便砸。同时不忘两脚连踢,所踏的飞剑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人仙高手啊,浑身持有四象之力,且手脚并用,再加上一把余威尚存的飞剑。如此全力以赴,试问谁人能敌?

    而无咎根本没想抵挡,眼中只有大石堆中的错乱缝隙。他看得真切,直直扎入其中的一道缝隙……

    “铿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飞剑击落的动静,接着铁拳砸在石头上的闷响,而最后还有一声惨哼,随之便是象垓甩动拳头而呲牙咧嘴的模样。泛着金泽的石头,坚硬的出乎想象。他翻身落下,兀自抽着寒气,转而低头查看,再次发出惊咦声。

    “咦,那小辈竟躲入石头缝里?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众人汇聚而至。

    石塔坍塌,乱石堆积,四处可见一道道的缝隙,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钻进去。而那石头缝隙,尺余粗细,倒是堪堪容得下一个瘦弱之人,而凝神查看却又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小贼明明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石阻挡神识,他必然躲在石头下方,且四处查看,以免他趁机逃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当真一个鼠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搬石,掘坑,放火,浇水,不信抓不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给我动手——”

    象垓闪到一旁,众弟子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人正在缝隙中挣扎。而他挣扎之际,又腹诽不已。

    谁喜欢见缝就钻啊,还不是被逼无奈。本想着乱石堆积,缝隙也该四通八达,稍稍躲避之后,再设法逃去。不过,这石头缝也太狭窄了,倘若钻不过去,卡在此处,岂不是真的成了自投罗网的鼠辈?

    如此倒也罢了,关键是那帮家伙还要干什么!

    搬石、掘坑、放火、浇水……?

    无咎扎入石头缝里,暂且躲过一劫。石头的下方,恰有一小块地方能够藏身。他竭力蜷缩身子,便要从角落里钻进另外一道缝隙,却被卡住腰身,一时挣脱不得。弄巧成拙,不外如此。而头顶的动静却是听得清楚,他吓得急忙再次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搬石、掘坑,不怕,怕的是符箓之威。所在逼仄,再也不能以符对符。但有不测之祸,那才是水深火热呢!

    无咎抽出一只手,接连掐动禁制。他想要封堵头顶以及四周的缝隙,以免真的水火齐下。而禁制尚未成形,便已支零破碎。他转而抓出飞剑,劈砍石壁,倒也火星四溅,却收效甚微。他只得作罢,拼命收缩身子,只想着挤过缝隙,以便躲过那帮家伙的毒手!

    便于此时,头顶的大石头晃动起来,并“喀嚓、喀嚓”直响,紧接着几块玉符从缝隙中扔了进来。

    无咎惊慌失措,全身用力。

    我挤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