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春潮泛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时分,莽莽的山林间,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鸣。

    便像是遥远的雷声,回荡在荒野之中。而十余里方圆的大山,却为之震动不停。随即还有烟尘在随风弥漫,并从中蹿出七道人影。当间的一人,披头散发,肤色白皙,五官清秀,却剑眉倒竖,神色冷峻。另外五人,踏剑盘旋,面面相觑,似乎依然余悸未消。

    少了两人?

    “长老,河布与阿滔被乱石砸中,未能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那小子害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想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追杀某个小贼,玄武谷的八位高手被困在地下深处。如今历经一番周折,总算是脱困而出。只是其中的河布与阿滔,没能逃出来。乱石重击,禁制辗轧。不用多想,他二人早已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而罪魁祸首就在眼前,报仇雪恨只在今朝。

    众人没等吩咐,同仇敌忾,神通尽出,直奔不远处的一道人影扑去。

    那相貌清秀的年轻男子,当然便是无咎。他也是刚刚逃出地下,有些惊魂未定,奈何遁法的余威已尽,不由得往下坠落。下方是座丛林覆盖的大山,山顶上树木倒伏而一片狼藉,唯独不见洞口,或是丝毫的缝隙。只有淡淡的灵气随风飘散,似乎见证着曾经发生的,惊心动魄的一切。

    九塔法阵的威力,当真惊人。

    那古老的法阵,已存在了无数万年之久,而仅凭着月影古阵吸纳的灵气,竟然爆出如此巨大的威力。倘若阵法中不是五十四块灵石,而是五十四块乾坤晶石,或五百四十块乾坤晶石,说不定真的能够开启一条通天的途径。

    不过,法阵崩溃,九塔尽毁,地下的洞穴或将永久封闭。而此前好像听到象垓那帮家伙提起,九塔法阵,取自星辰之位,故有九星聚月的神奇,等等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低头俯瞰,一道道杀机呼啸而至。他不及多想,催动法力,而神色中似有艰难,却还是咬了咬牙,猛然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的山林中冒出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象垓“砰砰”击出几道拳影,大喊:“巴牛长老,那小辈遁法惊人,拦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乃是巴牛、阿鲍,与另外一个筑基弟子。三人在天上守候许久,不见动静,便返回之前的山洞,从一群羽士弟子的口中获悉了大致原委。而寻觅之际,地动山摇。于是三人循声而来,并适时散开,打出禁制,只要挡住对手的去路而加以合围。

    无咎蹿到了数百丈的高空,正待往南,忽见前方禁制闪烁,更有数道剑光急袭而至。他有过前车之鉴,不敢大意。而转瞬之间,三面受敌。他身形闪动,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倏然远去

    象垓与巴牛带着弟子们在半空中凑到一起,而追杀之人早已看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“咦,小贼的遁法之快,似乎更胜从前!”

    “长老,那人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是此前的小辈,元天门的无咎!”

    “哼,原来如此!而他遁法愈快,愈是消耗法力!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!那小辈的遁法,难以耐久,他往东逃了,追——”

    象垓与巴牛简短交代几句,双双施展遁法冲天而起。余下的筑基弟子,则是踏起一道道剑虹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午后,接着黄昏。

    渐渐的暮色四合,漫漫的长夜降临。

    当月上中天的时分,一群人影再次相聚。

    而脚下没了山林、原野,只有茫茫的海水在夜色下翻涌起伏。还有大大小小的礁石、荒岛,遍布在方圆千里的海域之间。

    随着剑虹闪烁,海中的一座小岛上多了九道人影。其中的象垓与巴牛,情形尚可。余下的七位筑基弟子,皆疲惫不堪。从午后,到黄昏,又从黄昏,直至夜半。竟横穿陆地原野,追到了大海深处。一路跑了不下三、四千里,而所追之人还是没有踪影。如今恰遇海岛,趁机落脚歇息。

    “两位长老,贼人莫非逃向了别处?”

    “是啊!纵使遁法高明,他也不能逾海而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与象垓长老,虽非人仙顶尖高手,而看出两、三百里,亦属寻常。那个无咎正是往东而来,绝无差错!”

    “诸位弟子,听我一言!”

    阿重等筑基弟子,还想询问,被象垓出声打断,只听他接着说道:“小辈无咎,深知你我不肯罢休,为免重蹈覆辙,他必然慌不择路。而大海之上,无从落脚。一旦他的遁术耗尽法力,必将自讨苦吃。此处却远离海岸,岛礁遍布。我猜他不会远去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象垓的眼光掠过左右,转而看向茫茫的海面:“我与巴牛长老,先行抵达之后,已将千里海域查看了一遍。奈何岛礁众多,难免有所疏漏。且稍事歇息,分头搜寻,但有发现,即刻禀报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面带狰狞一摔袍袖:“哼,那小辈纵然狡诈,还能逃到天上不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没有上天。

    正如猜测,他此时便躲在这片海域的一座小岛之上。

    所在的小岛,浮出海面两、三丈高,占地十余丈方圆,一块稍大的礁石而已。且高低不平而犬牙交错,根本不是一个落脚歇息的地方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不被人留意。何况礁石当间有几个天然的石洞,用来藏身足矣!

    无咎坐在狭窄的石洞里,犹自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一阵海浪拍打而来,竟无从躲避。转瞬之间,整个人已被海水浇透。

    他伸手擦拭着脸上的水迹,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搁在当年,也没这般的狼狈。不过飞遁了三、四千里,尚不至于耗尽修为。谁料来到了大海之上,忽觉不妙……

    无咎又喘了口粗气,凝神内视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风起云涌。气机杂乱,好似险象环生。却又七色闪烁,一道彩虹旋转不停。四肢百骸的灵力更是不断汇聚而至,便如万流归宗而即将超凡入圣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这是筑基的征兆啊!

    总想着提升修为,而筑基来的却不是时候。而纵然如此,其中又有多少侥幸,多少凶险,如今想来依然不可思议,且忍不住的心惊肉跳呢!

    倘若九塔法阵,取自星辰之位。此前的那座残塔,应该便是法阵的阵眼所在。以古阵的高深莫测,本该难以开启。恰巧月影古阵,或为一脉相承,再又借助五十四块灵石的双阵合一,终于触动阵法的中枢而再创神奇。

    嗯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而神奇也就罢了,关键还是灵气。

    正当敞开怀抱全力吸纳之际,疯狂的灵气竟然透体而过,并瞬间涌入阵法,随之托起了整座石塔。当时颇为诧异,如今想来简单。一个修士,一个只有羽士修为的自己,与庞大的法阵抢夺灵气,简直就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不过,正如猛烈的山洪冲过干涸已久的戈壁,虽未曾留下满盈的一江春水,却还是留下一丝丝的湿润,一点点的春意。

    唉,凭借那猛烈的灵气,本来应该能够恢复人仙,或地仙的修为。谁让出现了意外呢,根本没有防备,亦无从应变,更非人力所能挽回!

    而雷霆雨露,皆为天恩。这句话,很叫人安慰。

    便是那点点的春意,震动经脉,激荡气海,并绚烂了彩虹,在体内掀起一浪又一浪的春潮。

    嘿,这该寂寞多久了啊!

    于是法力回旋,倒卷,从四肢百骸涌向气海,只为收敛蕴藏而等待最终的绽放。

    说白了,那一刻要筑基。

    不是时候啊!

    虽然筑基只是恢复曾经的修为,却还是要闭关一二。便如妇人分娩,要诞下四弟或五弟,任凭她如何娴熟,也不能跑着迎来孩子的降临!

    当时又如何?

    九塔飞升,强敌环伺,洞穴穹顶的缝隙一闪即逝。尤其象垓带着那帮家伙,竟然趁机偷袭。

    被迫之下,佯作镇定,以符箓御敌,好不易从地下逃了出去。多险啊,两个筑基高手就没逃出来,被合拢的阵法碾压粉碎。而死了两个,又来三个,一切并未终结,围攻还将继续。

    跑吧!

    而体内已是翻江倒海,恰逢筑基关头。倘若强驱修为,且不说功亏一篑,说不定气机逆转,最终走火入魔也未可知。而冥行术,又最为消耗法力。

    彼时彼刻,有选择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只得以压制修为的法门,强抑气海,然后施展冥行术。而三面合围,且往东行。谁料不远之外,便是大海。数千里过去,再不敢往前。恰逢大片岛礁,即刻落下就地躲藏。

    幸好还能落脚歇息,不然难以想象……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阵海水涌入石洞。

    无咎抬起头来,擦了把脸,疲惫的神色中,透着几分侥幸。

    幸亏有个落脚的地方,不然真要掉进大海喂鱼了。体内的状况尚可,却不能再次动用一丝一毫的修为。否则莫说筑基,只怕原有的修为也保不住。且来一次闭关,或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至于象垓那帮家伙是否追来,我倒是想找人问问呢!

    无咎定了定神,手掌一翻,面前多了一堆小瓶子。他从中拿出冰离丹,端详片刻,从中倒出一粒放入嘴里,然后小心翼翼收起。接着信手一挥,余下的玉瓶尽数碎裂,被他抓起大把的丹药便是一通狂吞乱嚼。

    少顷,他双手结印,两眼微阖,脑袋一耷拉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