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六十六章 在世神仙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tianshen8190、崽象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蛮族居住的小山城堡,有云雾沼泽的阻挡,还有高墙壁垒,古兽的护卫,可谓戒备森严而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而便是如此一个地方,却被一群外来的修士给毁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弘扬道法,纯属屁话。

    就是烧杀劫掠,就是要摧毁曾经的一切,以便使得仙门的权威,成为整个部洲的至尊存在。而听着更为响亮,更为兽性十足的一句屁话便是: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    无咎在一片废墟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随着城堡的陷落,修士们蜂拥而至。虽然遭遇意外,却不妨余下的弟子们兴致冲冲。残垣断壁之间,随处可见忙碌的人影。有的穿梭于屋舍院落之中,有的挥动飞剑大肆挖掘,有的寻找幸存的蛮族,还有的奔着那尚未熄灭的浓烟扑去……

    无咎也算是谙熟杀人之道,精通劫掠之术。当年有个名头,仙门鬼见愁。而他只杀修士,只抢同道中人。对于凡俗,或蛮族,扪心自问,他从未动过欺凌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时他所在的废墟,是个倒塌的院落,除了烟熏火燎与遍地的血腥之外,还散发着一种熟悉的气味。

    酒香!

    此处竟有酒肆,或酿酒的作坊?

    落脚的空地,分明就是一条街道。街道两旁虽然满目疮痍,却残留着店铺门市的景象。似乎药铺、衣坊、铁铺、杂货,等一应俱全,仿佛所熟知的集镇。可见蛮族并未没有教化,而是繁衍生息自有传承。

    无咎踩着满地的碎石,绕过一道院墙。

    眼前是个院落,十余间石屋多半完好,却还是满目的狼藉,并有死尸倒伏而血腥呛人。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想要挥去逼人的血腥,又神色微凝,奔着一间石屋走去。

    屋门大开,屋内阴暗。而阴暗的角落里,果然堆放着数十个坛子,隔着几丈远,便觉着诱人的酒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亮,穿过屋门,直奔阴暗的角落,伸手便抓起一个坛子。

    坛子为陶土烧制,头尾狭小,当间粗圆,足有四、五十斤重,与所熟知的陶罐相仿,还有陶制的盖子与泥封。

    无咎拍开泥封,将坛口凑在鼻子前轻嗅。霎时酒香扑鼻,直叫人心神一荡。他迫不及待举起坛子,狠灌了一口酒水,却微微一怔,转身张嘴便喷了出去——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苦!

    酒水入口刹那,酒香没了,只有一个字,苦!

    或许坛中所装的并非美酒,而是害人的苦药。偏偏又透着酒香,很是诱惑难耐。

    无咎后悔不迭,便要随手丢了坛子,却又咂巴着嘴,翻着双眼而回味起来。口舌间的苦涩尚存,而苦涩之余,似乎多了一丝莫名的味道。

    再尝一口?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举起坛子,又灌了一口酒。谁料酒水尚未入腹,再次被他“噗”的一口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辣!

    适才只觉得苦,而此时却是火辣滚烫,像是猛烈的火烧,令人猝不及防!

    只怪自己嘴馋,呸、呸!

    “咣当”放下坛子,又连啐几口,无咎再无侥幸的心思,转身走出了屋门,正要就此离去,却回头看向隔壁的一间屋子。他稍稍迟疑,返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隔壁的屋子,同样的阴暗,却没有酒香,只有遍地的坛坛罐罐与各种杂物。

    不过,杂物之间,竟然躲着一个矮小的男子。许是见到生人闯入,吓得他哇哇大叫,并带动“哗啦”乱响。原来他的双脚,竟然拴着一根铁链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幸存的蛮族男子,缘何拴住了双脚?

    无咎不忍惊吓,摆了摆手。而那男子还是满脸的惊恐,吼叫不断。他想了想,以生涩的口音说了几句蛮族的方言。意思是:不用害怕,我不杀你,你又为何被拴在此处,等等。

    蛮族的男子渐趋安静,不再喊叫,而迟疑片刻,又叽里呱啦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同样的蛮族方言,稍有差别,却不难听懂。大致是说:他是酒坊的奴婢,因犯了过错,被主人拴在此处,却不知为何天塌地陷,主人与伙伴们都死了。而他所在的酒坊,专门酿造只有头人们才能享用的苦艾酒。还请饶他性命,放他回归山林中的家园与家人团聚……

    无咎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还真是一个酿酒的作坊!

    而所酿的酒,似乎很高贵。所谓的头人,或许便如王族权贵一般的存在!

    男子应该来自山林部落,或者说,他是被人抓来,专门充作苦役,乃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奴婢!

    想不到蛮荒之地,竟然也有高低贵贱,也有弱肉强食!

    记得部洲北地的蛮族,还是露宿荒野,赤身露体,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。而随着地域不同,教化的不同,人们渐渐有了兽皮裹身,懂得了人性的隐私,继而有了富庶与贫穷之分,以及主人与奴婢的差别。或许为了上下有序,尊卑传承,接着又有了街道、店铺,最终有了一座城。

    而坚固的城,挡不住外敌的入侵,却滋生了欲念,禁锢了人性……

    从前,好像有个女子,她要送给自己一座城!

    或许在她看来,那座石头城,是她的所有,是她最为无私的付出。殊不知本人想要的,乃是更为广阔的天空……

    男子蜷缩在杂物之间,犹自瑟瑟颤抖并哀求不止。

    无咎便想走过去,忽又闪开一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屋外冲了进来,所持飞剑闪闪放光,不过是稍稍错愕,便惊喜道:“哎呀,此处还有活口呢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阿三,在左近寻觅,早已察觉他师兄的动向,不失时机尾随而来。他所称的活口,便是幸存者。而他进屋之后,尖叫一声,脚下不停,直奔那躲在角落里的男子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阻拦,只是微微竖起双眉而神色微冷。

    阿三冲到那男子的面前,二话不说挥剑就砍。而“砰”的一声,并无血肉飞溅,也没死尸倒下,只有一截破碎的铁链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蛮族男子突然获救,依然哆哆嗦嗦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后退两步,得意洋洋道:“师兄,我猜你想要骂我,是不是大出所料,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敢在他师兄面前杀人,于是故意来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蛮族男子听不懂阿三的话,却看出他没有恶意,急忙“扑通”跪地而高举着双手,嘴里发出一阵古怪的叫声。

    阿三始料不及,吓了一跳:“师兄,他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舒展眉梢,淡淡说道:“他称你为上天的守护神灵,他要将你永生永世顶礼供奉!”

    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你是神仙,这世间唯一的活神仙!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之后,转身走出屋门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愣在原地,两眼眨巴。而低头看向跪拜的男子,他不禁挺直腰身,一种从未有过的荣耀突如其来,便仿佛旭日笼罩而周身上下光芒万道。

    “哈,没有想到啊,我竟然成了世间唯一的活神仙!不过呢,我为了捉弄师兄,这才帮他劈断锁链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尚在感慨,他的师兄已走到门外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急着离去,而是咂巴着嘴,仿佛若有所失,旋即明白了原委。他转身返回隔壁的屋子,再次抓起地上的酒坛,举起来“咕嘟、咕嘟”灌了两口,又是一阵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酒水入口,竟酸涩难忍!

    此前灌了两口酒,味道尚存,一口苦,二口辣。而片刻之后,却叫人回味难忘!谁料再行尝试,却三口酸,四口涩,前后味道迥异!

    所谓珍贵的苦艾酒,当真不是苦药?

    蛮族人的口味,着实难以想象!

    无咎有心作罢,而口舌之间却好似五味杂陈,分辨不能,欲罢难休。他忍耐不住,索性抱起酒坛又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当酒水入口瞬间,苦辣酸涩中顿时多了一丝淡淡的香甜。且彼此缠绕,相互纠结,又丝丝分明,滋味不同。只觉苦中透辣,辣中透酸,酸中带涩,涩中带甜;且苦得醉人,辣得烧神,酸得销魂,涩得伤心,再醇浓相融,只化作劫后逢生的恬淡与释然,尽在那一丝回味不尽的淡淡甘甜之中。

    咦,这味道……

    无咎难以置信,像是捡到宝了,禁不住嘴角含笑,迫不及待抱起酒坛昂首猛灌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酒劲怪异,且猛烈。

    他呛得直摇头,急忙停下,长吁一口酒气,犹自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苦艾酒,不宜痛饮,当慢慢的品尝,方能领略其中的滋味!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挥,地上堆积的数十个酒坛子,尽数被他收入神戒。而他犹不作罢,继续觅起来。相邻的屋子里,再次收获一百多坛苦艾酒。当他返回院中,却见阿三在搬弄碎石,随即停下来搓着双手,竟尴尬赔笑:“哈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怕有人滥杀,且将屋门封堵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搬弄石头,只为封堵着方才的石屋。而屋内的男子,依然跪在地上,却不再惊恐,而是冲着他投来虔诚与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那个没人性的家伙,竟然要救人?

    无咎很是意外,抬手将半坛子酒扔了过去,转身脚尖一点,飘然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站在废墟之上,远处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只见城中的浓烟,仍未消散,而浓烟起处,围着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动身奔了过去,身后传来阿三的叫喊声:“呸、呸,师兄你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上坟,跑了半天,又将更新时间打断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