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三章 你喜欢她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墨竹赤莲、宠狗嚒嚒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在的山洞,三、五丈的方圆,仅有地上一道石缝,再无其它的洞口、或丝毫的缝隙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封闭的山洞,没有出路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还能有何发现?

    而这位师兄虽然凶残狡诈,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物,只须给他乞求讨饶,应该能够蒙混过关。且顺着来路返回,再另行寻觅上山。想要捡便宜,独来独往最划算!

    黑暗中,阿三悄悄爬了起来,极为小心谨慎。而面前的人影,仍在昂着脑袋默默出神。他不敢声张,慢慢挪向来时的石缝。谁料刚刚挪步,后脖颈一紧,掐得他差点窒息,忙挣扎喊道:“手……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昂着头,站着没动,而突然伸出的左手,却将想要逃走的阿三给一把抓了过来。不容呼喊,一层土黄色的光芒瞬间笼罩彼此,旋即又是光芒闪烁,两人直透石壁往上遁去。

    景物变换,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阿三不明所以,还想尖叫,却已双脚落地而脖颈一松。他踉跄站稳,连连猛咳,兀自有些透不过气来,随即又猛然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足有数十丈方圆,颇为高大宽敞。四周的石壁上,竟然嵌满明珠,将偌大的所在,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而令人惊奇的并非如此,而是山洞中那矗立的石台,环绕的石阶,以及匍匐在石阶下,一排一排跪地膜拜的人影……

    不,那匍匐跪地的男女老幼,均已生机不再,竟是一具具的死尸?

    阿三只觉得阴森莫名,血腥袭人,惧由心生,禁不住打了个冷战:“师……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阿三的身旁,虽然早有察觉,而施展遁法寻到此处,并亲眼目睹着山洞内的情景,他也不由得心头一凛而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并非寻常的山洞,分明就是一座地下的宫殿。

    而那矗立的白玉石台,占地十丈,高约三丈,为十八层台阶环绕,更像是祭台,或为王座,在无以计数的明珠照耀之下,倍加光芒夺目,煞是威严庄重而又神秘莫测,使人望而止步,且不敢稍有亵渎之念。

    而石台的四周,却挤满了死尸,男女老幼皆有,竟不下数百之众。一排排、一层层,由下而上,均头冲一方,像是膜拜不起,期待着神魂的救赎,又像是以血肉祭台,迎接着生死的最终轮回。但见鲜血染透了白玉台阶,却不知有没有神灵的接引……

    阿三突然尖叫:“还有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三丈石台的顶端,层层死尸的当间,一道匍匐跪地的人影竟然慢慢爬起。从背影看去,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,黑发披肩,月白色的粗布长袍曳地,兀自垂首而瑟瑟发抖,直至片刻之后,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阿三失声惊道:“天呐……”

    石台上果然是个女子,十五、六岁的光景。瀑布般的黑发下,是一张精致的小脸,虽肤色稍黑,却双眉如烟,眸似点漆。精美的容颜,透着一种绝世的韵致。却腮边泪痕犹存,面罩寒霜。她淡淡看着石台下方的两个陌生人,竟不见丝毫的恐惧,兀自孑然而立,神色落寞且又透着无边的孤寂。

    “上天慈悲,竟有如此精美的人儿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两眼圆睁,嘴巴翕张,惊叹之余,已是如痴如迷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留意那女子抄起的双袖,以及她身后的石台,转而又看向四周,暗暗有所猜测。所在的山洞只有一道石门,却被万斤重的石柱阻断封死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石台上的少女,与遍地的死尸,一同来到此处,根本没想再次出去。而数百男女老幼死状安详,且血迹未干,并非他杀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猜测,身旁的阿三突然大喊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石台上的少女,手中多了一把利刃,却是狠狠插在胸口,乌黑的血迹瞬间浸透了白袍。其娇弱的身子前后摇晃,一双明眸渐趋黯淡,继而缓缓倒地,犹如蓓蕾尚未绽放,便已猝然凋零而而寂然逝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惨叫一声,纵身而起,急急落在石台之上,又手足无措而满脸的惊恐。少顷,他“扑通”跪下,哆哆嗦嗦伸出双手,竟是将伏地的少女轻轻抱起在怀中。

    那绝世的容颜,依然如故。微闭的双眸,仿佛睡了。而娇美的神态中,却少了安详,唯余无助的哀伤,还有令人心碎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为何这样呢,我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竟然很心疼惋惜的样子,摸出丹药塞入少女的口中,又抓着少女的脉门,不顾一切度入法力。

    他是个无情的家伙,曾屠了整个蛮族部落,而今日此时,他却想救活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女。与善良无关,与正义无关。他只想挽留那绝世的容颜,拯救那罕见的美丽!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站在原地,轻轻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少女举刀自戕,很突然,也阻拦不及,而她的下场,又似乎早已注定而无从更改。

    只是阿三的举动,着实叫人意外。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道:“短刃有毒,见血封喉!人已死了,不必徒劳!”

    阿三忙乱过后,哀伤作罢。怀中的少女依然没有醒来,娇小的身子渐趋冰冷。他哭丧着脸,不无悲恸道:“如此貌美的人儿,为何要寻死呢?只要她肯央求,我定然带她逃出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被他轻轻摇晃,长袖中滚出一物,乃是金链吊坠的玉石,卵石大小,碧翠晶莹而光华闪烁……

    有人问话:“哦,你喜欢上了她?”

    阿三随声道:“只觉可惜,难道你忍心看着如此貌美的女子死去……”

    又问:“嗯,你知道她是谁?”

    阿三默然无语,他的黑瘦脸庞,在怀中少女的美貌对照之下,猥琐而又丑陋。而他的一双大眼珠子,却透着莫名的惶恐与悲怆。

    问话的人,依然站在石台下的空地上,轻声说道:“你我毁了乞世山,破了古城,逼死了她的至亲族人,你以为她还会跟着你走?你我乃是她的仇敌,她唯有以死抗争……”

    说的不错,是星云宗毁了乞世山。而古城的蛮族宁肯一死,也不愿遭到凌辱。而少女乃是最后的幸存者,忽见两位修士闯入,绝望之下,她以死明志。

    “她方才尚在跪拜呢,莫非……莫非是我逼死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面皮抽搐,似乎更加痛苦,禁不住连连摇头,悔不当初的样子,却又悄悄伸手抓向地上的玉石。

    不料玉石突然消失,随即一道人影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阿三微微一怔,急忙大叫:“师兄卑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瞧见没有,面对生死,无动于衷,关键时候,又来抢到宝物。说师兄卑鄙,真的不冤枉他!

    阿三情急难耐,抬手便要扔了怀中的女子,又倍加呵护般的轻轻放下,这才又恨又怒爬起来:“还我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是咬牙切齿,要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无咎早已发现女子袖中的短刃与玉石,却不料玉石尚在,而芳魂已逝。他飞身来到石台之上,伸手抓起玉石凝神端详。而身旁仍在叫嚷,他淡淡说道:“你的宝物……?”

    阿三挺起胸膛,竟是寸步不让:“是这位姑娘的宝物,你还她!”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冲着阿三上下打量,又看向地上的女子,转而环顾着四周的数百死尸。他没有应声,而是低头凝视而神有所思。

    立足所在,乃石台顶端,有一、两丈的方圆,当间摆放着一块古怪的白色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,同为精玉打造,三尺多高,上圆下方,镶嵌着古老的纹饰。其上则为日月的形状,却彼此相融,又阴阳分明,便好似两条鱼儿环抱而颇显奇异。只是其中一条鱼儿的眼珠子空着,令人不明究竟。而神识查看,似有阻隔,再细加端详,依然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伸着脑袋,好奇不已,却被一只手臂推开,顿时跳脚:“宝物拿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片刻看不出石头的玄机,无咎也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他伸手推开阿三,就近走了两步,慢慢蹲在蛮族少女的身旁,并将手中的金链吊坠轻轻放在对方的胸口之上。而他刚要起身,却眼光一凝,再次将吊坠的碧翠玉石抓在手中,似乎有些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“你要作甚?快快放下!”

    阿三只当有人贪念不舍,怒道:“此乃姑娘唯一的珍爱之物,你敢抢夺,我……我……”他伸胳膊挽袖子,竟是动手的架势,而尚未发作,又心虚啐道:“呸!真是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骂欺凌这位姑娘的小人,贪财无良之辈,与师兄无关,哈!”

    阿三硬着头皮,拐弯抹角,总算是将心头的郁闷宣泄一二。他忽而觉着心头很畅快,竟笑出声来,便是一张黑脸也焕发出三分光彩,又摆了摆手,慨然道:“师兄自便!而有人说得好啊,天道有循环,善恶终有报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没人说,只有某个神神叨叨的师兄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蹲着,手里突然轻轻用力。“啪”的一声,碧翠玉石尽成粉碎。晶晶闪亮的玉屑,洒落在少女的月白袍子上,像是破碎的梦幻,迷离远去的风;再有乌黑的血,亮银色的短刃,以及那再不醒来的绝世容颜,宛如一幅凄美的画卷,充斥无尽的哀伤,使人陶醉忘我,又不禁随之怅惘莫名!

    阿三尚在摇头摆尾,小身板猛然僵住,已是两眼凸起,难以置信道:“师兄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