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六章 只觉有趣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iasujueqi的捧场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百丈外的山峰下,戒备森严的洞口中,走出一群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者,胡须斑白,脸色淡漠,耷拉着眼角,正是玄武峰的长老,也就是元天门的门主瑞祥。随后的乃是泰信与冯宗,以及夫道子等几位人仙的长老。

    瑞祥的修为通玄,地位尊崇,现身之际,守在洞外的弟子们纷纷见礼。玄武谷的象垓等人也是不敢怠慢,皆遥遥拱手致意。而瑞祥好像什么都没看见,照旧耷拉着眼皮,独自踱了几步而缓缓站立,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泰信却是与冯宗换了个眼色,扬声吩咐:“万吉、韦吉,收缴五色石。任何人不得私自夹带,否则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两个中年修士举手称是,然后带人守在洞口的左右。

    叫作夫道子的中年人,乃星云宗的人仙长老,他伸手扶了扶头顶的铁簪,脸上带着笑意:“呵呵,乞世山中,所藏的五色石为数不多,数十位筑基弟子齐齐动手,也不过半个时辰便能采掘殆尽。而聊胜于无吧,总能派上些用场!”

    他像是没话找话说,瑞祥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随后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夫道子又道:“不过呢,据说乞世山有座地宫,为古时遗留至今,其中的日月星辰塔,有破碎虚空之奇,想来颇为玄妙!古城的王族,以及诸多的宝物,或藏匿其中,瑞祥长老,你我万万不可错过啊……”

    瑞祥终于抬起眼皮,却是将眼光瞥向泰信与冯宗,依然没有说话,犹自手拈长须而一脸的漠然。

    “哦,夫道子,你方才所说,莫非来自宗主的第二道手令?”

    “还有日月星辰塔,不妨多多指教……”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相继出声,惯有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两位道兄差矣!”

    夫道子摇头笑道:“我方才所言,与宗主无关,只是动身之前多有研究罢了,故而熟知部洲的风土人情。而各地遗留的古迹,以及其中的隐秘,却知之甚少,有待随同各位一起大开眼界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知宗主又有何交代?”

    “你我抵达部洲,已近两年,可谓跋山涉水,艰险重重!且此番死伤甚众,再加上之前的折损,眼下仅存六七百人。照此下去,莫非要你我尽数葬身此地,夫道子你才肯道出实情?”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相继发出质问,显然是心有怨气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兄,你我远征异域,死伤也是在所难免,岂能因此而责怪宗主他老人家呢?”

    夫道子反问了一句,又笑着摆手道:“且稍安勿躁!采了五色石之后,你我留下来寻找地宫,而弟子们不妨就此赶往金吒峰,顺道走遍各地。弘法布道,天材地宝,缺一不可,呵呵!”见两位长老依旧是神色不满,他接着安慰道:“日后抵达金吒峰,我自会拿出宗主的第二道手令,事关仙门大计,还须多加谨慎啊!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他眼光一闪:“咦,那不是无咎吗,来到此处作甚,莫非也想采掘五色石……?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百丈之外,身旁的象垓等人早已远远躲开。他方才也想离去,却难得听到几位高人的对话,且对话中暗含机锋,便忍不住多听了几句。殊料他独自杵在原地,很是醒目,终于惹来关注,再要回避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无咎拱手施礼,便要告退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修士对话,即便百丈之远,也不过咫尺之隔,而清晰的笑声却让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停下脚步,听夫道子又说:“五色石中的灵气,乃五行合一。故而,五色石的灵气,又称仙元之气,一旦将之收为己用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啊!”

    五色石,也就是乾坤晶石。对于其中所蕴含的诡异灵气,早已有了切身体会,而所谓的仙元之气,倒还是头一回听说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头顶铁簪的中年男子说到此处,竟拂袖一卷,手中多了一块灵石,即便相隔甚远,也能看到五彩晶光。他举起手来,笑道:“无咎,念你同为人族弟子的情分上,我关照于你,这块五色石送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来自星云宗的长老,要将珍贵的五色石送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小辈?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五色石,提升修为必不可少,乃是他梦寐以求的好东西,又怎能不为之心动呢。而此刻若敢伸手,只怕要大祸临头!

    却听夫道子又道:“嫌少?我还有呢,再送你几块如何,还不前来谢赏……”

    珍贵的五色石,被他当成寻常之物。而长辈赏赐,晚辈绝无怠慢之理!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进退不得,眉梢耸动,眼光闪烁。即使他机智多变,此时也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,也是有些意外,又不明究竟,各自带着疑惑的神情在一旁观望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瑞祥忽而抬起眼皮:“夫道子,你想害他不成?”

    话语声不大,却透着威严。

    冯宗随声附和:“长老所言有理!五色石固然不凡,而难为小辈吸纳,否则侵蚀生机,殃及性命!夫道子,何必害我门下弟子呢!”

    夫道子却是不以为然:“呵呵,闲来无事,说笑而已,不当真的!”

    无咎暗暗松了口气,谁料麻烦仍未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星云宗的长老,收起五色石,冲着这边遥遥一瞥,强大的神识疾掠而至,随即手扶黑须而笑容如旧:“呵呵,元天门后继有人呐!这位小辈如此年轻,却魂息内敛,神不外泄,颇有人仙高手的风范!”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一道强大的神识疾掠而至,整个人霎时便如坠入冰窟而难以自持,便好似浑身上下脱光了,给人看得一个通通透透。他头皮一紧,踉跄后退,随即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慌慌张张喊道:“前辈,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瑞祥手拈长须,漠然如旧,只是他深邃的两眼中,好像有精光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冯宗很是不满:“如此捉弄一个小辈,所为哪般?”

    夫道子好似兴致索然,摆了摆手:“呵呵,只是觉着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成群的弟子走出洞口。而洞口前突然多了一道禁制光芒,显然是有所防备。众人将一个个纳物戒子交给了韦吉长老之后,又从禁制光芒中鱼贯而过。

    夫道子无意多说,与泰信、冯宗回头观望。

    少顷,阿威、阿雅以及阿胜相继现出身影。其中的阿胜交卸了差事,稍显疲惫,抬眼见到有人远远的坐在地上,他意外道:“无咎,多时不见,你在此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地上,两手支着膝头,耷拉着脑袋,兀自窘迫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三位筑基高手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无咎这才摔打衣袖站起身来,敷衍道:“我也牵挂前辈啊,故而四处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的大步不停,急忙挥手:“前辈高人在此,岂容放肆!何况我等进出都要搜身,快快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趁机转身,扭头一瞥。

    洞口前,筑基弟子们上缴的戒子,已被尽数呈给了瑞祥长老。泰信与冯宗,则于禁制两旁巡视而唯恐意外。夫道子,则是背着双手踱着步子,并冲着这边微微颔首,脸上还带着捉摸不定的笑容。

    无咎暗啐了一口,急忙跟随阿胜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那个星云宗的夫道子,每回见到自己,总要找点麻烦,他不是成心的,就是故意的。而以他人仙的修为,不应该看出自己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无咎,此前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与阿三趁乱上山,皆无大碍,却不知前辈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乞世山的五色石,为数稀少,我仅仅采掘了十多块,已然尽数上缴。你也见了,严禁私藏携带,否则逃不脱禁制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来五色石何用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小辈,还是见识短浅啊!不管是搭建阵法、还是修炼,五色石皆有大用。怎奈你我修为低微,难窥五色石的妙处。而唯有修至人仙境界,方能尝试吸纳五色石中的元气。嗯,元气,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灵气,玄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灵气与玄气,亦来自于元气,唯五行不同而用处迥异。说多了你也不懂,且记得,修至飞仙境界之后,唯有借助五色石方能修炼。而庞大的阵法,更是离不开五色石呢!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要让诸位筑基前辈采掘五色石,是怕有人私吞,而最终占便宜的,还是人仙长老!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据说另有用处!而你我身为弟子,不得妄自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见到无咎,颇为欣喜,话也多了起来,两人边走边说。阿威与阿雅应该有些疲惫,各自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山坡尽头,乱石堆前,阿猿、冯田与阿三早已等候多时,纷纷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七个人凑到一起,在山顶找了块地方围坐歇息。

    山顶上,依然碎石遍地。居高远望,但见天色苍茫而前途未卜。

    远处的人群中,象垓、巴牛与几位玄武谷的弟子尚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方才的瑞祥长老,是不是在维护那小子?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泰信与冯宗呢!”

    “他果然受命于几位高人,却瞒过了众多弟子,只为对付我玄武谷,真是好算计!”

    “以后如何……?”

    “此去金吒峰,尚有十余万里之遥,途中大有可为!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