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大浪淘沙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o老吉o、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好壮观的地下宫殿啊!”

    寂静的山洞内,相继冒出四道人影。

    其中的三位老者,正是瑞祥、泰信与冯宗。随后现身的中年男子,则是夫道子,他惊喜过后,冲着脚下两小片灰烬稍稍诧异,便忙着四处查看。

    数十丈方圆的所在,依然是珠光闪闪而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只是那白玉石台,以及趴伏的数百死尸,给这地下的宫殿,平添了几多阴森诡异。换作常人,或许恐惧难耐。而对于四位仙道高人来说,却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即使瑞祥,也不禁眼光一闪,却同样留意到了地上的两小片灰烬,随即又环顾四周而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乞世山的地宫?”

    “不错!乞世山年代久远,城中的蛮族管辖部洲至今,堪称王族,不仅善通鬼神,还熟知各种秘术。据说,此处的地宫便为古人所留,只为庇佑后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道子,你倒是无所不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懂得部洲各地方言,稍加留意,便不难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道子,你此前逼迫蛮城的主人,便是为了这个地宫?而那主人,只是一个女娃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莫要小瞧了那个女子。据说,她是古人后裔,有破碎虚空的通神法门,故能统辖部洲而受到万众敬仰!不过,我命她归顺投诚,谁料她竟负隅顽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只因听你之言,我门下弟子死伤惨重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啊!诸位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山洞虽然宽敞,而除了石壁的珠光,并未见到什么宝物,只有当间的石台与上面层层叠叠的死尸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在夫道子的示意下,瑞祥与泰信、冯宗走到石台下。

    夫道子挥袖一甩,石台堆积的死尸从中分开一条通道,白玉台阶上,尽是早已凝固的斑斑污血。他摇了摇头,笑道:“呵呵,我还以为蛮族的主人与她的嫡亲,已逃往别处,却不料自取绝路!诸位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他又接着分说:“这或许便是传说中的日月星辰塔,可破碎虚空而直达九霄!”

    泰信不以为然:“若真如此,莫非还要以身殉祭不成?”

    冯宗随声附和:“蛮族的菁英之辈,已尽数而亡,便是那个女娃娃亦未能幸免,如此破碎虚空,着实凄惨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还想分说两句,突然飞身而起,而尚未落地,已错愕不已:“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看向瑞祥,随后双双蹿上石台。

    瑞祥依旧是一手背后,一手拈须,很是淡定自若,而双脚却已缓缓离地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四人已相继落在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石台之上,只有一堆白玉碎屑陪伴着一个女子的尸骸。而那女子的胸口,不仅插着一把短刃,还摆放一个古怪的金链,且四周散落斑斑点点的碧翠玉屑。

    泰信道:“这……这是蛮族之主?”

    冯宗道:“嗯,正是那个女子!”

    “不!我说的是有人先到一步!”

    夫道子抬手抓起金链,又低头查看尸骸,以及尸骸身上以及旁边的玉屑,转而又散开神识看向山洞。少顷,他将金链抛向瑞祥,随即一甩袖子,竟是连连发笑:“呵呵,想不到啊,你我攻城之后,只想采掘五色石,却不料被人抢先寻到此处并夺走宝物。瑞祥长老,你元天门还真是能人辈出啊!”

    泰信恼道:“所言何意!”

    冯宗也是不满:“夫道子,有话不妨讲在明处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两位有所不知,我便实说了吧!”

    夫道子摇了摇头,抬手指向来处:“地宫的洞口,已被万斤大石封死,若非懂得遁法,没有人能够进出此处。而洞口前的地上,却有真火焚烧与法力的痕迹,显然有人打斗,并焚尸灭迹。两位再看——”

    他又指向石台:“这堆玉屑,分明为器物所留,且气机未绝,而长老手中的金链,或为关键之所在,却被人为毁坏!”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循声看向瑞祥手中的金链。

    只听夫道子接着说道:“有人先到一步,杀了两位误入此地的弟子,逼死了蛮族之主,抢走了乞世山的上古至宝!”

    瑞祥冲着金链端详片刻,却并未追究所谓的上古至宝,而是出人意料般地缓缓问道:“善后如何?”

    泰信拱了拱手,答道:“乞世山已毁,古城的蛮族也已驱逐殆尽。弟子们则由前辈带领,自行赶路。而此去遥远,地域广袤,途中便于历练,只须三年之后,于金吒峰下汇合便可!”

    冯宗跟着说道:“我星云宗弟子,玄武峰尚存三百有余,而玄武谷,已不足四百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为期三年?”

    瑞祥微微颔首,拈须道:“且罢,你我不妨游山看水,倒也乐哉!”他手指一松,金链摔在石台上清脆作响。他抬脚踏空而下,看着四周层叠的死尸,淡淡又道:“却不知金吒峰有何玄妙,谁能教我?”

    这位元天门的门主,玄武峰的长老,总是不苟言笑,且话语飘忽,叫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泰信与冯宗换了个眼色,随后跳下石台。

    夫道子独自站在石台上,愕然道:“长老,有人抢走宝物,岂能就此作罢?”

    瑞祥的去势一顿,兀自离地丈余而悠悠悬空,随即慢慢转身,反问道:“夫道子,你还想怎地?是你声称乞世山藏有宝物,又是你声称宝物被抢。谁人所为?是你,是我?是我门下的弟子,抑或是玄武谷的弟子?”

    这位地仙的高手,平日里淡漠少语,而一旦出声,便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夫道子微微一怔,而不过瞬间,已恢复常态,歉然道:“无凭无据,是不便猜疑,否则适得其反,徒惹混乱,怪我唐突了,不过……”他稍作沉吟,又道:“命弟子自行历练,只怕不妥,何况为期三年之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瑞祥沉声反问,哼道:“大浪淘沙,始得真金!”

    夫道子似乎有些无奈,苦笑叹道:“长老所言极是,在下受益匪浅!”

    瑞祥的眼光微微一闪,拈须道:“哦,你何妨说说金吒峰呢?”

    “一座山峰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怕不仅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长老所有耳闻?”

    “我元天门也算是为了星云宗征战多年,我总不能一无所知吧?何况五色石,尚在我的手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路上再说也不迟!而长老的五色石为数太少,不堪大用,你我此去,还须多加寻觅!”

    “哼,不劳烦神,我自有吩咐!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暮色降临。

    树林下,篝火旁,七个人正在歇息。

    乞世山已远在数百里外,星云宗弟子也各自离去,如今一行只剩下七人,就此结伴赶往金吒峰。而金吒峰相距遥远,横穿部洲腹地颇为不易。值此歇息之际,众人的心思举止各异。

    即使夜间,也不见一丝凉爽。倒是有飞虫不断扑入火光,给这闷热的荒野平添几分喧闹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并肩坐在一起,他捡起一根树枝扔进火堆,似乎兴致不错,带着笑容说道:“三年后赶到金吒峰便可,此间你我不妨见机行事。若得机缘,便为收获!”

    阿雅颔首会意,却担忧道:“万吉长老与诸位同门,均已远去,若有意外,你我或将孤立无援呢!”

    阿威不以为然道:“只须祭出传音符,便能召唤同门!而凭借你我的修为,应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倘若召唤不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是怕玄武谷找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妹说到此处,皆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他二人的旁边坐着阿胜、阿三,以及阿猿与冯田。而几丈之外,还有一人斜躺在草地上,手里拿着酒坛子,独自畅饮不停。

    “无咎!”

    阿威脸上的笑容没了,厌恶道:“此去遥远,路途多变,你务必要听从吩咐,否则莫怪我将你扔在半道儿自生自灭!”言罢,他又哼了一声:“哼,若非长老有令,我才懒得管你!”

    阿胜劝说道:“照看弟子,乃你我长辈的本分。而无咎的修为足以自保,师兄放心便是!”

    无咎兀自斜躺着,恰好面对火堆。不知是火光的照耀,还是苦艾酒的酒劲所致,他白皙的脸色有些发红,并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。他抓起酒坛灌了口酒,打着酒嗝出声道:“阿威前辈,多谢你带我同行啊!阿胜前辈,何不拿出酒来痛饮一番!”

    阿胜摇头:“你仅送我两坛苦艾酒……”

    苦艾酒,来之不易,颇为珍贵,且酒劲怪异,没谁舍得这般喝水似的痛饮。

    无咎又灌了口酒,满不在乎道:“哎呀,今朝有酒今朝醉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淡淡说道:“师兄,想不到你还是善饮之人!”

    无咎再次抓起坛子以酒回应,好似已醉意迷离:“嘿,要不要切磋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含笑摇头,矜持如旧。

    阿威不便发作,却两眼一瞪:“阿三,你缘何闷闷不乐?”

    阿三坐在篝火旁,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,反倒是默默不语,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呼唤,他蓦然一愣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人凑了过来,一把掐住他的脖子,举起酒坛子便是猛灌。他躲闪不及,呛得连连咳嗽,却又被趁势按在地上,顿时酒水如注。他慌忙大叫:“师兄,饶命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却是手扶胡须而哈哈大笑:“哈哈,瞧见没有,师兄弟之间,就该这般亲热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