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五章 蝼蚁心思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潭幽云疏影、长寿秘诀、轰炸机20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嗤嗤、嗤嗤”

    像是啃噬砂石的声响,令人头皮发麻;接着又是“刺啦、刺啦”,竟是禁制遭到撕咬的动静。

    阿三以为幻觉,尚存侥幸,却见三位师兄也是神色凝重,他不由得心头一沉,惊道:“糟了,猛鳄蚁——”

    猛鳄蚁没有离去,而是在围攻石塔,尤为甚者,竟顺着石缝侵入,并不断撕咬,使得封堵洞口的禁制也在闪烁不停。看情形要不了一时片刻,数以百万计的猛鳄蚁便将涌入洞穴。而人在洞中,无路可去,只能被噬骨吸髓,最终化为一堵白骨啊!

    阿三愈想愈怕,猛然跳起,“砰”的撞上洞壁,又踉跄落地,却顾不得脑袋的疼痛,急得团团乱转而叫道:“如何是好、如何是好呀?怎会想起躲在此处呢,这不是等死吗,都怪师兄害得……

    谁想叫声未落,一脚突如其来,他捂着屁股哎呦一声,“扑通”摔在角落里,这才稍稍清醒,吓得连忙摆手求饶:“师兄息怒——”

    而师兄踢出一脚之后,并未理他,只管双手齐挥,继续打出禁制封堵洞口。

    阿猿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忙与冯田点头示意,随即各自掐动法诀,以禁制加持四周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嗤嗤”声渐渐停歇,“刺啦”声愈来愈响。

    无咎手上一顿,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冯田道:“此地的塔石,或为秘术加持,异常的坚硬,挡住猛鳄蚁并不意外。怎奈那猛鳄蚁寻隙而来,吞噬禁制法力。你我唯有施展修为强行抵御,否则别无他法!”

    石塔存在了千年之久,自有不为人知的隐秘。而岁月的侵蚀之下,坚固的石塔还是出现了裂缝。正是那微乎其微的缝隙,给了猛鳄蚁可乘之机,也使得洞穴内的四人再次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“哈,我怎么说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蜷缩在角落里,许是绝望所致,竟面带惨笑:“若非吓糊涂了,谁会躲在洞里呢?我所敬佩的师兄,也是寻常,无非抢得几分运气罢了,我好不易信他一回,却被害死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洞穴四周的光芒闪烁不停,尤其封堵洞口的禁制,竟随着“刺啦”声而不断崩溃。依稀仿佛,已能看到无数的猛鳄蚁正在冲破阻碍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诧异,不敢掉以轻心,他一边施展法力加持禁制,一边念头急转寻找对策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也是手上不停,急道:“阿三师弟,与其抱怨,何不助上一臂之力,且挡住猛鳄蚁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却是不为所动,干脆舒展四肢瘫坐着,像是看破了红尘,心灰意懒道:“仅凭你我的修为,挡得住百万凶蚁吗?早晚难逃此劫啊,又何必徒劳无功,噬骨吸髓呢,这回真的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喀”的碎响,又是一片禁制崩溃。封堵洞口的石块,竟然随之微微震动。而洞穴四周的禁制,也有吞噬破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阿三面皮抽搐,竟闭上双眼:“四周尚有坚石,延缓片刻,倘若凶蚁来自地下,又如何抵挡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止住震动的石块,顺势祭出几片光芒封堵左右以及头顶的洞壁,不忘提醒道:“阿猿师兄,冯老弟,留意脚下……”

    阿猿答应一声,与冯田打出禁制加持防御。谁料洞穴的地面忽而颤抖起来,并传来疾如骤雨般的“沙沙”声响。

    阿三猛地睁开双眼,却吓得紧紧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无咎已从地上站起,察觉有变,不及多想,双手急挥往下拍去。谁料禁制尚未显威,“轰”的崩溃,整个地面猛然沉降,竟现出一个丈余粗细的深坑,密密麻麻且无以计数的猛鳄蚁翻涌而上。他急忙运转法力,两脚悬空。与此瞬间,深坑继续塌陷、扩展、变大,猛鳄蚁起随之起伏,前仆后继,浑似煮沸的汤锅而沸腾不断。谁料匆忙之际,无暇兼顾,“喀喀”闷响,封堵洞口的禁制成片崩溃,点点黑影倏然闪现,继而振动双翅狠狠扑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祸不单行,说的就是此情此景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猝不及防,直接坠入深坑。

    阿三未能幸免,手舞足蹈往下栽落,没忘催动灵力护体,而周身上下噼里啪啦直响,竟是灵力遭到吞噬的动静。他再也顾不得看破红尘,发生一声尖利的惨叫:“师兄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有心另寻去路,而所在的洞穴内已布满了猛鳄蚁,恰如黑云狂乱,仿佛末日降临。他急忙十指连弹,再又双手挥舞。玄火闪现瞬间,“砰”的烈焰倒卷,随即盘旋环绕,顿然已将整个人团团罩住。猛鳄蚁触及玄火,“刺啦”成灰。他不作迟疑,猛然收缩腰身往下蹿去,顺势虚抓,玄铁长剑飞到手中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急坠数十丈。

    一团烈焰包裹的人影,倏然穿过黑云而轰然落地。

    无咎落地瞬间,强驱法力,周身的烈焰“砰”的炸开,无数的猛鳄蚁在飞旋的火星中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却见所在之地,乃是一个丈余大小的狭长山洞,一侧坍塌,一侧去向不明。而三道人影,正顺着山洞狂奔,成群的猛鳄蚁从头顶飞来、从岩石缝隙冒出,随后追赶,当真是源源不断而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无咎催动法力,真火所化的玄火再次贴身盘旋,旋即甩开脚步,直奔前方的三人追去。但遇蚁群近身,或是阻挡,一把烈焰拍下,霎时所向披靡。他见此法可行,扬声示意:“以火攻之……”

    跑在最前头的乃是阿三,他虽然不肯相信他的师兄,而性命攸关又岂敢大意,慌忙抓出符箓祭出。火符虽然不抵玄火的威力,却也让猛鳄蚁纷纷躲避。阿猿与冯田随后效仿,渐渐摆脱猛鳄蚁的纠缠。而不管前后,皆不敢停歇,继续顺着山洞奔跑,只求远离凶险之地。

    只见黑暗的山洞中,时不时的火光闪现,随即四道人影鱼贯而过,无不神色匆匆而脚下奔忙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山洞渐趋狭窄。

    狭窄尽头,山洞从中一分为二。左侧的洞口,仅有三、五尺的粗细;右侧的洞口,却是骤然一阔,足有一、两丈高。

    阿三奔跑不停,直奔左侧山洞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却是收住去势,左右张望:“阿三师弟,切莫莽撞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依然没有止步,只有话语声从洞口中传来:“凶蚁成群结队,必然直奔大道,却不料你我专寻小道,必能化险为夷……”话音未落,人跑远了。逃命的时候,他倒是颇有主见。

    阿猿阻拦不及,只得随后追去。冯田叹了口气,也跟着踏入左侧的洞口,而离去之际,又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有人叱呵: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冲了过来,反手祭出一道火光,又接连打出数道禁制封堵来路,而面前除了两个洞口之外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他气得又啐了一口:“呸!自以为是的东西,你何时懂得蝼蚁的心思……”

    一路之上,他为了断后,不得不拖延片刻,所幸挡住了蚁群的追赶。谁想三位伙伴不省心,如今剩下他独自面对两个洞口而难以取舍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迟疑,还是奔向左侧的洞口。

    而踏入洞口,他又禁不住骂了一声“狗东西”,被迫低头弯腰,加快脚步往前。

    左拐右拐,接连转弯。须臾之后,便见到十余丈外出现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冯田与阿猿,也是低头弯腰而情形狼狈,唯有阿三挺直身躯,很是轻松的模样。谁让哪那家伙个矮呢,总算是被他捡到便宜!

    不过,前后四人相继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阿三转过身来,尴尬道:“此路不通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猿身高体长,在山洞内憋屈难耐。他一屁股坐在地上,摇头道:“阿三,我只当你为人机敏,却不想,唉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蹲下身子,附和道:“阿三师弟,你总说别人害你,而你接连闯祸,着实害人不浅呐!”

    “哈,意外而已,意外而已!”

    阿三心虚赔笑,又满不在乎道:“眼下奔波多时,亦该歇息片刻!师兄,是吧?”

    无咎哼了声,不予理会,拄着长剑,慢慢倚着洞壁坐下。

    地下莫测,气机凌乱,神识难以及远,更不便随意施展遁法。既然原路返回,歇息片刻料也无妨。

    阿三松了口气,恢复了常态,竟在洞内来回踱步,并手托下巴而得意道:“凶蚁已被远远抛开,凶险无忧也,且就此寻去,或有古人留下的宝藏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到此处,两眼放光:“此地到处都是上古遗迹啊,且偏僻隐秘而无人知晓,又有异兽守护,若说没有宝物,我是万万不信!师兄,你再不敢与我抢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屁股着地,尚未稳当,手上一空,所持的长剑竟然直接没入地下。

    阿三看得清楚:“师兄,你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多说,伸手抓住剑柄,而他稍稍用力,整个山洞随之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阿三吃了一惊,忙道:“诸位见证啊,师兄惹祸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