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七章 隐藏之深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此处的洞穴,或为上古所留。而如今的主人,却是两头鬼蛛。

    一头鬼蛛,已令人恐惧绝望,两头鬼蛛,只能让人万念俱焚而乖乖等候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洞穴角落的石壁,涂满了厚厚的蛛丝,在远处珠光的辉映下,呈现出一片惨白,散发着阴森与死寂的气息。所隆起的十余道虫蛹状的人影,更添了几分诡异的景象。其中的玄武谷弟子,早已气绝多时,而余下的几位幸存者,却是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阿雅的臻首低垂,仿如昏迷。一绺金发挡住苍白的脸,却挡不住她的疲惫与虚弱。

    那是个妩媚动人,且颇有主见的女子,而面对冷酷残暴的鬼蛛,她除了接受蹂躏与虐杀之外,再也施展不出半分的风情。恰如红颜逝水,生死轮回。所谓的美人,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猎物。

    阿威虽也神色消沉,却好像显得很痛苦。他时不时看向他的师妹,似乎有千言万语,却又无从提起,只化作声声叹息。

    阿三依旧是睁着大眼,满脸的惊恐,仿如悔悟自省,嘴里念叨着不停:“刚刚噬骨吸髓,又逢鬼蛛夺命。我不求长生,只想善终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。

    阿猿,则是惶惶不语……

    无咎左右张望了片刻,闭上双眼,好像也是听天由命,却又悄悄散开神识。

    此处的洞穴,虽然被两头鬼蛛糟蹋的不成样子,却依然很壮观,并能够从中有所猜测。那环列的高山大川,谷地河流,颇有几分部洲的地理地貌,又不尽相同,应为模仿搭建而成。洞顶之上的明珠宝石,或寓意日月星辰。而洞穴的中央,盘踞着高山石塔,可谓擎天踏地,颇有掌控八方而一统乾坤之势。

    嗯,这更像是一个墓穴。

    或者说,一个极为罕见的地下墓穴。而墓穴的主人,应该身份不凡,说不定是无数万年前的帝王尊者,哪怕身死之后,也不忘他曾经统辖的领地,并将山山水水带入墓穴,只为永昌不绝,伴随星辰常在。而倘若真的如此,当年的部洲,绝非蛮荒之地,其繁华富庶,远远超出想象,却不知缘何毁灭,难道又是天降浩劫……

    以上纯属臆测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两头鬼蛛,又躲到哪里去了,或许另有洞穴连接,只可惜蛛丝阻挡,一时看不清整个洞穴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几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洞穴内,异样的寂静。那淡的血腥,依然在阴寒中弥漫不去,令人窒息、绝望,又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当阿三察觉到护体灵力的崩溃,以及修为的流失,他再没心思啰嗦,而是瞪着双眼恍如呆傻。

    蛛丝果然在吞噬修为,并随着法力的挣扎而愈发坚韧。照此下去,耗尽修为倒也罢了,却只能任凭鬼蛛的尖刺**插入体内,该有多疼啊,想一想都能吓死人,还有多年修炼的精血,仅为怪物的一顿美餐,太惨了……

    阿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两眼微微眨动。

    两位师叔,自顾不暇。阿猿与冯田,也是命数注定。还有一位师兄呢,同样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唉,没人相救,这回死定了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远处跳动。

    阿三脸色惨变,失声道:“用饭的时辰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被悬挂在石壁上的众人,前一刻还是寂寂沉沉,陷入听天由命的无奈,这一刻却齐齐睁开双眼而循声看去。事关生死,没谁能够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鬼蛛吸食修士的精血,可不就是用饭来了。而说起来轻松,听着叫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只见那白色鬼蛛,八脚划动,看似缓慢,却跳跃如飞而来势极快。眨眼之间,到了石壁前方。又逐一打量着石壁上的人影,像是在选择进食的美味。少顷,它在阿雅的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阿雅神色恐惧,旋即强作镇定,回首一瞥,轻声叹道:“师兄,我先走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面皮抽搐,猛然大喊:“怪物,放过师妹,冲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鬼蛛稍稍蓄势,便要跃起猎食,却又看向叫喊之人,似乎有些受惊,随即螯足划动,竟仿佛变得暴怒凶恶起来。

    阿雅的脸上,已没了惧色,而是泪眼盈盈,欣慰道:“师兄,此时此刻,又何必争执,我在轮回路上等你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也是两眼通红,梗着脖子叫道:“不!纵然一死,我阿威理当先走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喜好卖弄风情,玩弄心机的女子;一个粗莽不堪,狭隘暴躁的男子。而危急关头,皆展现出不为人知的一面。虽然争执的只是生死的先后瞬间,谁说又不是真情实意呢。生离死别的场景,也着实令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鬼蛛才不管许多,只觉得阿威惹恼了它,转而冲了过来,轻轻一纵飞身而起。转瞬之间,已趴在石壁之上,竟是倒转身子,恰好将阿威的整个人置于腹下,旋即伸出尖利的长刺,便要由上往下,刺穿猎物的头颅而享受美食。

    阿雅不忍目睹,泪水啪嗒直落。

    阿威却怒睁双眼,脸色狰狞,疯狂大笑:“哈哈,师妹,我走也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声未落,鬼蛛的长刺,已狠狠刺下,霎时便要脑浆迸裂。

    而与之刹那,一道紫色的剑光突如其来,像是闪电,凌厉异常,竟“喀嚓”斩断长刺,再又呼啸而去。鬼蛛猝不及防,疼得八脚颤抖,猛然摔下石壁,随即在地上一阵翻滚。而剑光倏然而回,“扑哧”扎入鬼蛛的人脸之中,一阵横冲直撞乱劈乱砍。鬼蛛承受不住,急蹿而起,口喷蛛丝,奈何挡不住体内肆虐的飞剑。“砰”的撞上数十丈高的洞顶,尔后直直坠落而扑通砸在地上,又稍稍挣扎几下,再也没了动静,显然死了……

    阿威的笑声,戛然而止。阿雅,也是泪眼愣怔。冯田与阿猿,同样的瞠目错愕。

    而阿三嘴巴张合,喜不自禁:“厉……厉害呀我的师兄……

    无咎依然被蛛丝裹着,牢牢挂在石壁上。其“虫蛹”的模样,与众人没有二致,却撇着嘴角,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苦笑。他没有否认,也无须否认。口中吐出狼剑的那一刻,便已被众人察觉。这也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脱身法门,终于趁着鬼蛛不备而一击得手。而隐瞒许久的修为,也被迫显露出来。或许那份真情难得,叫人不忍。至于接下来又将如何,倒是想不了许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阿威获救之后,看着地上鬼蛛的死尸,犹自难以置信,却猛然扭头叱问:“无咎,你……你是筑基高手?”

    阿雅却神色变幻,似有迟疑。她隐去眸中的泪水,仿如释然道:“师兄,上回玄武谷弟子寻衅,便已明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有所恍悟,顿时愕然不语。

    他记得清楚,玄火门的阿重、阿健,曾带人上门问罪,而某人却满口胡扯,如今想来,对方分明暗示过自己的修为,而彼时彼刻,又怎敢相信。

    冯田摇头自语:“无咎师兄……你隐藏之深,出人意料……”

    阿猿庆幸道:“救了阿威师叔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最为振奋,也最为轻松:“哈,我早便知晓,不敢吐露半个字啊,而抢了我的百年黄参,修为大涨也是寻常!”

    无咎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,本不想多说,而想了想,还是趁机道:“只因此前逃到海外,偶遇机缘,致使修为突飞猛进,为免招致猜疑,也是迫不得已,却非刻意隐瞒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显得颇为大度,轻声道:“机缘使然,你又何须顾忌太多。而你斩杀鬼蛛,救了阿威师兄,却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阿威忍不住道:“你修为几何,有无脱身之法?”

    无咎实话实说:“筑基六层,而想要脱身,为时尚早……”

    “筑基六层?怎会修炼法宝,又怎会法力无碍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依然耿耿于怀,而身陷绝境,生死莫测,容不得他多想,摇头又道:“只要你能救了我师妹,我便不予追究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尚未应答出声,阿三惊叫道:“师兄,你杀了雌的,雄的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惊魂过后,也不过几句话的工夫,远处再次冒出一道白色的身影,虽个头稍小,却一纵数十丈,并口喷蛛丝,而呼啸生风,显得异常的凶猛。那正是此前活捉众人的雄鬼蛛,应该发现同伴被杀,再次冒了出来,其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阿威惊道:“无咎,快快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一头白色的鬼蛛拖曳着长长的蛛丝,从天而降,轰然落地,竟然围着地上的尸骸转着圈子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,皆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,也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虽说某人的手段高强,而后来的这头鬼蛛,显然要更加的强大,也更加的可怕。尤其是禁锢在蛛丝之下,只有一把飞剑,如何应对一头八只脚的怪物,着实叫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阿三已顾不得振奋,而是颤声道:“冤有头,债有主,师兄你多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鬼蛛像是听到召唤,猛然抬起头来,竟是直直盯着无咎,人面鬼脸扭曲恐怖。不见作势,也不见有任何征兆,它猛然离地飞起,直奔石壁扑来。

    无咎神色冷峻,眉梢挑动。便在鬼蛛扑来的瞬间,他猛然张口,又一道青色剑光闪电而出。谁料与之同时,一大片白色粘液铺天盖地而来,霎时裹住了青色剑光,并将他整个人连同脑袋给重重禁锢。随之一道白色身影呼啸而至,一根尖利的长刺狠狠扎来。

    左右的众人看得真切,皆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惊的是某人竟然还有第二把飞剑法宝,惧的是飞剑被困而在劫难逃。殃及之下,在场者均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地上鬼蛛的尸骸之中,突然冲出一道紫色的剑光,竟幻化出一头张牙舞爪的狼影,带着疯狂无上的杀气,“喀嚓”一声斩断了鬼蛛的利刺,再又狠狠扎入鬼蛛的腹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