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天命有常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43874249、文青08、pexxxyu、rayray1111、草鱼禾川、林彦喜、羽化若尘、崽象、快乐小生304、书友与书友、天净之沙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向新老朋友鞠躬问好!

    感谢林彦喜成为天刑纪的新掌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洞口相连,又是一个洞穴,二、三十丈大小,阴暗、且腥气逼人,应该是两头鬼蛛的巢穴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,在洞穴的四周,摆放着成堆的东西,虽被厚厚蛛丝覆盖,依然能够分辨出其中的金银器皿,以及锈蚀的刀、枪、、箭矢等物。

    冯田与阿威、阿猿、阿三,先后步入洞穴之中,各自左右张望,皆满眼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蛮荒之地,何来如此的富足繁华?且不说金银之物,便是那器皿之精美,贺洲也不多见啊!”

    “师叔有所不知,典籍早有记载,天地以无数万年一轮回,由盛及衰,由衰而亡,再又复始,可见上古,乃至远古之繁华富庶,出乎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田,你是说,部洲并非莽荒不化之地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子,宝石,我的天呐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众人说话之际,阿三已急不可耐。而蛛丝坚韧,难以撕扯,他忙道:“师叔,师兄,快快祭出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与冯田、阿猿,祭出飞剑劈砍。扯去蛛丝,成堆的宝物重现出来。虽也稀罕,却尽为凡俗之物。各自动手翻捡,倒也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阿三专捡金银珠宝,忙得不亦乐乎,又从泥土尘屑的深处抓出一个玉壶,笑道:“哈,且送给师兄饮酒之用……咦,师兄呢?”

    冯田对于金银珠宝没有兴趣,自顾在一堆朽烂的铁屑中寻觅,突然听到阿三呼唤师兄,他拍了拍手转身走出洞口。

    阿威明白过来,急忙随后而去,却走到洞口,又扭头叱道:“你该称呼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脸色一苦,冲着阿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四人只顾着查看鬼蛛巢穴,寻觅宝物,谁料身旁少了一位同伴,或者说,那人自始至终就没有踏入洞口半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穴的当间,乃是一座小山状的石台。四周石阶环绕,层层渐高,却被蛛丝缠绕,难以踏足。

    无咎将玄铁剑当成拐杖,长剑虽然无锋无刃,胜在沉重,轻轻一掠,便将蛛丝扯飞,他随后顺着台阶,一步步走到了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石台足有二、三十丈高,像个石塔。顶端有着十余丈方圆,极为平坦。而正中却摆放着一个金色之物,五尺多高,两丈多长,方方正正,形同石棺,覆盖严实。棺盖上则是雕饰精美,并镶嵌着宝石,虽有蛛丝遮挡,依然点点生辉。

    居高四望,洞穴内山川纵横。抬头看去,洞顶的星辰辉映。恍惚刹那,仿佛给人一种擎天而立的豪情,并伴随日月星辰的永恒,就此横穿亘古至今,再去那没有尽头的未来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金棺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惊叹,石台上多了四道人影。

    阿三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玉壶,一边惊奇打量着金棺,一边讨好道:“师兄……前辈,此物送您!”

    无咎接过玉壶,意外道:“谁是前辈?”

    玉壶有七八寸高,口小,肚子大,造型简陋,虽为白玉打造,却布满污垢,脏污不堪,显然是没人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既已筑基,来日遇见师门长辈,自当与你禀报,并录入籍册。从此以后,你便是羽士弟子的前辈!”

    阿威说起话来,少了蛮横,多了尴尬,与从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糊弄外人便好,自家人不用俗套!阿猿师兄,冯老弟,不妨称呼照旧!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阿猿与冯田笑了笑,抬手便要扔了玉壶,又神色一动,举起来凝神端详。

    他的言行举止,还是一如既往,而在众人看来,却多了几分随和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点头会意,其中的阿猿稍显拘谨。阿三松了口气,趁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阿威也不再强求,疑惑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壶,猜测道:“既为金棺,或为古人埋骨之所!”

    阿威的两眼一亮,大步走了过去。阿三与阿猿,也围绕着金棺而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冯田却是回头一瞥,不解道:“无咎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此前你遇洞不入,或许看不上洞内的宝物。而眼下又驻足旁观,莫非早已知晓金棺的虚实?“

    “谁不喜欢宝物呢,却不愿与参与争抢罢了!”

    无咎收起了玉壶,依然站在原地,手中倚长剑,他面对着罕见的金棺,竟无动于衷的模样,随即又嘴巴一咧,淡淡笑道:“金棺有符文护持,难窥究竟,其中的虚实,我一概不知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师兄又怎能屡获机缘而修为大涨?”

    冯田似乎很好奇,问话也很随意。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一挑,随口答道:“岂不闻,天行有常,宝物择主?”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,闻所未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冯田还想说话,一声闷响传来。他转身看去,只见阿威已抓出飞剑,猛地劈向金棺。而棺盖除了多了一道浅浅的剑痕,竟然纹丝不动。阿威不甘作罢,再次尝试。一时之间,“砰砰”闷响不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动静消停。

    厚实完好的金棺,已布满了剑痕,便是镶嵌的宝石,也崩碎了无数。而棺盖依然严丝合缝,没有丝毫开启、或破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阿威喘着粗气道:“我法力尚未复原,容我歇息片刻!”

    阿猿原本也是跃跃欲试,旋即打消了念头。筑基高手难以打开金棺,羽士弟子更是休想。

    阿三抓耳挠腮道:“金棺内必然藏着重宝,岂能就此错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出声道:“容我一试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一怔,却还是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依他看来,无咎虽有两把神异的飞剑,而所自称的修为,还是远逊一筹。恰逢此时,不妨探探深浅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也跟着往后闪开,阿三则是满怀期待:“我的师兄,您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嘴角挂着微笑,慢步走到金棺前,顺手将铁剑轻轻一顿,却“锵”的一声砸碎了石台而深入三寸之深。他浑若不觉,挽起袖子,手腕转动,周身上下顿时噼啪脆响,无形的威势缓缓散出。

    阿威乃是筑基高手,旋即看出名堂,失声道:“四象之力?你竟然懂得四象门的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四象之力,乃四象门的神通,施展者,据称有神力无穷。

    阿三兴奋道:“哈,师兄劫掠无数,从来不缺各家的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身子下沉,稍稍蓄势,伸手抓住金棺的棺盖,然后双臂发力而往上一举,嘴里低沉出声:“开——”

    棺盖足有三寸厚,两丈方圆,怕不有万钧沉重,竟“喀”的发出一声闷响,随即缓缓闪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阿威暗暗心惊,却不甘示弱,趁机上前,举起飞剑插入缝隙:“我来助你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双臂抖动,再次用力一推。

    两人合力之下,果然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沉重的棺盖“嘎吱吱”响,随即猛然飞了出去,然后轰然落地,竟砸得石台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阿三与冯田、阿猿早已等候多时,趁机趋前查看。

    阿威更是当仁不让,纵身而起。而他的一只脚刚刚踏上金棺,尚未低头查看,突然九道金光急蹿而出,且近在咫尺,根本不容躲避。他惊得抽身暴退,挥剑劈砍。竟是金色的小蛇,长不过尺,快如闪电,“扑哧”断为两截,而半截身子依然不依不饶狂扑而来。慌乱之中,似有觉察,他忙屈指连弹,真火激射而出。半截金蛇瞬间成灰,凶险顿时化解。而他已退了一、二十丈,远远落在石台的下方。却见石台高处真火闪烁,余下的金蛇竟然已消亡殆尽。而阿三、阿猿与冯田,则是狼狈滚落在石阶上。而金棺之上站着一道青衣人影,很是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“无咎,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阿威又急又悔,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无咎在打开金棺的瞬间,便暗中戒备。见有金蛇出现,随即祭出真火逐一灭杀。众人逃窜之际,他已踏上金棺。听到阿威阻拦,他不予理会,挥袖轻卷,手中多了一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阿威与阿三、冯田、阿猿已去而复还,争先恐后跳上金棺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金棺之中,藏着毒物,当真是防不胜防,好吓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古虵,剧毒之物,寿命极长,以秘术催眠,稍有惊动便势同疯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为古虵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且称之为金蛇……”

    “棺中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虚惊一场,低头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金棺之中,摆放着一具骸骨,却腐朽殆尽,早已看不出人形。而骸骨四周,则是一堆造型精美的金玉器物。

    不用吩咐,四双手齐下,一通乱抓乱抢,金银器物顿时消失无踪。早已腐朽的骸骨,也顿时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阿威抓着两件玉器,看不明白,悻悻跳下金棺,扭头道:“无咎,你所持何物?”

    阿三、冯田与阿猿,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原来某人早已退到一旁,兀自把玩着手中之物。

    那是一截石杖,拇指粗细,尺余长短,像是晶石打造,竟五彩闪烁而颇显不凡。只是石杖的顶端,有个豁口,似有空缺,更添几分的古怪。

    冯田的眼光一闪:“王者法杖……五色石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恍然惊道:“那正是五色石,你说什么,法杖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皆顾不得所抢之物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冯田继续说道:“据传,蛮族的王者,有通神之能,而五色石法杖,便为施法之物,其神通迥异,或远超仙门法术也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急道:“无咎,且将法杖拿来我看!”

    无咎抬眼一瞥,微微摇头:“我有言在先,天命有常,宝物择主哦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