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九十七章 意外脱险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乐胖、pexxxyu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: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
    而如此这般的情形,又岂止一个祸不单行,简直就是灾祸连连,世间末日的景象啊!

    天上有浓雾遮挡,箭鸾偷袭;地上兽群汹涌,无休无止;地下又被猛鳄蚁断绝了去路,已然叫人眼花缭乱而惶恐难安。

    无咎也遭遇过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窘境,而那时独自一人,无牵无挂,此时却要带着六个人突围,且不是带着伤势,便是修为不济,与老弱病残相仿,想要安然无恙地逃出险地,又谈何容易!

    阿三的惊叫声尚在腥风中回荡,从地下涌出的蚁群已“嗡嗡”飞起,不仅断绝了去路,还带来了恐怖的杀机。

    众人慌忙退后,而兽群又疯狂而至。

    这一刻不管你是羽士高手,还是筑基前辈,所有的修为,皆没了用处。根本无从躲避,也无从招架。或许正如阿三的惊恐,不死也要死了。

    无咎后退之际,全力催动两把神剑,在混乱中卷起一道道血肉旋风,堪堪护住了当间的六位伙伴。而旋转的剑光,从五、六丈方圆,瞬间逼迫到了三、四丈,随时都将难以为继。他再不敢迟疑,“啪”的甩出一记雷鞭,雷火炸开瞬间,猛然发出一声大喝:“阿胜、阿雅,各带两人御剑而行,随我杀出重围——”

    再耽搁下去,凶多吉少。既然无路可逃,当破天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腾空蹿起,顺手弹出真火。烈焰炸开,疯狂的蚁群来势受阻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雅会意,分别带着阿猿、阿三与阿威、冯田,趁机踏剑离开原地。

    但见雷火轰鸣,剑光闪烁,群兽癫狂,血腥呼啸。而极度的混乱之中,七道人影相继腾空而起,只待冲出重围,拼一个绝路逢生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无咎离地蹿起数十丈。而尚未穿过浓雾,几道黑影迎面扑来。他抬手一指,两道剑光闪电而去。“扑、扑”斩断头颅,两头箭鸾兽栽落半空。他趁机抡起所持的玄铁剑,便要强行开道。谁料一个庞然大物挡住去路,竟达五、六丈之巨,如同小山般呼啸而下。他应变不及,被迫抡剑,“砰”的闷响,翻身栽了下去。紧随其后的阿胜与阿雅,更是躲避不迭,狼狈败退,旋即一个个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而怪兽紧追不舍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哎呦,师兄逞强,却忘了师叔的前车之鉴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砸在一堆野兽的尸骸中,满身的腥臭。他气急败坏爬起,又绝望大叫:“天呐,那是蝠龙兽,比起箭鸾,更为可怕!”

    阿雅与阿威,双双躺在地上。师妹并无大碍,慌忙起身。而师兄却是不堪,一口淤血喷了出去,并捂着伤腿,疼得满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猿、冯田落在一片血泊中,皆遍体血污,极其狼狈,且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未能幸免,同样摔个实在,却来不及抱怨,也来不及理会四周的同伴。他“蹭”的跳了起来,收起玄铁剑,顺势掐诀,抬手一招。尚在盘旋的狼剑与乾剑倏然而回,瞬间合二为一,被他抓在手中,随即法力狂吐,一道两三丈的紫青剑芒霍然闪现。他不作迟疑,脚尖一点,便要逆势而起,直奔那头蝠龙兽扑去。

    值此危急关头,只能拼命。什么阴谋诡计,什么偷奸耍诈,都没有用,生死当前,谁也侥幸不得!而拼的就是胆气,拼的就是修为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际,从天而降的蝠龙兽却突然舒展双翼而俯冲飞起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弥漫的浓雾倏然分开,一道明亮的光芒倾泻而下,并霎时弥漫四方。唯余一轮圆月,当空独明。而曾经的的喧嚣与混乱,竟然随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收住去势而站稳身形,已是错愕不已。左右的伙伴们,也是纷纷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随着云消雾散,远近豁然明朗。

    只见明亮的月辉之下,偌大的山谷之中,石塔高耸,万兽聚集。不管是蝠龙、箭鸾等会飞的猛兽,还是豺狼虎豹与古蚣,或拇指大小的猛鳄蚁,皆在山谷中找了块地方,黑压压的一片,极为的壮观,却又无不昂首向天默然沉寂。便好似在聆听上天的召唤,又或恭候神灵的降世。充满诡异的场景,着实令人叹为观止而又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天呐,出了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噤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山谷中的上古异兽,颇通灵性,聚集于此,只为膜拜明月而吞吐天地精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恰逢月中十五,凑巧赶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抬起头来,皆双目生辉而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那天心的一轮明月,果然是又大又圆。熠熠光华,随之普照大地;郁郁灵机,缓缓笼罩山谷。仿如天地停滞,岁月永恒,顿然令人神我两忘,只待冲破黑暗而追随光明而去……

    无咎仰望之际,也不禁神色痴迷。恍惚之间,他的念头中似乎浮现出了八字真言。而他微微一怔,却不及多想,随即收起神剑,抬脚离开原地:“机不可失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兽群膜拜明月之时,千载难逢的脱身良机。

    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众人猛然惊醒过来,却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阿雅抬手示意,阿猿背起阿威,冯田与阿三落脚无声,而阿胜则是传音提醒:“我已记得来路,就此往北,转而东行,便可出谷……”

    山谷之中,寂静异常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怪兽,依然昂首向天,冲着明月,肃然膜拜。对于悄悄穿行其间的七道人影,混若未觉……

    须臾,四、五里外。

    四周依然石塔耸立,却兽群渐稀。而随着明月偏坠,身后的山谷渐渐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在头前带路,落脚无声。他察觉异常,脚下一缓,伸手抓向阿三与冯田。阿三被他抓住臂膀,而冯田却有意无意往后躲开。他无暇理会,脚下涌出一紫一青两道剑光,旋即冲天而去,并低声喝道:“阿雅、阿胜,走——”

    阿雅与阿胜,皆不敢耽搁,一个接过阿威,一个带着阿猿与冯田,双双踏起飞剑而腾空蹿起。

    而即将远去的瞬间,众人又禁不住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天上的明月虽然倾斜,却光辉如旧。而曾经的山谷,渐渐为云雾遮掩,不消片刻,已消失在茫茫之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明时分,七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正当一轮朝阳璀璨,却没谁留意那火红的美景。接连遭遇凶险不断,又赶了半宿的路程,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下方是片河谷,有山林环绕,有水流舒缓,却不见野兽肆虐,倒是一方安逸的去处。

    无咎落在河边的草地上,抬手将阿三给丢了出去,然后就地坐下来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阿三摔得“哎呦”一声,而他翻滚两圈,懒得爬起,干脆躺着,仰天叹道:“昨夜真是吓人,想想后怕呢。谁料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哈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与阿胜等人,相继落下身形,皆神色疲惫而遍体的血污,一个个显得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“此处是何所在?”

    阿胜依然是余悸未消,落地之后,四下张望,吩咐道:“阿猿、冯田,还有阿三、无咎……无咎便不用了,你三人就近查看一番,以防不测!”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答应一声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阿三懒懒坐起,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出声道:“三、五十里方圆之内,既无野兽,亦无人烟,而百里之外,倒是一个蛮族的村子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一怔:“你……你能看出百里之外?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道:“嗯,勉力为之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暂歇片刻!”

    阿胜冲着阿猿与冯田摆了摆手,阿三又趁机躺了下去。而他本人却是脸色尴尬,瞪眼道:“什么叫勉力为之?我知道你修为高强,我与阿威、阿雅加起来,也不是你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无咎反问一句,咧开嘴角:“不管何时何地,你阿胜终究还是我的前辈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阿胜抬起大手一挥,脸色缓和下来:“论起你我的情分,倒也不必拘于俗礼!”他转身走了过来,已是面带笑容:“无咎啊,我早便看出你重情重义,且商议一二,你我是接着赶路,还是歇息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瘫坐在地,脸色发青,双目紧闭,呈现出伤势加重的症状。

    阿雅守在一旁,忧虑道:“依我之见,不妨就地休整一段时日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停下脚步,沉吟道:“阿威师兄的伤势不轻,阿雅旧伤未愈,我与几位弟子也是连日奔波而劳顿不堪,与其急着赶路,倘若再遇不测,只怕更糟……

    两人有了主张,达成一致,却未作决断,而是看向某人。不知从何时起,那个曾经的小辈,再也让人轻忽不得,此时得到他的响应,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无咎盘膝而坐,独自冲着河谷眺望。有所察觉,他回过头来,微微错愕,旋即恍然:“哦,便依两位前辈之见!”

    有关众人的何去何从,他没有想过。他来自神洲,浪迹天涯。他只是个路人,走着一条自己的路。至于他会否为了途中的风景而改变,或许只有一路的风景知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且就地歇息。待阿威伤势痊愈之后,你我赶路不迟!”

    阿胜抚须点头,笑容舒畅,又是大手一挥,吩咐道:“阿猿,冯田、阿三,且去百丈外的山坡下,帮着两位师叔开凿洞府,以便闭关疗伤之用!”他话到此处,又亲切道:“无咎,这边来,我有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刚弄了个微信公众号,尚不太明白,以后有时间写点小说中的人物背景,或别的与大家分享,愿意的加个关注。搜索:yeguang0622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