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零一章 雨夜深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297290、木叶清茶、草鱼禾川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顶的雨雾中,六道人影来回摇晃,并不时传出话语声——

    阿雅:“阿三去了多久?”

    阿胜:“估摸算来,十余日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:“你为何不拦着他,或询问缘由,岂能由他擅自行事,真是荒唐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:“哎呀,我当他四处闲逛,也没在意。何况你我在此耽搁了如此之久,难免烦闷。谁料他一去不返,真是闹心!”

    阿雅:“阿威师兄的伤势,至今仍未大好,累及诸位,他也很是过意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:“此话差矣!阿威师兄闭关养伤,我阿胜理当陪伴左右!不用多说,人被我看丢了,便由我外出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:“阿胜,方才我言语莽撞,勿怪。而你岂能独自外出,不妨由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:“师兄,阿三去向不明,切忌盲目找寻,你我在此等候,以便及时接应!”

    阿胜:“我倒是记得阿三所去的方向,他顺河往东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:“既然如此,阿猿、冯田,你二人且去三十里内查看。但有意外,即刻禀报。无咎,你能否陪着阿胜走上一趟?”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: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声突然停了下来,而五双眼光却同时看向一处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一旁,独自面对着河谷。不知何时,他湿漉漉的长衫已变得清爽起来。而他又抬着两手,凭空乱戳乱点,嘴里默念有词,整个人显得很怪异。

    阿胜叹了口气,抱怨道:“无咎,你不会醉酒过度而伤了心神吧。问你话呢,愿否与我同行?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手一顿,回头看向众人,似乎明白过来,甩着双袖而咧嘴一乐:“嘿,与前辈同行,荣幸之至也!”

    他笑声未落,不见作势,人已缓缓腾空而起,两脚下却是剑芒隐约而神异不凡。

    阿胜也不禁露出笑脸,冲着阿威、阿雅拱了拱手:“呵呵,我调教的弟子,差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三日后务必回转!”

    “放心便是——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两道人影消失在风雨之中。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听命行事,随后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山顶上,只剩下一对师兄妹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是真心待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小妹我何曾有过虚情假意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喜欢那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闪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本想等待雨季过去,却不想节外生枝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,无须担忧!倘若阿三走失,只怪他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说,你我借助雨季修整,玄武谷的弟子又何尝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!只待阿胜返回,你我提前动身!”

    “提前动身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、三十里外,已达河谷的尽头。而滔滔的河水,依然往东流去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两道人影踏剑而行。

    低头俯瞰,脚下一片迷蒙。抬眼远望,四周风雨飘摇而浑天茫茫。

    阿胜散开神识,只觉得万千雨丝纷乱而难以看远,于是落下身形,在十余丈高的河面上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无咎跟着放慢去势,却又拿出了他的玉壶,一边小口轻啜着苦艾酒,一边摇晃着脑袋而神有所思。他根本不像是在寻人,而是在回味着曾经的神奇与失落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真是好大的酒瘾!”

    某人接连饮了两个月的酒,直至酒醉酣睡,谁料不过转眼的工夫,又是酒壶在手而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阿胜心有埋怨,却理所当然道:“再送我几坛苦艾酒,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手上的酒壶没了,趁势点点戳戳,又不得不郁闷作罢。

    “夺字诀”的神奇,毋庸置疑啊!

    试想,高手对决,生死关头,但有一息停顿,便可扭转乾坤呢。而如此神奇的法术,再难施展。他唯恐错失机缘,独自苦苦冥想,索性继续饮酒,依然不得其解。那一刻的神奇,便好像是夜间的流火,辉煌刹那,又倏忽消失而无迹可寻!

    “无咎,你缘何变得这般小气!”

    “阿胜,你倒是贪心不足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规矩!”

    “阿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并不在意称呼,你心存敬意便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……你在捉弄我?我好歹比你年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你说阿三那家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且慢慢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再无从前的上下尊卑,反而渐渐随意,一路上说话不停。

    又去十余里,大河一分为二,奔着东南、东北流去。而前后左右,依然寻不到阿三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阿三顺河而行,谁想河道分岔,却不知他所去何方,眼下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阿胜收住去势,神色犯难。

    他稍加沉思,又道:“无咎,你我不妨分头循着河道找去,两日后在此碰头,若真的不见阿三,也只能听天由命!”

    无咎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两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一个往南,一个往北。

    无咎顺着河流,东北而去。独自一人,更加自在。他时而踏剑蹿起数百丈,恰如蛟龙出水,时而又低低掠过河面,两脚踏浪而行。难得的逍遥,不免兴致大发。他干脆收起脚下的两把神剑,施展起风行术。整个人顿如清风,随着雨雾飘摇而去。这一刻,人在雨中,雨在天地之间,便好似天、地、人一体而浑然忘我……

    又数十里,河流转弯。

    河滩的几里外,有片茂盛的密林。而密林之中,有蛮族的部落出现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施展风行术,放慢去势。谨慎之余,他隐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早便知道此处有个蛮族的部落,而眼前的情景却是出乎所料。

    飞到密林之上,低头俯瞰。只见林间的空地上,有数十坍塌的草舍。房前屋后,还有十余具赤身露体的死尸浸泡在雨水之中,或许死了多日,皆肢体肿胀,或溃烂,并散发着淡淡的恶臭。而除此之外,再无人影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有人灭了蛮族的部落。

    是谁丧尽天良,阿三?

    哼,若是阿三那个家伙,他算活到头了,我已告诫过他,他竟敢一而再而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密林间徘徊片刻,心头已是杀机汹涌,而他返回河滩,又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阿三杀人,缘何不归?以他的修为,他没有胆量独自远行,莫非……

    无咎盘旋身形,转而飞高数百丈。

    脚下便是河滩,并无异常。河流在此绕了个弯子,继续往东流淌。往北,便是蛮族部落。往西,乃是河谷的方向。往南,则是山岭延绵而丛林茂盛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寻见阿三,是原路返回,与阿胜碰头,还是再行寻觅?

    无咎稍作迟疑,转而往南。

    纵览四方,只有山岭丛林阻挡神识,其中或有隐秘也未可知,不妨就此查看一二。且另外一条大河,就在东南方,途中或能遇见阿胜。

    只见半空中一道淡淡风影,穿过雨雾,掠过树梢,飘然往前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天色由朦胧转为晦暗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了。

    而忙碌了数个时辰,依然没有收获。且待天明,再继续找寻。

    无咎从天而降,落在一个密林遮掩的山谷之中。见山谷一侧的峭壁上,离地十余丈的地方,有个小小的山洞,恰好能够藏得下一人。他闪身跳了上去,人坐在洞内,风雨无碍,左右上下看得清楚。他微微一笑,摸出酒壶灌了几口酒。少顷,他又拿出一枚玉简攥在掌心,缓缓闭上双眼……

    玉简之中,拓印着《天刑符经》与《星辰诀》,以及那八字真言。

    由八字真言所悟的“夺字诀”,纯属机缘凑巧。便是夺字诀的名称,也是临时起意的随口一说。怎奈机缘玄妙,难以捉摸。如今只能追本溯源,期待从两篇经文寻获蹊径……

    所在的山洞,就是峭壁的一个豁口,只有五、六尺方圆,虽然逼仄狭小,却也远离尘嚣而极为僻静。

    只是雨水顺着石壁而下,在洞口滴答不停。还有山风袭来,微微撩动发梢。而洞内之人,兀自苦思冥想而默然入定。雨季的夜,渐渐深沉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声“啪嗒”的声响传来,很轻微,与雨滴的动静极为相仿。

    而尚在静坐中的无咎,却蓦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沉沉的夜色中,山风如旧,雨雾依然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。方才的响声,好像只是一种幻觉。

    不,那绝非幻觉!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瞬间隐去了身形。少顷,他慢慢从山洞中探出身子。

    峭壁下,便是山谷。低头俯瞰,古木树冠成团、成片。那茂盛的枝叶,在落雨中轻轻摇晃、簌簌作响。乍然看去,一切并无异常。而恰于此时,又是“啪嗒”传来,分明是枯枝折断的声响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愕然,纵身蹿出了山洞。而当他悄无声息穿过树冠的缝隙,又不禁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峭壁下方的树丛间,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洞口。有两道人影在洞口前鬼鬼祟祟,并各自抱着一个坛子,竟是在接雨水入坛,显得颇为诡异。少顷,两人抱着坛子返回洞口。旋即树丛遮掩,人与洞口消失在黑暗之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