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零二章 神人神语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墨竹赤莲、失业专干、jourbox、轰炸机20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不到这荒山野谷之中,竟有人迹出没。

    尤其是夜黑雨浓,形同鬼魅,倏忽出现,又倏忽而没。若非亲眼所见,真的不敢相信。却看得清清楚楚,分明就是两个壮年的男子,躲在峭壁下的洞口中。而洞口以石块与树丛遮掩,极为隐秘,若非意外,根本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没错,那就是两个蛮族的男子,却不知为何躲在此处,又为何以陶罐接着雨水?

    此外,洞内还有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无咎诧异之际,缓缓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高耸的峭壁,就在几丈之外。已被封堵的洞口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此时除了落雨的动静与微微的风声,再无异常。即便施展神识,也看不透石壁背后的情景。

    无咎环顾四方,神色戒备。不消片刻,他身上突然闪过一层淡淡的光芒。与之瞬间,人影消失。而下一刻,他已穿过峭壁,出现在一个山洞之中,出于谨慎起见,随即又再次隐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山洞狭长弯曲,一丈多高,四、五尺宽,石壁嶙峋,像是天然而成。而洞口的封石,虽然巨大沉重,却凿有门轴状的石柱,应该是便于开启而巧夺天工。循着山洞往前,又有石门状的大石挡路。施展遁法穿行而过,右拐十余丈,去处豁然开朗,且火光闪烁而人影晃动……

    无咎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面前是个偌大的洞穴,被四周的火把照得通亮。而洞穴的角落里,竟然铺着兽皮,摆放着坛坛罐罐,还有数十个蛮族的男女老幼正在歇息。而洞穴的当间,摆放着一块大石头,上面竟然盘膝坐着一位黑瘦的年轻男子,兀自昂着脑袋而两眼微闭,很是高深莫测。有蛮族壮汉抱着盛水的坛子,躬身走到近前,双膝跪地,两手高举。男子伸手抓过坛子,灌了口水,“呸”的啐了,随即丢了坛子,摆了摆手,叽里咕噜埋怨了几句。待壮汉退下,他又轻声嘀咕:“说什么雨水为上天所赐,最为贵重,胡说八道呢,怎奈这般的虔诚,神人也有恻隐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有壮汉端着装满野果的石盘,带着敬仰的神情,走到那位“神人”的面前跪下。显然是要供奉美食,以表达敬畏与恭敬之情。

    “神人”有些不耐烦,张嘴便要嚷嚷,却又强作淡定,嘴角含笑道:“我乃神人,无所不能的神人,怎会如同师兄那般的粗俗,才不稀罕山里的野果,啊,忘了,尔等听不懂神人神语……”话语一转,叽里咕噜。他挥袖轻拂,法力施展。壮汉手中的石盘飘然飞起,转眼落在人群之中。他的举动,不言自喻,是以盘中的野果,回馈蛮族的妇孺老幼。众人大为惊奇,又感激莫名,慌忙匍匐在地,拜谢神人天恩。而“神人”自始至终没有睁眼,更添几分高高在上的神秘威严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诡异的场景,以及那位熟悉的神人,禁不住摇了摇头,很想冲过去踢出一脚。又恐惊吓蛮族,只得强忍作罢。他吐出一口闷气,恨恨传音道:“我与阿胜找你好苦,你却躲在此处逍遥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“神人”接受跪拜,很是享受。他好像真的无所不能,一言一行都在展现着神人的风范。若非与他相熟,很难将他与曾经的一个黑瘦大眼的猥琐家伙联想起来。却又毋庸置疑,两者同为一人。

    或许传音来得突然,又或许传音过于熟悉。

    “神人”骇了一跳,猛睁大眼,回头张望,惊愕失声:“天呐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偌大的洞穴内,除了他这个神人之外,便是数十蛮族,根本见不到其他人的身影。而传音真切,绝无差错。

    “神人”再也坐不住了,慌忙跳起,全然没了之前的淡定与高深莫测,反倒是窘迫不安而极为狼狈。几个蛮族汉子不知所措,趋前行礼问候。他叽里咕噜几句,摆了摆手。本想跳下石头,又忙抬脚蹿出五、六丈,顿时又惹来阵阵的赞叹声。他故作洒脱,微微颔首,而尚未落地,已急不可耐传音呼唤:“师兄,休要隐身吓我,你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三,你这个狗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莫揭老底,算我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丧尽天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竟然躲在此处,难怪瞧不见你,且去洞内说话,我冤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罢,从实招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阿三,又是狗东西,当然没有旁人。无咎要找的阿三,便在此处,或者说,已成了一位“神人”。而他离开所在的大石头,绕过一道石壁,便被一只无形的手,给抓住后脖颈。刚要挣扎,人已离地飞起。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阿三飞入山洞内,摔了个实在,暗暗叫惨,却没敢出声,慌忙爬起张望。

    光芒闪烁,两片禁制飞出,分别封住山洞的两端,也堵死了前后的去路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山洞陷入黑暗与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而丈余远外,却缓缓浮现出一道青衣人影,那年轻的面庞,头顶的发簪,以及斜撇的嘴角,真的再也熟悉不过!

    “师兄,我便知道是你,这般装神弄鬼,吓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庆幸之余,阿三摇头抱怨。

    “哼,谁在装神弄鬼?”

    无咎现出身形,两脚站稳,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出声呵斥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一个脸色冷峻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一个心虚赔笑,左右张望,神色躲闪,好奇道:“师兄,你怎会寻来呢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管我如何寻来,你只须如实答话。河滩密林中的蛮族,是否为你所杀,你胁迫如此众多的蛮族躲在此地,有何居心?”

    无咎的话语低沉,并隐隐透着杀气:“敢有半句不实,我便让你悔恨终身!”

    “哈,师兄,又在使诈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很是不以为然,却又微微一怔。那位近在咫尺的师兄,竟渐渐竖起双眉,嘴角还挂着似有似无的冷笑,分明就是杀人之前的神态。他顿然心头一寒,吓得急忙摆手,旋即又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带着哭腔委屈叫道:“我历尽千辛万苦,方才救下数十蛮族,而刚刚躲过外人追杀,又遭师兄凌辱。这回真的要死了,我被冤枉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!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装模作样,或能骗过别人,却知道骗不过他的师兄,于是一五一十道出实情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一旁,兀自面带杀气。而随着阿三的叙说,他的神色缓和下来,旋即也在不远处盘膝而坐,嘴角多了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从阿三的口中得知,他于十多日前,顺着河谷闲逛。或许临时起意,愈走愈远……

    那一日,细雨蒙蒙,山林清新,倒也有番雨中漫步的闲情逸趣。

    不过呢,有些缺憾。

    如今师兄酒醉酣睡,于是外出寻觅。若能趁机寻见天材地宝,也不怕他抢夺。嗯,这才是外出闲逛的真实用意。谁料接连数日,竟然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这片林子颇为茂盛,为何没有黄参一类的宝物呢?

    林间的草地上,阿三满脸的无奈。见天色尚早,他祭出云板踏在脚下。且查看一二,再返回不迟。

    阿三没有高飞,而是掠地慢行。一边飞着,一边不忘留意着林间的草草木木。

    正当寻觅之时,几道人影穿过雨雾而来。

    阿三诧异,收住去势。

    那是五个汉子,见模样装扮,分明就是蛮族中人,却手持刀斧而神色慌乱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又有一个年轻汉子从远处冒了出来,竟是位玄武谷弟子,有着羽士六层的修为,杀气腾腾的架势,抬手祭出一道剑光……

    “扑哧、扑哧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闪烁,三道人影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修士的飞剑啊,岂容凡人抵挡。

    余下的两个蛮族汉子,早已精疲力竭而神色绝望。便于此刻,前方的雨雾中,竟有云光闪烁,其中一道模糊的人影悬空而立。乍然看去,仿佛神灵降世,只为众生而来,或救苦救难也未可知。二人自知难逃一死,丢了刀斧“扑通”跪地,然后高举双手,口中喊叫不停。

    阿三正在看着热闹,谁料面前多了两个蛮族汉子。虽然话语不通,亦能从那两人的神情中看出异样的虔诚与期待。

    咦,作甚?

    哦,呼救呢!

    而向我阿三呼救,有没有弄错?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杀人,与我无关啊!

    不过,那虔诚的神态,似曾相识,记得蛮族土城的酒坊中,有人这般,却没能救他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相助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踏着云板,离地丈余,兀自低头俯瞰,神色中似有迟疑。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跑到近前,举手致意,就势抬起飞剑,笑声中透着血腥的杀意。

    两个蛮族汉子,依旧是跪在地上,双手向天,只将生死托付于未知的神灵。

    阿三突然出声:“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微微一怔,神色戒备:“这位师兄,你总不会与我为敌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与你为敌?不、不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连连摆手,满脸正色:“我素来敬重玄武谷的同门,绝不敢有所冒犯!”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放下心来,得意笑道:“哈哈,算这位师兄识趣!不瞒你说,此地虽然只有我与师弟二人,而只须招呼一声,诸多高手顷刻即至!”而他笑声未落,又狐疑道:“既然如此,适才为何阻拦?”

    “哦,此地只有你师兄弟二人?”

    阿三转动着大眼珠子,也笑了起来。他收起云板落下身形,抬脚走了过去,竟拿出一块灵石,讨好道:“为表诚意,且收下这块灵石。至于为何阻拦,另有苦衷呢!”

    玄武谷弟子有些意外,禁不住举起飞剑,却又盯着灵石,两眼放光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