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零四章 神通诡异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墨竹赤莲、书友8013105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今日立夏,感谢大家的陪伴与支持,祝各位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出走了一趟,没有白跑,总是找到了阿三下落。而返回河谷,尚未来得及缓口气,几位同伴又没了。而如此倒也罢了,正当茫然不解、左右不定的时候,竟有玄武谷的弟子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糟了!怕不是寻仇来了,你我躲开为妙!”

    阿胜暗暗心惊,便要离去。而在原地转了一圈,他急道:“人在何方,几位高手,距此多远,你的神识怎会如此强大呢,有没有看错啊,只怪阿三惹祸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神识之中,未见异常,想要离去,又不知该往何方。倘若迎头撞上强敌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啊,适逢雨季,玄武谷的弟子也在这片地域休整歇息,却被阿三杀了一个,如今人家寻仇来了。

    阿胜来回踱步,焦虑万分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冲着远方眺望,不慌不忙道:“嗯,那是两位筑基弟子,叫不上名字,却是玄武谷弟子无疑,由东往西赶来,已到了五、六十里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早已急不可耐,话音未落,人已踏剑而起,催促道:“事不宜迟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站着没动,拿出他的酒壶,呷了口酒,这才从远处收回眼光,沉吟道:“你且往南而行,再迂回往东,前去那片山谷接应阿三,我怕他已泄露行踪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急忙点头答应,却又不解:“如你所言,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又抿了口酒,砸吧着嘴道:“你我二人御剑行空,动静太大,不妨由我稍候片刻,待查明原委之后,再与你碰头不迟!”

    “这个,留你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再耽搁,你便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“也罢,多加小心!你我如今人单势弱,切莫逞强!”

    “嗯,不送!”

    阿胜踏着剑光冲下山顶,掠过河谷,翻过一片山林,直奔正南而去。他没敢高飞,唯恐泄露行迹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走出树下,缓步来到了山顶的高处。他一边饮酒,一边欣赏着河谷的景色。全然没有强敌来临的慌张,反而是逍遥自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见风雨之中,远近朦胧,浓淡有致,山水写意,浑然天地画卷而让人悠然忘我!

    而景色虽好,却不长久。

    须臾,两道剑光打破了河谷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咦,是否长辈所说的那人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是两个中年壮汉,尚在数百丈外,便神色诧异,随即左右分开,竟在河谷中盘旋起来。片刻之后,双双来到山顶,却并未落地,而是一东一西,踏剑悬空,并相隔数十余丈,恰好将山顶之人围在当间,这才慢慢稳住身形而再次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你便是无咎?我乃神武门的立夏与阿怀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的同门何在……”

    玄武谷的弟子,来自十三家仙门,其中便有神武门,却没有打过交道。而今日此时,总算是认得了神武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了酒壶,左右张望,咧嘴微笑,然后拱了拱手:“两位高人,幸会!”

    仿如遇见了故人好友,他竟满面春风,只是话语古怪,似乎带着几分调侃之意。

    守在山顶东头的汉子,叫作立夏,像是神洲的节气名称,听着古怪。而此人面相粗莽,却眼光闪烁:“你所称的高人,可不敢当。不过,据说你也是筑基高手,且凶残毒辣,乃十足小人一个,缘何只有羽士圆满的修为,且独自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他必然隐匿了修为,又何必与他啰嗦!”

    守在山顶西侧的汉子,便是阿怀,似乎有恃无恐,恶声恶气道:“无咎,你的同门何在?敢有半句不实,莫怪我师兄弟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人,还十足的成色?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立夏摇了摇头,却不予辩解,转而看向阿怀,拱了拱手,老老实实答道:“我本来在此闭关修炼,而师门长辈命我外出打探虚实。谁料今日回转,竟不见了三位长辈与几位师兄弟!却不知两位前辈来自何方,又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他神态谦卑,话语随和,礼数周到,与传说中的恶徒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哼,你所言属实?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说谎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师门长辈,尽为无耻之徒!”

    “哦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阿怀冲着无咎上下打量,好像放松戒备,脚下的剑光悠然一荡,已落在二、三十丈外,随即抓起飞剑,竟啐了一口:“呸!不说也罢,而提起来便叫人怒火中烧!”

    “不怪阿怀动怒,此事过于无理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错愕,转而看向立夏。只见对方也落下身形,在雨中迈着大步摇晃而来,一边走着,一边说道:“我神武门的几个羽士小辈,结伴外出寻觅,意外来到此处,却被屠杀殆尽。而其中的一个弟子,临死前发出信符,说是元天门行凶,我师兄弟匆匆赶来,谁料晚了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,竟然杀了神武门弟子?而杀人之后,唯恐遭到报复,便提前离开此地,或许过于匆忙,根本来不及等待自己与阿胜的返回?

    照此一说,倒也合情合理!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当真可恨,而长辈行事,与本人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,深表同情,顺口撇清干系,而话音未落,忽然心神一凛而急忙回头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叫作阿怀的汉子,竟然欺近到了两、三丈外,并举起飞剑,从背后狠狠劈来。其行动举止,简直就是一头恶狼,不声不响,只为偷偷咬上一口。而这冷不防的一口,或将致命!

    “你敢偷袭——”

    即使无咎早有防备,还是颇感意外,急忙大声呵斥,抬手祭出一道紫色的剑光。谁料阿怀不躲不避,大步逼来,旋即身形摇晃,个头猛然暴涨至两丈多高,显得异常的威武雄壮,手持的飞剑也随之迸发出丈余的剑芒,带着山呼海啸之势轰然劈下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又一道身影扑了过来,原本还在二、三十丈外,瞬息之间到了身后。是那个叫作立夏的汉子,同样的身躯高大,同样的凶狠难挡,同样的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咦,只当遇见了两个寻常的玄武谷弟子,正想着借机套话,再伺机赚取他二人的性命。却不想遇到了一对狡诈凶狠之徒,自己尚未动手呢,已然是落入虎口的架势,尤其对方手段非凡,神通惊人!

    转眼刹那,无咎已陷入前后夹攻之中。

    两个巨汉面前,他显得极为弱小无助,霎时已被疯狂的杀气所笼罩,生死就在旦夕之间。他不作迟疑,拔地而起,急急抓回祭出的狼剑,又是一道剑光透体而出,旋即双剑合璧而猛然爆发出一道紫青剑芒,被他两手紧握而怒卷横扫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剑芒所至,两个高大的巨汉轰然崩溃,没有血肉横飞,也不见亡魂呼号,却依然杀气狂乱,余威猛不可挡。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踉跄,显得颇为狼狈,而尚未缓口气,又是蓦然一惊。

    巨汉身影崩溃的瞬间,两道剑光已近在咫尺。十余丈外,立夏与阿怀,不仅毫发无损,还各自掐动法诀,在联手施展杀招。

    真是小瞧了那两个家伙,倘若换作别人,即使躲过之前的偷袭,也躲不过接踵而至的暗算!

    无咎的身形一晃,已“砰砰”连中两剑。他却浑然不顾,闪遁而去,并顺势抡起双臂,一道紫青闪烁的剑芒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阿怀偷袭不成,错愕难耐,飞剑的再次无功,更是令他难以置信。忽见对手逆势反攻,他已斗志全无,急忙抽身躲避,怎奈为时已晚。“喀嚓”炸响他整个人瞬间已被剑芒绞得粉碎而魂归天外。

    神剑之威,不容抵挡!

    无咎不出手则罢,出手便要杀人。他一剑得手,猛然收住去势,人已到了数十丈外,而尚未落地,凌空倒转,闪遁而回,倏然穿过血雨而再次抡起神剑。

    在百丈方圆之内,他的闪遁术,比起飞剑还有快上三分,再加上他的双剑合一,没有筑基高手能够挡住他的致命一杀!接连遭到暗算,他显然是动了真火!

    立夏的神通被毁,又见阿怀被杀,早已是惊恐莫名,尤其是对手不畏飞剑,更是让他手足无措。他慌忙踏起飞剑,闪身蹿向半空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便在立夏即将远逃之际,无咎追到身后,两丈多长的剑芒,快如闪电般怒劈而去。

    而眼看着立夏难逃此劫,谁料他左右摇晃,身形再次暴涨,竟返身急扑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狠狠一剑劈下。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闷响声中,人影崩溃,依然没有血肉纷飞,只有一道巨大身躯倏然消失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受阻,被迫稳住身形。他有心追赶,稍稍迟疑,随即作罢。

    又被诡异的神通给骗了!

    只见十余里外,一道人影便如惊弓之鸟,仓皇远去……

    有道是穷寇莫追,且便宜他一回!

    而那诡异的神通,着实不差!

    无咎返身落在山顶上,从满地的狼藉中找到一个纳物的戒子。“啪”的捏碎戒子的神识印记,凝神查找。片刻之后,他手中多了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玉简内拓印着一篇神武门的功法,名为《神武诀》?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亮,嘴角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不再耽搁,纵身穿过雨雾,越过河谷,一路往东疾行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