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零五章 阿三信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锅卖铁人、书友2599126、书友10292888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有两个月,雨季便将过去。

    却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星云宗的弟子们,长途跋涉,奔波劳累,趁着雨季修整的应该为数不少。原本互不碰面,倒也平安无事。谁想节外生枝,以致于状况频频。先是阿三外出,惹了祸端,接着又有玄武谷弟子闯入河谷,再添杀戮。而阿威杀人之后,唯恐报复,招呼也不打一声,竟带着阿威、阿猿与冯田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阿三依然躲在山洞内,当他的神人呢,如今看来,只怕是凶多吉少。他死了不打紧,却要殃及蛮族的男女老少。且让阿胜前去接应,以防不测,之后三人结伴,再去寻找阿威、阿雅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飘摇的雨雾之中,一道人影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修士御剑,身后总是拖曳着一道剑虹。很神奇,很拉风。而无咎御剑,只有脚下微光闪烁,犹如踏着两道星芒,很是与众不同。且身影淡淡,快如风行。

    须臾,大河一分为二,就此流向东南、东北方向。

    河道分岔的地方,到了。

    无咎并未循着河道而去,而是继续往东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几里外的林中,突然蹿出一道御剑的人影,一边摆手一边传音示意:“前方去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“咦,你躲在此处作甚?”

    无咎诧异之余,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突然冒出来的不是别人,竟是阿胜,本来让他接应阿三,谁料他却躲在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尚未赶到那片山谷,也就是你所说的蛮族的藏身之地,竟发现一群玄武谷弟子正在四处寻觅。我人单势弱,一时又寻不见阿三,只得见机躲开,却怕你随后一头撞入陷阱,便于此等候,当真万幸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到了近前,身子一仰,脚下剑光回旋,而他来不及站稳,又忙连声催促:“事不宜迟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就此往南,愈远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三呢,又该如何?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玄武谷的弟子,竟然也赶在雨季歇息,且人数众多,你我招惹不起啊!既然阿三躲在地下,料也无妨,只要不死,终有相聚那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蛮族的山洞固然隐秘,却瞒不过修士的神识!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找到阿三,带他离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救阿三?”

    依着阿胜看来,阿三藏身的山谷,聚集了成群的玄武谷弟子,此时赶去,只能自讨苦吃。莫说难以救人,说不定还要搭上性命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与阿三的手足情深,令我倍感欣慰,不过呢,凡事还须量力而行,切莫逞强好胜!”

    “手足情深?”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角,直截了当道:“你且往南,先行一步,我与阿三,随后便至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影带着风势倏然去远。

    阿胜不用亲临险地,松了口气,急忙动身往南,又暗暗摇头:“修仙者,只求天道,不讲人情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洞内,火把通明。

    阿三,依然坐在洞穴当间的石头上,高昂着脑袋,却瞪大双眼。他的神色中似乎少了几分威严,而多了几分的惶恐不安。簇拥四周的蛮族老少,却依然虔诚恭敬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又是几声闷响传来,分明就是劈砍石门的动静,显然是有人寻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而在场的男女老幼,并未惊慌,只管注目仰望,各自的神色中透着莫名的期待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猛一哆嗦,失声尖叫:“堵住石门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理会,也没人听懂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阿三忙要改口蛮族的方言,却见两个蛮族的汉子已站起身来,垂首为礼,然后拎着铁斧,并肩走向洞口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那两位蛮族的勇士,要以血肉之躯,抵御入侵之敌。

    许是感召所致,又有几个汉子在一双双感佩的眼神中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闷响再起,接连不断;封堵洞穴的石门,随时都将破碎。躲在洞内的男女老幼,亦最终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阿三吓得再也坐不住了,猛然跳起,却又无处可去,暗暗叫苦不迭。在洞外劈砍石门之人,必是玄武谷弟子无疑。谁想这么快就寻来了呢,早知便该跟随师兄离去啊!

    而眼下后悔也晚了,只怕要陪着一群蛮族葬身此地……

    阿三正自慌张无措,又大眼一怔。

    蛮族的精壮汉子,皆手持刀斧挡住洞口之前。而剩下的妇孺老幼,则是将他层层环绕中间,好像是要为他挡住凶险,俨然一个生死与共的阵势!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群蛮族的凡人,竟然要救一位修士?

    而我在此享受多日的供奉,非但未能给予庇护,反而要让妇孺老幼相救?而这些老人、孩子,不加抱怨,视死如归……

    不,救的不是我,而是神人!只因有了神人的相伴,命运有了指望,轮回成了坦途,故而无畏无惧!

    阿三错愕片刻,突然明白了什么。恍惚之间,他好像神灵降体,浑天不怕,竟抬手抓出飞剑,挺直精瘦的身躯,扯开嗓门便是一阵叽里咕噜。

    蛮族的方言,大致的意思就是:神与尔等同在,天界之门已然打开,我多灾多难的子民们,即日随我逃脱苦海,等等。

    数十个男女老幼,像是受到了神灵的指引,随即忘却了凶险的降临,一个个高举双手而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阿三高高站在石头上,一双大眼透着疯狂的神色。他仿佛真的成为了神人,即将带着他的信徒,踏着轮回之路,就此登天而去。而洞门的撞击声愈发猛烈,他还是禁不住头皮发麻而两腿发抖,旋即咬牙挺胸,便要再来一次神灵的召唤。谁料他尚未张口,后脖颈已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,旋即腾空而起,瞬间越过人群而便将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看不见人影,也知道对方是谁。除了师兄之外,谁敢手掐神人的脖子?

    师兄竟然回来了,有救了……

    阿三又惊又喜,却眼光一瞥,恰见洞穴内的数十蛮族犹在高举双手,期待着神灵的庇佑,他不由得微微迟疑,旋即挣扎大叫:“卑鄙小人,放开我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道青衣人影倏然现身,猛地抬手一抛,怒骂:“狗东西,讨打!”

    阿三飞了出去,撞上石壁,“扑通”坠地,又狼狈爬起:“咳咳,师兄莫怪,我怕你不撒手……”

    几丈之外的空地上,一位年轻男子飘然落地,却“啪”的一甩袖子,旋即两手背负而怒气不减:“为何不肯离去,讲!”

    无咎从远处赶来,根本没有面对玄武谷的弟子,而是施展土行术,直接寻至洞穴。谁想他正要带着阿三离去,那家伙竟然又是挣扎又是辱骂。他气急之下,当然要问个明白。值此危急关头,对方若敢使诈,或许他今日不是救人,而是杀人。

    洞门传来的响声,愈来愈急,愈来愈烈,仿佛已能听到石块崩碎的动静。

    而洞穴内的蛮族众人,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无论男女老幼,皆在盯着洞穴角落里的两道人影而不知所措。一个是众所敬仰的神人,一个是突然出现的青衣男子。不知何故,神人似有畏惧,或是在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抛弃我的信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信众,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信众,就是信仰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信仰你,阿三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情怀,多说无益。总而言之,这群蛮族也离不开所信仰的神人,否则天地不存而信念崩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你真当自己是个神人?”

    “并非自称,此乃公认,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竭力挺直腰身,唯恐在蛮族面前坠了威严,并侃侃而谈,一如他在教化他的信众。却不料人影一闪,后脖颈再次被大手抓住,他吓得便要求饶,只听道:“狗东西,你找死也罢,却害得数十人命陪葬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!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假仁假义,你也救不了数十之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须我救?只要我将你扔出洞外,任由玄武谷弟子乱剑分尸,洞内的蛮族,自然便能逃脱此劫!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歹毒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抓着阿三的脖颈,闪身冲向山洞,留下数十蛮族愣在原地,眼睁睁看着神人遭到劫掠而去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封堵的洞口就在面前。

    厚重的石门已经裂开缝隙,摇摇欲倾。

    无咎冲到门前,去势一顿,却将所抓的阿三举了起来,旋即法力笼罩而猛地往前掷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失声惨叫,却身不由己,直接穿门而过,倏然到了洞外。

    迎面两个汉子正在挥舞飞剑劈砍,猝不及防,慌忙后退,也禁不住大叫起来:“贼人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尚未落地,惊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便是遁法?好神奇!若懂此术,又何苦当一个短命的神人!

    不过,师兄他为何没有现身呢?

    天呐,他真要我死在乱剑之下!

    阿三又惊又怕,却应变极快。

    他一手抓着飞剑乱劈乱砍,一手抓出符箓便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“砰、砰”血肉炸开。躲到了几丈外的两个汉子,竟双双毙命,眨眼的工夫,已尸骸无存。

    啧啧,那可是两个羽士七、八层的高手,竟非我一合之敌?

    阿三的精神大振,旋即又失落不已。

    只见几丈外的空地上,冒出一道熟悉的人影,抬手挥袖之间,有一道紫色剑芒在隐隐闪烁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,又有几道剑光呼啸而来。那凌厉的杀气,令人恐慌难耐。

    阿三惊愕之际,只觉得后脖颈一紧,他人已离地飞起,禁不住痛苦出声:“我的师兄,不敢亵渎神人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