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零七章 风雨重逢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;981nanhai、书友与书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在风雨中疾行,且横掠半空,曾经飘摇的雨雾,顿如刀枪箭矢般迎面扑来。随着阵阵的水雾炸开,天地更加变得朦胧不清。只能全神贯注,随时留意四周的情形,否则不是迷失方向,便有撞上高山的凶险。

    如此赶路,接连两日,不眠不休,着实耗费心神。

    何况带着一个阿三,又要多出几分法力。

    阿胜终于忍耐不住,扬声道:“无咎,你我这般匆忙,难免迷路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,一道淡淡的人影去势如旧。

    阿胜又要呼唤,却挥袖往后一甩而恼怒道:“你抓我腰带便可,摸我屁股作甚?”

    阿三接连遇险,几番折磨,早已是精疲力竭,如今站在他师叔的身后,风雨无忧,也不消耗法力,终于能够缓口气。他便借机吐纳行功,以养精蓄锐。而稍不留神,他的双手也懈怠下来。却猛遭呵斥,蓦然惊醒,差点摔下飞剑,他慌忙老老实实抓紧阿胜的腰带,又忍不住仰望着面前高大的身躯,暗暗腹诽:又不是美女,谁稀罕你的大屁股。正如师兄所说,谁让我个矮呢,都是顺手了而已,却不一样的状况呢。

    “无咎,问你话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的喊声未落,前方的人影竟然到了身后。他猝不及防,脚下一荡,急忙盘旋而回,抱怨道:“你这般突然,是否体力难支,稍作歇息也是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突然停下,依然没有理会阿胜,而是在半空之中,顺着风雨缓缓飘去,并低头看向脚下,很像是体力不支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终究年轻啊,法力难以耐久,如此一味逞强,只能自讨苦吃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摆出长辈的身份,趁机说教两句。

    而话音未落,却见那随风飘去的人影,愈来愈远,并扬声示意:“有人斗法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人斗法,理当与我合计一番,岂能擅作主张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急了,又阻拦不得,抬头看天,迟疑不定:“这般莽撞,所去何方?”

    浑天朦胧,风雨不断。莫说方向,时辰也弄不清楚。估摸起来,或许晌午时分。接连两日,怕不是赶了数千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,谁在斗法?而逃亡之际,他又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而远去的人影,已若有若无。随风传来的话语声,也是时断时续:“此去往西,何须多问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慌忙追了过去,好奇道:“置身异地,四方混沌。无咎啊,你怎知晓东南西北?”

    “雨季风势,多为东来,顺风而去,当然往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果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啊,如此浅显的道理,世人皆知,你却被他唬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三,你敢取笑长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前方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哪里知晓啊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知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阿胜的郁闷无从发泄,狠狠教训着阿三。谁让阿三嘴贱呢,他是自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头也不回,转而往西疾行。

    又去二、三十里,山岭绵延起伏。越过山岭,一座山谷出现在朦胧的风雨中。

    无咎突然摆了摆手,瞬间隐去身影。

    阿胜心领神会,就势落在山岭之上。

    阿三终于双脚着地,探出脑袋就要张望,却被一只粗壮的胳膊恰好夹住脖子,憋得他差点背过气去。他刚要挣扎,却听阿胜传音叱道:“不许出声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出声啊,只是有人要被勒死!

    阿三又蹦又跳,奈何阿胜的力气太大,根本挣扎不得,勒得他直翻白眼。所幸稍稍舒缓,他急忙抱着脖子上的粗胳膊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往前看去。

    山岭之下,便是山谷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风雨阻挡,还是能够看到山谷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山谷的角落里,有十余道人影围在一堵山壁前。而山壁下方,另有几道人影被困在当间。彼此大打出手,一时法力轰鸣而剑光闪烁。怎奈人少一方寡不敌众,已是疲于应付,而人多一方,却是愈发的疯狂。

    阿三的两眼一瞪,错愕不已。随即脖子一紧,他又痛苦地闭上双眼。求饶般地拍打胳膊,终于缓了口气。他再次睁开大眼,犹自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被困的一方,共计四人,竟是阿威、阿雅与阿猿、冯田。此前的阿威,身子有伤,将养了半年多,总算是得以痊愈。而此时又是遍体污血,显然是再次遭到了重创。而阿雅犹在拼命抵抗,却也气喘吁吁而摇摇欲坠。阿猿与冯田的情形尚可,奈何修为所限,只能躲在两位前辈的身后,显得很是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围攻的一方,十数人之多。不仅有三个筑基的高手,封住了上下左右的退路,还有八九个羽士弟子,不时的喊打喊杀而气焰嚣张。

    而在人群的不远处,另有几具死尸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方拼杀之惨烈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且不说阿威四人,缘何逃到此处,又缘何陷入重围,照此情形看来,已是在劫难逃。只怕不用一时片刻,便将全军覆没啊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紫色的闪电突如其来,霍然撕破风雨,掀起一阵血色狂飙。与之刹那,又是一道青色的龙影,带着隐隐呼啸,直奔人群狂扑而去。

    阿三看得真切,恍惚感同身受,好像他也在冲锋陷阵,禁不住跟着暗暗用力,心底发出一声呐喊:“哈,师兄出手了,给我大杀四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出手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当他在途中有所察觉,就近寻来。恰见阿威等人受到围攻,亦是颇感诧异。而对于玄武谷弟子,他从来不会心慈手软。于是他没作多想,独自一人扑了过去。而之所以留下阿胜与阿三,是怕那叔侄俩碍手碍脚。

    而隐身出击,只为杀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扑哧——”

    一位踏剑悬空的汉子毫无防备,顿时被紫色的剑光洞穿腰腹,他大声惨叫,一头摔了下来。而狼剑犹不作罢,去若流星,直奔另外两个筑基高手袭去。对方大惊失色,慌忙应对。

    一群羽士弟子,围攻正酣,却不料一道狼影狂扑而来,霎时血肉横飞而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无咎现出身形,双臂抡起,玄铁长剑劈下。摔在地上的汉子,尚未咽气,已被“轰”的一声劈成肉泥。他趁势挥剑横扫,又是两具死尸飞了出去,随即腾空蹿起,直奔两道御剑的人影扑去。却被一团火光当头罩下,他被迫闪身躲避,左手一点,再次逆势而上。

    风雨半空,两个筑基高手见势不妙,慌忙逃窜,却逃不过狼剑之快。随着法力加持,紫色剑芒猛然暴涨。谁料一团白色光芒闪现,去势凌厉的狼剑,突然为之微微一顿,仿如陷入网中而顿时慢了三分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愕然,再次抬手一点。

    随着法诀驱使,尚在肆虐的青色龙影,从血肉狼藉中盘旋而起,“喀喇”劈碎了裹住狼剑的白色光芒,旋即双剑合璧而威力大增。一道紫青闪电呼啸而去,顿时“砰”的闷响而血肉飞溅。对手还是未能躲过神剑之威,当场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另外一道人影,趁机逃到了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无咎追赶不及,闪身疾遁。

    谁料几块玉符当空炸碎,霎时光芒闪烁,几团雾气扑面而来,顿然使人如陷泥淖而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吃惊,心念转动。

    紫青剑芒从数十丈外霍然而至,“喀喇”撕碎了白色雾气。禁锢顿消,余威犹在,气机凌乱,阵阵风雨横卷。

    无咎猛然下坠,旋即腾空再起。而祭出玉符的人影,已远在十数里之外。他无意追赶,闷哼一声,收起神剑,缓缓往下落去。

    又一次的失手,着实叫人郁闷。想要将对手斩尽杀绝,只能是一厢情愿。或许修为不够强大,或许百密一疏。而法术神通的千变万化,不容小觑……

    山谷中的空地上,尽是残肢断臂而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而血腥狼藉之中,站着阿威、阿雅、阿猿与冯田,均是劫后余生的惨状,一个个神色怔怔而愕然无语。

    无咎也没心思打招呼,只管在四处寻觅。杀人劫财,一脉相承。如今连杀十余人,总要有所收获才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两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阿胜尚未落地,迫不及待道:“此番风雨重逢,当真不易!幸亏我催促无咎,日夜兼程赶来,如若不然,难以想象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终得解脱,欢呼一声:“哈,好多的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松了口气,“扑通”瘫坐下去。一时灵力紊乱,整个人顿时被雨水浇得通透。他抹了把脸上的污血,感慨道:“阿胜,多谢相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我乃是同门的师兄弟,又何必见外!”

    阿胜埋怨一声,又关切道:“师兄为何不告而别,又为何在此遭到围攻?不急、不急,稍后再说不迟。容我查看一二,以便摸清仇家的虚实!”话音未落,他已忙着左右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阿雅兀自立在原地,手里拎着飞剑,身子微微摇晃,白皙的脸上透着倦色。稍稍喘息片刻,她轻声道:“阿猿,帮着阿胜师叔善后,冯田,就近找个藏身之所而以便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阿猿与冯田答应一声,便要遵循吩咐行事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有人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一袭青色的长衫,在风雨中煞是飘逸。而淡淡的话语声,却是不容置疑:“谁敢在此歇息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