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一十章 人贱无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草鱼禾川、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峡谷的尽头,突然没了去路。

    云舟在疾行中,狠狠撞上石壁,最终的情形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雅,蹿起躲避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先是被掀飞出去,后又撞上石壁,接着“扑通、扑通”摔在地上,很是慌乱不堪。尤其阿威,痛苦哼哼,满身泥水,更添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往后倒飞出去,轻飘飘落在十余丈外。虽然无恙,他却是大发雷霆。只怪驾驭云舟者的疏忽,否则怎会平地翻舟而酿成此祸?谁料阿胜也是不甘示弱,叱呵某人的霸道行径。

    两人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一番混乱之后,峡谷中终于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阿雅变得善解人意,竟然没有抱怨,也不参与争吵,只管默默照看着她的阿威师兄。

    阿猿、冯田与阿三,则是借机歇息。

    云舟过于颠簸,不仅让驾驭者劳累,也让乘坐者提心吊胆,如今虽然撞上石壁,至少脚踏实地而叫人难得松口气。

    阿胜在地上捡起一块残缺的玉片,连连摇头。撞击之下,云舟毁了,除非炼制修补,否则难以驱使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晦气!”

    “摔了跟头,爬起便是!

    “我说云舟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舟而已,不足为虑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云舟,岂不耽搁行程?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,且将阿威与阿雅前辈的云舟拿来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阿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阿胜走向阿雅,便要借用云舟。如今逃亡途中,不敢大意。哪怕是颠簸劳累,也总好过泄露行迹而遭到追杀。而他刚刚走到阿雅的近前,又禁不住怒道:“若非借用云舟,如何带着阿威师兄与三位弟子赶路?我问你话呢,你方才所言何意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理会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无咎依然站在十余丈外,冲着不远处的峭壁凝神打量。少顷,他抬手一指。紫色的剑光倏忽闪现,又倏忽而没。而那陡峭的石壁,却“轰”的崩开一块石头,并随之多了一个过人高的洞口,竟然深浅莫测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……”

    出尔反尔的吩咐,使人无所适从,而他本人,又在干什么?

    阿胜愕然,在场的众人也纷纷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所在的峡谷,只有二十多丈宽,两侧耸立着百丈崖,使得山谷的尽头更显狭窄。而如此狭窄、荒僻之地,石壁的背后竟然藏着山洞?

    “嗯,就此歇息!”

    无咎招呼一声,竟抬脚奔向洞口。

    “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走了!”

    “走的是你,不走也是你。若被玄武谷弟子追来,你我岂不是要陷入重围?”

    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!”

    “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彼时,大军未动,当一骑绝尘而攻敌之不备;此时,四方混乱,敌情汹汹,当暂避锋芒,待有机可乘,再破阵而去!”

    “听着懵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乃凡俗的用兵之道,你当然不懂!且进洞躲避,歇息两月再走不迟!”

    阿雅、阿威等人或站或坐,尚在迟疑。

    阿胜走了过去:“所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无咎猛然转身,瞪眼叱道:“之前掠地低飞,便是为了躲避玄武谷的耳目。否则人在天上,你我根本逃不脱高手的神识。更何况玄武谷的高手们,早已望风而动,你我即便突围,只怕也凶多吉少。恰逢此处隐秘,山中藏洞,且躲入其中,避避风头。再者说了……”他抬手指向阿威,又道:“阿威前辈伤重,亟待修养,我没工夫与你啰嗦,快、快——”

    提及阿威的伤势,阿雅再不迟疑:“阿胜,便如无咎所言,阿猿,冯田,搀扶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动身,相继进入山洞。

    阿胜前后张望,神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却不料嚷嚷声又起:“愣着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不敢逗留,匆忙走向洞口。

    而洞口却有人悄悄回头,一双大眼透着凄绝哀怨之色:“师叔,瞧见没?修为高了,性情大变。假以时日,又该怎样的骄横跋扈啊!啧啧,真的难以想象哦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深以为然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三,你也不必多想。实话说了吧,你该感到幸运才是啊!”

    无咎将阿三的鬼祟看在眼里,随声道:“搁在往日,你的一双小细腿,早已被我打断无数回!”

    “师兄残忍,为何打我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嘴贱呢!”

    “哼,缘何我安然无恙?”

    “人贱无敌啊!”

    “师叔,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“嗯,很高深……”

    叔侄俩磨磨蹭蹭走入山洞,峡谷中只剩下了无咎一人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默默凝望着那朦胧的天光与飘摇的雨雾。少顷,他嘴角一撇,面带苦笑,转身跳入山洞,并顺势拂袖一甩。洞外的石头随即飞起,“砰”的封死了洞口。他又打出几道禁制加以禁锢,这才慢慢抬脚往前。

    峡谷的石壁之中,藏着天然的山洞,所幸石壁不是太厚,稍加留意便有发现。

    洞内潮湿阴暗,坑洼不平,且洞洞相连,层层通往地下。

    阿猿背着阿威,冯田拿出两粒明珠照亮,阿雅与阿胜、阿三则是四下张望。而遑论彼此,皆站在原地而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何故停留?”

    “师兄,等你发号施令呢!你如今厉害了,哦?”

    “放屁……”

    而骂声刚刚出口,一道熟悉的身影到了面前,竟微微喘息,异样的清香令人陶醉:“无咎,此行安危,皆系于你一身,尽管吩咐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彼此差点相撞,旖旎遐想无限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后退两步,所幸阿雅转身离去。只是那女子转身之际,竟撩起发梢,抛下一个暧昧的眼神,并带着赞赏的口吻传音道:“血性霸道,方为男儿汉。如今的你,让我刮目相看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之间,突然来了一段传音?

    这金发美女不仅瞒过了在场的众人,还瞒过了心胸狭窄的阿威,只为留下一段悄悄话,说她对我刮目相看?

    沧海难得遇知音,天涯陌路有佳人?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犹然清香萦绕而心绪荡漾,旋即又是咧嘴傻笑,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该寂寞多久了啊,稍不留神便蠢蠢欲动。却不知红颜骷髅一场梦,花开万朵只为春。自己终究是个俗人,少不得俗人俗念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,莫要耽搁,只管寻宽阔处去,寻地下深处去!”

    无咎胡思乱想片刻,转瞬已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吩咐,众人顺着洞口往前。

    山洞相连,崎岖拐弯。

    不知穿过几个山洞,地势沉降,且愈发潮湿阴暗,渐渐的溪水声响,转而四周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果不其然,地下有河!”

    约莫百丈深处,一条数尺宽的地下暗河,从山洞之间横穿而过。

    “此间四通八达,倒不虞被人围攻!若遇不测,随处可去!”

    河边有片空地,几丈方圆,倒也平坦,左右则是相连的山洞,在黑暗中看不到尽头,只有一条河水在流淌不息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自便!”

    无咎招呼一声,顺着河流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不能独自逃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该抛下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多加保重!”

    众人就此停下,却并未歇息,而是齐齐看向那走向河边的人影,各自的神色中透着担忧与焦虑。阿猿与冯田,素来话少。阿威,自顾不暇。而阿三与阿胜、阿雅,则是先后出声,虽话语不通,而用意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找个地方歇息而已,嘿!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乐,抬脚踏向河水,瞬间便已没了半个身子,却上下清爽而滴水不沾。少顷,他又顺流查看。暗河的一端来自地上,另一端去向不明。他在十余丈外上岸,扬声又道:“我在此处闭关!”

    随即剑光闪烁,石屑纷飞。片刻之后,人影没了。而十余丈外的河边的石壁上,却多了一个禁制封闭的洞口。

    众人依然守在河边的空地上,似乎都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千慧谷出来的弟子,绝非薄情寡义之辈!他修为再高又如何,还不是由我一手带出来的弟子?”

    阿胜颇感欣慰,抬手一指:“阿威师兄,安心闭关疗伤!”他分说过罢,继续吩咐:“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帮着两位师叔找个安歇之所。此地隐秘,倒不怕玄武谷寻来!”

    又是剑光闪烁,一通忙碌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,河边已没了人影,唯有河水流淌,黑暗寂静如旧……

    与之同时,天上风雨正急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男子踏剑而行,却在半空中来回徘徊,并不时凝神远望,转而又低头俯瞰。而除了纷乱的雨雾,便是莽莽山林。除此之外,并未见到异常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是几道剑虹穿透雨雾而来。

    竟是四位筑基的高手,皆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汉子拱手道:“长老,弟子奉命赶到此处,而千里方圆之内,始终不见元天门弟子的踪迹!”

    余下的三人纷纷附和——

    “你我理当守在去往金吒峰的要道之上,方能截住无咎与他的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他已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巴牛长老,何妨另行决断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中年男子,正是雷火门的长老,巴牛。他赤红的脸色与阴沉的神情,还是老样子,却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正如象垓长老所料,倘若无咎独自一人,或许难以对付,而他带着几位同门,此番难以远逃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