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一十一章 诡秘重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仙道剑尊杜尧、凝月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风雨中赶路,本来不易。倘若再有玄武谷弟子的追杀,必将又添几分变数。

    此外,阿威带伤,要累人照顾。阿猿、冯田与阿三的修为不济,难以自保。与其贸然赶路,倒不如躲起来暂避几日。之后探明虚实,再继续赶路不迟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无奈之策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独自逃生,为人者还须善始善终!

    再者说了,还想顶着仙门弟子的身份厮混下去。况且阿雅救过自己,与阿猿、阿胜、阿三也熟悉了,彼此即使没有交情,或许还有一分人情吧!且竭尽所能,只求顺利抵达金吒峰……

    无咎盘膝而坐,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所在的山洞,虽为临时开凿,却借助地势而成,足有三、两丈方圆。且四周平坦,明珠照亮,布下禁制之后,倒是个静修闭关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距雨季过去,尚有两个多月。而之后未必就是坦途,或许血雨腥风来的更加猛烈呢!

    这段日子里,且好好计较一番……

    无咎定了定神,伸出左手。拇指上渐渐隆起一物,正是夔骨指环。还有个新的名称,神戒。随着心念转动,有黑光闪出戒子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洞内霍然多了一道粗壮的人影,两脚落地,竟闷响有声,且个头高大,四肢**,通体乌黑,并光着脑袋,身躯僵硬,五官呆滞。看上去似人,又不像人,仿如一截石头柱子,冷冰冰的毫无生机,又透着莫名的威势而煞是怪异。

    鬼偶!

    这便是差点给忘了的又一个收获!

    据冯田所说,古人以阴木、铁精,炼制人偶,借助晶石之力,驱使自如,多为守护墓穴或宝藏之用。故而,又称之为鬼偶。

    犹还记得,在埋骨之塔的地下洞穴内,一群仙道高手,被四头鬼偶逼得惊慌失措。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力大无穷,凶神恶煞一样。幸亏当时寻到了破绽而果断出手,否则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又是怎样的破绽?

    鬼偶的背后,藏着一个神奇的法阵。只要取下法阵中的晶石,凶悍强大的鬼偶顿时便成了一块真正的石头。

    遑论如何,上古时期竟有如此神奇之物,足以叫人大开眼界。只可惜四头鬼偶,毁了其三,所幸仅有完好的这一个,被自己抢了过来。若是将其收为己用,岂不是多了一个帮手?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兴致盎然,他站起身来,围着鬼偶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鬼偶为阴木、铁精打造,浑身上下异常坚硬。其丈二身高,四肢粗壮,且关节处巧设机关,很是灵活自如。尤其眉目五官,栩栩如生。伸手触摸,嘴巴与双眼竟然能动,看起来与真人无疑,只是神色呆滞而稍显迥异。

    在鬼偶背后,另有机关,其中内设法阵,极为精巧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摸出五块耗尽灵气的晶石,正是来自法阵的五色石,他有心尝试,又恐出现意外,便久久凝神琢磨,渐渐的忘却了时辰……

    不知觉间,七、八日过去。

    封闭的山洞内,依然静静杵着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其中的鬼偶,还是石头的模样。而另一个也仿佛成了石头,却是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唉,想要弄懂鬼偶的玄妙,绝非三、五日之功。而我眼下分身乏术,且留待日后再慢慢琢磨不迟!”

    无咎苦思冥想多日,一无所获。他叹息一声,挥袖收起了鬼偶。然后摸出一根百年的黄参扔进嘴里嚼吧嚼吧,又灌了几口苦艾酒。原地踱步片刻,待精神头稍稍一振,这才缓缓坐了下来,手中却是多了一枚玉简与几个纳物戒子。

    神武门,昊日门,同为玄武谷十三家仙门之一,却没有打过交道,故而所知甚少。

    而但凡仙门,皆不可小觑!

    正如神武门的神武诀,昊日门的蔽日符,均让自己吃了苦头,倘若不懂破解之法,说不定还将重蹈覆辙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好好琢磨这两家的功法神通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雨千丈崖。

    三人,临渊而坐。

    一道禁制,挡住了风雨,却挡不住天地的苍茫,以及那空旷无边的寂寥。居高远眺,不免触景生情,却又无从寄托,唯默默静坐而感慨莫名。

    三人相隔不远,相互之间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两个老者,一个隆鼻褐眼,红胡子;一个相貌清癯,须斑白,分别是元天门的长老,或星云宗玄武崖的长老,泰信与冯宗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留着黑须的中年男子,则是星云宗长老,夫道子。他头顶的髻中,依然插着那支古怪的铁簪。

    许是久坐烦闷,又或是心绪各异,三人不约而同抬起眼光,旋即又浑若无事般而继续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终于有人忍耐不住。

    夫道子拈须一笑,仿佛自言自语:“心有困惑,却不知谁来教我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,似乎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泰信与冯田的眼光一碰,相继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夫道子,只怪你心境不稳,否则何来的困惑?”

    “这般于静坐中参悟天地,甚好!”

    夫道子看向两人,摇头道:“放任七、八百弟子闯荡蛮荒,而几位长老却躲在深谷中参悟天地。我想冒昧一问,倘若遇到凶险,岂不是要让弟子们丧尸荒野?”

    泰信不以为然,哼道:“夫道子,莫非瑞祥长老还不如你一个晚辈虑事周全?”

    冯宗稍作沉吟,附和:“一张一弛,方为道。弟子们远征异域,过多辛劳,放松一二,乃常理所在。何况乞世山已破,并无大患。或有天灾,权当机缘历练!”

    “当真没有大患?”

    夫道子反问一句,正色道:“倘若弟子内讧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泰信神色不屑,哼道:“你夫道子的见识,也不过如此。我家门主……我家长老,早有所料,已派出人仙长老加以管束,谁敢叛乱不成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生乱?我听说玄武谷与玄武崖素来不和,如今弟子分散,难免出现意外,但愿是我多虑了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似乎还是放心不下,转而又问:“我另有一事不明,离开乞世山之后,瑞祥长老便屡屡闭关修炼,岂不辜负了苦云子宗主所托……”

    泰信不悦:“夫道子,你管得太宽了吧!长老是否闭关,如何行事,还轮不到你一个晚辈多嘴多舌!”

    冯宗倒是心平气和,淡淡笑道:“身为仙者,闭关修炼有何不妥?而如今你我扫荡四方,弘法布道,种种作为,岂不正是宗主的交代?”

    “宗主的交代?”

    夫道子无言以对,尴尬片刻,终于苦笑摇头,叹道:“唉,这又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上,另有一道宗主的手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明示!”

    “我有言在先,唯有抵达金吒峰,方可交出宗主的手令。诸位却反其道行之,无异于叛逆之举啊!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宗主不肯信人,便莫怪我等心生怨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稍安勿躁!夫道子,念在此行的辛苦之上,能否透露一二,宗主他老人家的手令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山崖下方的深谷中,封闭的山洞内,一位老者从静坐中蓦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老者的胡须斑白,长披肩,高鼻褐目,身着玄袍,个头粗壮,却脸色淡漠,耷拉眼角,阴沉的神色中透着几分狐疑。片刻之后,他暗哼了一声,低头看向双手,两块五色石已成了粉碎。他拍了拍手,溅落的晶石碎屑已在身旁堆了厚厚一层尘埃。

    离开乞世山之后,便接连吸纳了上百块五色石。本想借助仙元之气,有所收获。谁料时至今日,修为依然进境缓慢。

    照此下去,不知何时方能修至地仙的圆满。想要修至飞仙的天劫,更是遥遥无期!

    而没有飞仙的境界,只能任由苦云子的摆布。

    苦云子的手令?

    哼,他成心要灭了我的元天门,而如今我远在部洲,只怕他鞭长莫及!

    老者的神情中,透着几分恨意。他悠悠缓了口气,待心绪稍安,再次拿出两块五色石,随即双目微阖而凝神入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风雨渐稀,朦胧已久的天光也为之缓缓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一群修士,走出丛林。

    为乃是一位中年男子,乃元天门的人仙长老。他打量着雨后的山谷,抚须微笑:“雨季即将过去,倒不必急着赶往金吒峰。诸位小辈,且随我就地寻觅一番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施展轻身术,离地三尺,迎风而去。

    弟子们随后动身,便如一群雨后的春燕,纷纷掠过山谷,无不精神饱满而欢快异常。

    恰于此刻,仿佛有闪电划过半空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一座阵法霍然出现在山谷之中。足有十余丈方圆,光芒闪烁而威势森然。

    人仙长老猝不及防,与几个弟子一头撞入阵法。余下的弟子大惊失色,顿作慌乱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四道御剑的人影疾掠而至,霎时剑光纷飞而血肉迸溅,惨叫声响起一片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侥幸逃脱阵法的弟子已尽数成了死尸。

    四道人影,犹在天上盘旋。看着地上的血腥狼藉以及阵法中尚在挣扎的对手,笑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长老,星云宗的阵法,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知那个小子能否逃脱此阵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