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一十二章 狗屁仙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户花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洞内,有人独坐。

    却非盘膝入定,而是抱着条腿,背倚石壁,翻动着双眼,神色中透着郁闷。

    接连多日的苦修,还是未能参悟《神武诀》的玄妙。

    功法而已,倒不稀罕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其中的一段注解,大致的意思是,只有循序渐进,功法有成,方能施展神武之威。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!

    本人已是筑基修为,总不能从头开始修炼《神武诀》吧?所谓的循序渐进,则成为了无稽之谈。而想要施展出神武之威,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不过,至今记得清楚,神武门的那两个家伙,突然化身两丈的巨人,便是修为也暴涨三成之多。不仅能够给予对手威慑与打击,还能在关键时候保命。那罕见的神通,应该便是神武之威,当时便让自己震惊不已,也好奇不已。谁料杀了其中一人,得到了神通法门,苦思冥想了多日,却依然不得诀窍。

    是否修炼的时日太短,故而没有收获?

    倘若真的如此,也只能继续郁闷下去!

    别人修炼,动辄以数十年、数百年计。而自己踏入仙道,不过短短的十几年。其中的十年,更是在剑魂铸体中度过。如今好不易恢复了筑基的修为,又要遇到强敌,唯有快快提升手段,方能在即将到来的凶险中闯出一条生路。倘若循规蹈矩修炼下去,只怕早已成了蛮荒大地的一抨黄土。

    可见修炼之道,切勿墨守成规,当集百家之长为我所用!

    正如所云:天地有阴阳,混沌化五行,神通本自然,万法归一宗!

    嗯,就是个道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的仙道,注定了不走寻常路。否则的话,又何必修炼神武门与昊日门的功法,仅仅是神戒中的典籍,便足够参悟上千年。

    不过呢,倒也并非一无所获……

    无咎深处右手,轻点眉心,旋即拈动,手指上多了一点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乃来自识海的神识凝聚,唯有神识可见。随着口诀的默念,信手轻弹。一点神识,瞬间为二,再又化四,刚要继续分出更多的神识,却又瞬间崩溃而缓缓回归眉心之中而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无咎并未感到意外,而是咧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分神之术?

    神识,来自上元泥丸识海,收由心,越六感而沟通阴阳,便如另外一个自我的无形的存在。故而,修士离不开神识,而神识亦将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渐趋强大。

    当年在军营的时候,便将神识一分为二而以防不虞。

    倘若将那种小法门,称之为分神之术,亦无不可。而眼下所说的分神之术,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不用再次凝聚神识,而是由一化二,以二变四。只要修为支撑,便可变化无穷。每一点神识,全无二致,同样的施展自如,同样的来去无踪。即使遭到毁灭,也不会殃及本尊自我。

    试想,一旦分神万千,仿如多了万千个无形的分身……

    分身?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想要炼成分身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而神武诀的法门,分明就是一种分身之术,与阴木符,极为相似。而鬼偶,同为阴木打造。岂不是说……

    无咎似有所悟,手上多了两块巴掌大小的黝黑木牌。

    这是闲暇时分,他再次炼制的两块阴木符,仅能延续瞬间的时辰,根本不堪为用。而困惑之余,又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无咎将阴木符放在地上,稍稍凝神,抬手拈动眉心,旋即以《神武诀》的法门屈指弹去。一点微弱的光芒,倏然分二,便如两点萤火闪现,瞬间融入阴木符中。他拿起其中一块阴木符,迟疑了片刻,掐了个法诀,旋即抬起手来往上一抛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光芒闪烁,木符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道男子的身影,静静伫立在山洞的角落之中。其身高神态,俨然就是另外一个“无公子”,只是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莫名的威势,看起来稍显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屏息凝神,急忙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只见那近在咫尺的另外一个自己,竟转过身来,嘴角一咧,似乎想要出声说话。而不过瞬间,“砰”的崩溃殆尽。只剩下凌乱的气机在洞内盘旋,曾经的人影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抓起另外一块阴木符。他似乎有些遗憾,却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嗯,还算不错!

    加持了《神武诀》的分神术,阴木符所化之人,已从短短的瞬间,延续了几个喘息的时辰。对敌之际,有了几息的延缓,足以逆转危情,或逃得性命!

    而这并非分身,只是阴木符所化的一个替身。只因加持了分神术,更加的逼真罢了。

    说起阴木符,便不能不提起蔽日符。

    无咎将剩下的一块阴木符收了起来,手掌一翻,面前多了一枚玉简,与三块玉符。

    玉简之中,拓印着昊日门的功法,倒也寻常,而其中一篇炼制蔽日符的法门,却颇为不俗。

    何为蔽日符?

    寓意:遮天蔽日,乃是一种禁锢的符箓之术。只要施展此术,便能禁锢一方数丈大小的天地。不管是人,还是物,一旦禁锢其中,必然受困而难以摆脱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是一种诡异的符箓。或与“夺字诀”,有着几分仿佛。却一个阻碍天地,一个停滞光阴。而遑论怎样,若能将蔽日符多加炼制,对阵迎敌之际,便也多了几分致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而如此诡异的符箓,唯有来自深海的寒玉方能炼制。想要尝试炼制一番的念头,也只得就此作罢!

    不过,倒是缴获了三块蔽日符。倘若再次遇昊日门的弟子,不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

    而所要面对的,不仅仅一个昊日门啊。玄火门、四象门、金水门、冥月门、雷火门以及神武门,等等,数百的玄武谷弟子,都是冤家仇敌,还有四位人仙的高手,更加叫人头疼呢!

    无咎放下玉简与玉符,背靠着石壁,叹了口气,脸上现出几分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神洲,还是在域外的仙门、或眼下的蛮荒大地,总是闯不完的生死关,走不尽的血腥路。难以想象的恩怨纷争,层出不穷的阴谋诡计,简直叫人眼花缭乱、应接不暇,心力交瘁,偏偏又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奈何?

    这就是仙途!

    狗屁!

    而想要活下去,只能咬牙往前走。继续与天斗,与人斗,斗个天地崩溃,乾坤颠倒。或有柳暗花明那日,谁又知道呢!

    曾经向往,所追求的仙道逍遥呢?

    成了狗屁,随风远去了!

    咦,缘何如此低沉?

    公孙公子?公孙将军?无先生……

    敢问:修仙,又为那般?

    “修仙者当体察天下,不忘本我。但有假天道而暴行逆施者,必当长剑出鞘……”

    再问:你言下之意,天下有道,以道殉身,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?

    “岂不闻致命遂志,当如是也!”

    不过,我不是苍起,也不会青云扶日……

    只记得《天刑符经》有云,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……

    何为天?很高远!而我只要闭上眼,它就没了……

    山洞内,某人背靠着石壁,半倚半坐,两眼微阖,像是睡了。

    淡淡的珠光下,他蜷缩的身子,很是孤单,且透着莫名的疲倦。他的脸颊有些清瘦,显得棱角分明。而他一双入鬓的剑眉,却在微微耸动。尤其他眉宇间的神态,锐意渐盛,仿如正在追风逐日而叱咤云霄……

    仅仅片刻之后,无咎猛然坐直身子。他左右张望,长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恍惚之间,方才打了瞌睡?

    哎呀,有何惧哉?

    不讲大道理,杀人而已。

    玄武谷的家伙们,星云宗的高手,还有玉神殿的祭司,统统的放马过来。看我马踏飞雪,一剑斩碎天穹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颓废疲惫,瞬间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无咎来了精神,挽起袖子,面前“哗啦”多了一堆东西,他自言自语道:“真正的对手,便是玄武谷的四个人仙长老。且看看自家的手段,以便针锋相对……”

    而不过须臾,他又抱着膝头,抵着下巴,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说找回了夔骨指环,部洲之行也收获不浅。而真正用来应敌的手段,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《星辰诀》与“夺字诀”,尚在参悟之中。数十块灵石,几块五色石,十余把飞剑,以及乱七八糟的丹药,根本没有大用。算来算去,勉强能够对付人仙高手的手段,除了原有的两把神剑,玄铁重剑,与雷鞭之外,便是三块蔽日符与一块阴木符。

    唉,前景堪忧啊!

    归根究底,还是修为不济的缘故。若是能够修至人仙境界,无须什么法宝神通,仅凭着一双拳头,信不信我将象垓打得跪地求饶?

    信又如何,不信又如何。想要提升修为,没有足够的乾坤晶石也是枉然!

    此外,杀人无算,缴获众多,却罕见阵法。即使有个星云阵盘,亦早已损毁。关键的时候,想要有个藏风避雨的地方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夔骨指环内收藏庞杂,与随身带着巨大的库房没有两样。且翻看一二,不知能否从中找到几样趁手的宝贝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洞外突然有人惊呼:“天呐,敌袭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