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一十七章 惹是生非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湖水的岸边,七人再次凑到一起。

    曾经消失的无咎,又回来了,却两手拄着他的五尺长剑,一脸的郁闷之色。

    又怎能不郁闷呢!

    玄武谷的高手既然追来了,便不会善罢甘休。故而,落入湖水的时候,众人都在手忙脚乱,而他却躲在水底,只等着给予强敌来个迎头痛击。不出所料,还真有三人尾随而至。于是他破水而出,趁机施展杀手。

    兵法云,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又云: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

    嗯,意思是说,修为与神通,乃正兵,却要因循借势而突发奇兵,方能克敌制胜。

    又扯到兵法了,谁让他曾经当过将军呢,而战阵厮杀的道理,是一样一样的。是故善战者,守正出奇。势若奔雷,快如闪电。总而言之,就是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捡一个大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如上所说,没毛病!

    不过,当他祭出狼剑与乾剑,正要大开杀戒之际,忽而发觉两把神剑的威力大减,显然为禁制所限而难以自如。而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他急忙收起神剑,扯出了他的玄铁黑剑。

    对方三人,修为不弱。

    劈飞一个,仅是轻伤。

    既然动手,便要分出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他显现出冲锋陷阵的凶悍,挥剑乱劈,总算结果了一人,趁势跳上湖岸,只想将对手斩尽杀绝。而舍弃了神剑之威,硬拼修为,他并不占优,于是双方混战起来。彼此或也僵持不下,而他坚信,一旦抓住时机,必然能够逆转战况而取得大胜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刻,来了三个帮手。有帮手助拳,求之不得啊。而阿胜喊叫不断,分明在虚张声势。果不其然,那两个玄武谷弟子见势不妙,祭出符箓加以阻挡,然后转身逃远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缠住两个对手,尚未取胜呢,竟被吓跑了,怎能不叫人郁闷。再者说了,阿胜他既然想要助上一臂之力,当断敌退路,予以合围绞杀。他却简单,只管扯开嗓门,吼上一声,随即就此了事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,何况你毫发无损,又何必耿耿于怀呢!”

    无咎拄着铁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阿胜稍显尴尬,继续分说:“两个玄武谷的弟子虽不熟悉,却记得名号,乃六神门的石臼与阿果,均为筑基八层的高手。硬拼下去,我真的怕你吃亏,所幸他二人离去,如此相安无事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四周忽然阴暗下来,原本阴阳分明的所在,仿如陷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那曾经的天穹,仅剩下一个黝黑的洞口,却悬于两三千丈之高,令人可望而不可即。

    “适才恰逢午时,尚有日光透过,而随着日头偏移,再难照进光亮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田师兄无所不知啊,且说说此地的由来,你我又该如何脱身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山崩地裂,天然而成,却也鬼斧神工,堪称天地奇观。至于如何脱身……依我之见,法力神通难以施展,只怕云板、云舟也无从驱使,唯有攀援峭壁,或能脱困……“

    “两、三千丈之高呢,如何攀援而上,又没捷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田、阿三两位师弟,切莫自作主张。何去何从,且由长辈定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阿胜师叔,你老人家别只顾着讨好师兄啊,有失长辈风范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意外迭起,而随着强敌远遁,一时没有凶险,岸边的众人渐渐放松下来。怎奈置身莫测,不免又添几分彷徨与无奈。

    阿三与冯田、阿猿说着闲话,扭头看向几位长辈。

    阿胜依旧是站在无咎的身旁,而原本躯粗壮威武的他,不仅气势全无,反而神色窘迫。倒是比他矮了半头的无咎,昂首挺胸,淡定自若,显得气度不凡。忽被阿三触到痛处,他顿时脸皮一紧:“胡说八道!我你与你师兄亦师亦友,岂能以俗礼一概而论!”

    阿三缩起脑袋,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阿胜的脸色稍缓,转而冲着阿威、阿雅尴尬一笑:“呵呵,两位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阿威没作多想,张口答道:“不妨顺着来路寻去……”

    十余里外,便是峭壁飞瀑。他想施展遁法,或另行开路,借着来时的山洞返回地上,倒不失为一个脱身之法。

    阿雅摇了摇头,忖思道:“且不说玄武谷的高手,正在找寻你我的下落,六神门的石臼与阿果躲在暗处,又岂肯坐视你我从容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依师妹之见?”

    “此地怕不有百里方圆,情形不明,且禁制古怪,依我之见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说到此处,话语一转:“无咎,你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的眼光落于一处,又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此行有位高手,依旧还是晚辈弟子的身份。而他的杀伐果断,心狠手辣,凶悍霸道,早已是有目共睹。如今何去何从,谁也不敢忽略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正当关注之际,不远处的那道青衣人影突然没了,连同他手中的长剑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不能逃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始料不及,阿三更是连连跺脚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临近丛林的地方,有光芒闪烁,随即现出无咎的身影。他似乎有些意外,将长剑“砰”的插在草地上,然后抱着臂膀,兀自东张西望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无咎,你断然不会抛弃同门!”

    阿胜松了口气,大声询问:“你方才是何用意,可有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三埋怨道:“我的师兄,如此故弄玄虚,好不吓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工夫故弄玄虚,也不想吓人。每当身陷困境,他总是警惕异常。如今遇到这么一个大坑,他只想弄清楚所在的状况。而尝试遁术,难以远去,地下仿佛有种莫名的力道,禁锢着法力的施展。倘若强行离去,并非无计可施。而若想周旋下去,倒也不急一时。

    阿胜的脸上带笑,显得颇为亲近,他终于放下芥蒂,却依然胆小甚微,好占便宜,可谓本性不改。

    阿三还是贱贱的模样,贱的很纯粹、很彻底。

    阿猿的为人,朴实如旧。

    冯田,依然自命不凡,他的嘴脸,很讨人嫌。

    阿威的变化不小,应该是归功于阿雅的教导。而唯一的长处,同样还是暴躁粗莽。至少没有心机,不用太多的提防。

    阿雅是个真实的女子,虽也聪敏,藏着心事,却懂得保命之道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着渐渐走近的众人,收起思绪,接着阿胜的问话,应道:“我尝试遁法,只为防备玄武谷高手而已。如今看来,料也无妨。至于有何计较……”他转身看向不远处的丛林,伸手抓起长剑:“那两个家伙,轻饶不得!”

    他要追入丛林,杀了六神门的石臼与阿果。

    阿胜慌忙阻拦:“眼下脱困要紧,切勿惹是生非!”

    “惹是生非?”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一瞪,诧异道:“石臼与阿果,追杀你我而来,若非将其铲除,势必横生枝节。且说说看,怎会成了惹是生非呢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连连摆手,欲说无词。

    而阿雅帮他说话:“一旦再有玄武谷高手、或巴牛长老追来,你我岂不是白白贻误了脱身良机!”

    阿胜露出笑脸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无咎却无意争执,伸手将玄铁长剑扛上肩头:“嗯,但愿是我多虑了!”

    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,众人又是面面相觑而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还是阿雅出声:“不妨远离大湖,以免石臼与阿果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这女子的话音未落,她师兄阿威已甩开大步:“师妹所言极是!此地足有百里方圆,且查看一二,说不定另有出路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等人深以为然,纷纷动身。

    无咎扛着长剑,不紧不慢随后而行。而离开湖边之际,他又默默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天光已暗,俨如深夜降临。偌大的一方所在,渐渐笼罩于黑暗之下。而飞瀑的涛声,犹在空旷中回荡。便好似天地的喘息,轮回不绝而亘古至今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大湖之后,大片古木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阿威抬手抓出飞剑,冲着他的师妹点了点头,随即昂首阔步,直奔林间走去。

    阿雅、阿胜,以及阿猿、冯田,步步跟随。

    阿三则是前后张望,两个大眼珠来回转悠。少顷,他抛开众人,放慢脚步,悄声传音:“师兄,你发觉了没有?”

    无咎远离人群,独自落在最后。他一手抓着肩头的长剑,一手拿着枚玉简默默出神。玉简之中,拓印着六神门的功法。赶路之余,不妨他博览众家之长而为己所用。见阿三鬼祟,他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古木参天,如屏如障,再加上牵扯的藤蔓以及满地的枯枝落叶,使得眼前的黑暗更添几分幽深莫测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无暇多顾,只管讨好道:“哈,我早发觉了。阿威师叔,不愿被你抢了风头,便与阿雅师叔串通一气,有心想要挫败你的威望……”

    他深一脚浅一脚,在林间蹦蹦跳跳,并摇晃着矮瘦的身子,显得极为得意。得意之余,还不忘趁着夜色送上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师兄啊,小心两位师叔暗算你,哦,还有阿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说到此处,跳到一截枯枝上,竟伸手一拍干瘦的胸脯,信誓旦旦道:“有我阿三,师兄不用担忧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前方的阿威突然喊道:“止步——”

    阿三猝不及防,脚下一滑,“扑通”摔倒,“哎呦”惨叫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