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二十二章 铁拳乱打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pexxxyu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突然被冠上余孽的罪名,使得无咎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自家的来历,曾经遭到无数次的质疑。而毕竟身份低微,总也能够敷衍过去。却没想到,玄武谷的高手们,竟然也对自己有了兴趣,并牵扯到了苦海子的头上。

    这是妖言惑众,还是蓄意欺诈?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蹿起,两道雷火轰鸣,杀机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巴牛,雷火门的长老,他或许没有象垓,也就是那位四象门的长老的反复无常与阴险毒辣,而毕竟是位人仙的高手。其修为与心智,决然不可小觑。还想套问两句,他却来个趁其不备,攻其不意,竟然抢先动手。

    无咎居高临下,很是无所畏惧。而当两道雷火呼啸而至,他却闪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雷火的去势凌厉,狠狠击中那块头颅形状的石头,霎时两声闷响,凶猛的烈焰迸溅而起。石头极为坚硬,岿然不动。而石头上的人影,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哼,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巴牛的人在半空,趁势落在石头上,而他刚要就此跃起,随即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咦,缘何四周无人?哦,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巴牛刚刚明白过来,脚下突然飞出一道淡淡的银光,他急忙全力腾空,并再次双手交错而抓出两道雷火,并发出一声怒喝:“竟敢躲在此处,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按着常理说来,无咎的修为,根本拼不过一位人仙高手。他虚张声势之后,依旧还是逃窜的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,无咎没逃,他就躲在石头的背后。不仅于此,便在巴牛落下的瞬间,他抬起右手,祭出腕子上的雷鞭,同时又抬起左手,祭出几枚符箓。只要被他抓住时机,他的反攻总是源源不断而异常的凶猛。

    对此,阿三曾经有过一段精妙的诠释:师兄就是这般的狡诈,就是这般的毒辣。一旦他要杀人,便诡计连环,后手不断,防不胜防啊!

    巴牛虽然早有领教,而他对于无咎的认知,远远不抵阿三的深刻。便在他刚刚蹿起,两道雷火就要出手的刹那,双脚已被银色的雷鞭捆住,紧接着符箓炸开,一团冰雹夹杂着风霜雪剑轰然袭来。他急忙双脚挣扎,雷火出手。水火对撞,防御更胜一筹。而不待他有所侥幸,又一块玉符炸开,一片雾气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昊日门的蔽日符。

    此符倒也寻常,而禁锢之力却是极为强悍。何况近在咫尺,不得御剑躲避。且地磁之力阻碍,法术神通威力大减。冷不防的遭到这种符箓的偷袭,还真的难以挣脱。

    巴牛不及多想,全力往上蹿起。怎奈雾气弥漫,顿时去势受阻而身形僵硬。他暗哼一声,强催法力。周身上下,竟“腾”的涌出一层火光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丹火,再加持雷火门的秘术,由他这个人仙高手施展出来,威势非同小可。随之“喀喇”碎响,霎时雾气消散而禁制崩溃。而不等他借势反攻而痛下杀手,缠住双脚的鞭子,并未毁于丹火之下,而是犹如一条恶毒的蛇,顺着双腿攀援而上,眨眼之间已将腰身以及双臂紧紧缠缚。他蓦然一惊,再难支撑,斜斜坠落,“扑通”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倒是忘了,还有一根鞭子。

    不,那是一条蛟筋!

    而一条炼制粗劣的蛟筋,又奈我何!

    巴牛砸在地上,来不及爬起,或也难以爬起,只管强驱法力。他要凭借强大的修为,崩碎缠在身上的蛟筋。他要摧毁那小子所有的手段,然后再将他与他的同门斩尽杀绝。而他正在翻滚之际,一道人影扑了过来。他又急又怒,吼道: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嘿、嘿——”

    笑声鬼魅,透着得意。而得意的笑声中,似乎还带着几分冷寒彻骨的杀气。

    滚开?

    我不!

    耗去了多少心机,用去了多少力气,就是为了这一刻,怎会无缘无故的罢手呢!

    无咎从石头背后冒了出来,直奔巴牛扑去。

    而巴牛不比寻常的筑基修士,不仅修为高强,且身躯粗壮,又岂肯罢休。他在地上拼命翻滚,便如同一头暴怒的猛兽。

    无咎从天而降,却“砰”的一声扑空。他不依不饶,抬手一指。当蛟筋炼制的雷鞭猛然一收,他再次飞身而起。巴牛的挣扎稍稍一缓,终于被他趁机扑到身上,却又猛然一趔趄,差点被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咦,任凭你是恶狼,还是猛虎,我铁拳乱打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怒了,恰好骑在巴牛的后背上,趁势左手一把死死按住对方的脖颈,右手握拳便狠狠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拳头打人,他太有心得了。被他拳打脚踢之人,更是不胜枚举。一旦挥拳开打,专找命门要害之处下手。但见铁拳生风,“砰、砰”闷响不绝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你当真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又窘又急,又羞又怒。怎奈蛟筋愈来愈紧,难以挣脱。再加上缠住后背的双腿,按住肩头的铁爪。便好像猛兽落入牢笼,只能任由摧残蹂躏。尤其是砸下的拳头,势大力沉,且拳拳不离耳门要穴,虽有护体灵力加以抵御,而震荡的力道源源不断,令人惊悸难平而头晕目眩。即便想要运转玄功,也心浮气躁。他禁不住咒骂一句,竟然极为的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无咎不管不顾,铁拳“砰砰”作响……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,远处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在大坑的边缘,阿威、阿雅等人依旧在居高俯瞰。接连目睹着形势的逆转,众人已没有了当初的惊愕,只管默默观望,各自心绪莫名。

    不过,阿三还是禁不住叹道:“我的天呐,巴牛长老也难逃毒手!”

    一声感叹,似乎触动了众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阿威摇了摇头:“算计了三位筑基高手,倒也运气,而他竟敢算计巴牛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想要指责某人的胆大妄为,而话没说完又闭上嘴巴。巴牛长老固然修为高强,而被捆住手脚,遭到铁拳乱打,就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是否运气,他以一敌四的胆量便令人钦羡。如今又将人仙长老打翻在地,足以傲视仙门!”

    阿雅的一双眸子在微微闪动,即使在黑暗中,也显得媚然生辉,她禁不住伸手拈起发梢,腮边多了一抹笑意:“当初在黑泽湖,他仅为凡人,便不惧仙道高手,于是我好奇之下救了他,殊料想今非昔比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!”

    阿威猛然回头,两眼圆睁:“你与他早有旧情……”

    阿雅发觉失言,眼光一瞥,笑意收敛,嗔怒道:“师兄,你并不输他,唯一欠缺,便是心胸狭窄而毫无度量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欲辩无言,默默挺起胸脯。他想让他的师妹明白,他不乏大度的胸怀。

    阿雅不再理会她的师兄,继续凝神远望。不知觉间,她眸子再次神色荡漾。只觉得师兄的威武强悍,已是百里挑一,而那人不仅一扫迂腐怯懦,反而更加的强悍,也更为的蛮横霸道。尤其他动辄一脸的坏笑,总是令人关注而觉着有趣……

    冯田的神情,矜持如旧,而此时却两眼眯缝,好像要透过黑暗而看清夜色中的真相。少顷,他忍不住疑惑道:“无咎师兄想要对付的,只是巴牛长老。而即使有地利之便,以他的修为,又岂敢以下犯上,莫非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他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阿胜则是挠着胡子,犹自难以置信:“他修为筑基,已够神奇,谁料他打遍左右无敌手,又打起了人仙的前辈。哎呀呀,他虽然出自我的门下,我却愈发糊涂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感慨,道出了阿胜等人所想。现如今的无咎,已是猜不透、也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的笑,学自他的师兄,竭力试图营造一种洒脱,或是高深莫测,而他笑起来的时候,却总是透着几分又贼又贱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太熟悉师兄了,他虽然狡诈,喜欢故弄玄虚,而眼下却也迫不得已!”

    阿三见左右众人看来,愈发得意:“师兄得罪了玄武谷,如今又无处可逃,只能舍命硬拼下去,否则没人救他啊!”他大眼珠子一转,又道:“既然师兄缠住了巴牛长老,你我何不趁机找寻出路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深以为然,便要吩咐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冯田突然道:“无咎师兄尚未脱困,你我岂能弃他于不顾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忖思道:“是啊,如此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的脸色不快,叱道:“使不得飞剑,如何对付巴牛长老?稍有不慎,你我便将自寻死路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却坚持己见,耐心劝说:“即使对付不了巴牛长老,又何妨除去石臼、阿果与阿世呢?此举不仅助了师兄的一臂之力,亦全了同门的情义!”

    阿威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阿胜看向阿雅,点了点头:“冯田所言有理!不如杀了石臼、阿果与阿世,以绝后患!”

    阿雅会意,转而看向阿威。

    阿三似乎觉着便宜,前后张望,两眼中透着几分贪婪之色,急切道:“不敢耽搁啊!巴牛长老自顾不暇,倒是杀人的好时候。待杀人之后,再离去不迟呢!”

    阿威的脸上杀机一闪,猛然挥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唉,无咎遇到这么一群伙伴,很无语。而伙伴的作用,往往是帮人场、凑热闹滴!可见自身的强大,很重要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