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二十三章 绝不啰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乱石堆间,两道人影纠缠一起,铁拳有声。

    无咎骑在巴牛的后背上,一拳接着一拳,每一拳,都不下数千斤的分量。

    铁拳虽猛,且势大力沉,一时片刻,还伤不得一位人仙的高手。巴牛只管催动灵力护体,并设法脱困。怎奈拳头专打耳门要穴,力道传来,虽无大碍,却扰乱心神而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“无咎,我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暗暗发狠,低声嘶吼。没人理他,只有拳头“砰砰”落下。他咬牙挣扎,而捆缚的蛟筋,异常坚韧,想要挣脱,并不容易。何况抓住脖颈的大手,像是铁钩,力道惊人,竟逼迫他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像是在求饶,继续出声。他一边硬撑着拳头的重击,一边断断续续道:“我记得你筑基不久,怎会提升到六层的修为呢……还有啊,你的力气之大,筋骨之强,出乎想象,堪比人仙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回应的只有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伤不得我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的半边脑袋,被紧紧压在地上,并随着铁拳的重击,不断撞击着坚硬的石头。他强抑怒火,接着又道:“无咎,你与四象门有何渊源,何妨明说呢,我不再过问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动得了手,绝不啰嗦。

    这是无咎的行为准则。

    谁料接连砸下一、两百拳,却依然破不了巴牛的护体灵力。可见彼此修为的差异,一时难以逾越。却又不敢罢手,否则前功尽弃。而既然难以奏效,便数百拳、数千拳!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挥拳猛砸,坚决而执着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巴牛,乃是人仙的高手,修为高强。稍有差池,便将出现意外。如今好不易将他抓住,且尽情痛打一番,绝不给他喘息之际。

    嗯,就是个道理!我打!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巴牛再次出声,并强行要挣扎抬头。

    无咎置若罔闻,一拳接着一拳。

    巴牛突然异常的愤怒,吼叫起来:“尔等小辈,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死死按住巴牛,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相距二、三十丈远的空地上,坐着三人。那是阿世、石臼与阿果,皆身患重伤,已吞服了丹药,各自忙着疗伤止痛呢。谁料便于此时,六道人影从远处悄悄蹿了过来,为首的正是阿威、阿胜、阿雅,后面跟着阿猿、冯田与阿三。六人来势极快,直奔三位玄武谷弟子扑去。浅而易见,趁机偷袭!

    无咎微微错愕,也不禁喊道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他二人乃是冤家敌手,竟同时出声阻拦。用意或有不同,却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只见阿威冲在最前,腾空便是一脚踢出。阿雅与阿胜紧随其后,双双抓出符箓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搁在往常,以阿世、石臼与阿果的修为,根本不惧任何筑基弟子的挑战,而此时三人身受重伤,想要起身都难,又如何对付突如其来的猛攻。阿世刚从静坐中惊醒过来,便被一脚踢飞,顺势砸翻了石臼与阿果,紧接着符箓轰鸣而烈焰滚滚。怎奈护体灵力不堪为用,全无招架之功。顿时三道冒火的人影满地乱蹿,阵阵的鬼哭狼嚎声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随后而至的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不甘示弱,也相继祭出符箓,使得所在的方圆之内,一片火光冲天……

    唉,生死有命吧!

    无咎目睹惨状发生,无意多想,挥起拳头,便要继续砸落。

    恰恰是这短短的耽搁,终于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只见巴牛的身上,忽然蹿出一层火光。那是他的丹火,异常凶猛,再加持了雷火之术,霎时威势莫名而烈焰熊熊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以灵力护体,强行砸下一拳,而尚未抬起拳头,却见他的雷鞭,也就是蛟筋,已在烈焰中扭曲,随时都将融化殆尽。他暗暗一惊,纵身而起,离地丈余,挥臂猛抓。一道银色的光芒倏然回到手上,竟已松松软软而再不复之前的威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带着火光的人影顺势腾空,旋即两道雷火“喀喇”而至,随之透着怒意与杀气的喝声响起:“尔等小辈,该死——”

    不愧为人仙的高手,一头真正的猛虎。与其贴身肉搏,看似便宜,稍有懈怠,即刻便遭反噬而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而事已至此,阴谋诡计已然无用。

    这一刻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毁我雷鞭……”

    而无咎尚未落地,雷火已到了面前。仓促之间,不及躲避,也无从躲避,而他亦根本没想躲避。他竟发出一声怒吼,直奔雷火扑去。与之刹那,竟直透雷火而过,顺势拦腰抱住了巴牛,旋即手中紫光闪烁而“喀嚓”碎响。

    巴牛窝囊了许久,也愤怒了许久,终于被他挣脱而出,沸腾的杀机根本抑制不住。他杀了眼前的小子,再将那群趁火打劫的元天门弟子给碎尸万段。非如此,难消心头之恨。谁料雷火之中,一道人影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这个无咎要干什么,他想要自焚不成?不对,他竟然不惧丹火,也不惧雷火……

    巴牛诧异之际,已被拦腰抱住,旋即一道紫色的剑光狠狠刺向丹田气海。他周身上下,兀自丹火环绕,使得护体灵力的威力大减,竟挡不住那凌厉的剑光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这小子明知地磁之力强大,便贴身施展飞剑,虽然只有一剑,却防不胜防!

    巴牛的护体灵力“喀嚓”崩溃,锋锐的剑气直透气海丹田。而一旦气海中的金丹被毁,整个人的修为亦将随之灰飞烟灭。他惊得猛然催动全身法力,并狠狠拍出两记雷火印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两记雷火印,重重击中无咎的双肩,他整个人顿时被雷火吞没,并为之剧烈颤抖。而他并未松手,随着巴牛落在地上,手中的紫色剑光已换成了一把寻常的飞剑,冲着巴牛的大腿便“扑哧”扎下了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没有护体灵力,只有丹火仍在上下环绕。丹火虽强,却挡不住飞剑之力。

    巴牛的大腿中剑,禁不住嚎叫一声,疼痛难耐之下,他再次拼命祭出两记雷火印。

    谁料无咎已成了火人,依然不肯撒手,一剑扎入大腿,旋即弃剑,又是一剑在手,奔着巴牛的气海扎去。他的意图,再也简单不过。他要毁了巴牛的修为,再将对方置于死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二、三十丈外,烈焰已渐渐熄灭,地上多了几堆灰烬。阿世与石臼、阿果,三位筑基弟子,被无咎饶了一命,却还是未能躲过最后一劫。在元天门弟子的偷袭与围攻之下,已尽数魂归天外。

    而这边的惨叫声没了,另外一边的惨叫声又起。

    众人正在忙着捡取收获,又不禁回首张望。

    只见火光之中,两道人影纠缠一起,一个疯狂挥掌猛击,一个抓剑乱捅乱扎。如此凶狂的贴身拼杀,着实叫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过,巴牛长老竟然挣脱了束缚,如今已是大显神通,雷火印更是威不可挡!他与无咎较量的胜负输赢,应该毫无悬念!

    “快跑啊,不然都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本来跟着捡便宜,却抢不过阿胜与阿威两位师叔。见机不妙,他尖叫一声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阿胜似有牵挂,叱道:“胡说八道,岂能抛下同门而不顾?怎奈他二人如此缠斗,外人难以插手啊!”说话之间,他故作镇定,而脚下却在慢慢后退,并不忘提醒道:“阿威师兄,何去何从……

    阿威看着不远之外两道贴身肉搏的人影,以及惨烈而又疯狂的场景,他不由得愣在原地,一时不知所措。他很厌恶那个曾经的弟子,却又被对方的凶悍所震惊。单单是与人仙高手对面硬撼的胆量,便让他自叹不如。而此时此刻,总不能留在原地等死。一旦巴牛长老得手,绝不会放过在场的元天门弟子。而方才为何要杀了阿世三人,这不是自讨苦吃吗!

    “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看向阿雅,却见他的师妹,正两眼灼热而默默凝望,显然是为了某人的武勇彪悍所打动。他微微一怔,顿时有了主张:“此地不宜久留,速去——”

    恰于此时,又是“砰砰”两声雷火轰鸣。

    无咎抓出飞剑刺向巴牛的气海,却架不住雷火印的强攻,身子颤抖,“扑哧”一剑,再次扎入巴牛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打不死,摆不脱,还被捅了一剑又一剑,如此难缠且又头疼的对手,简直便如一场噩梦而让人欲疯欲狂啊!

    巴牛再也忍受不住,原本赤色的脸庞因愤怒而变得红艳如血。他一手凝聚法力,再次狠狠拍出一掌,一手抓出把飞剑,冲着贴身纠缠的人影便凶狠劈去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回乃是人仙高手的全力爆发,威势惊人!

    无咎扎出一剑之后,又摸出一把飞剑。他身上藏着上千把飞剑呢,足以能够将巴牛扎成网筛。怎奈地磁之力阻碍,飞剑过于沉重。且扎上一剑、算一剑,倒是便宜了巴牛。而他刚刚举起飞剑,两道雄浑的力道便轰然而至。尤其飞剑之力,势不可挡。他惨哼一声,被迫松手而直直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巴牛终得解脱,却脚下踉跄而差点摔倒。他看着大腿上扎着的两把短剑,以及“汩汩”直冒的热血,犹自杀机狂发,大声咆哮:“你乃筑基小辈,缘何不惧丹火、雷火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倒飞出去十余丈,“蹬蹬”落地,旋即抖落一身烈焰硝烟,整个人竟然毫发无损。他稍稍站稳,昂起下巴:“哼,天劫我都不怕,又怎会惧你的凡俗之火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抬脚往前,再次晃动拳头,咬牙切齿道:“狗东西,赔我的雷鞭……”

    巴牛还想继续追杀,却突然面露怯意而转身便走,虽然一瘸一拐,竟也去势极快。恰见阿猿与冯田正在躲避,愤恨不过,抬手一记雷火印劈了过去,并扬声吼道:“无咎,你我来日计较不迟!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雷火轰鸣,一道人影扑倒在地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