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二十五章 坑外是坑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一行六人,走出了乱石堆积的大坑,明亮的天光再次阴暗下来。

    而坑外,还是坑。

    足有百里方圆,两、三千丈高的洞穴,像口深井,一个更大的坑。或许人生的旅程,就这么从一个坑,穿越另外一个坑。抑或是从一个牢笼,跳到了另外一个牢笼。便如那神洲结界之外,又是天地结界。如此没完没了,亦叫人无从停歇。直至化为一堆骸骨,变成尘埃,依然有梦,源源不灭……

    迎面一片乱石山,山石嶙峋,草木丛生,几无落脚之处。

    所幸没了地磁之力,行动之间多了几分自如。

    阿威召出飞剑,冲在前头。遇到乱石,飞纵而起,野草阻挡,只管一剑劈去。而他赶路之余,时不时的回头留意。见阿雅紧随其后,他安心许多,不由得脚下生风,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威武彪悍。

    阿胜、冯田与阿三,跟着步步趋前,同样是飞剑在手,一个个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独自落在最后,不紧不慢的穿行在乱石草丛之中。只要没有了凶险,他便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。他却乐得一个清净,至少能够揣摩功法,想想心事,再不济也能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所在的大坑,可谓天生奇观。其中不仅有山有水,还有成片的古木丛林,堪称别有洞天,却与世隔绝而非久留之地。奈何天地之力莫测,无路可去。而所谓的捷径,或许只有一个,那就是顺着石壁攀援而上。想要越过千丈的绝壁,只怕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小半时辰过后,抵达乱石山的深处。

    一片十余里方圆的山谷,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就此横穿而去,便是千丈绝壁。

    而众人却不约而同停下脚步,一个个神情错愕。

    山谷之间,依然还是野草丛生。只是野草丛中,遍布着森森的白骨,皆体型硕大,形状怪异,应该为巨兽所留,却又叫人难辨究竟。

    “天呐,这该死了多少巨兽啊,怕不有上百之多,大小皆有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惊叹之余,按耐不住好奇:“冯师兄,你遍阅典籍,无所不知,又是否晓得这些巨兽的名称与来历?”话音未落,他抬手又道:“诸位快瞧,那头巨兽,首尾足有十余丈,莫非巨龙骸骨……”

    前方的不远之处,乃是一堆泥土与草丛,从中冒出一连串的兽骨,虽已被掩埋大半,依然能够分辨出头尾身躯的形状。其延伸十余丈,倒也像是巨龙俯卧而威势不凡。

    冯田凝神张望,摇了摇头:“我所知晓的古兽,多为延续至今,而早已灭绝者,却无从辨认。不过,那并非龙骸。它不仅没有蛟龙的犄角,更无飞龙的双脚与四肢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顾分说,纷纷走向那埋在泥土草丛中的一具具兽骨。耳听为虚,典籍也多有混淆不清的地方。如今难得巧遇,恰好亲眼看个明白。

    冯田欲言又止,却听身旁有人出声:“这群古兽,或失足坠坑而亡。嗯,冯老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来到他的身旁,问话之际,拿出酒壶呷了口苦艾酒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哦,无咎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冯田稍稍错愕,闪开一步,忖思片刻,这才接话道:“如此硕大的古兽,又怎会轻易坠亡,依我看来,或为自戕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古兽自寻短见?嘿,怎么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不会呢?岂不闻典籍有曰,当量劫降临,天地崩塌,星辰碎灭,万灵自戕而亡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四周的兽骨,继续饮着酒。而他举起酒壶,禁不住手上一顿,慢慢转过身来,似乎满脸的懵懂:“是何典籍,量劫又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冯田的眼光一瞥,继续目视前方:“我翻阅典籍、残本无数,一时又如何记得。不过,所谓的量劫之说,无非指的是天地间的浩劫罢了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老弟的言下之意,在远古年代,浩劫降临之日,通灵的古兽无路可逃,于是心生绝望,便找个大坑,一头摔死了事?”话到此处,又惋惜道:“这群怪兽也是无用,何不拼上一回呢!”

    “师兄全无敬畏之心,而禽兽尚惧天地之威!”

    冯田似乎不愿多说,抬脚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无咎不以为然地呷了口酒,两眼中却是精光一闪而默默自语:“量劫之说,并非浩劫这般的简单。某位老道,曾言之凿凿:天地万物相争,谓之劫;因果爆发各异,谓之量劫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位老者的身影,并回想起曾经的一切。而不过瞬间,他又念头一清:“咦,我还比不上禽兽?那位冯老弟骂人本事,倒有一手……”而虽然被骂,却不便追究。他冲着冯田的背影哼了声,转而昂首仰望:“我本想问他,蛟龙与飞龙的分别……我怎会没有敬畏之心呢,总不能真的听天由命吧……所谓的活在当下的说法,似乎已不适用,否则便如这群古兽,落一个自戕而亡的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前方传来飞剑劈砍的动静,还有阿三的叫嚷声——

    “这般脆弱,一碰便碎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挥剑劈砍着古兽的骸骨,指望着有所发现。而此间的白骨,与之前大坑中的不同,稍加触碰,即刻崩碎。

    阿威、阿雅与阿胜,以及冯田,也在四周寻觅。而忙碌片刻,皆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阿威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穿过了乱石山,又是一片林子。

    黑暗中,藤蔓遮挡,腐叶堆积,行走不易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终于走出丛林。迎面一道山壁拔地而起,上面铺满了青苔,像是一堵倒倾耸立的墙壁,令人望而仰止。

    阿威有心尝试攀爬,旋即作罢。

    一行稍作迟疑,就此往右,循着大坑的边缘继续往前。而山壁陡峭如旧,一时难寻攀援的路径。

    阿威依然在头前开路,但有阻碍,便挥动飞剑左劈右砍。

    随后的阿雅、阿胜、冯田、阿三与无咎,则彼此间拉开几丈远。左侧乃是峭壁,山坡,右侧乃是碎石,草木,以及成片的古木丛林。六道人影,便这般在黑暗中寻觅而行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何不原路返回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是想返回来时的大湖,只要找到飞瀑所在的洞口,便能顺着暗河逆流而上,也不失为一个无奈之法。

    而他话刚出口,便被阿胜打断:“胡说八道!那飞瀑千丈,难以逾越,倘若遇到巴牛长老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突然提起巴牛长老,使得众人的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虽说大坑之中,尚存古怪的天地禁制,而远离了地磁之力,使得法力神通的阻碍也减弱了几分。此消彼长,一旦遇到人仙前辈,凶险也随之倍增。

    阿三前后张望,又心怀侥幸道:“三、四日过去,始终不见巴牛长老的人影,我猜他不是躲起疗伤,便是远去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不再多说,与阿雅、阿威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在头前开路的阿威松了口气,加快脚步:“如此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此地虽也莫测,却并无异兽的侵袭。如今巴牛疗伤也好,离去也罢,总而言之,是没了性命之忧,只待寻到出路,便可摆脱困境。

    无咎还是独自落在最后,便走便饮着酒。前方的五道人影,皆落脚无声。而他碰到石壁,伸手叩击,遇到石头抬脚踢开,时不时的闹出点动静。

    阿三频频回头,嘴里埋怨:“师兄,莫要吓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已围绕大坑转了半圈,

    前方的山坡,稍显平缓。而陡峭的山壁,却从中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阿威看得清楚,抬脚纵起五、六丈,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,顿作惊喜:“师妹,此处便为出路所在!”

    众人相继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陡峭的山壁,就此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,足有十余丈深,丈余宽,虽黑暗笼罩而看不尽头,或能直达峭壁的顶端。倘若借助手脚之力,攀援而上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阿雅与阿胜抬眼打量,各自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阿三更是挽起袖子,冲着手掌啐着口水,一边跃跃欲试,一边与身旁的冯田递着眼色。他早已抛弃了与某人暗中较劲的念头,却不妨他与冯师兄比个高下。谁若抢先爬出大坑,便是修为更胜一筹。何况他身子小巧轻盈,翻山越岭的不吃亏呢!

    冯田根本没有理会阿三的小心思,径自走到阿威的身后,也不见他出声,只管随着众人抬头仰望。

    阿威已摆开架势,便要尝试攀爬,却稍作迟疑,转过身来。他的眼光掠过冯田、阿雅、阿胜,最后看向远处的一道人影,扬声道:“无咎,由你先行一步如何,我来断后?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十余丈外,抱着臂膀,手里拿着一个酒壶,兀自昂着脑袋而默默凝神。

    阿雅微微一怔,却善解人意:“嗯,此处唯师兄与无咎的修为高强,你二人轮番探路倒也使得!”

    阿胜不作多想,催促道:“无咎,莫要耽搁!”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:“哦,先行一步?”

    他再次被众人想起,似乎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而他没有推辞,收起酒壶,摇晃着走到了缝隙前,却又摆了摆手。俨然一个高手出马的架势,浑身上下透着蛮横。

    阿威暗哼一声,与阿雅、阿胜、冯田退后躲避。

    阿三不满道:“师兄,你又虚张声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二话,抬脚就踢。

    阿三吓得慌忙躲开。

    无咎将众人尽数驱到了几丈外,却并未忙着攀援石壁,而是抬手扯出一把五尺黑剑,转而咧开嘴角冷笑道:“嘿,巴牛长老,还不现身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