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章 又痛又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缄口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之下,风雨正浓。寂静的山谷中,悄悄冒出几道人影。

    有高大粗壮者,有矮小黑瘦者。当然,还有一位貌美女子。

    正是阿威、阿雅、阿胜,冯田与阿三。

    在无咎忙着追杀巴牛的时候,五人趁机溜了。

    不讲情分,毫无道义?

    贺洲仙门,没有这个说法。趋利避害,保住性命,乃人之常情,颠簸不破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而阿雅似乎多了几分小心思,不忍抛下无咎,而在众人的催促下,只得作罢。于是,一行爬出大坑,却遇到了几个玄武谷弟子的阻截,被阿威出手杀了,然后分别带着冯田与阿三,趁着黑夜逃向远方。恰逢风大雨急,不辨方向,唯恐遭遇意外,便找了个山谷躲藏起来。而歇息了两、三个时辰之后,并未见到异常。彼此合计一番,决定继续赶路。怎奈四方茫茫,依然去向不明,徘徊之际,彼此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没人追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脱困之时,恰逢玄武谷的高手未至,一时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无咎的处境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说不定已丧命坑中,呜呼哀哉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无咎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便不死,也难逃追杀,还记得你我离去之时,玄武谷弟子已发出传音符。一旦人仙长老带着诸多高手闻风而至,师兄的下场可想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你我躲在此处的缘由,看来玄武谷的高手并未赶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无咎危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,你总是忘不了那个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他屡次救下你的性命,我总不能漠然处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且求他安然无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,听我一言。无咎不比常人,自有脱困之法。你我留下,也只能拖累于他。眼下赶路要紧,以免夜长梦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如阿胜所言,即刻动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御剑,还是云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色未明,云舟便捷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商议片刻,达成一致。少顷,一片云光离地飞起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云舟飞到了百丈半空。而四方茫茫,依旧是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“该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在大坑中困了几日,又匆忙赶到此处,眼下糊涂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只要避开回头路便可,快、快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法力加持,云光闪烁,载着五人的云舟,倏然划破雨雾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前有大山,高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高飞,以免泄露行迹。况且六神门的云舟,尚未娴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胜,莫学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听我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驾驭的云舟,来自六神门弟子。本想学着无咎的法子,低空疾掠而行,却不过阿威的催促,于是渐渐飞高、亦渐渐加快去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如此这般,三、两月,便可抵达金吒峰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约定期限,为时尚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好过这般提心吊胆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同门未至,只怕更糟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勿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连番遇险,连番的奔忙,又连番的赶路,早已使得众人劳累不堪。而眼看着便可远远摆脱玄武谷高手的纠缠,又让众人陷入一种亢奋之中。谁料便于此时,下方的山谷中,突然飞起一道剑光,狠狠击中了云舟。

    之所谓,物极必反,乐极生悲,诚然如是也。

    云舟只是用来赶路的法器,并非抵御强攻的堡垒,猝不及防之下,根本承受不住飞剑的重击。尤其那飞剑的威力,极为强大。只见光芒爆闪,巨响轰鸣,云舟崩溃,顿时便将所载的五人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仙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疾风骤雨之中,浑似人仰马翻而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阿威与阿雅、阿胜,倒也应变极快,各自脚踏飞剑,便要脱险而去。至于同行的两位羽士弟子,根本无暇理会。而正当忙乱之际,那道击溃云舟的剑光盘旋而回,便如一道闪电,直奔三位筑基高手袭来。三人匆匆祭出飞剑全力防御,却“砰砰”炸响,法力反噬,肆虐的气机顿作狂流而势不可挡。三人把持不住,凌空往下栽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、扑通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座山谷,只有十余里方圆。当间长满了厚厚的野草,很是平坦而又开阔。

    便是这僻静的所在,相继摔落五道人影。顿时泥土、草屑飞溅,并迸出团团的水花。而其中的阿威、阿雅、冯田,直接扎入泥坑中没了动静。另外两人,则是一个惨叫,一个闷哼,尚未挣扎爬起,又双双骇然无声。

    草地上除了从天而降的五人之外,还有另外两群人影正在百丈远处对峙。

    一群五人,很是熟悉。为首的中年男子,竟是元天门的人仙长老,万吉,站在左右的同为玄天门筑基弟子。而之前逃走的阿峰、阿炳,竟然也在其中。不过,五人皆遍体伤痕。四周更是横七竖八躺着二、三十具死尸,多半为元天门羽士弟子。

    另一群人,则有十余位之多。为首的乃是一个精瘦老者,半百年纪,褐眼鹰鼻,灰白的乱发扎着头箍,面带阴笑而神情莫测。还有一把飞剑在头顶盘旋,兀自杀气腾腾而叫人胆战心惊。在他左右的则是五位筑基弟子,以及七、八位羽士弟子。

    也不陌生,那是玄武谷的人仙长老,乐正,与阿鲍等仙门高手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正是乐正发现了天上的云舟,出手阻拦,故而遭殃。而万吉长老怎会被困在此处,并吃了大亏?

    “长老——”

    阿胜挣扎起身,出声召唤,而话未出口,一股热血喷了出来。他呻吟一声,苦不堪言。肩头多了个血洞,半边臂膀差点废了。那个乐正长老的飞剑,过于凌厉,根本抵挡不住,好歹捡条性命。却不知阿威、阿雅的情形如何,还有两个弟子……

    “阿胜,速速离去——”

    是万吉长老在出声吩咐,却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阿胜运转法力,封住剑伤,又摸出一个玉瓶直接捏碎,胡乱一把丹药吞进嘴里。而他稍稍喘息,便要回应,谁料冷冷的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几个小辈上门送死,谁也休想活着离去!”

    “乐正,你连番杀我玄武崖弟子,待我禀报长老,你难逃一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杀的是元天门弟子,杀的是星云宗的逆徒。如今你万吉也祭出了传音符,用尽了手段,又能如何呢,不若束手就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只怪我修为不济,而想要我束手待毙,痴心妄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咎由自取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阵……”

    双方话不投机,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乐正一方,人多占优,摆出一个围困的阵势,飞剑齐出而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万吉一方,同心协力,驱使五道剑光盘旋,将众人环绕其中,倒也风雨不透,防御的阵势颇为坚固。

    乐正抬手一指,他头顶的剑光冲天而起,稍加盘旋,复又急冲而下,霍然化作数道剑芒而威力不凡。

    万吉不敢怠慢,严阵以待。“轰”的震响,一道强大的反噬之力竟然透过盘旋的剑光而狠狠袭来。他禁不住惨哼一声,嘴角溢血。左右的四位筑基弟子也是脸色微变,摇摇欲坠。他不敢懈怠,拼命催动修为加持法力。防御的阵势堪堪支撑,而十余道剑光呼啸而至……

    那边电闪雷鸣,交战正酣。

    这边的阿胜也渐渐回过神来,趁机爬出泥水坑。

    他看的明白,万吉长老一行,伤亡惨重,又遭围困,下场不妙。要知道万吉长老的修为,比起那个乐正长老,足足相差四、五层,彼此强弱悬殊。再加上几位同门各自带伤,早已不堪应付,随时都将湮没于围攻之中。所幸双方皆无暇多顾,倒是有机可乘……

    “阿三,活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顺着草地爬出几丈远,见有人撅着屁股。他凑过去推搡一把,悄声询问。

    阿三躲在泥坑中,正凝神远望,吓得猛一哆嗦,失声道:“哎呦,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此多待片刻,你必死无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摔得筋骨松散,手脚脱臼,已无大碍,快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忙,看看冯田如何……

    阿胜吩咐一句,奔着阿威与阿雅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三摔得够惨,而听说逃命,顿时振作精神,顺势翻滚身子。不远处的泥坑中,埋着一人。他伸手要抓,对方却突然呻吟一声。他吓得缩手,只见冯田已从泥水中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,没死?”

    “昏厥而已!”

    “骨断筋折?”

    “仅为昏厥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管我,快救两位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已将阿威与阿雅从泥坑中拽了出来,却已双双昏死而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阿威胸口中剑,阿雅腰腹中剑,虽昏死过去,均气息犹在。

    阿胜摸出丹药给二人服下,又帮着封住伤口。不消片刻,他已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所幸阿威及时苏醒,却一把抱住他的师妹,急切之下,便要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阿胜慌忙提醒,示意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阿威总算恢复了几分心智,而看着同样伤重的阿胜,以及远处激斗正酣的两群人影,还有那茫茫无边的雨夜,他顿时又陷入惶然无措之中:“乐正长老攻势正盛,万吉长老已自身难保。你我这般情形,又能逃往何方……”他低下头来,又痛又悔:“师妹,我害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总不能坐以待毙!”

    阿胜咬牙站起,又两脚一软跪在地上。一阵心浮气躁,两眼发黑。他也禁不住绝望起来,无力发出一声长叹:“唉,看来今日真要死在此处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