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灵指引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南部项目、林彦喜、寒起秋荻、忘川卜人、小黄的爸爸、湖北雷哥1、书友与书友、天朝撸管少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个人,重伤其三。

    余下的两个小辈,根本没有自保之力。而那边的万吉长老,已是凶多吉少,一旦玄武谷的乐正长老围攻得手,必然不会放过这边的几个残兵败将。

    绝境,不外如是;死地,劫数已定。

    真的不该贸然赶路,也不该轻易高飞而泄露行踪。而此时想来,后悔已晚。

    阿胜在绝望,在长叹。

    阿威抱着昏死不醒的阿雅,兀自痛苦与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阿三坐在泥水坑中,满身的泥泞。而他顾不得绝望,也顾不得恐慌,只管默默远望着百丈外的战况,期待着奇迹的发生,期待着峰回路转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,逃不掉了!

    乐正长老对付万吉长老的同时,盯着这边的动静呢。若非三位师叔重伤,他的飞剑早已再次降临。也就是说,他根本未将这边的五人放在眼里。而此时谁敢妄动一下,与找死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黑暗渐尽,天光欲晓。而四周依旧是风雨茫茫,又凭添了几多凄凉与无奈。

    唉,要死了!

    只可惜壮志未酬,便要与这天地永诀。

    别了,我的子民,我的信徒,我的师兄……

    咦,怎会想起师兄呢?没人提及,好像都已将他忘记。看来我阿三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难道不是吗?至少我没有忘了他,且更加的怀念呢!

    倘若师兄在此,又将如何?

    凭借他的阴险狡诈,断然不会落到这般境地。

    我的师兄,是否活着?没死的话,又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阿三的整个人已被泥水雨水浇透,更加显得瘦小,而一双大眼,更加的凸出。尤其是眼珠子里,似乎闪过两道光芒。像是朝霞,很是璀璨。而阴雨蒙蒙,又何来的霞光?

    不,那是两道暗弱的光芒,一紫一青,穿过雨雾,从天而降。初始毫不起眼,无声无息,而不过瞬间,便传来“嗡嗡”嘶鸣,犹如闪电般的迅猛而又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阿三的大眼眨巴,猛一激灵,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竟是激奋莫名:“天……天呐,我……我稍加念叨,他便来了,莫不是天……天神感应,我的师……师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语无伦次,没人理会。他的情怀,也从来没人明白。

    阿胜,犹自绝望不已;阿威,还是抱着他的师妹,继续痛苦,继续惶惶无措;冯田,则是默默观望着远处交战的情形。

    而那突如其来的动静,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三人不由得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随着呼啸声从天而降,雨雾之中,霍然多出两道三、五丈的光芒,竟一紫一青而威势非凡。但见紫的犹如狼影,咆哮生威,青的猛似蛟龙,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正在发动强攻,而即将得手的乐正等玄武谷弟子,也同时察觉到了异常,纷纷回头张望而错愕不解。只见杀机陡降,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谁在偷袭,是敌是友?

    与之刹那,青色的剑芒,直奔玄武谷弟子扑去,而紫色的剑芒,竟狠狠劈向为首的乐正长老。

    “多加小心,强敌……”

    乐正长老,毕竟是位人仙高手,处变不惊,扬声示意。而他最后一句“强敌来袭”尚未出口,那青色的剑芒已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顿时法宝轰鸣,血肉横飞。几位羽士弟子,横尸当场。余下的筑基弟子再也顾不得围攻,各自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两道剑光虽然凶狠凌厉,而所呈现出的威力,绝非出自人仙的高手,却又颇为歹毒,竟隐去了身形而躲在暗中偷袭!

    乐正的眼光老辣,瞬间识破了来敌的深浅:“何方小辈……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他大怒之际,那道紫色的剑芒,所化作的的狼影,已扑到近前。与之同时,还有一道白衣人影若有若无。他不及多说,抬手祭出飞剑。“砰”的一声轰鸣震耳,紫色的狼影以及疯狂的攻势顷刻崩溃。而尚未反攻,以便杀了那个胆敢偷袭的小子,一片云雾迎面扑来,霎时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蔽日符,他怎会有昊日门蔽日符……?”

    乐正急忙挣扎。

    而那隐身偷袭之人,终于显出真形,一边驱使两道剑光乱劈乱砍,一边大声吼叫:“万吉长老,还不杀了乐正,更待何时……”

    混乱之中,有人惊道:“是无咎……快救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一身白衣,披头撒发,神态张狂,而那张略显清秀而又不乏英气的面庞,除了无咎之外,天下再没有二人。他被认了出来,却并不介意,也不参与拼杀,吼叫示意之后,闪身直奔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百丈之外的草地上,几道人影依然困在泥水坑中。

    冯田失声道:“无咎师兄,来得巧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狂喜:“哈,我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阿胜难以置信:“他怎会寻来,糟了,再加上一个巴牛长老,谁也走不脱……”

    阿伟则是脸皮哆嗦,低下头去,看着昏死不醒的阿雅,默默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无咎冲到近前,抬手抛出一块玉片,顺势掐诀而法力加持。小小的玉片,瞬间化作一方数丈的云光,正是劫掠而来的云舟,此时派上用场。他脚不沾地,伸手抓起阿三扔向云舟,又急急喝道:“快走……怎会这般不堪……”

    凄惨的场景,令他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他身形盘旋,双手齐抓。阿胜、阿威与阿雅,相继飞到了云舟之上。他刚要抬脚去踢,冯田已自行跳了上去。他不敢迟疑,伸手抓住云舟的边缘而猛然发力。一人一舟,以及舟山的五人,霎时冲天而起。他不忘腾出手来一招,再次吼叫一声:“万吉长老,后会有期……”

    吼叫声犹在风雨中回荡,一片云光直上天穹,紧随其后的还有两道剑光,便如雨中的彩虹而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或许,万吉长老已反败为胜。或许,乐正长老已然遭殃。

    遑论怎样的一个结果,皆被远远抛在身后……

    须臾,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而一路疾飞的云舟,突然变得缓慢起来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翻身爬上云舟,竟不管不顾,仰面朝天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坐在云舟之上,只觉得四周风驰电掣,竟比往常快了许多,很是诧异不已。却不见有人施法,只见云舟之外一道隐约的人影正在全力往前。而猜疑之余,又担心强敌追来。正当忐忑的时候,无咎终于返回,很是疲惫,似乎已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阿胜早已忍耐不住,急忙问道:“无咎,你如何寻到此处,巴牛长老呢……”

    阿威只顾抱着他的师妹,整个人显得极为虚弱而又颓废。

    阿三与冯田爬了过去,同样的好奇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师兄,你方才以遁法牵动云舟,实乃一种罕见的创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兄,你是否于冥冥之中听到神灵召唤,这才不顾一切赶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躺着,气喘如牛。看着凑到近前的两张面孔,他不加理会,而是摸出一个玉瓶,小心倒出一粒丹药仍在进嘴里。玉瓶上刻着三个字,冰离丹。丹丸入口即化,冰凉透心,使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随之一股温润而又强劲的气息,涌向脏腑与四肢百骸,难耐的疲惫顿然缓解,所亏欠的法力缓缓凝聚。

    “你的丹药颇显不凡,恰好我三人的伤势惨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师兄的遁法是何名称,典籍之中有无记载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,我早已料定你会现身,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喘息声,渐渐平缓,又过片刻,人已精神内敛而恢复了常态。只是脸上还带着倦色,而倦色中又透着几分郁闷。他慢慢坐起,眼光掠过云舟之上的几位同伴,禁不住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无咎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已忍耐不住,猛然打断众人:“我忙着追杀巴牛,诸位却忙着逃命。我不惜个人安危,再次冒险相救,而诸位不仅不加以问候,反倒借机索取占我便宜。试问,诸位的良心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他怒容满面,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冯田不再言语,悄悄躲开。

    阿胜与阿三,却毫无觉悟。

    “良心,没听说过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人族就是规矩多。且不管良心,是个什么东西,而你方才所说,毫无道理。我与阿威师兄,只是不想拖累于你,故而见机离去,你怎能如此的偏激狭隘呢?阿雅说得好,男人,但有胸怀度量,怎奈她生死不明,你却顾惜几粒丹药,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继续发泄几句,痛斥众人的无情无义,而阿三与阿胜的辩解,让他又添几分郁闷。他欲说无言,摆了摆手:“幸亏我神识够用,凑巧遇见诸位,而我的丹药……唉,算我上辈子欠的……”他迟疑片刻,倒出三粒丹药扔了过去,却肉疼般地呲牙咧嘴,急忙收起丹瓶而大声吩咐:“冯田、阿三,驾驭云舟。”

    阿胜接过丹药,慌忙吞进肚子。

    而阿威则是将两粒冰离丹,尽数塞入阿雅的嘴里。

    冯田依照吩咐,走到云舟的前端坐下,并打出法诀,倒也娴熟。云舟的去势,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阿三磨磨蹭蹭,不情不愿:“师兄,我与冯师兄辛苦,你缘何闲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疯了般跳起来,抬脚便踢:“狗东西,我偏要闲着,胆敢不服,给我忍着!”

    “我忍、我忍……”

    阿三吓得破滚尿流,急忙跑到冯田的身旁,而尚未坐下,又小心问道:“我的师兄,又该去往何方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无咎怒声呵斥,转而背过身去,抬手摸出玉壶,狠狠灌了口酒。直待酒气长吁,他犹自胸口起伏而满脸的苦涩。

    阿三却是冲着冯田微微一笑,抬手一指:“但去无妨,自有神灵指引……”
小说推荐